2300字短小说《星星点灯》,辽河10期。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5-9-30 18: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流浪流浪去 于 2015-10-1 13:53 编辑


      《辽河》2015年第十期目录
  
  【辽河有约】
  刘亮浮生记
  
  【小说驿站】
  赵晶  鲁西往事
  恨铁  有人让我别说话
  付勇军  念想
  傅友福  失踪的黄昏
  李坤龙  爱哭的旺盛叔
  宁建新  机关轶事
  
  【散文随笔】
  秋泥  四年前•老味道
  张海峰  刘公岛的记忆
  韩春荣  暖
  王立光  王立光散文两篇
  白凤昆  随笔两则
  韩晴  抽签记
  甄学信  要命的身份
  曾晓风  流浪的城市
  苏作成   乡情三章
  
  【小小说】
  刘学兵  野菊花
  李吟  剥削
  吕品  杀猪二爷
  刘东才  大方格那家
  张兆成  星星点灯
  
  【诗语空间】
  宋志萍宋志萍  诗四首
  侯明辉侯明辉  诗四首
  石锐  呼兰河的眼泪留不住萧红(外二首)
  沈军  春晓
  依春华  霜镜
  
  【小说新锐】
  范敦子  口琴

        2300字短小说放小小说里了:星星点灯
  
  文/张兆成
  
  夏夜渐浓。身子前后追飞飘撵着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蠓虫子,不时地钻进我的眼睛、鼻孔和耳朵里,心里很烦,用手赶也无济于事。
  在农村的父母电话里说想孩子,读小学的女儿也说想姥爷姥娘,丈夫在市里上班不在家,借着周末,自己一个人送女儿回去。早走嫌热,晚了这不天说黑就黑了。
  在路上,自己就没有来由地感觉出,身后好像长了尾巴一样,不自在。不时回过头去看,就看到有两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不远不近地跟着自己。
  到了父母村头的时候,从路边匆匆走着的一个浑身油污带着黄色安全帽的青年,又朝自己盯了几眼。就感觉自己的心,有些慌乱。
  自从这儿,被划为油区以后,路边蹲了一些活动屋,围成一个院子的样子。里面生活设施齐全,还有运动的篮球杆呢!在里面住着一些采油的工人,有男的也有女的。也许是常年荒外作业的缘故吧,他们的身上,好似熏染上一种不拘礼俗的桀骜不驯的野味儿;和地方打架,及流氓事件,也不是没有耳闻。离着县城不远,刚刚安了一口油井,高高的铁架子上,灯光明亮,机声隆隆,日夜不停地施工。在井下不远处,即有一个铁皮屋围成的小院子。
  进村时,瞭了自己一眼的那个“油鬼子”,也住那个院子的话,这会儿可能还在路上呢?禁不住把电动自行车开快一点,想让不平的路面,颠跑脑子里的奇奇怪怪的影子。
  抬头看到有几颗早早蹦出来的星星,格外明亮,烦乱的心绪,才觉稍稍宽慰了许多。
  采油的工人,身上的工作服和手上的手套,经常因为工作而沾满了油污,脸上也是抹擦得黑不溜秋的,就剩一双眼睛和一嘴牙齿黑白分明的。在路上走起来,还吆儿八呼的,好像鬼影子一样。人们就赐予一个绰号“油鬼子”。没有一点歧视的样子,调侃当中,里面更多的是对采油工人辛勤劳作的褒奖吧!
  车子压在一块石子上,发出些许响动。猛地一抬头,她看到路边有一个黑影,也正回过头来朝着自己看了一眼。没有错,正是那个“油鬼子”。在他的后边,磨磨蹭蹭,看来是行不通了。要不自己加速从他的身边,冲过去。对!冲过去,路上偶尔过来过去一辆车,和也是骑电动车的人,他能把自己怎么样呢?
  这个时候,不能犹豫。想着摁响了喇叭壮着胆子,感觉是从他的身边好像是飞了过去。妈呀,总算是过来了!有些事,有的时候,纯粹是自己吓唬自己。轻松地吁出了一口气。
  “大姐——”这个时候,一声大姐,犹如划破夜空的一声霹雳,叫得我魂飞魄散。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骑坐在自己电动车后座上了。这个时候,也才感觉出车把有些沉。她那根陡绷的神经,就像快要磨到数的琴弦一样,感觉就要绷断了!说出去的话,即有些颤抖:“你……,干什么的?快快下车,要不,我喊人啦!”
  “大姐,这荒郊野外的,天晚了,喊也没有人听见!我就住前边的板房。执行任务误了车,害我走了十多里的路。你就学雷锋,捎我一程吧!”后座的青年说。
  “谁信你的鬼话!你下不下?”我的口气虽硬,踏在大梁上的脚板,却蹬蹭了。
  “大姐,我不会伤害你,真的!你叫张苹。苹果的苹。送女儿回乡下来,对不?”青年又说。
  这一句话,像锥子一样扎入她的后心,感觉自己的身子凉了半截。他怎么那么了解自己?这么说,他早就在打自己的主意了?前后来辆车,和个行人也好啊!
  “大姐,天晚了,也甭指望有车和人,从这儿走啦!我伤不着你的!”青年又说。
  她则干脆不说话了,尽量保持平衡,以免露出惧色,或是车子歪倒了,让他捡个便宜。心里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到时,拼个死活的,也不能让他占半点便宜!
  电动车不可逆转地向前行驶着。正走着,看到呼地从公路沟里跃出两个黑影,挡住了我的去路。这一连串接踵而至的突变,让我惊骇得不行。不是急忙伸手捂着嘴,心早从肚子里蹦出来了。等明白过来以后,反成了腹背受敌。这一惊,车子就失去了平衡,向一边歪去。是身后的青年,用两腿撑着地,车子才没有歪倒。我张了张嘴,却没有喊出声。只怨自己关键的时候,一点也不争气。站在地上,彷佛让人家使了定身法样,一下也不能动弹了。
  这个时候,却见到身后的“油鬼子”,没有朝自己扑过来,反而和那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把其中一个人,摁倒在地上,另一个人,举起手里的棍子朝他头顶用力砸去。只听喀嚓一声,他的安全帽,两半了开去。只见他一个麻利地后扫退,将身后那个人扫倒,正好砸在地上那个哎呀欲起的人的身上。后爬起,双双遁入夜色。
  我的手里,本能地多了根那两个人跑时扔下的棍子,往后退着。只见他推过电动车,往自己面前一放,笑呵呵地说:“大姐,没事了。这不是什么英雄救美。你手上的棍子,扔掉吧,没用的!”话中透出一股凛然的正气。我也随手扔了棍子。听他又说。“刚才的事情,一个巧合而已。在村头和你相遇的时候,也看到你身后跟着的这两个小伙子。贼眉鼠眼的,也像猎人盯着自己的猎物似的。我在路边的饭店里,买瓶饮料,这俩人也在。我出门时,听到他们嘀咕着说,你叫张苹。去乡下送孩子。脸和红了的苹果一样好看。又说你名字里的苹字,就是苹果的苹!挤眉弄眼的,就知他们没安好心!你骑车从后边一上来,也才引起我的怀疑。现在,我的推断,都证实了吧!”
  到这时,我的心里,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伸手握住自己的车子把手,往前推着。两个人一块往前走了一会儿,不觉就到了路边的板房。借着不远处石油架子上,投射过来的灯光,侧目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齐整的短发,和刚刚割过的麦茬一样,根根直立,面孔刚毅,棱角分明的。
  “大姐,祝你一路平安!我到家了!”青年说完,转身朝路边的板房大院里,跑了进去。
  这时,疑惑算是全解除了。顿觉自己的心里甜涨涨的,眼窝发湿。赶忙举手,朝着灯影里青年高大的身影,挥了挥。骗上腿,骑上电动车,往前走着。城里犹如星星点起的盏盏灯火,越走眼前越亮,路也越明了……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发表于 2015-10-1 07: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老师上刊,祝国庆快乐!
发表于 2015-10-1 10: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敬佩张兄,国庆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 11:3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壹点六十 发表于 2015-10-1 07:13
恭喜老师上刊,祝国庆快乐!

问好兄弟。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 11: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玉军 发表于 2015-10-1 10:08
敬佩张兄,国庆快乐!

谢谢老哥。问好。
发表于 2015-10-5 17: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祝贺,国庆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5-10-7 07: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玉国 发表于 2015-10-5 17:25
祝贺祝贺,国庆快乐!

问好玉哥。现在,回帖不提醒了,才看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7 07: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玉国 发表于 2015-10-5 17:25
祝贺祝贺,国庆快乐!

问好玉哥。现在,回帖不提醒了,才看到。
发表于 2015-10-8 17: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浪流浪去 发表于 2015-10-7 07:17
问好玉哥。现在,回帖不提醒了,才看到。

发表于 2015-11-6 11: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迟来的回复。好文。置顶。祝贺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