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刚刚去过 发新帖
楼主: 晨报副刊 - 

鲁中晨报副刊征稿启事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6-6-15 12: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ds_list!

!ds_null!
发表于 2016-7-19 13: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时的孝妇河
                              作者:王际章

孝妇河的传说各有说法。在那古老的年代,据说在博山区的神头村里有一位妇女,在她年轻的时候丈夫就因病去世,对年迈公婆的照顾就压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她虽然经受了千辛万苦的磨难,但她对公婆的孝敬在博山一带是出了名的孝妇,在她去世之后人们为了纪念她,故把河流命名为孝妇河。
我们村的地理位置离孝妇河不到 五百米的距离,在一九五一年的时候,张博公路的初建就通过我们的村东,再往东就是张博铁路和孝妇河了。
那时候我才是个六岁的孩子,我们兄妹六个还有年迈的爷爷和奶奶。父母忙于十几口人的生计根本也顾不上照看我这个最小的儿子,我也没有任何玩具,所以几乎每天都去孝妇河边玩耍。
孝妇河的地理位置是从博山由南向北的流向,到我们村时就形成了弯曲的s走向。平稳地方的水深只有半尺左右,水面宽有二十多米,水底全是非常光滑的石子,石子之间是粗细夹杂的沙子。小鱼孩儿在石子间游来游去的觅食可一目了然,它们一会儿钻到石子底下,一会儿又浮到水面上来。到了河道拐弯的地方,由于河水的冲力,最深处可达一米多。
昔日的孝妇河是甜水,就像现在的矿泉水和纯净水一个样。村民们可以用木桶把水挑到家里开茶水、做饭或做豆腐吃。虽然水深,但可一见到底,水底全是光滑的石子和粗细间杂的沙子。河的左岸是自然形成石棚和硬泥土的结合,岸边生长着茂密的水草、野菊花、木贼草和其他不知名的杂草,岸上还有许多鸽蛋大小的洞,年龄大些的孩子和成年人经常从小洞里用手抠出螃蟹来放到小罐子里。不过,也偶尔抠出条水蛇来,他们被吓得跑得远远的。那些螃蟹有大的有小的,有雄的有雌的,特别到了八九月份的时候,雌蟹的肚脐下边就长满了亮晶晶的蟹卵,他们把螃蟹拿到家里用自家做的面豆酱把螃蟹炒着吃,那很清香可口。
一扎长左右的白鳞鱼和小草鱼在水中成群结队的游来游去,还有好多的小虾在浅水中觅食吃,真是看得一清二楚。鱼儿们很仓猝,想用双手来逮住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知是它们高兴还是害怕我们,偶尔会在水面上打水漂。我最爱看的还是在水底下往沙里钻进钻出的“沙里趴”鱼,它们游动得比较缓慢,用尾巴左右摇摆着往沙里钻,也可能是在寻找食物吧。
鱼儿不好逮,大人们就用自制的“锄网”,双手握着两根木柄到水中锄鱼。这种办法还真管用,不多时就能逮到好多的鱼和虾。那种网现在不见了,已经成为一种失传的物件了。
河的右岸是从河的中心逐渐增高的斜坡式的细沙滩,捧在手中的沙粒闪闪发光,没有一点杂质。这里的水也是由浅入深,这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我最常玩耍的地方。看着很多小鱼孩儿在水边觅食,我经常用一双小手把它捧在手中亲热一会儿,然后再放入水中。我是不敢去抠螃蟹的,因为我很害怕它的两只大角夹住我的小手,当我看到它在水中爬行的时候,我只好找根小树枝拿在手里去戳它几下,偶尔用钳子一般的角夹住树枝后,我就把它带到岸边的沙滩上玩一会儿,那螃蟹趴在湿湿的沙滩上一动不动,然后慢慢地竖起它那两只像小黑豆一样的眼睛瞪了我一会儿,同时又举起它那左右一大一小的两只张开的带着锯齿一样的双角,表示对我的威胁,它看着我没敢动手,然后就快速的向河水方向爬去,最后消失在水中……
在秋季的夜晚,我经常跟着大人们提着盛着煤油的“提灯”到河边去照螃蟹。因为螃蟹在夜晚出来觅食吃,所以灯下河边的螃蟹比较多,不到一个小时,那“四鼻”罐子里就盛满了螃蟹。
在那五十年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浴池,只有在过了五一节以后,人们才可以经常来到河里洗澡,青年妇女害羞,只好在夜晚时间同伙结伴到河里洗澡。
我是这里的常客,比任何人呆在河里的时间都长。早饭以后就到河里玩,中午的时候大人们来洗完澡后都陆续走光了,因为他们下午还要到坡里干活。我根本没有时间观念,只有玩到午后感到肚子饿了,这才知道回家吃饭去。
夏天我在河里玩时,最常见的是那些来河里洗衣服的家庭妇女。她们在上游洗衣服时,用较大的石板当搓板,她们把衣服或被单洗一会儿,然后用木榔头再捶打几下,她们每洗净一件衣服,就先晾晒到河东岸那干干净净的青石子上,或晾晒到那些木贼草上或是开着小花的野菊花上。待洗完最后一件衣服时,前边晾晒的衣服都早已晒干了,然后把晒干的衣服折叠起来带回家去。
河东岸再远一点的地方就是自然生长的草坪,那儿是村民们放牛羊的地方。有时候在雨季里,他们光着脚丫身披蓑衣在放牧,草坪上不时传来牛羊的叫声。羊群在那绿油油的草地上,就像是冬天里的一堆堆会挪动的白雪。河边虽没有海鸥,但也有很多小燕子在空中飞来飞去地捉蜻蜓吃,还有一种像麻雀大小的两腿细长的小鸟,它的两腿就像两根细长的牙签,羽毛的颜色有点灰白色,人们都叫它“傻溜溜”。它们在石子间造窝,孵化出来的小鸟跑得也很快,它们一旦听到脚步声,就立刻趴到石子间,由于它们有和石子一样的保护色,所以很难发现它们。这里也有像野鸡一样的鸟类,因为不仅河里的鱼虾吸引它们,那些自然生长的草坪中也有各式各样的蚂蚱,以河蚂蚱为多,树林中的蝉鸣声也吸引它们飞到树上。草坪外缘的大树林就是众多鸟儿的栖息之地,树林是由众多的柳树、杨树、桑树和其他多种树种组成的。
我有时候在沙滩上堆积着小山或小屋;或者用自己的小手当模具,埋上湿湿的沙子后,再把手抽出来,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洞穴,我能用沙子做出各式各样的造型。有时候我仰躺在沙滩上,观赏着像棉花一样的白云在蓝天中飘翔,天的蓝色没有一点杂质,更没有现在的雾霾,我置身于大自然的怀抱中,至深感到“乐哉鱼乎!”
当然,我也遇到了一次大的危险:这一天我正在兴致勃勃的玩耍着,当我抬头向南方看时,只见上游的河水带着一米多高的浪头向我冲来。说时迟那时快,我拔腿就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放牛羊的地方,也没顾得拿上我的衣服,那衣服和鞋子都被洪水卷走了。当我快跑到草坪上时,村里那个放羊的王大爷冲我跑了过来,二话没说背起我就跑到了小土丘上,我才躲过了死亡的一难。大爷对我说:“孩子,你这才是捡了一条命来!咱们这里虽然是晴天,但是博山那里可能下大雨了,山洪顺河道而下,在没有防备的时候最危险了!等山洪过后我背你过河快回家吧!”我哭着说:“大爷,我那鞋子和衣服被大水冲走了。”“你还要衣服,快别哭了,老天爷给你留了条命就不错了。”洪水逐渐消退了,大爷把我背过了河,我光着小腚回了家。
从我玩耍的地方再向上游走二百米处,就是孝妇河的一条支流,大家都把那条支流叫“旺河沟”。河沟的发源地是来自苏王村和西楼村西南方向的禹王山上,那座山上有森林和大的庙宇,那些泉眼实际上就是夏季阴雨天过后的山泉水,泉水顺着那崎岖的山沟汇流到孝妇河里。在入口处上方不远处,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湾,其中有个水深不见底的大湾,据当地人说里边藏有很大的鳖,湾里虽有鱼和虾,成年人也不敢进入。只有向上相邻的第二个湾里,水深可达成年人的腰部,这个湾里的鲫鱼比较多,有一扎多长的,人们用“锄网”可以逮很多的鱼虾。接近水底的地方,还有很多的鲶鱼和鳝鱼,胆大的人可以在水里的水草中用手去摸大的螃蟹和逮大鲶鱼,逮住的鲶鱼和鳝鱼也经常会从他们的手中再滑掉到水里,因为这两种鱼的体表都有很滑的粘液。
再往上游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石潭,石潭南边就是“朱瞎子”的菜园地,菜园的主人姓朱,两上眼皮下垂,视力较差,乡亲们背地都称呼他“朱瞎子”。此人虽然五十岁左右,但看起来显得有些老,他种了村民们常吃的各种蔬菜,还在小石潭的周围种满了黄花菜。回忆起来真像我们初中语文课本柳宗元写的“小石潭记”“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黄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在此处只有一字之差,把“竹”字换成“花”字,“朱瞎子”的石潭就变成了柳宗元笔下的“小石潭记”了。
昔日的孝妇河给了我数不清的童年的欢乐,也给了我难以拂去的美好的记忆。不是在那个年代亲身体验的人,根本就想象不到那时的孝妇河,它那潺潺而流的清泉和美丽动人的景观,置身于那风景如画的地方,真让人流连忘返,回味无穷!在写作的过程中仿佛又让我回到了童年时代,身临其境,感慨万千,不时停下手中的笔,擦掉再也控制不住的泪水,不然的话,我就再也写不下去了,会使我放声痛哭!因为那泪不是在滴,而是潺潺的顺着眼角往下流。到底是因什么样的心情流出来的泪,很难概括,我也难以找到答案,兴奋?痛苦?惋惜?羡慕?百感交集吧!我分明感到我的心在痛,在流血,那景色一去不复返了,只能在梦中、在记忆中找寻了……
现在的孝妇河,河水是五颜六色,气味刺鼻,厚厚的淤泥,人们若把脚踩到河里,那淤泥能够漫过膝盖,不能自拔。鱼虾蟹全部绝迹,岸边的天然草坪也全无,更不见那放牧的一群群牛羊了,食物没有了,鸟儿也就绝迹了。
那条支流“旺河沟”也已接近干枯,再也没有那潺潺的清泉流出,更见不到像柳宗元笔下的“小石潭记”了。只看到像洗过墨笔的墨水散发着异味。据村民们说,原来用来浇灌农田的水,现在用来栽种地瓜苗也活不成了。
当然,现在政府也重视环保了,不断的在清理和改造孝妇河。但是,让那大自然的美景重新再现,那是万万不可能了!它不是能用金钱来重现的!愿热爱生活的人们像爱护生命一样去保护大自然和珍惜大自然吧!一旦失去的美景,就像光阴一样一去不复返了。
我怀着一颗眷恋孝妇河的思念之心,起伏荡漾,不由得倾诉抒发了心中的情感,写出了我心中的爱。那时的孝妇河真是:
                                      孝妇河畔杨柳青,
                                      万紫千红绿草丛;
                                      浅滩碧影清沙处,
                                      魚虾峥嵘笑谈中。
                                        2016年7月15日   

文章标题:童年时的孝妇河       作者笔名:王仲文      真实姓名:王际章      联系地址(请注明详细地址):淄博市淄川区般阳路杏花小区13号楼     邮编:255100  电话:13589552502
发表于 2016-7-19 13: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了我的原创,希望能用的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