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齐鲁号
齐鲁号花友会我们网

(原创首发)上元乐【“过年:中国人的集体记忆”征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8 01: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麦子 于 2021-2-28 01:16 编辑

上元乐
临淄 王秀玲

进入腊月,年的脚步就近了。

除夕是一道清晰的分水岭。腊月二十三到除夕,要为迎新做各种事情,总是忙碌的。除夕开始,才是过年,享受年,是休闲的,热闹的,人仿佛一下子被巨大的浪涛抛丢到舒适区,突然间就没什么要紧事要做了。

过年最为热闹的,该是正月十五上元节了。各种扮玩表演和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空前盛况,把年的氛围一下子推向了高潮。

吃过早饭,各个村子的人们相拥着奔向县城,很快就占满了各大街道,大人孩子,摩肩接踵,说不出的热闹。扮玩,在有些地方也叫社火,有踩高跷、划旱船、舞龙舞狮子、扭秧歌等多种形式,扮相滑稽、表演常常令人捧腹。扮玩的队伍欢快地表演,观看的人群争相推挤,享受着这份热闹的愉快。人挨人,人挤人,脚不着地被推着前后左右挪动。小孩子呢,则被扛在大人肩膀上,有的被高高举到路边的院墙上。不论站得远的,还是近的;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每个人都是渺小的,纷纷淹没在人的海洋里,起伏着,涌动着,说笑着,甩出喜乐的浪花。

当黄昏来临,欢庆新年的氛围达到了高潮。满目张灯结彩,火树银花,一时间恍如“东风夜放花千树”。空地上,小孩子们在燃放滴滴金。大一点的孩子放爆竹,把成鞭的爆竹小心拆下来,用一根香,一个一个点着引信,再用尽力气朝远处扔出去。一个一个扔着玩,快乐就可以咀嚼得更久一些,而不会一下子消耗净尽。浩瀚夜空之上,一轮明月飞彩凝辉,缤纷绚烂的烟花一次次轰然绽放,像幻灯片播放出一帧帧美轮美奂的图画。恍然不辨天上人间。满眼人影晃动,充耳人声市声,无穷无尽。一张张微笑的脸,就是一盏盏点亮的灯。

过去的关于年的记忆,如此隆重而热闹,虽然生活简单素朴,人间烟火的快乐却浓郁得化不开。时代变迁,迎年的仪式逐渐化繁为简。生活日新月异,没有了对一样东西持续三百多个日夜的期盼与憧憬,年的味道自然而然就淡了。好像是谁偷偷兑入许多瓢水,把一切稀释了。

年,不再是一个“关”,需要攻克。年,更像一辆宏大的马车,隐在云端,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在每个人的心里撞击出恢弘之音,提醒埋头奔走的人们,在一个年度的终点来临之际,回顾所来径,对生活做一个调整。因为太满,就容易内卷;一直走,就容易丢了自己。每一个年,都是人生旅途的一个驿站,停下来,读一本书,插一束花,闻闻泥土的芳香,享受几天慢生活,做一两件“无用”而有趣的事。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年味。年味也有许多种。不是淡了,是变了。

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沸腾的上元之夜,夜半三更,意犹未尽的人们方才陆陆续续散去,散入千家万户中。

热热闹闹的上元节过后,年也就过完了。
(1038字)

微信图片_20210228011214.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1-2-28 08: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年是一种记忆与回味,更是一种对未来的展望。期盼一年更比一年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