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剧本杀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原创】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7 14: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20-9-7 15:58 编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高青   辽阔之海

早起,雾霭缭绕,看不出阴晴。天空渐亮,阳光升起来时,一切树木房屋清新靓丽,天空在一层薄薄的白光中清亮起来。路过贴着省道的小城排水河上镇府桥时,瞥了一眼河底的蒲苇,好似昨日还茂盛葳蕤,今日就有些颓败,苇叶上点缀上褐色斑斑点点。

今日,白露。夜里,醒来两次,窗外明月如霜。相传,古时这一天,天微微亮,少女们梳洗打扮后,一身清衣去采清露,据说秋露不但能愈百病,更能葆容颜不老。百花丛中,她们指若青葱,轻轻一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白露沾衣,秋入佳境。

春困秋乏,这时节,早晨早醒的人极少。看见晨曦霖霖的人,顿觉精神倍增。静静地看,天地一统,像受洗涤过,天色的味道,像一杯刚刚加了冰块的咖啡,慢慢变凉,再一会儿,阳光就落在地上,丝丝缕缕水汽攀升。木槿花若无其事的开着,忍冬花也快要开了吧?如此美好看见,但无法说出全部。路边一两行杂树高过屋顶, 也有把身子扭来扭去的杂树,春天冒芽、开花后,秋风再次摇响满树的叶子,有的渐渐苍黄,有的还在绿海里摇曳。在岁月的流水中,万物峥嵘转而安静沉郁。

不安静的,是那些跳跃着的、飞翔着的鸟儿 。它们聚在一起像亲人,像来客,从这棵树飞到那一棵,从刺槐到榆树,飞起,飞落,它们也从高枝跃落到低处,唱着歌,聊聊天气,或者谈谈某处花园的见闻,有时,也落在草地上挺着胸脯,哲学式地漫步。它们有似不可名状的喜悦,在时光里缓慢而自在地流淌。在一棵枣树上它们飞起时,有露珠啪嗒啪嗒落下,也有红篤的枣子噗噗的滚入草丛中,找寻不见。

清晨之期,圆日欲出,晨月犹在,这刻时光美妙。欲落未落的晨月犹如游戏中跑错房间的孩童,尴尬慌乱,生趣盎然,妙意丛生,让人好生激动。转眼,阳光白花花的,压住一切浮动的尘音,岂不知,它的到来,更是涌来一波万物的躁动。日子依旧安详、洁净、宁谧。

栖身的小城,秋日佳境。“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何方,应在心上。”夜里,竟莫名想起一系列的古城旧事。小城有着古老的历史,六七百年里矗立的魁星楼旁,不久前见一新立牌楼“老城故事”,牌楼边上是联排座椅,白天寂静无声,夜里呢?说不定热热闹闹,人来如织,一定是很多年前的场景倒映,一夜起楼,鲁班显神,魁星高歌,文昌起舞。这在己,是一日一夜的幻觉,也是一日一夜的思索和考究。

什么才是正好的生存生活状态?或许就是一种“游戏精神”的存在。“再辛苦、再艰难、再缓慢,都是充满乐趣的。无论是略带一点游戏,还是自我挑战,自觉地保持自己原生的动力,保持真正的热爱和兴致才是至关重要的。己如此,小城亦如此。

古城里应该有很多复杂的故事,一个人所经历的只是单单一面,怎样变成两面的多面的?那样的古城才是饱满的,圆润的,跌宕的。只希望它变得深邃一点、深沉一点,所侧重的也是灵魂的各种拷问、灵魂的转折等,又是非常孤独的一种捡拾,一种撷取,是自然而然合情合理的存在。水凉草冷凝白露, 菜绿桃红收果蔬。古城该是生猛酷烈的,也该是寂静温柔的,如这一日一日的时光昼夜不停。

微信图片_20200907145317.jpg
微信图片_3.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0-9-9 14: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看到海版的文字了,读来,爱不释目
发表于 2020-9-14 20:33:32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露节气,大珠小珠落玉盘,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打枣的场景,很是兴奋。拜读美文!
发表于 2020-9-15 04: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节气,带出了一篇佳作。一个“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把《诗经》的原作演绎为现代版的“白露为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