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剧本杀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原创】梧桐听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8 10: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20-8-28 22:35 编辑

梧桐听雨

高青  辽阔之海

秋初,阴雨连绵。偶尔走进自己店后小院,总能遇见落在蜿蜒水泥路边一两片大大的梧桐树叶。细雨里,会有很大的雨点落下,啪嗒,啪嗒,声音略过耳边如一泓秋水潸然而下。

此情此景,禁不住轻拂长发吟哦:“是非不到野溪边,只就梧桐听雨眠。睡熟不知溪水长,鹭鸶飞上钓鱼船。”是哦,梧桐听雨……眠。

小院后边有一株大梧桐树,隔得很近还有一株,是两家隔墙邻居家的。春天,梧桐花开的时候,出后门,抬头就看见一大朵紫粉色云团,周边的天空都韵成了同一色。这家男人开着简单的理发店。早先买过煎包开过小餐馆,这家女人干净利索,打下手也是一打一的利索人。二个女儿,上学读书,大了陆续结婚离开。随即女人得了重病,好在现在医学先进技术高超,被治好了,但是再也不能干重活,只在家里养着,平日里坐轮椅,偶尔她家男人带着她去赶集,坐在三轮车上也不下车,脸色红润,样貌精神,大概只是走路困难。

男人开始了理发生意,去理发的人都是老年人,一般的发型,也就是头发理得短一点。这个人越老越干净利索,不但能理发还能刮脸。许多上年纪的人也都喜欢刮脸的理发师。不是造型师,只单单理发。老两个生活素净,淡然,与世无争。平日里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声音,老两个在家,男人操持着一切。春天桐花开过之后,梧桐树叶渐渐长满了,华盖一般,挡住了大半个天空,也就更难听到点语音了。

有一次去后边,一出门就听半空中有声音,吓了一跳,再一看,是梧桐树边的院墙上站着一位穿着黑色T恤,带着眼镜,胖嘟嘟黑溜溜的男子,拿着一个大砍刀一刀一刀看着树枝,也是的,一根一根的树枝太密了,需要砍掉一些,这样树才更向高处开阔处生长。修剪过后的梧桐树真的就高出来几米,半空中也爽朗了很多。那是唯一一次看到他们闺女之外的人。大概是女婿。梧桐树下一家人,暖暖的日子,细水长流。

那株小梧桐树和大梧桐树也隔着墙,大概是同根生。树下的主人家,原来也是温馨之家,一家三口,儿子读大学,近年却不幸运。男主不到五十,正是好年龄。很能干,里里外外的活计都是他一人干,家里开着副食超市,他漂亮的媳妇守店。这几年,在外承包了很多土地种庄稼,有大型农机具。不巧去年,男主脑出血,住进了医院,大半年了,不见好转。天长日久的病着,住到了小区的楼上,店里关门闭业,再也没有声息。也正是一家不知一家的日子,有的岁月静好,有的岁月跌宕……

有树就会有落叶。偶尔落下一两片树叶来,大大的叶子总让人感叹。风过,叶落,雨过,叶落,无风无雨偶尔也落。每隔一段时间,自己就会捡一次树叶,一次三四枚,或者五六片,细细端详,每一片叶子都不同,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发绿有的发黄,甚至还有铁灰色。每一次捡,总会想起一叶知秋,也有更多网事。自己很要好的见过两三次面的杭州网友也叫一叶知秋。后来微信名也叫知秋。友友老家杭州萧山。在成都,在重庆,在浙江本省都有着自己的苗木基地,名下有着自己的上市公司。我们曾经一起画眉,牵手走在成都的宽窄巷子,徜徉在万亩梅花园里。转眼快十年过去了,那个冬日情景还清晰如左。一叶知秋,嵌进骨子里一般。如今她依旧忙忙碌碌,依旧风姿绰约,依旧妩媚雅丽。而现在的自己,竟然懒惰到不想出门,只想一点一线的过着素淡的日子。

每每去后院,总是忍不住抬头望眼,若有所思。有一些陪伴总是默默无声,却一直在。或者,我们不会再有机会相见,也或者,下去若干年,再见着了样貌都已老去,但是,又有什么能挡得住这一日一日的陪伴和念及呢?只是想着,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江南之南,河北之北,总有些消息让人感动,总有些友情不弃不离,日夜相随。

u=1506517259,2896910591&fm=173&app=25&f=JPEG.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0-9-2 17: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在微刊上拜读了,咱是一期,我有小文《歌声里的思念》。
梧桐听雨,题目先声夺人。文字秋雨一般,细细流淌,情思绵绵,那波澜不惊、淡雅随性的格调,衬托出作者超然闲适淡泊宁静的生活,不只眼中风物,更是一种心情,颇有陶翁情趣。
 楼主| 发表于 2020-9-7 14: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晴儿麦田晴朗 发表于 2020-9-2 17:54
先在微刊上拜读了,咱是一期,我有小文《歌声里的思念》。
梧桐听雨,题目先声夺人。文字秋雨一般,细细流 ...

问好麦晴儿老师,感谢这一章一章的跟读批阅,文字里过日子多情趣些,日子里有文字便多了一点儿味道,不过如此。问候秋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