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文学云作家报夜淄博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抗疫手记(二)纪念我抗疫战斗的十八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3 16:43:21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店    赵自鹏
        事事终难料,时时有变化。正当我们准备安排酒店封闭隔离时,新的任务果真又一次到来了。
        25日上午我们接到紧急任务,奔赴更为艰险的防疫最前线,因为那里需要紧急支援。刻不容缓,我们所有人员除三名同志留守酒店外,其他二十四名同志随即出发。我们驻地距任务地有八九十公里,乘车两个小时到达新的目的地酒店。大家迅速将随身物品搬到各自房间,吃过午饭后又是一点半多。下午三点我们在酒店一楼召开全体会议,一方面是继续动员,一方面是请当地医护人员对我们解执勤期间的自我防护进行实地业务知识培训,时间安排依然紧张,我们面临的风险已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因为这里已经是最前线,明天我们就要投入新的战斗,也就是26日开始在传染病医院病患区执勤。
        由于和我们一道执行任务的其他兄弟单位入住该酒店的人数较多,酒店又因为疫情原因上班的员工较少,且我们出勤时间每个时段都有,因而在一日三餐上很难按时供应,有时出勤的时间快到了,应送的餐品才迟迟到来,害得大家只能草草吃上几口便上班去了。我们每天正式值班时间为下午三点到晚上九点,但考虑到执勤前穿戴防护装备比较麻烦,我们必须提前一点半小时从酒店出发赶往医院。
        我们乘坐的通勤车出发,由于沿市区北侧西行的道路正值整体修缮整理中,车行速度虽然比平时慢很多,但好在司机业务熟练,只半个小时多点就到达与传染病医院相连接的路口。路口已有当地特警同志值守,通过一条近三十米狭窄的小路便到达医院。
       该医院是临时用做防治新冠状病毒肺炎的隔离医院,共有病患楼前后两座。我们协助先期值班的同志一起,负责整个北病患楼三层的警戒工作。我们24名同志自然被分为三组,穿戴防护装备进去病区内值班,就是真正的抗疫第一线。需要说明的是,在这里值班我们得完全按照最高等级的防护进行着装,和身处武汉疫情中心的医护人员一样的标准。第一步得换上医院给我们准备好的手术服,鞋子上先套第一层鞋套,口戴标准的N95口罩,头着头套(很多同志为方便,提前都理了光头)。第二步是穿戴白色的防护服,要求整个防护服不得接触地面,防止二次污染。防护服穿好拉上拉链,然后令拉链一侧的密封条撕开密封好,穿好靴套后再套两层塑料鞋套,防护服袖口处穿戴第一层乳胶手套,头部防护服帽子戴好再系扎一层外科口罩,眼睛处用防护镜扣紧扣严。第三部是在防护服外扎系一层隔离衣,隔离衣袖口处再穿戴一层乳胶手套,整个穿戴需要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同样执勤完毕安全脱掉防护装备更为复杂,你需要在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按要求自外向内,自下而上脱去相应衣物,每一次动作都得严格遵循六步洗手法要求进行消毒,才能做到安全防护。执勤时整个人就像被捆绑进一层密封的罐体里,热时像蒸笼,冷时凉冰冰,等到脱下时往往又是一身汗,此时你再也不用怀疑在武汉抗疫前线医护人员工作艰辛的真实性了。
        医院为此做了充分准备,不但保证本院医护人员的全部上岗,还从其他地方调来部分呼吸科及重症科的医护人员。我们在传染病医院连续值班四天,也就是自2月26日至29日,我们每一次进出医院病患区值班,除了必要的我们自己相互检查安全性外,每一次还是麻烦医护人员给我们做最后的把关检查,这大大提高了我们自我防护的安全性。
      按照任务的调整和重新部署,我们在结束传染病医院为期四天的高强度执勤后,改去当地刚刚建立的方舱医院继续执勤。同传染病医院相比,方舱医院的整体情况全没有先前预料的好。这里设置的医院方舱有很多间,进入方舱内的医护人员看起来也不少,但实际分布在每一个病区每一个方舱区间的医护人员还是屈指可数。我们执勤进出方舱很多次,医护人员在各自的岗位上都是异常忙碌,根本无暇顾及到我们。不得已,我们每次进入方舱都是同志的相互提醒和帮助,才能顺利完成每一次进入方舱的安全流程。想想我们二十四位同志中,既有经验丰富的一线同志,也有刚刚入职还未积累任何工作经验的小同志,有的甚至比我儿子才大两三岁,即便我年龄在里面属于大的,但也相对缺乏一线值班执勤的经验。面对这样一群人,我们只有相互鼓励,相互支持,相互包容,相互信任,只有充分发挥集体作战的优势,才能既保证任务的圆满完成,又能保证我们每名同志的生命安全。
        第一天我们是下午一点到晚七点值班,由于距离酒店较远,我们不得不上午十一点半出发,正常接班,交班回到酒店也是晚上九点多了。后来由于临时任务的调整,我们连续三天都是下午五点半出发,七点进入方舱接班,凌晨一点交班回到酒店已是凌晨两点多了。这里盛放的方舱地方都是借用当时的生产大车间改造而成,各个方舱都是封闭的负压仓设计,里边有空调和严格的有害物质消毒处理流程,就连有毒气体也是通过风力强大的排气系统排出仓外进行无害化处理。我们执勤岗设在仓外四周的走廊内,不但受到风机轰隆隆噪音的侵扰,夜晚还冻得哆哆嗦嗦,一个班次下来人人疲惫不堪不说,甚至几名同志又出现感冒发烧等体力不支症状,可同志依然咬牙坚持着。
         按执勤计划,  三月五日我们继续值勤,执勤时间还是晚上七点到第二天凌晨一点。下午我们正待出发时,领队却宣布“任务暂时取消,我们就地隔离”的好消息,这对于连日高强度高风险作战的同志们来说,真是实实在在的好消息。你不妨细想,即便对于一个普通人说,当长期的封闭变成现实的枷锁,其内心对于自由的渴望有多严重;当人的生命安危被拴系在一个未知的不知其形的祸患当中时,你就理解人只是为了生存就有多么不容易;当你眼看着家就在咫尺,而你却因为不能回而对于家的渴望有多热烈。
        正如此,我们一次次逆向前行,一次次的风险考验,更是深切理解这份自由,这对家的渴望,对于活着的简单诉求的深刻内涵。愈是艰险愈前行,我曾感动于同志们之间相互鼓励,相互支持;相互信任,相互帮助的集体作战,一个都不能少的这份坚定信心和勇气,我也一直被同志们在危难时刻主动请缨,甚至在危险时刻勇于递交入党申请书、请战书,不怕牺牲的壮士可断腕的英雄豪气所激励着,因为我们是一个英雄的集体。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在这场艰苦卓绝的抗击新冠状病毒的战疫面前,  不到决战时刻,我们虽不敢轻言胜利,但我仍希望我们的这一次的休整将是最终的结束,等我们凯旋的时候,迎接我们的依然是春花烂漫的壮观场面!



注:仓促而成,具体细节尚待完善。





         
        

         
wx_camera_1582263761013.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0-3-26 20: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抗疫战士,好样的!
发表于 2020-3-26 21: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20-3-30 16:57:48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晴儿麦田晴朗 发表于 2020-3-26 20:27
抗疫战士,好样的!

只是有幸一线执勤,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20-3-30 16:59:08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玉静心明 发表于 2020-3-26 21:02
致敬,问好老师!

齐心戮力,共夺抗疫全面胜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