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絮絮雪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5 17: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20-2-17 14:05 编辑

絮絮雪花
临淄  宋庆法

絮絮雪花.png

昨夜,一场被把着脉搏准时而至的雪落下来,还是从朋友圈里知道的。

此时我已经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觉,为看一眼三更雪,起来重新穿上衣服,踱步到窗前,外面微微泛着雪光,借着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到确实是下了雪,似乎是雪不再下了,看不到飘舞的雪花,便拉开一溜窗缝,一只手伸出窗外,试试看是否还在下,能感觉到,有零星的雪落在掌心。

因为继续宅着,外面的信息来源,全部依赖手机和电视,关注每晚的新闻联播,足不出户,把日夜都睡颠倒了,以至于今天是几月几日星期几,都必须打开手机查查才明白。

有个跟着我在办公室的朋友,她早些年就辞职下海自己单飞,基本失去了联系,前几年从别人那里打听到我的微信,才加了好友。据说她做过多种生意,都很跟风的那一种,现在都憋在家里,她又有了新的理念,就是出门回来消毒,可以直接喷皮肤的酒精消毒液之类。

昨天她发来一条微信,说祝情人节快乐的话,我才知道,今日是那些小年轻们逍遥的日子。若在往年这个时候,商家们要狠狠地赚一把,今年不是用萧条可以形容的。再说了,这个情人节本来就是舶来的,咱们中国有自己的情人节,文化底蕴要厚实得多,嫌土崇洋忘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说什么好呢。

回一条微信,很简单:“不快乐。”她以为“不快乐”的原因,是从过年至今还没有“解封”的缘故,我说不是的,是因为没有情人。没有情人,情人节不快乐就很好理解了。可能她见我经常发朋友圈的小文,说那你就面对疫情写首诗,给大家鼓鼓气吧,她丢下榔头,又甩过来一只耙子。

对于诗歌,我不怎么钟情,写格律诗不懂平仄,自由体不擅长浪漫,知道自己是半瓶醋,几乎很少涉及,骨子里也对诗歌有点小瞧。且不说那些写诗歌的人懂不懂风雅颂,现代体也要有味道,尽扔些大白话,实在不敢恭维。汶川地震声讨了一批诗人,何况正在这种时候,南方某地的文联主席,又出来显摆,被人骂得狗血喷头,有人搜集了疫情发生后的十大烂诗,看过之后还真不冤枉他们。

最近网上的信息量庞杂,让人不知如何是好。我每天必关注《鲁中晨报》首席评论员高金国发布的官方消息,里面的数据正好拿来应景,也不管是不是诗,我不懂,她也够呛懂得。

随便拽了这么句:“居闹市之中,则不胜其忧;在边缘之处,则心无旁骛。看新冠数据,淄张博最多,临高沂全无。幸远离城区,疫乡野不住。”不出所料,她竟然大赞为好诗。如果是让那些懂诗的人看了,恐怕要归类进“十一大烂诗”之列。

微信也确实挺累人的,这个群那个群不胜其烦,还有些公号建有多个群,所发大多是重复的信息。还有莫名要求加微信的,凡是使用网名的,我都要求提供真名实姓才行,不认识的一律不加,特别是从遥远地方冒出来的所谓“文友”,只认识名字又不认识人,加上好友麻烦就接踵而至,不是要求给他(她)的作品留言,就是要求给他(她)的作品投票,时间就这样搭进去了。

上午看窗外雪地的时候,正有一只流浪白猫在雪地上走,白猫倒是全身白色,与刚下的雪比起来,它邋遢多了,像从灰尘里打了个滚,若是家养的宠物猫,那个样子别说是上床,就是睡地板也不被准许。

尽管一天没见到太阳出来,地上的雪还是化出了痕迹,斑驳裸露的湿土与洁净的雪相互混杂,像是一幅漫不经心的画作,且等来日,看看又会变化成什么模样。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0-2-16 06: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老师的佳作,情由景生,借景抒情,表达了自己宅家的心绪。
 楼主| 发表于 2020-2-16 13: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淄水金山黄丰年 发表于 2020-2-16 06:52
宋老师的佳作,情由景生,借景抒情,表达了自己宅家的心绪。

文内有个错别字,昨天微刊发了才看出来,我这人做事马虎,已经改过来了。这类无病呻吟的文,宅在家里无事可做,发点东西刷存在感吧。谢谢黄老师留评。问候春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