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侍郎峪惊魂记(随笔)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5-11 09: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侍郎峪惊魂记
张店 冷月清辉



为了共同的爱好,今年三月份,翰林出行组合自发成立。先是花山赏梅,接着下扬州看瘦西湖。十几天前,翰林在只有五个人的群里发了一则故事:

明朝末年,朝庭腐败,各地官吏贪污成风,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各地相继暴发了农民起义。山东青州府做为衡王的封地,住着衡王一家人。农民起义暴发后首先攻陷了青州府。衡王及女婿携家眷逃入西部山区;后面义军紧紧追赶。山穷水尽之际,有人献计,何不先逃入一山洞,内储足够的水,粮 。外面以石堵之,避过追兵。婿从之,果然避过了追兵。由于衡王残暴,部下对其多有不满。竞无人为其打开封闭的巨石。洞内虽多粮、水,终有用尽之时。婿及家眷皆毙于洞中;所携财产成为难解之迷。五一行动目标,探寻失踪的衡王宝藏。

于是,侍郎峪寻宝成了又一个出行目标。

微信图片_20190504205021.jpg
(馨叶摄影)

我们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得在路上。读书倦了,祖国的大好河山成了我们心中的诗和远方的梦。但是,如果赏景仅仅是赏景,到一个地方走过玩过,只留下一叠照片,又觉得有一点儿遗憾。翰林说,怎么着也不能跟俗人一样,吃完喝完啥事也没有了吧?写文章,编小说,多年以后都是珍贵的回忆。听翰林这样说,我心中忽然升起一股豪情。觉得以后所有出游的日子都不平凡起来。几个人陡然高大起来。翰林说,很有意义。我们每去一个地方都是历史的,本身就有故事。咱再发挥想象力,进行加工,就是自己的作品了。队员们一致表示赞同并开始玩笑似地分配任务:馨叶:写文。疏雨:配图。心荷:做饭。翰林:策划。十月:背锅。

没有锅可背。这次出行,十月负责开车。五月二日一早,我们于火炬公园集合,开始上路。进入青州市,车辆开始多起来。路两旁的景色还是很美的,远处山峦连绵起伏,近处紫荆花和泡桐花正在盛开,一树紫,一树粉,在绿色里显得格外靓丽和娇艳。走着走着,路彻底被堵住了。车停下来。我们在车里说着闲话。十几分钟过去,车还没有开动的迹象,前面许多人下了车,透透风,活动活动腿脚,有一个小帅哥还举起手机笑嘻嘻地来了个自拍。十月说:“你们可以喝酒了。”一句话逗得我们哈哈大笑起来。这时,路旁来了几个穿浅蓝色警服的交警,指挥车辆,该停的停,该行的行,不一会儿所有车辆都“很有套路”地依次前行了。阳光下,警察叔叔们帅气极了!


到了黄花溪景区,游人如织,停车场停满了车辆,黑压压的一片,好不壮观。穿过停车场,继续前行。远观一侧澄绿的太行水、巍巍的太行山,我们一路感慨。最后到达侍郎峪。进山先签字,看山的老人嘱咐我们严禁烟火,注意安全。停车后,村里一位阿姨又嘱咐一遍:一定要禁止烟火啊。翰林给那位阿姨一瓶矿泉水,并让她帮我们看一会儿车。然后,才放心地进山。能不能寻到衡王宝藏呢?



一进山,我们就看到一种山外鲜见的灌木丛,开白色小花儿,洁白的花瓣,淡黄色的花蕊,花朵繁密,识花君说是溲疏。山里很多,每一朵都像迎接我们的花仙子似的。山中不仅有香椿树、臭椿树、槐树、柏树、梧桐树、山楂树 、核桃树、板栗树等各种树木,还有狼头花、蒲公英、苦菜花、车前子等各种各样的野花野草。路遇几间无人居住的红瓦顶的小房子。我们只想着衡王宝藏在山洞里,绝不会是这些破旧的小屋,就没进去考察。两岸翠色山脉,中间一山谷。上山的路一会儿有,一会儿又无。山鹰在空中鸣叫着飞过。翰林和十月交替着一个在前面探路,一个在后边护卫。到达半山腰,大伙儿都有点气喘吁吁了。在一块平坦的草地上休息。翰林拿出一张约两米长一米半宽的塑料泡沫毯铺在地上。大伙儿坐在上面,十月的手机播放着大王带我去寻山、耶利亚女郎等歌曲,我拿出小西红柿,小黄瓜,十月和翰林还一人喝了一罐啤酒。灿烂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山风带着特有的大山的味道,吹得我们快要醉了。蝴蝶在一边飞舞,一只小蛐蛐还落在了心荷的胳膊上,听心荷讲,她有护法护身。在她周围的人和物都会觉得比较安详。

微信图片_20190503204056.jpg
山间的小房子(馨叶摄影)

休息罢,我们继续登山。翰林打开他的背包,拿出野战刀,兵工铲,山地锹。心荷接过野战刀,歘地一声明晃晃地尖刀出鞘,她把刀子竖放在鼻子前面,一只脚哐当一下踩在裹着毯子的布包上,英姿飒爽,我赶紧拍照,她却立刻笑眯眯的了,嗨!气场不对,太温柔了~哈哈。韩林拿着兵工铲开路,十月拿着山地锹断后。山路越来越陡峭,越来越含蓄,常常要仔细辨认,才能知道是不是一条路。我穿的不是登山鞋,特别滑。以前只认为运动鞋就可以,殊不知,普通运动鞋和登山鞋是有区别的。心荷和疏雨走得略微从容一点,我则相当狼狈,有的地方,走两步要退一步,必须脚下踩稳,手抓稳,才能前进。有的地方看着直接上不去了,翰林和十月不论谁在前面,都会不遗余力地拉我们上去。那力量真让人觉得安稳踏实。有一次翰林把我拉上去后,一手捂住胸口,脸色苍白,虚脱了一般。我说,你怎么了?他说,可能刚才用力过猛。我心里有点儿不安,心想,是不是自己太沉了?好长一段时间,翰林都走在后面,有护法护身的心荷照顾着。后来大家分析,翰林早饭没吃,休息时喝了一罐啤酒,多少有点儿低血糖,再用力过猛,一时头晕吓一跳吧。

十月一边爬山,一边用山地锹砍断一些纷乱杂藤。疏雨很令我们刮目,一个温柔娴静的女子,爬山沉着稳健,富有经验,一般不用帮忙,有时居然还走在前面,看不到人影,只能话语对接,令我好不羡慕。我一边爬山一边感叹,遇到艰险得令人绝望的地方,十月都会适时地回头把我拉上去。

最后,经过诸多艰难险阻,终于到达山顶。山顶柏树成林,中央一堆乱石堆成小山岗。山风阵阵,呼呼作响。翰林和心荷也赶了上来。翰林已无大碍。心荷打开手里提的塑料毯,大家都脱鞋子盘腿而坐,把自带的午饭摆上:心荷炖的排骨和烧饼,疏雨的烫面饼和小西红柿,我带的海带丝,十月带的啤酒和白酒。原来自带饭有这样的好处 ,不必为寻找饭店浪费时间,走到哪里,饭就在哪里。心荷是个极细心的女子,一次性手套,筷子,湿巾等准备的甚是齐全。排骨的香,烫面饼的甜,海带丝的咸,西红柿的清,啤酒的爽,一切都是恰好。我们吃的忘乎所以,不知今夕何夕。一罐啤酒归疏雨,疏雨笑得迷人,原来啊,还真是真人不露相,疏雨一罐啤酒下肚,啥事没有!我和翰林、心荷三人一罐啤酒,喝得很豪爽。

饭后,收拾战场。疏雨拿出扑克牌。我的天啊,我有二十年多年不打牌了吧,年轻时也只会打争上游。五人打保皇。那杯啤酒还起了作用,迷迷糊糊。还好,不会打的天照顾,大花小花,每把牌都来几个。不过,当我坐了皇帝的宝座,这谁是保子让人很难分辩,瞧,难题来了。

十月说,我是保子。能信吗?记得小时候看人打牌,谁说自己是保子,往往是骗人的。而且啊,十月以前在群里聊天时曾经说过一句玩笑话:“我是不会不骗你的”。你说,我能信他吗?借着那杯啤酒的力量,我是咋看咋觉得他不是保子。打到最后才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说:“我都告诉你了,你还不信。”好吧,我错了,不该不相信他!


等再轮到我做皇帝,翰林说,我是保子。我信他呢,信他呢,还是信他呢?虽然那一刻,也觉得他未必说的是实话,想起上次错怪十月的事,心想,信他吧,毕竟平时交流多一点,觉得应该相信。但最后才知道,他不是保子。好歹他们输了。他说,宁可让自己当一次坏蛋也想赢牌的,没想到还是输了。这事应了一句话:是你的,躲也躲不开;不是你的,抢也抢不来。我反思了一下,自己怎么又判断错了呢?

游戏归游戏,玩笑归玩笑。到了真事上,一颗心坦荡荡,遇人遇事,一要细心观察,二要信任朋友。其他的就交给天地法则,人各有命,富贵在天,无忧无虑方为正道。

微信图片_20190503204308.jpg
见山不见路(馨叶摄影)



我们只道来路太险,下山便顺着另一座山脊而下。没想到,下山遇到的比来时更惊险。开始时,路还很明显,我们走的也舒畅,赏花,观景,照合影。走到半山腰时,十月说前面没路了。我们一下子傻了眼,下山无路,总不能走回去吧?如果爬到山脊去绕路,也太远了。翰林看了看地形,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横跨山腰,到前边有树的地方就好了,有树肯定有路。我们没有更好的主意,只好跟在他后边前行。这是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在荆棘丛生的地方穿过,在悬崖峭壁上穿过。然而,令人生愁的是,不能不过。我心里呼喊:老大,咱能不这么冒险吗?事到如今,哭都没用了。过吧!我们小心翼翼,脚踩实一侧的灌木树根,手抓稳另一侧的灌木藤条,一点一点地挪动。到达一个陡峭的地方,试了试,踩哪儿都踩不稳,翰林在前面说,把手给我,别担心,过来!我把手递到他手里,脚下没踩住,身体向下一滑,一阵恐惧,翰林一用力,把我拽了上去。神啊,感谢你们,感谢翰林!翰林一一把其余三人接应过来。我们靠一侧停住,仍然翰林去前面带路。经过一片特别茂密的灌木丛,我们分开那些枝条,一个一个走出去,翰林在外面拍照,一边拍一边说:出来一个,又出来一个,……

最后,我们终于到达了那片有树的地方,果然如翰林所料,路也好走了。远处丛林里传来山鸡的叫声,鸟儿们啁啾清脆。杏树上绿色叶子缝隙里露出青涩小杏调皮的脸;山楂树粗大树干、伞状树冠讲述着一个美丽的传说。我们在山楂树下合影留念。对地上的紫色小野花我们也喜爱有加,不忍错过,除了拍照,还是拍照。苦尽甘来啊,一切都那么美!

心荷、十月、疏雨胳膊上都被荆棘划的像猫抓了一样,但都乐呵呵地,毫无怨言。等到了山下,看车的阿姨笑着打招呼,你们转了一天啊!翰林问:“这村子是什么村,怎么爬山没看到山洞?”阿姨说:“这村叫侍郎峪。顺着一条小溪上山才能找到山洞。”我们才知道走错了路。

回家的路上,依然拥堵,我们调转车头绕道前行。恰好看到傍晚艳红的夕阳,一点一点地下落。那夕阳好美,那么大,那么红。走着走着,看着它落进丛林,走一段路,又看到它,它落得那样从容,不疾,不徐。

太阳落下去,路灯亮起来。车上的手机铃声开始此起彼伏,家人们纷纷问询几点到家。寻宝之旅变成了探险。寻宝本是玩笑,却意外地体验了一把小惊险。侍郎峪之行,为我们平淡的人生增添了不同寻常的一笔。



补充一个小故事。下山时,翰林捉了一只蝎子,心荷装在一只塑料袋子里帮他提回来。心荷不仅大胆,还热心。而我看《新白娘子传奇》看的,只想着万物有灵,担心蝎子无辜,却可能落入人腹。第二天一问,果然成了翰林筷子上夹着的肉干。我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十月跟着打趣:“翰林,那蝎子没变成人形吗?”翰林说:蝎子乃五毒之首,即使变成人形,吃掉它也是为民除害。我心中也立即安了。本就如此,心安为本。要不然还能怎样呢?心荷中午带的排骨好香啊!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9-5-11 15: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惊无险不游玩,无限风光在险峰。读美文,养眼养心。学习了。
发表于 2019-5-12 09:33:44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游记写的可真好[强],内容详实、细腻,故事性很强。五人组的人物很有代入感,我都身临其中了。心里描写也有趣,从中的感悟很有哲理。文图双美,真好功力。小诗也很有意境。拜读,赏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