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12
刚刚去过 发新帖
楼主: 疯子 - 

石头奇缘(续集)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4-28 08: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4-28 09:14 编辑


石头奇缘
周村/张志成
(六)

然而,那金石在哪一年能够为他而开呢?

小说算是读完了,安静是哭着读完的,为了擦拭眼睛和手机上的泪水,整整用了一卷卫生纸。读完更是大恸,低声的泣哭着,直到黎明。她任由泪水自由地流淌着,整个枕头几乎被泪水湿透。

读了《石头奇缘》对她震惊很大,也引起了她多少年的伤心事。自己的年轻私事,又不好向别人张口,酸甜苦辣咸只能自己承受,一缕情丝,正在慢慢地消耗着她这盏孤灯。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她给保姆安排了一下工作,拖着虚脱的身子,昏昏沉沉地驱车去了栖霞山,她下车后,直奔那棵大树。果然,她发现树身上刻了许多“一”字,她强压着激动的情绪,数了一遍那些个“一字,”整整刚好三十道。看着看着的就觉一阵心痛,身子靠着大树慢慢地滑下来,双眼一闭就晕了过去。她万万也没有想到,小说里说的除了姓名不一样外,其他都是真的,并且文章的字里行间,处处有着她本人的影子。天啊,怎么这么巧啊,你是成心不让我活了啊!

她病了,整天价反反复复地读着这两部小说,闭上眼睛就是栖霞山,她不得不向单位请了病假在家静养。但是,她拖着病体,坚持着每天去一趟栖霞山,她也要像小说里的李明那样,每去一趟,她也要在树上刻上个“一”字,她也要刻上一百一十道“一”字,要和李明刻得数目一样,必须和李明的数目画上等号。

不得不说安静的心是诚的,她继续往复着栖霞山,不就是期待着有朝一日会金石为开吗?

然而,那金石在哪一年能够为她而开呢?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日夜,安静风雨无阻地去栖霞山,诚实地在那棵大树上刻着“一”字。直到树叶发黄的那一天上午,她忽然发现有人依靠在那棵大树上一动不动,她的心脏猛然一提,就悄悄的靠近那个人,一时之间也辩认不出他是何人。只见那人五十余岁的样子,穿戴也算整齐,看他闭着双眼似在睡觉,却见他的眼睛里忽然流出两行泪水,口中轻轻地哼出一首曲子:

“逃饭好,
一人吃足全家饱,
太阳底下睡一觉,
四海悠悠,
乐逍遥。”

啊!多么熟悉的声音呀,多么熟悉的歌词啊!安静用力捂着自己的胸口,在大树后面,回想着当年的口气和感情,用亲切的普通话,发出了一句穿透历史的声音:

“一饭耳,何足挂齿也,走吧,送我去火车站。”

李明打了一个激灵,猛一下坐起来向后看去,安静已泣不成声,靠在树身上一步也走不动了,她的整个身体正在顺着树身慢慢地向下滑去。李明一个翻身跳下石头,还像当年那样把她抱起来,绕着树转了半圈,轻轻的坐回石头上。

这次他没有放下她,而是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用他那宽大的肩膀和滚烫的胸膛温暖着她。同时,他的热泪一滴滴地落在她的脸上,一只手不断地给她捋胸膛,嘴里不住地喊着,“安静,安静,安静啊,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张,我是张东海呀……”

许久,安静长吐一口气,“哇”的一下哭出声来,一只拳头捶着他的肩膀,“张东海呀你个没良心的,你害得我好苦啊,啊啊啊啊。”

张东海慢慢地扶起她来,安静却颤抖着伸出双手,一下子楼住他的脖子,热烈地亲吻着他。张东海顺势把她揽入怀里,死死地抱在一块。。

这一刻里,天算什么?地算什么?人们的笑声算什么?因为这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的心里都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期望在这一瞬间里变为永恒。他们就这样抱着,谁都不愿松手,也不愿意说话,哪怕是一个字都是多余的。只有相互间的泪水融合在一起,不断地流淌着。

也许,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互相感受着心中的千言万语。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是一只喜鹊落在树上才把他们吵醒,他两个看看天,啊,好蓝好蓝,看看地,啊,好绿好绿,看看四周的游人,啊,好亲切呀。他们忽然觉得只是一睁眼的功夫,这世界怎么会这么美好呀。

许久许久,张东海看看了看手表,才轻轻地对怀里的她说:“陈芳啊,你看这天也到中午了,咱们的话还一句没有说,咱不如去甘家巷找个饭店坐下来慢慢地说吧,你同意吗?”陈芳还是不做声,又抱了他一会儿,才挽着他的手,依偎着走进饭店。

刚刚点好菜,张东海就想起他曾经在三十年前,在甘家巷吃过的一顿饭,那一次,他一个人就吃了二斤猪头肉和二斤大米饭,今日触景生情,他含着泪水,又朗诵出了那首诗:

“一餐饱千秋,
滴恩何时酬,
今日遇佳人
烧香在心头。”

听罢,陈芳内心暖暖的,一边给他擦着泪水,一边也想起了当年在中山陵的一首心头诗:
“虽然生贵门,
自有普通心,
欲要比翼飞,
只怕负心人。”

听完这首诗,张东海不觉大恸,热烈的握着她的手激动地说:“芳啊,天地良心,我张东海不是负心人,那棵树上的一百一十个‘一’字,都是天地可鉴的呀!”

陈芳笑了,她感到自己没有看错人,有了张东海的这句话,就肯定了她对他这三十余年的感情付出,值!

在吃饭的时间里,张东海也大致了解了陈芳这些年来的概况。1978年12月22日,陈芳被带回南京后,整整五天近乎不吃不喝,一段时间里她曾经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在战友们的苦口婆心地劝说中,和首长们的命令下,总算是活过来了。但是,她却发誓:一辈子不嫁人。

也就从那时候起,她才知道父亲的权力有多大。在文工团里,谁也不准接收鲁北的来信,全市的邮电局都得到了上级的通知,凡是鲁北张东海的来信,一律退回或扣押。同时,凡是陈芳发往鲁北的信件也一律扣押。

五年后,在爸妈的高压下,她才和比她大五岁的年轻营长徐俊结婚。开始一段夫妻生活还勉强,自徐俊升为团长后,官僚作风日益见长,而且利用公家的钱大吃大喝,挥霍浪费。为此,陈芳曾严厉地批评过他几次,徐俊不但听不进去,后来还打了陈芳。自此,他两个的感情裂痕越来越大,直到徐俊变成植物人。

陈芳自从读了《石头奇缘》后,又勾起了她感情上的伤心事,每逢双休日,她都到栖霞山走一趟,用美好的回忆来安抚她那颗残碎的心。

她说“在前段时间里,我无意间看到了《石头奇缘里的李明》第二天就来到了栖霞山,在那颗树上数着那些个‘一’字,正如小说里所说的,能够看清楚的正好还有三十道‘一’字。从那天起,我就隐隐约约的感到;要么老天就让我带着遗憾死去,要么就还有和你个冤家再见上一面的奇迹。”

她说着说着又动了感情,抱住他的胳膊哭道:“东海呀,我想得你好苦哇,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挺过来的吗?呜呜呜……”
张东海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等她止住了哭声问道:“《石头奇缘》的作者是谁,咱两个的历史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明天结局

 楼主| 发表于 2019-4-29 14: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4-29 15:05 编辑


(七)结局

“我也很奇怪,那个作者的名字叫做张志成,她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怎么会对咱两个的来龙去脉了如之掌呢?可小说中的人名和咱两个水马牛不相及呀。”

张东海感慨地说:“《石头奇缘》给我们创造了重逢的机会,是我们的大恩人,有朝一日咱们一旦认识了他,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人家啊。”

宝贵的时间在他们卿卿我我中度过,他们觉着各自肚子里的话还刚刚开始,看那天色已经向晚,张东海恋恋不舍地站起来,“芳,我送你回家吧,我到六朝宾馆住下,明天咱们再到这里会面,然后我就直接过江回家了,现在好了,今后有什么话咱们可以视频聊天呀。”

一听这话陈芳就急了,她拼命抱住张东海,唯恐他从她的怀里飞走,“不行,不行,你又想跑啊,你个没良心的,又要撇下我一个人不管了啊,你懂吗,你这种做法天地不容也。”

张东海小心的问道:“那,你打算让我怎么办呀?”

陈芳的话不容置疑,这根本就是在下命令,“我不要你送我,你只要跟着我的车走就行。”

张东海苦笑一声,两手一摊,做了个无条件执行的样子。

在军干休养所,他们停好车子,乘电梯直到八层楼,陈芳牵着他的手,把她引进了801房间。“哇,好大的房子啊,”张东海一边兴奋地喊着,一边快速的转了一圈,看到只有一个房间里有人,就是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徐俊,另加一位保姆。看完,他走出门外,掏出手机,兴冲冲地打了个电话,“张宁啊,放下一切手头事物,立刻赶到军干所1号楼1单元801室。”他也不听对方回话就挂了机。

同时,陈芳在室内也打了个电话,“徐琴啊,立刻放弃手头的一切事物,立刻回家。”她也不等对方回答就挂了机。迎着进门的张东海就是一个拥抱,两个人抱着坐在沙发上就热吻起来,“东海呀,这个房子容得下你不?”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张东海又把陈芳搂在怀里说:“进了温柔乡,再不思故庄,老张乐不思蜀矣。”说着,两滴幸福的泪珠儿滴落在她的头发里。

听得脚步声响,张宁一步闯了进来,先喊了一声“陈姨,”两步抢过来一把抱住张东海,先在他的脸上亲了两口,惊喜地喊道:“老爸哎,你怎么在这里呀?”

这下可把陈芳弄傻了,她吃惊地站起来,审视着眼前这两人, 用质疑的口气说:“你说什么?他是你老爸?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陈姨,没错,没错,这就是我亲爸呀。老爸,你不知道吧,陈姨拿我当做亲生儿子呢,我是这里的常客呢?”

这话还没有落下,徐琴又一步闯了进来,“老妈呀,可吓死我了,有啥急事啊?奥,李宁也在呀,”又木楞楞地看着张东海,“妈,这位是,是?”

张宁一把拽过徐琴坐在身旁说:“琴,给你个惊喜,这就是我亲爸呀!”

“啊,”徐琴急忙站起来鞠了一躬,略有脸红的羞羞地喊了一声,“伯父,您好。”

张东海赶紧笑笑说:“好,好,妮子,快坐下吧。”他看着这么水灵的姑娘和儿子坐在一块,心里越看越喜欢。

陈芳看着这喜庆的场面,忽然顿悟;这是《石头奇缘》里面的人物都到齐了啊。她掏出手机,立刻把小说《石头奇缘》全本传到他们三个人的手机上,说:“你们知道吗,我们能够做到这里,这就是缘分,是天意呀。现在你们什么也不要做,小琴小宁,立刻去小琴的房间里,读一遍我刚传到你们手机里的小说《石头奇缘》,然后决定咱们是不是应该喝喜庆酒,吃团圆饭。”

一时间全室安静,借这个空档,她先定好了外卖,又搞了下卫生,准备好了杯盏匙筷,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到最低,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他们读小说。此刻的陈芳心情特好,忽然之间,她感觉全身的病痛全部消失,并有着想象美好未来喜悦。

时候不长,张宁搀扶着哭成泪人儿的徐琴走进了客厅,扑在妈妈的怀里嚎啕大哭,“妈妈呀,那位女主角好像就是你吧?你好命苦,也好幸福啊,呜呜呜呜。”哭的陈芳也再一次泪流满面。
徐琴突然止住了哭声,心中忽然打了一个激愣,看了看妈妈,又看看了看张伯父他爷两个一眼,问妈妈道:“妈妈,难道说我就是,是,是《石头奇缘》里的徐颖吗?”

妈妈默默地点了点头,又拍了拍她的背,指着张东海激动地说:“小琴呀,你,你,你这位张伯父,就是小说中的男主角李明啊!他,就是张宁的亲生父亲,他叫张东海呀。”

听罢,徐琴惊异地望着张伯父,嘴唇轻颤着,强压着激动的心情,亲切地喊了一声“张伯父。”然后拉着李宁,隔着茶几子,双双跪下,一个喊“爸爸,陈姨。”一个喊着,“妈妈,伯父。”徐琴再次激动地说:“妈妈,伯父,你们的爱情感天动地,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你们的精神,将伴随着我两个的一辈子,张伯父,妈,我们好幸福啊!”

这时候,陈芳拉一把张东海指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孩子说:“你还不知道吧,他们两个就是未来的夫妻呀。”

“什么?这这这这,这是真的吗?”到了此刻,张东海再也忍不住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俗语,两行热泪夺眶而出,颤巍巍地走过去,扶起两个孩子来抱头痛哭。然后他让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身边,又对儿子说:“你快过去,给你陈姨磕个头,她可是咱们家的大恩人呀。”

张宁十分诚实地跪在他们面前,说:“陈姨,爸爸,徐琴,我对不起你们,我的行为给你们带来了伤感。自从我第一次到这里来相亲,我就有种预感,有可能咱们是一家人,由于顾虑着徐伯父就不敢造次,故又写了《石头奇缘里的李明》发在网上,看到陈姨的样子,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心里就有九成的把握,没想到咱们团聚的这么快呀。这是一个奇迹,正是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啊!”

张宁又说:“请你们原谅我,我就是小说里的李宁,我就是小说《石头奇缘》的化名作者——张志成。”

(完)201904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现场:华语文学桃花源

文学新生态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辅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