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石头奇缘(续集)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4-23 12: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石头奇缘(续集)
周村、张志成

写在前面


1980年,在《石头奇缘》上集还是手抄本的时候,传阅的同事们就说,应该再写续集。可是根据当时的政治形势,和经济政策,我无法给传阅者一个完美的交代。
在2019年3月份,《石头奇缘》上集在淄博网协的微刊上分节发表。事后,淄博网协会员,作协会员,国家诗词学会会员李洪涛老师第一个发声,要求写出续集。好在苍天让我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全过程,总算是有米下锅,算是给亲爱的读者们一个交代,也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心愿。现分节奉献给文友和读者,大望挑剔。

(一)

南京栖霞山,昂首挺立在扬子江边,俯瞰着江水大浪淘沙,和其他山头一起,用它们坚硬的实体,共同拱卫着身后的六朝古都石头城。

同时,栖霞山也是美丽的,松柏蔽日,植被盖地,一条沥青细路蜿蜒着穿过树丛通向山顶,右指就是栖霞山炼油厂。从炼厂到栖霞山的那条追着小蛇跑,撵着青蛙走的水田不见了,已被林立的高楼所代替,往日的甘家巷小街已今非昔比,与栖霞山一体,成了闻名中外的栖霞山风景区。

同样,山下的全国四大名寺之一栖霞寺,已被整修的金碧辉煌,高大的释迦摩尼金身红光四射。寺外的千佛岭已整修一新,岭下的场地也铺上耐看的花纹砖。整个寺院游人如蚁,里面也不乏操着外语的外国朋友。

有十几位大学生站在释迦摩尼金身面前,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位男同学的讲解,他用清晰的普通话讲述着释迦摩尼的由来,和栖霞寺的辉煌和没落,又谈到今日的辉煌。他说:“同学们知道吗,就在文革期间,这里的释迦摩尼金身已不知去向,整个大殿空空如也,是民工和流浪者的栖身之地,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是前些年重修得,充分说明着一个和平盛世的再现。”

“讲得好,”一阵掌声过后,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夸赞着李宁,“李宁呀,想不到你还是咱们班的佛教专家和历史学家呢。”“徐颖呀,你真有福气,你家那口子真的了不起,满肚子是学问呢。”这话使李宁和徐颖的脸色瞬间发红,他们没有反驳,四道目光相撞,无声地会心一笑,各自的脸上都不觉一热。难怪同学们逗他两个玩,这李宁和徐颖可是他们班里的学霸,李宁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徐颖是他们班的班长,男的帅气女的漂亮,同学们称赞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儿呢。

其实原先不是这个样子的,李宁这个班里除了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同学们知道了李宁是从山东农村来的,大多都瞧不起他,更有甚者还称他为乡巴佬和土鳖。同学们对他的白眼和侮辱,李宁都没有放在心上,也从不理会,这其中的原因就是他们还没有当面骂他,他是在忍着。

有一天下班的时候,发现他的书桌里多出一本书,上面写着徐颖的名字。徐颖是他们班的班花,坐在他的前桌,他拿着书对着要走出教室的徐颖喊道:“徐颖同学,我这里怎么会有你的一本书呢?”

徐颖先是一愣,接过书看到真是自己的,继而说:“奇怪了,我的书怎么会在你那里呢?”然后笑道:“谢谢你了”

这时候,一位叫刘杰的同学发话了,“好你个土鳖,偷了人家的书再讨好人家,我看你是图谋不轨呀,”一边说着就走过来,“你个土鳖,还不赶快向人家道歉?”

李宁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并且也在等待着这一天,想不到今天出头的竟是生的高大猛的刘杰。李宁心中暗喜;只要拿下刘杰,可以起到震慑全班的作用,就慢声慢气地说:“小子,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这时候全班同学都站了起来,他们想不到李宁这个瘦高个儿还敢叫阵,更有想看热闹的人发着起哄“刘杰,他还敢顶嘴,先骂他,再揍他。”

那刘杰根本就没有拿李宁这个瘦高杆儿放在眼里,“说一遍又怎么样?你个土”那个“鳖”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咚”得一声响,刘杰还没有反应过来,已是满脸是血,他下意识地捂着脸,嘴里喷着血沫子说:“你、你敢打”那个“我”字还没有吐清楚,李宁一脚又踹在他的胸上,刘杰就像一堵墙一样向后倒去,后脑勺立刻与地面砖狠狠地接触在一块,刘杰又捂胸又摸头的,浑身成了血人儿。

明眼人不用说,就明白了这本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自从一开学,刘杰就看中了徐颖。因为徐颖和李宁是前后桌,免不了有时候就说句话,这就引发了刘杰的醋意。结果就出现了他偷拿了徐颖的书,放在了李宁的抽屉里,才引发了这场斗殴。也是刘杰的脑子里进水,这种小儿科的技俩,他也能做得出来。又正巧碰上了李宁枪打出头鸟的计划,自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惨败下来,并且暴露了他那点小心思。

这也不是说李宁多么强大,这是他印证了他老爹的说教;“对于侮辱自己人格的人,打得过则打,打不过则狠,要有亮剑精神,力争一招制敌。”现在的刘杰,正式吃了这个“狠”子的亏。事情到了这一地步,李宁胜者满满。之后的事情出乎大家的意外,李宁一边扶起刘杰一边说:“咱们是出来念书的,大家凑到一块就是缘分,将来无论走到哪里,大家永远是大学的同学。来呀,有谁帮我一把,咱送他到医务室一趟。”真是打了胜仗说啥也有理,你看他嘚瑟道“刘杰同学,对不起,是我下手重了一点,我保证以后注意了哈。”

同学们突然想到了《水浒传》里的武松打虎,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小子是山东梁山的吧,你看看人家多讲义气够朋友呀,打了人都不兴记仇的,学着点呀哈。”自此,同学们心里咋想的他不知道,反正再也没有敢喊他“土鳖”和“乡巴佬”得了。

如此,一拳定乾坤,倒使全班同学之间,再也没有出现过严重的恶意攻击的现象。李宁也成了全班正义的化身。再后来的刘杰和李宁还做成了铁哥们呢。
至于徐颖,自小就受到爷爷和妈妈的正面教育,对贵贱和阶层之间的界线区分,还没有明确的认识,在她的心里,大家都是同学,人格都是平等的。对今天这个事件的发生,她首先发现的是刘杰对自己的暗恋,她想到这一层,也不觉脸色一红。权衡一下利弊,她感到刘杰的做法很龌龊,倒是觉得李宁这个人很正直,如果有李宁在身边,就会多了一点安全感。
(待续)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9-4-24 04: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盼文友再继续“疯”下去,更期盼在石头王国中,寻珍探宝。问好张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08: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2\石头奇缘(续集)

石头奇缘(续集)
周村 张志成

(二)

大家游玩了栖霞寺都上了山,徐颖却拉着李宁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她的这一举动,倒使李宁受宠若惊,虽然李宁暗恋着徐颖,却总共没有对她表示过,因为徐颖是官二代,李宁对她还是有顾虑的,他毕竟是农村走出来的呀。故今日徐颖的主动相约,使他大出意外,又欣喜若狂。

其实徐颖早在大二的时候,李宁在他的心里就占有了重要的地位,只是碍于面子,她不好意思主动表白。她恨只恨李宁长了个榆木脑袋,她对他的若干暗示,他竟无动于衷。眼看着已读高三了,徐颖有些着急,如不抓紧时间,大家一毕业就各奔东西了。李宁虽然是从农村来的,可他的人缘好啊,如果自己不抓紧,他一旦和别的女同学确定了恋爱关系,岂不黄瓜菜都凉了。

徐颖想和李宁建立恋爱关系,并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无缘无故的。心细是女儿家的本能,她和李宁的接触中,有些小事就会使她心动。比如下雨的时候,他把自己的雨衣借给她用,在户外活动的时候送她一瓶矿泉水,在大热天里给她买把遮阳伞啦等等。平时交往中的小事虽然使她心动,这些却不作数。关键是在大二的时候同学们在一块游泳,在深水区里徐颖突然右腿痉挛,整个身子不听指挥,张嘴想喊人的时候还呛了几口水。当时李宁没有想别的,他以为是她累了,就拽着她一条胳膊游到了浅水区,浅水区的温度稍高点,徐颖也消失了紧张的心情,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腿上的痉挛也就没有了,出于自尊心的考虑,徐颖也没有声张。

但是她的眼神里,却幽幽地透出对李宁的感激。因为在她的心里,对刚发生的事情是十二分后怕的,尽管李宁没有察觉到刚才徐颖的危险,在他认为,徐颖可能有点累,拉她一把是举手之劳的事,他哪里知道在他的不经意间,确确实实地救了徐颖一命。自此,他的影子在徐颖的心里就扎下了根,再也挥之不去。

现在,双方都用热烈的眼光看着对方,各自都有点脸红,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徐颖想到一个大家都在考虑的问题,就轻轻地问他,“李宁,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呀?”

李宁心中暗喜;她这个官二代从什么时候关心起我来了?就笑嘻嘻地回道:“我能有啥打算呀?又不是官二代,也没有任何背景,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我不怕找不到工作,因为家里的老爹还盼着我回家帮他呢。你呢?我们的班花对今后的打算该胸有成竹了吧?”

“什么班花不班花的,我能支起人家眼皮就不错了。”

李宁听出这句话是冲他来的,自然一点就通,嘴上却不从正头上来,“哟哟哟,谁敢呀?你给我说,有那个瞧不起我们的班花,我就去狠狠地揍他。”

想不到徐颖却咯咯的笑了,“你说的是真的呀,就是那个叫李宁的家伙看不上我,请你替我狠狠地揍他,听见没?揍啊揍啊。”

李宁嘿嘿笑着摸着后脑勺说:“才不呢,咱班里最喜欢班花的就是我,绝对不能揍,反而应该好好的保护哩。”

“是吗?我怎么没有觉出来呢?好吧,你不揍我揍。”说着就举起两只小拳,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左右开弓的轻轻地擂着他的胸膛。李宁木楞楞地让她轻轻地擂着,一股暖意从心中升起,心跳速度猛然加快,激动不已。他不是傻子,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使他一时还回不过神来。当他明白了她的意思后,徐颖的笑声已经停止了,擂着他的拳头也慢了下来,看着她的眼睛,在两湾悠悠的静水边,已沁出亮晶晶的泪花。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突然展开双臂,把她揽入怀中。

至于他们身体的接触,这也不是第一次。前段时间,他们在江边下水,由于上一次在游泳池里吃过亏,徐颖不敢造次,便坐在江边的草地上乘凉。正当她刚要打瞌睡的时候,听得有人喊,“徐颖,救我,救我。”

她跑到江边一看,就见李宁在水里乱扑棱,并断断续续地说:“你,你把我和你的腰带接起来,扔,扔给我一头就行。”救人要紧啊,徐颖立刻照做。想不到是李宁使坏,见他握住腰带的一端用力一拽,徐颖坐在水边的石头上没有防备,便“扑通”一声掉在江里,同时她的裤子一下褪到脚腕子。随着“啊”得一声尖叫,徐颖就乱扑棱起来。

李宁见状,猛一下子把她抱在怀里,徐颖忽然有一种安全感,也觉着一股热流传遍她的全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脚踏实地,整个江水的深度还没有漫过腰际,她立刻明白这是遭到了李明的暗算。虽然心里明白,身子却不愿意动一动,反而觉得脸上发热,一抹红晕直到耳根。徐久,她才拿开他的手,羞羞地说:“哎呀,你好坏。”

这一幕被好多同学发现,班里的男生们,再也没有人对徐颖有非分之想了。据后来李宁交代: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呀。

当下,她被李宁搂在怀里,她已处变不惊了,反而觉着这是一种享受。

许久,李宁才颤声地问道:“颖,你还没有回答我,咱们毕业后你是怎么打算的呢?”

从李宁的怀里抬起头来,她的脸上已挂满了幸福的泪花,像极了梨花带雨,这极其美丽的一瞬间,竟然在李宁的大脑里定格了一辈子。同时,一个细细的声音在李宁的怀里响起,“你不用管我,哪怕我干了马路清洁工,我也不要你离开南京。”

听了徐颖的这句话,,无疑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想不到我暗恋着的人怎么这么自私呀,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会给你当牛做马一辈子啊?”

徐颖撒着娇搂住他的脖子说:“不用问为什么,我愿意就行,那是必须的呀。”听罢,李宁没有和她讲理,只是把她搂得更紧了一些。

自此他们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在临近毕业考试的时候,徐颖为了要和家里公开他两个的关系,就和李宁商量着要到外公家去一趟。李宁就纳着闷说:“颖,你弄错了吧?要见岳父岳母得到你家里去呀,去你外公家算甚么事儿啊?”

徐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这叫暗度陈仓,我爸爸那个人呀,脑袋是花岗岩做的,脾气呢,又是烈性TNT做的,一旦他不满意就很难改变他的主意,我和我老妈定好了,她在外公家等咱,只要我老妈和外公过了关,到时候我老爸那里不就有了缓冲余地了吗?”

李宁听后大喜,两只手捧着她的脸说:“你行啊,把我平时教给你的毛泽东兵法用到这里了,我赞成。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忐忑,要是老丈母娘不要我可咋办呀?”

“咯咯咯,你有点信心好不好,既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呀。”

于是,张宁简单地买了点礼物,他两个于晚上六点叩开了外公的大门。开门的是徐颖的老妈,他二人一见老妈的面就吓了一跳,因为老妈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儿,显然是刚刚哭过的,吓得徐颖一把抱住老妈说:“妈,你咋着啦,是不是我爸又让你生气了呀?”

看到这个状况,李宁也觉不妙,他灵机一动,避开她母女俩,把礼物放在茶几子上,笑嘻嘻地对着应该是外公的老爷子说:“老爷爷,您还好吧?”

果然,老爷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噢,你是小张吧,稀客呀,快请坐,坐呀。”李宁哪里敢坐呀,未来的丈母娘还哭着呢。正当他六神无主的时候,徐颖妈回头一笑说:“是小张吧,让你见笑了,是我读了一个小说,看着看着的就把自己看进去了,正好被你们看见了,真不好意思。徐颖呀,快让客人坐下,我给你们沏茶去。”

“我的个老妈哎,那小说都是假的呀,看看你这个样子,值吗?”徐颖说。

“就是就是,我这个人就是爱动感情,好认真,可让你们看笑话了。”一边说着一边就去拿茶杯去了。

那老爷子却不管这一些,早就和张宁啦热乎了,“小张啊,听说你是山东人,山东人好啊,我也是山东人,我给你说呀,山东可是老区来,还是我的根据地呢。我从老家威海参军那会儿才十五岁,还没有三八大盖步枪高呢。我们是华野九纵的,记得我们在桓台屯兵,许司令一声令下,我们一个急行军,没有用上一个晚上就把周村包围了,哈哈。”

“姥爷,行了行了,一谈那个你就来精神头了,你忘了你今天是啥任务了,你要给我把什么什么关来着?”
(待续)
发表于 2019-4-24 09: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张老师的佳作!很受感动,点赞!学习!祝安康!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16: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淄水金山黄丰年 发表于 2019-4-24 04:30
期盼文友再继续“疯”下去,更期盼在石头王国中,寻珍探宝。问好张老师。

谢谢黄老师的鼓励,那就疯下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16: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正祥 发表于 2019-4-24 09:26
拜读了张老师的佳作!很受感动,点赞!学习!祝安康!

谢谢赵老师赏读,祝写出更多佳品。
 楼主| 发表于 2019-4-25 08: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4-25 08:34 编辑
疯子 发表于 2019-4-24 08:20
石头奇缘(续集)
周村 张志成



3/石头奇缘
周村、张志成

(三)

“噢,你不是请我帮你把关姑爷吗,他这不个头不小嘛?你不懂,只要我老爷子和他搭上了话头儿,哈哈,我这一关就算通过喽。”这一下可热闹了,一家人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徐颖更是笑得脸蛋儿通红,眼里滚动着泪花儿,结结巴巴地说:“姥爷,有,有你这么帮,帮人相亲的嘛,和人家搭个腔就过关呀?光个头够高就行啊?他给了你多少好处呀?还大校呢,连棵香烟都没有吸上就松手了,你外孙女就这么不值钱呀,他要是个坏蛋怎么办啊?”

李宁可不是吃素的,立刻琢磨出徐颖话内的意思,马上堆下笑脸,恭恭敬敬地给老爷子点燃上一棵香烟,接着打了一个立定,啪的一个军礼,“报告大校同志,小兵李宁报到。”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说着一拍李宁的肩膀说:“大校同志说话算话,小李啊,恭喜你,在我这儿,你彻底过关了。”说着就拿起小收音机往外走,“你们聊着哈,我到外面透透风去。”还没有走出门口又返回来,“嘿嘿嘿嘿,小颖呀,我不答应能行吗,无事找挨骂呀。”

这一下可把徐颖闹了个大红脸,“姥爷,姥爷,你好坏也。”

老头真是个大活宝,刚走了一步又回过头来,“嘿嘿嘿嘿,颖她妈,今日有贵客,过会儿我多喝一小杯行不?”

徐颖妈笑嘻嘻地说:“行啊老爸,今儿个我陪你喝,大家都喝,喝醉了也没有关系。”

徐颖的妈妈姓安,名字叫安静,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刚从一个小说的情节里走出来,看到李宁的音容笑貌,忽然感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和力,使她的心情立刻愉悦开来,对李宁越看越顺眼,越说越投机。她突然对女儿的命运产生了一种羡慕感,甚至对他们两个的结合有一点嫉妒的想法。

这是一次愉悦的相亲,整个过程就像一次老友聚会,气氛热烈而融洽,安静不但对李宁没有任何疑虑和问七道八,反而不断地嘱咐女儿要珍惜和李宁的感情,并悄悄地在她的耳朵边说:“女儿,你给我抓牢他,别让他给飞了哈。”

倒是把徐颖弄了个大红脸,也凑在老妈的耳朵上说:“老妈哎,我怎么觉得你比你女儿还贱呢。”自然,徐颖挨了老妈一拳头。

相亲便宴结束后,夜深人静,安静躺在床上无法入睡,她并不是为女儿的婚事操心,而是一头又扎进今天下午读得小说里。那篇小说的标题是《石头奇缘》,在她认为,小说里面的女主人公就是自己,至于那位男主人公李明,像极了她的初恋情人。可是名字都对不上号呀,这使她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毫无睡意,她就坐了起来,打开了床头灯,摸出手机,从网上又搜出了《石头奇缘》,再一次进入了故事,又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公。小说读完了,她的泪水却再也止不住。因为她还在担心着男主人公的未来,成了她的深切挂念。

就从那天夜里开始,每当闲暇时,她就会开着小车,去栖霞山的那块长石上坐一坐。只有坐在那里回忆旧事,她的身心才能得到升华,仿佛又回到了那段甜蜜的日子。

李宁和徐颖的大学毕业考试结束了,他两个人的考试成绩都很满意。为了庆祝三年大学的日子,他们又去了栖霞山,又逛了栖霞寺。因为这里曾经是他们定情的日子,每次来栖霞寺游玩,除了格外尽兴外,还感觉出有着另外的意义。可是今天的到来,对它们却有着更特殊的意义,那就是从今天开始,他们就告别了学生生涯,等考试分数公布后,他们将面对社会,谁都无法预测未来。但是有一条是无法改动的,正如当初徐颖说的那样:就是做了马路清洁工,他们也不许分开。

两个人正谈的兴浓的时候,李宁忽然指着一棵大松树说:“颖,你看那块大石头上坐着的好像是安姨吧?”

“就是就是,快走,”徐颖一把拉起他就向那边跑,“妈妈,”“安姨,”“您怎嘛在这里呀?”

安静从沉思中醒过来,看到是自己的女儿和未来的姑爷,就若有所思地说:“怎么啦?好地方只许你们来呀?你们出来也不喊我一声,我,我又快三十年没到这里了,变样了呀,没有变得还是这棵大松树和这块大石头,到这里一坐感到好亲切啊。”

他们猜不透老妈的心思,互相对视了一眼说:“老妈,”“安姨,”“您玩得开心就行。”说完,两个人一左一右的依偎在老妈身旁,她一手抚摸着一个孩子说:“也说不上是开心还是忧愁,更多的还是对岁月的叹息,哎,是时世弄人呀。再看看你们,好羡慕你们的青春呀,孩子们,你们真幸福啊。”说着,眼睛里还滚下来两滴泪珠儿。

自从上一次相亲之后,徐颖就经常发现老妈一个人愣神,她以为是老爸的关系。老爸是个团长,每天晚上总是很晚才回家,而且也总是喝的醉熏熏得。虽然老妈也是副县级干部,爸爸却从来不给她好气吃,整天家吆五喝六的,老妈在他的眼里永远也赚不出好人来,她一直认为他们的婚姻不是幸福的。徐颖疼惜地拉着老妈说:“哎呀,高兴点嘛,你看看也快中午了,咱们去甘家巷吃点东西去吧。”

李宁见说,也赶快扶起她来说:“安姨,我赞成小颖的提议,咱们找个饭店喝茶吃饭说话儿去吧。”

安静被这两个人一哄,心情好了许多,拍了拍李宁的手背高兴地说:“你就知道护着她,小宁呀,女人可是不禁惯得吆,哈哈哈哈。”

徐颖摇着老妈的胳膊撒着娇说:“妈,这哪跟哪呀,我才是你的亲女儿吧。”

甘家巷沾了栖霞山和栖霞寺的光,已建成与栖霞山一体的旅游景区。安静已找不到往日的一丝印象,只知道是跟着他们坐在一个豪华的大饭店里。触景生情,就突然问他两个说:“你们知道长期吃不饱是个啥滋味吗?”

两个年轻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同时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徐颖睁大眼睛说:“老妈,你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呀,难道你经历过?”

安静擦了擦眼睛说:“我哪里经历过呀,不过我见过,也接触过。说来已经过去快三十年了,那时候这里还没有一栋楼房,整个甘家巷只有两个很小的饭店。我曾经认识一位乞丐,一顿饭吃了二斤猪头肉和二斤米饭还说没有吃饱,想来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如今我已找不到那个小饭店了,依稀还记得那时候的猪头肉是六毛六分钱一斤,大米饭是两毛四一斤,我说的一斤那可是干粮呀,想一想,二斤大米做出的米饭的有多少?再看看你们,是掉进福缸里喽。”

听到这里,李宁沉默了一会儿,刚要说点什么,他的手机响了,他赶紧掏出手机看了看,“是家里打过来的,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说着就走出门外,当他走回来的时候已是满脸泪水。
安静母女见壮大惊,急忙问道:“小李,先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了?”

这么一问不打紧,李宁突然哭出声来,“安,安姨,我妈突然去世了,我得立马赶向火车站,安姨,小颖,对不起,我先走了哈。”

徐颖一把拽住他说:“走,坐我妈的车走,坐交通车太慢了呀。”

幸亏有了现代交通工具,李宁当天晚上就赶到了家,他趴在灵前声嘶力竭的大哭不止,好多人费了好多力气才劝住了他。他这才泪眼朦胧地看一眼埋在冰块里的玻璃棺,看到妈妈躺在里面,忽然发现妈妈的眼睛还半睁着,家人们告诉她,大家什么办法都用过了,她就是合不上眼睛。李宁抽开一段棺材,哭哭啼啼地说:“妈妈,你儿子来晚了呀,都是我不孝啊。”他一边哭一边给妈妈捂着脸,当他拿起手来的时候,人们突然发现她的眼睛合死了。李宁见壮大恸,趴在棺材上放声大哭,感动的人们跟着他一块儿落泪。

娘的后事处理完毕后的第七天晚上,老爸和他畅谈了整整一个通宵,爸爸把他走过的路和盘托了出来,诉说着过日子的艰难,并策略的暗示他,找不着工作不要紧,家里有着他大显身手的空间。

当他说起正在处女朋友的时候,爸爸说:“你大胆的去处,也大胆的结婚,当你们安顿好了以后,我会有新安排。你想啊,就是你们都考上公务员,你们的饭碗还不是人民和国家给的,那是向国家和人民索取的呀。依我看,倒不如把位子让给别人,回家来干,咱们的公司虽然不大,却是对国家和人民有贡献的,比如要交税吧,要帮国家解决部分失业人员吧。再说,两个公务员一个月的工资加一块,还不如咱公司一天的收入,何必去和别人去抢工作呢?”

李宁觉得老爸说得有道理,自此他更加热爱老爹,对老爸的智谋大加佩服,也诚恳地表示会慎重考虑爸爸的建议。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9-4-26 10: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头奇缘(四)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4-27 09:32 编辑





石头奇缘(四)
周村/张志成

(四)

半个月后,他接到了徐颖的电话,“亲爱的,我首先代表全家对妈妈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望你节哀顺便。另外恭喜你,你已被学校留校任教。学校方面望你早日报道,届时我们全家为你设宴接风洗尘和庆贺。”

正常人家如果出现留校的大学生,无疑要比封建时代考上状元还要隆重,家里要大宴三天,借以显摆家庭的荣耀。可是李宁的家里却无动于衷。一是他们全家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走出来,二是家庭内部不稀罕儿子有工作,因为家里的公司正缺少人才呢。故李宁打点了一下行李,于第二天悄悄地回到了南京。

当天晚上,徐颖全家为他举行了欢迎宴席,从未谋面的徐颖的爸爸也拒绝了当天晚上的应酬,参加了今晚上的宴席,这算给足了徐颖娘两个的面子。为了怕徐团长闹事,安静特意请来了她的老爸安老爷子,安老爷子是来压阵的,因为老徐是安老爷子的老部下,又是安老爷子把它提拔起来的,故老徐对安老爷子还是有些顾忌的。

至此,李宁和徐颖的关系,在这次家宴上算是通过了全家的认可。可惜的是,五十八岁的老徐因为烟酒过度,生活上对自己毫无节制,在一年之后得了脑干出血的病,经多方医治无果,最终变成了植物人。家里不得不聘请保姆二十四小时照顾他。

因为徐颖是独生女,家里不愿意她在远处找工作,故她也没有继续深造,而是靠自己的努力,终于在本市考上了公务员。至此,李宁和徐颖的年龄都已超过了二十五岁。既然他们都顺利的立了业,那么成家就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看到两个孩子都有了成功,安静好个高兴,兴奋的晚上无法入睡,她就打开手机搜索着好看的节目。突然出现了一篇文章的题目引起他的关注,这篇文章的标题是《石头奇缘里的李明》她立刻怀着激动的心情,又全身心地进入了文章之中。这篇文章是这样写得:

话说1978年12月22日,李明住在泰山脚下的一个麦场屋子里,他的右腿被狗咬伤,听到安静那带着哭腔的喊声,他急乎乎地拄着一根木头棍子,一边喊着安静的名字一边向外跑,不小心扑倒在地上,他和安静各自喊着对方的名字,立马就要握手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几位军人,硬是把安静抢走了。他一阵气急,就哭晕在地上,之后在麦场屋子里,不吃不喝地过了两天两夜。

直到24日早晨,村里的大喇叭播出了中共第11届3中全会公报,那条把全国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消息,稳定了他那六神无主的心脏。虽然他还走不出失去安静的悲痛,大喇叭里播出的这篇公报,却给他带来一丝希望。在他的内心深处,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感觉:他,还有他的乡亲们,有可能告别靠乞讨养家的历史。

两天以后,他的腿有些好转后,告别了他的乞友们,从泰安火车站坐车,终于回到了离别三年多的鲁北老家。在他意料之外的是,一套崭新的四合院房子迎接了他。进门后,他的
爹娘被这突然到来的惊喜弄傻了,当他们反应过来后,一家人抱头痛哭,好像所有的语言都埋在了泪水中。

晚上,等读初中的妹妹放学后,他们全家人喝了酒。饭后,大家坐在一块聊天,李明说:“爹,娘,这套房子好阔气呀,你们哪里来的钱盖房子呀?”

这话问了爹娘一个楞,老两个对视一眼,不解的回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到哪里去摸钱的呀,不都是你寄来的吗?建房子用去了八百元,还剩下三百元留着给你找媳妇用呢,难道你对自己有多少钱没有数吗?”

二老的话听得李明迷迷糊糊的,他拿来书包,把里面的钱全部倒了出来,数了数还有六百余元,一边全部推给父母一边说:“爹,娘,前年和去年我总共给家里寄了两次钱,一次是二百元,第二次是三百元,哪里有那么多钱呀?”

“儿子啊,是你记错了呀,你一共给家里寄了四次钱,另两次都是三百元,这不正好一千一百元吗?”老娘赶忙和他说。

听到此,李明一阵心疼,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他捂着嘴跑出门外,面朝南方,深深地鞠了一躬,呜呜地哭出声来,“我的安静呀,你现在怎么样了呀,我,我,我好想你啊,啊啊啊啊。”毫无疑问,那些钱是安静或是安静家里寄来的。在以后的日子里,一旦闲下来躺在床上,眼睛只要看到房顶,他立马就会想到安静,思念的愁丝就会涌上心头,常常是泪湿枕头,长夜难眠。

一家人好不容易把他劝进屋里,再三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才慢慢地向全家讲出了《石头奇缘》里面的故事。一家人沉浸在他的故事里,一个个泪流满面,尤其是妹妹,她正在情窦初发期,怎见过这么真挚的爱情,真是哭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她被哥哥和安静的这个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激动着,跺着脚发誓,总有一天会去找到安静姐姐,向她表示崇敬之情。

父亲李传山擦了擦老泪,离开椅子,在室内走来走去,许久又坐回椅子,喊一声,“李明,你给我站起来。”

李明含着泪水,不知所以地站在父亲面前,父亲那瓮声瓮气的嗓音立刻响满全屋,“儿啊,你给我记好了,我今天和你说两件事,第一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你那位安静小姐,这情你是无法偿还的,只要忘不了人家就行。但是这钱,你只要有一天能够赚得出来,一定要加倍偿还。第二件事是,我要你明白,你和安静走到如此悲惨的地步,其根本原因不是阶层问题,说到底,这是个经济问题。设想,如果你是位大财主,不用说她是师长的女儿,你就是娶省长的女儿也不在话下。当然,这件事情不是你当下能够做得到的,但是要立志,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决不能安于现状,一旦条件允许,你一定要干出个样子来,你懂吗?”

老爸的话,李明听得频频点头,他把这些话实实在在地刻在脑子里,竟成为了他一生的指南。

果不其然,刚刚歪过春节去,村里就分了自留地,只要手里有了自留地,农民的手里就会有了零花钱,往后的日子就有了盼头。李明的家里一共分了半亩自留地,怎么种这半亩地,成了他和老爹茶余饭后讨论的主题,他们是想着把这半亩地种成经济园,用来贴补家里的开支。种经济园的难度就是要到城里卖菜,而到城里的距离有二十里路,运输工具是当务之急。在他的提议下,花了一百五十元,托人从城里买了一辆大连生产的自行车,成了全村的亮点,因为那时候手里即便有钱也买不到,那是要有自行车票的。

不得不说李明是聪明的,谷雨过后,他没有去集市上买菜种或菜苗,而是把眼光投向了城郊蔬菜生产队。因为他在南京的时候,在中山陵右侧看到过蔬菜基地,那是专门供应城里蔬菜公司用的,人家选得都是优良品种,长势那才叫好呢。

他以一分钱一株的价格,买了圆辣椒苗和茄子苗,半亩地里全部种了这两个品种。因为老爹是村书记的原因,他家的自留地是块没有人要的,一块荒废了多年的土地,想不到正是因为荒废了多年,才地力十足。每个圆辣椒都长得比拳头还大,茄子更是疯长,不得不给它扎架,一年下来,净赚了五百余元。天啊,在1979年的时候,一个国营二级职工一年也拿不到这些钱啊。

1982年分田到户,他家当年就解决了温饱,第二年全年就吃上了细粮。在这期间,他曾给安静写过无数封信,但是寄出去的信件不是被退回就是石沉大海。再后来,他估计安静年龄已大,有可能组建了家庭,无奈之下,也就放弃了再写信的念头

在这些日子里,他最头疼的是爹娘催着他找媳妇,因为安静在他的心里占有的位置太重,别的姑娘都进不到他的心里去,故婚事就一拖再拖。
正如老爹教育的那样,他不安于现状。1985年农村的条件变好了,人们兴起了一个翻盖住房的热潮。在这个热潮中,李明忽然发现了一个商机,那就是缺水泥和钢材。他从报纸上得知南方有钢材市场,他就借了一部分钱,再带上家里所有的现金南下广州。

他没有走京广线,而走的是京沪线,因为南京处在京沪线上,他就从南京站下车,再坐公交车去了栖霞山,在他和安静经常会面那块大石头上呆呆地坐着,默默地回忆着他和安静相处的每一时每一刻,不由得一阵心酸大哭一场,然后在背后的大树上,用水果刀轻轻地刻上个“一”字,恋恋不舍地离去。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9-4-26 10: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4-27 09:18 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19-4-27 09: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4-27 09:29 编辑


石头奇缘(续集)
周村/张志成
(五)

因为没有钱,他在广州只买了三吨直径6.5毫米粗的盘圆,这正是打水泥预制块的上乘钢材。那时候还没有物流配货车,只能合伙租车,一路上要不断倒车,过轮渡还要换车,最终还得找拖拉机才能运到家。到家后,他的整个身体就像脱了一层皮。不过那三吨钢材不出五天就卖完了,除去成本,纯利润竟是百分之百。按李明的话说:“受点累吃点苦不要紧,关键是‘值了。’”

五个月过去了,在南京栖霞山的那棵大树上,整整刻上了五个“一”字。这个时候,他的一次进货量已经达到了十吨。广州的老板见他实诚,看他精力旺盛,又有发展前途,就给他开了一个大绿灯。就是说发货的时候他敢给李明发一整车货,先付款三分之一,到第二车货到位的时候,再全部付清。从那以后,双方老板开始互访,免去了李明多少烦恼和辛苦啊。

不过李明要做的是必须马上安装一部电话。那个时候在农村里,要按一台电话需花四千余元,脑袋聪明的李明就去找电话局谈判,也是经济发展的逼迫,电化局同意以公用电话的名誉,在他的销售点上安装一部电话,两家各出两千多元,就此结束了本地农村没有电话的历史。有了这部电话,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们就如长了翅膀,用这一部电话就能通向全国,有力地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由于他和南方经常互访,从这一年开始,南京栖霞山上的那棵大树,每一年都增加着两个“一”字,悄悄地向天地显示着,他人在鲁北,情在石头城。

想不到的是,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计过他的老爹。因为买卖越做越大,老爹就从当地给他选了一个女会计,她的名字叫刘海棠。于是这个刘海棠就缠上了他,在双方爹娘的一再软硬促使下,李明木木地和她领了结婚证。

第二年,刘海棠就给他生了男娃,为了纪念初恋的安静,他给儿子取名为李宁,而这个“宁”字,就是南京的简称。

儿子李宁一天一天地长大,继承了老爹聪明的遗传,一路顺风顺水的考上了上海某大学。只是李明和老婆的感情总共就存在着裂痕。因为刘海棠小心眼太多,与李明的宽于待人严于律己正好相反,而且给事业上带来不少损失。在日常的交往中,她借人家的车行,人家借她的车不行,供货行,退货不行。凡是来结账的供或销的客户,她扣一分算一分,几乎让卖的不赚钱,让买的要付出最高代价。幸亏李明对业务精通,事后他再挨个儿打点,才使公司的损失降低到最小。李明一再对她的做法提出批评,那可不得了,她就连哭加嚎地大闹娘家和婆家。“哇哇,俺那娘哎,我这是为了谁呀,我给家里赚钱是犯了罪啊,我无法活了呀,那个吃里扒外的没良心的呀,我不管了呀,他干垮了我也不管了啊。”

心里有着安静的样子,与刘海棠做比较,李明的心里直流苦水,只是为了儿女,他只能容忍。有时候她跑回娘家不回来,李明也置气不去请她,时间一长,她又挂念着公司里的收入,就自动地回来,“哼,没有我,这里还不知道被你们糟蹋成个啥样子啦。”

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她就是疼丈夫爱孩子,一日三餐她从不糊弄,一家人的穿戴她一手操办,她的家人出门在外,衣服永远是整整齐齐,板板整整,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儿子离开家门去上海读大学的时候,她舍不得儿子走,整整哭了两天两夜。

一丑遮百美,她的能干,李明也看在眼里,只是他那先天自私的习性,造成了两口儿的感情无法得到融洽。也使李明的心里,永远抹不去安静的影子。往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坐在门外,对着南方呆呆地吸烟,他是多么盼着安静能够走到他梦里一次啊。

直到有一天,一伙老娘们坐在一块儿拉呱的时候,她才偷听到;说李明年轻的时候在南京搞过恋爱,他家的四合院,就是用南方那个女人寄来的钱盖的,他儿子小宁的“宁”字,就是纪念南京那个女人的意思。

这话让她听到还了得,她和李明大闹一场后,写下了几句遗书,竟然喝农药自尽。她的遗书里有这样两句话,“我怎么会给别的女人生孩子?我无法活在别人的阴影里,天地有眼啊,这世间没有我刘海棠的活路了啊。”于是她死了,这个女人的归宿,竟是这样的悲惨。

有人说,她写的遗书是对的,也是事实。就是她不够做买卖的那块料。

也有人说,她是生就得骨头长就得肉,就是贱命一条,她没有福气享受荣华富贵。这话说得也有道理,因为李明的公司已做大做强,几乎垄断了鲁北镀锌板和不锈钢板材的市场,员工已超百人,管理班子齐全,其固定资产已达上亿元。

此时的李明已不直接插手公司的管理工作,他的精力全部放在外面,整天价不是走访供货商就是拜访销售客户。在有着小农意识的老板们眼里,他这是不务正业。而聪明的李明有着长远的,也许是战略的眼光。后来人们才发现,他的供货是市场价最低的价格,而他的销售价格却和市场价持平。更令人羡慕的是,他的销售网点都是他的铁哥们,别人想抢占它的市场,却是水泼不进,油盐不沾。公司里虽然见不到他的人影子,公司运转得却是顺风顺水。

现实中的李明五十余岁,正当年富力强,虽然富甲一方,除了住房搬到城里外,为人还是那么低调,衣着虽然干净整齐,却没有一件是名牌。他开的那辆上海大众就像个小坦克,既泼辣又耐用。从家乡到南京七百余公里,他从早晨出发,歪过晌去就到。每逢路过南京,他必到栖霞山呆上半天,每一次他都会重温与安静曾经坐过的地方,每一次离开,他都是含着泪水离去的。

在他的心里,也清清楚楚的知道各自应该早就组建了家庭,他忍着不给安静写信,就是怕骚扰了她家的正常生活。他想这些年来没有她的音信,也应该是同一个道理吧。所谓当局者迷,也应该就是指李明这些人吧。他心里总有一个信念,相信人间总会有奇迹,再说,他每次坐在那棵大树下的时候,他的心灵总会得到一次安慰,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温暖。但是,在下一次到达这里之前,占据他心灵的都是伤感。

于是他就来呀去啊,去啊来呀,在那棵大树的身上,他足足刻上了一百一十道“一”字。随着岁月的流逝,好多个“一”字已被大树自然修复,现在能够数得清楚的,也只能够看出三十道来。
不得不说李明的心是诚的,他继续往复着栖霞山,不就是期待着有朝一日会金石为开吗?


然而,那金石在哪一年能够为他而开呢?

(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