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表于 2019-4-25 12:00:07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叫梦遗,也有人叫遗精,都是我out了。直到这里,我才知道还有叫做“跑马”。又到后来我才听说“跑马”一词原是起源于香港的,但我向来寡闻,在外面真的未曾听说过。
        本来一个男孩的初遗应该是在十五六岁的,至少我是在那个年龄,这些是无可厚非的。还记得我的初遗就是做了一个春梦,那也是第一次做那样的梦,当醒来的时候,感觉内裤湿湿黏黏的。在那个年龄有太多的第一次,可是我们都慢慢的忘却了,然而我们从来又不记得第二次。
        结婚已经十五六年了,从婚前有了性生活开始,直到前些日子之前,我的记忆里早就没有了梦遗。同室的朋友们有时也说我“你应该是不正常,这个年龄在这里11个月没跑过马,肯定有问题。”其实在前些天,就是这次梦遗之一前我也多次想自己是有问题了。可总记得在初中二年级时,有一堂生理卫生课,给我们带生物课的的是一位还没有结婚的美女老师,基本就没什么讲,只让自己看看好了。但还是说了两点,不知为何,这还能隐约记得。其中一点就是说了句“精满四溢”。当时并不能理解,应该是后来理解了。
        中国人很少谈论性,但并不是中国人不需要性。恰恰相反,我认为中国人是被很多观念束缚了,包括我。反而在这里可能都是男人的原因,有都是好久没有正常的性生活了,以至于在话里或多或少就开始讨论一些性方面的知识了,但一般的用词是比较开放粗鄙的,甚至有些不堪入耳。
        我并不认为我有多清高,但也并不认为我有病,可能因为个人的体质不同罢了。所以不用去鄙夷别人。也不用去标榜自己。毕竟大家都属于能思考的高等动物,并不像野地里随处跑的那些一样。毕竟我们失去的只是暂时的行动自由,并不像动物园中的那些一样。所以我希望我们应该适可而止,至少还要保持一个人一样的基本特征吧。
                                                4月10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