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药方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4-18 20:43:17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止于水 于 2019-4-19 21:06 编辑

药方
博山 云止于水

那天下午去村门卫室,表姑正在测血压。我喊她,她转过头来,我听到她喘得厉害,想起爹说过她曾经去我家要求爹给她抄一个药方。晚饭时分。娘做了一大海碗芸豆。和爹一边吃,一边说起药方的事。

“那一次,我去抓药,大夫那没有白芥子了,就换了葶细子,你娘吃了,拉肚子。”

“本来就吃不上饭,睡不下觉,喝了那药,拉肚子拉得一点劲都没有了。”娘接过话茬,沉浸在回忆中。“那这两味药有啥不同啊?”

“白芥子是温肺散寒的,葶细子本身就是凉的,你娘那病是肺寒,太寒了,肺就僵了,扇乎不动了。而白芥子是不带寒气的。”

听爹说得头头是道,我问:“那药方您还记得吗?”

“那个药方我记得滚瓜烂熟了,现在也能写下来。”

“您给我抄下来我看看。”我一说完,才记起我们正在吃饭,怕爹草草吃完,去给我记方子。

我找来纸笔,说:“您说说,我记一下。”

“麻黄三钱,杏仁三钱,莱菔子三钱,白芥子三钱,地龙三钱,这是几味主药,是温肺汤。后面几味就是做加减法了。”

“做什么加减法?”“咳嗽狠,就加桂圆三钱,干姜三钱,射干三钱;要是痰多,就加陈皮,书上说是橘红三钱,红花三钱,细辛两钱,细辛很厉害,不能多了前面六味药是主药,后面这几味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加减。”

“噢,那细辛有什么用处啊?”

“怯痰止咳的。”爹接着说,“我去瓦峪拿药,我出的药方都是写个三,大夫先把三改成九,原来是一钱等于三克,以后我就在后面写九,大夫就不用再另改一遍药方了。”

噢,我听得津津有味。问:“您从哪儿研究的啊?”

“从一本《中医科学讲义》上找的啊,你娘在你姥娘家时,去开中药,那些药不对症,最早还止咳,后来是越吃越厉害,那里头多是瓜蒌等味寒的药。”

娘端坐着,静静地听,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年华,因为哮喘而连夜睡不着。此刻的娘,神色安静,面容红润,看上去那么慈爱。

爹继续说下去:“你娘喘哎很厉害,一霎也睡不成觉,我就看那本书,根据你娘的症状,就给她开了方子。你娘的病叫寒哮喘,感冒遇寒而发,不是炎症,不是气管炎,肺液凉,导致肺也凉,肺就呼吸不畅了。最初我去上庄赤脚医生那赊账,一有了钱就给人送了去。后来上瓦峪谢医生家去拿药。后来,我和咱村那医生说这个药方,他不信,我把药方撕下来给他看,他可能不往心上去,我 再去找就给弄丢了。他也遇不上这样的病人,一般就是开中成药、打针打吊瓶了。”

我叹息了一声,听爹继续说:“射干就是鬼蒲扇,以前东岭山头上很多,都叫我刨光了。后来见李家庄的小山上有,就上那儿去刨。”

“爹啊,您怎么不留下点根,叫它长啊?”

“那时,一看见就想赶快刨回家熬药啊。”

记忆中,爹提着用草绳子缠起来三包药回家了,爹扛着撅,抱着一铺如兰花叶片一样的植物回家了,他的脚上满是泥土,衣袖上有露水打湿的痕迹。

娘在院子里的土灶上放一个砂锅,把一包药倒在里面,加水,烧柴草熬药。锅里开起来了,打着咖啡色的翻滚,浓郁的药香弥散在院子里,弥散在梧桐树下,弥散在我遥远的记忆里。窗台上都是熬过的药渣,那些草木,在几次翻滚之后,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散发去未曾用尽的草木清韵。

熬好后,把深褐色的药汤用一个小炊帚挡着锅,慢慢倒到大白瓷碗中,似乎是很苦的样子,娘喝药的声音,仿佛还在四面回响,苦苦的药味满氤氲在房间里,竟觉得有一种暖香。

《红楼梦》中晴雯病了,贾宝玉请了大夫给看病,还在屋子里煎药。晴雯说这样会把屋子弄得全是药气,要他拿到茶房去煎。宝玉却说:药气比一切的花香果子都雅,神仙采药烧药,高人逸士采药治药,是最妙的的一件东西。去黛玉潇湘馆,看到暖阁的条盆里攒三聚五栽着一盆单瓣水仙。就说好花,屋子越发暖,花越发清香了。黛玉却说她的屋子从来都是药气培着,要宝玉搬了花去,花叶清净了。其实宝玉所爱的正是那药气呢。

我收回神来,继续听。“后来,你娘的病好了,井峪你姑姥娘谁的都知道我给你娘治好了病,村里好多人来找我开药方。冯燕德还来找你爹让给他的闺女开个药方,我都没给开,病症不一样,不能随便用。”

“听说后来她好了。”一直静悄悄的娘一直在静静聆听啊。“你表姑来叫你爹给开药方。你爹还木起。她说俺表哥有空时可给我写啊。”

爹说:“我不是不给她写,是不对症啊,她是吼吼得喘,是气管炎,不是肺寒导致的哮喘。”

“爹,中医还挺好玩那,就是号脉难。”

“是啊,很难学。”听爹说,我想起一位中医朋友试脉的情境,还有试过后一一得通透的话语 ,不由肃然起敬。

爹端然坐着,他永远是那种状态,高洁自在。而这药方,原来有这样曲折的故事。
20-48-50-timg.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9-4-18 21:07:54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李老师还是个老中医!你应该学中医!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19-4-18 21:22:53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止于水 于 2019-4-19 02:51 编辑
赵正祥 发表于 2019-4-18 21:07
没想到李老师还是个老中医!你应该学中医!晚安!


赵老师,写药方的是我父亲,他只是个种地的农民,只给我娘开过药方。
发表于 2019-4-19 09: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剂药方的故事,娓娓道来,足见父亲的刻苦和悟性,更是对母亲深深的爱啊!
毛笔书写的药方,字体俊朗,现在很难见到了,完全可以当“传家宝”收藏了。
发表于 2019-4-19 09: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医、中药博大精深。一剂药方,浓浓亲情。
发表于 2019-4-19 14: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蛮专业的,内容非常吸引人,涨到了不少中医药知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21:02:04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晴儿麦田晴朗 发表于 2019-4-19 09:32
一剂药方的故事,娓娓道来,足见父亲的刻苦和悟性,更是对母亲深深的爱啊!
毛笔书写的药方,字体俊朗,现 ...

感谢钟老师阅读留评,深度解读!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21:03:05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9-4-19 14:12
写的蛮专业的,内容非常吸引人,涨到了不少中医药知识。问好

樵夫老师,晚上好。不专业,就是昨晚听爹讲以前的故事。感谢樵夫老师留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21:07:17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街北平 发表于 2019-4-19 09:43
中医、中药博大精深。一剂药方,浓浓亲情。

感谢北平老师阅读留评!问候,暮春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现场:华语文学桃花源

文学新生态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辅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