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无捷径,不作网络搬运工,只求原创独一味。耻于剽窃,方有荣耀。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征文】我的躯体,你的城墙(剧本)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4-9 19: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躯体,你的城墙(剧本)
潍坊青州 滑冰王

1. 老家院内 黄昏 外

破旧的院子。掉漆的门,生锈的锁,墙根处的几丛枯草,在黄昏的映照下,泛着微微的橘色光芒。院子中间老槐树的叶子全都黄了,一阵风吹过,叶子纷纷扬扬的飘落。一片叶子慢悠悠,随风打着旋儿,慢慢落在树下的水池里,荡漾出一层一层涟漪,最后沉入水底。

2. 小城菜市场 早晨 外

天蒙蒙亮,街道上还没有几个人。骑着一辆满满当当的三轮车,慢慢从路的尽头过来。背对着清晨的光,她的脸模糊不清,她走到路边停下,开始收拾。
天越来越亮,街道上渐渐变得嘈杂,李茹的生意也慢慢火热了起来。
李茹利落的把几个馒头一装,往电子秤上一放:一斤正好!蔡大爷,您慢走!
李朝阳挤过拥挤的人群,露出头来,脖子上红领巾都被挤歪了:妈,我上学去了!
李茹赶忙从筐里掏出了两个饼,递给李朝阳:槐花馅的,注意安全啊。
李朝阳接过往胸前书包里一放,身子渐渐消失在人群中:知道了,我走了!

3.  学校教室 日 内

下课铃响,老师走出教室,学生们慢慢交头接耳,活跃起来。李朝阳从抽屉里掏出一个饼,低着头狼吞虎咽。
前面坐着的刘能在跟他的伙伴大声吹嘘着他手里拿的一只钢笔:这可是进口货,是我老爸去美国出差的时候给我买的,你们猜猜这一只要多少钱?
两个小伙伴都摇摇头。刘能面露得意:这一只啊,是牌子货,在美国都要50美金呢!
哇!这么贵!
其他人都纷纷去观赏这只钢笔,只有李朝阳在安安静静的一边看书一边吃饼。
刘能瞥了一眼,眼珠一转:哎,李朝阳,怎么样,没见过吧,要不要哥哥拿过来给你瞅瞅啊?
李朝阳没搭理刘能,依旧在做自己的事。
刘能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跟其他人说道:切,有娘生没爹养的孬种,就知道装哑巴!
几个人哈哈大笑,李朝阳紧了紧手中的笔,没有吭声。

4.  小城街道 日 外

天快黑了。卖完了馒头,李茹迅速地把东西一一装上车。
三个穿着时髦,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青年慢悠悠晃过来,一个把住车把,两个倚在车子上,其中一个染着绿发,带着耳环的青年叫道:呦!李大姐,又都卖光啦?别急着走啊,俺们哥儿几个,这五脏庙可还是空的呢。
李茹扯了扯嘴角:今天卖光了,明天你们早点来吧。
(说完,就去推车,却还是被一个青年牢牢把持着。)
李大姐啊,你也别怪我们兄弟几个老找你麻烦,咱们这整个清平镇都知道,这一块儿是由我许天霸罩着的,那你说,我这也不能白出这把子力气吧?你前面那几年,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现在这生意这么好,还不分哥几个点零头……可就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
李茹(一边慢慢走到车子旁边,慢慢把手伸到里面):好,要钱是吧,你们等着啊。
说完,从车子里掏出了根一米左右的木棍子,抡圆了胳膊一把敲在车边: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不怕我破罐子破摔,就尽管过来拿吧。
李茹把木棍朝几人用力挥舞了几下,吓得几个流氓往后退。
你……你有种,我们走!
几个人仓皇离去。
李茹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虚汗,把棍子扔到车上,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5. 李朝阳房间 夜 内

昏黄的灯光下,书桌上凌乱的放着敞开的课本跟铅笔,李朝阳将脸趴在书上,正对着手里拿的照片发呆。这是一张已泛黄的肖像照,照片中的女子长发飘飘,面带微笑,手拈玫瑰斜倚在门框上,赫然是年轻时候的李茹。只见照片右下角写着,李茹吾爱,1990年7月6日。李朝阳反复抚摸着照片,正在此时,从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李朝阳赶忙将抽屉拉开,把照片放进去,然后正襟危坐,认真的看起了书。

6.李茹家墙外 半夜 外
漆黑的墙角下,两个地痞分别拎着一桶液体,将液体越过一米多高的墙泼在靠墙的木头作坊上。一人泼了一点,突然停住,回头对许天霸道:大哥,真的要这么干么?会不会……有点过了啊?
许天霸扔掉手中的烟头,用脚蹍了碾,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过过过,过你个头!他妈不买老子的账,就别想好过!这次放过了她,你让我许天霸怎么在清平县立足?还不都以为爷爷我是个纸糊的老虎?啊?浇!多浇点,把这两桶油都浇上,烧了她吃饭的家伙,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对着爷爷甩脸子!
转眼油桶空了,许天霸将开着的打火机扔出去,火苗慢慢烧了起来。
阵阵风吹过,火势随风而长,越来越大,逐渐蔓延到旁边的住房,将院子对面的老槐树映成了红色。
几个地痞看着大火,面上渐渐惊慌:大……大哥,有点不对劲,这火好像烧大了……怎,怎么办啊?
许天霸摸了一把脸:怎么办?跑啊!
三人拿着油桶急匆匆离去。

7.  李茹卧室 半夜 内

李茹从梦中惊醒,房间里硝烟弥漫,火蛇已经吞噬到房门门板上。李茹边咳嗽边赶忙起身,急迫地披上衣服,跌跌撞撞冲出门去。

8.  院子内 半夜 外

李茹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她呆住。作坊处已经完全被大火烧成了一堆断壁残垣,与之相连的李朝阳房间也已完全被大火包围。李茹大喊了一声:阳阳!蛮牛一样冲进了李朝阳的房间。
9.  李朝阳房间 半夜 内

李茹推开着火的门,门板不堪重负,重重的倒在地上,书桌,衣橱,到处是火,房顶下着火雨一样,那是被烧断的房顶。李茹左闪右避,终于找到了双手抱着照片,躲在床底哭泣地近乎昏迷的李朝阳。李朝阳虚弱地扑倒在李茹的身上。李茹将李朝阳护在身下,扯过一床被子盖在两人头顶:阳阳不哭!快起来,妈陪你一起出去!
李朝阳抹抹眼泪,听话的起身跟随李茹向外踉跄走去。两人跌跌撞撞,终于靠近门口,不想头顶门框突然砸下,李茹眼疾手快,奋力将李朝阳往外一推,自己却被砸到在地……

【屏幕变成一片鲜艳的红色,充斥着火烧的噼啪声】

10.街道旁 日 外

【满目红色慢慢拉远】是一张录取通知书,上面写着,某某大学录取通知书:李朝阳同学已被本校摄影专业录取,请于9月1日前来报到。已经长大的李朝阳拿着这张通知书,脸上笑容越来越大,慢慢飞奔起来。

11.  家里 日 内

李朝阳兴奋的边呼唤边推开房门:妈!妈!快来看,我的录取通知书!我要去学摄影了,我可以去学摄影了!
隔间的灰蓝色门帘被一只手掀起,李茹开心的笑着,用仅剩的一只手接过来:来,让妈看看。
李朝阳盯了一眼李茹长满疤痕的脸,道:妈,等我去上大学,你跟我一起走吧,听说在大城市好赚钱,而且我走了,你自己一个人留下也不方便。
李茹站到门口,对着老槐树想了想【闪回:李茹拾垃圾的场景,只收到几块钱的场景,一只手扫大街的场景等】回头微笑:好,妈跟你一起去。

12. 大学校门口 日 外

转眼到了开学的时候。李茹目送着李朝阳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大学校门口,自己同样背着大包小包,转身走进人流中。
【场景不断切换:李茹走进不同的地方,又走出不同的地方。每个人都用审视的目光扫过她的上半身,对她摆手摇头。】

13. 街道旁 夜 外

马路上车来车往,络绎不绝。李茹躺在路旁的石椅上。她瘦小的身躯被几个包裹簇拥着,几乎完全被掩盖。她抬头望着零零散散的星空,拉了拉盖在身上的毛毯,闭上了眼睛。

【繁华喧嚣的城市,变幻莫测的天空,循环往复】

14.  李茹住处 日 内

阴暗的灯光下,没有窗户的狭小的房间,中间用布帘隔成两个隔间,水泥地面湿漉漉的,糊着报纸的墙面发了霉。仅有的家具就是一张赤裸的木板床,一张红漆早已掉光的桌子,以及配套的两把椅子。李茹关上门,把行李放在墙角,拿起扫把开干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整理完,李茹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字幕:一年后】

15. 教室内 日 内

宽阔的教室里,零零散散坐着十几个人。李朝阳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角落,认真地边看书边做笔记。一名男生飞快地跑进来,环视教室,看到李朝阳对他喊道:李朝阳!辅导员找你!
李朝阳抬头问道:什么事儿啊?
男生回道:我可不知道,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李朝阳收拾一下,走出教室。

16. 教室门口 日 外

李朝阳刚转出门口,就听到教室里传来谈话声,他不禁顿住脚步。
一人问道:哎,刘谭,你是真不知道老师找他干嘛还是假不知道啊?
刘潭:你猜啊。
快说说呗,啥事儿啊?
刘潭道:还能啥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李朝阳是咱们专业唯一还没有自己的摄影机的,咱们可是摄影专业,这摄影机啊,是咱们以后吃饭的营生,别说平时练习讲解都需要参照了,没有摄影机,拍不了作品,连毕业都是个大问题。我看啊,他要是再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话,十有八九啊,老师就要把他踢出去喽……
李朝阳手中的书“啪”地掉到了地上,他惊慌失措,赶忙拾起来急匆匆离去。

17. 校园内 日 外

李朝阳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耳边响起老师的话:……朝阳啊,别怪老师不体谅你,实在是,这木匠没了手中的锯,他还能叫木匠么?其实去其他专业也挺好的,你再考虑考虑吧……
李朝阳一拳打在墙上,无比颓废。突然,他的视线聚焦在手底下的招聘单上。他看了看满墙的单子,泄恨似的一张张撕下来,团成团揣到口袋里,快速离去。

18. 快餐店门口 日 外

李茹戴着口罩,手里拖着一大包垃圾推门走出来。将垃圾堆到垃圾桶旁,李茹甩了甩手,转身准备回去。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嘉年华超市周年庆,亏本大降价……
李茹僵硬地回过头,看到一个玩偶熊在派送传单。李茹慢慢走上前,玩偶熊突然转身要走。李茹低吼道:你给我站住。
李茹一把将玩偶熊头套摘下来,赫然是李朝阳……

19. 快餐店内 夜 内

此时快餐店已经没什么人了。李茹与李朝阳对坐在角落里沉默。
李茹按捺不住,抬头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怎么能在这里……妈拼命打工赚钱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以后找个好工作,不是为了让你放着课不上来这打工的!
李朝阳侧过脸,表情麻木:你以为我想么,没有摄影机,我还上什么课,你知道老师怎么跟我说的么,他让我转专业……不让我学摄影了!我拼命学习为的什么?他凭什么就要这么打破我的梦想……凭什么……凭什么……
李朝阳摊在靠背上,用手捂住双眼,泪痕从指缝划落。李茹难受地看着,双眼也渐渐红了。
【场景不断切换。李茹走过一个个大街小巷,撕下墙上、电线杆上的一张张招聘单;急匆匆路过一个一身黑的男子,他的手往李茹口袋一伸】

20. 李茹住处 夜 内

桌子上,地上,到处是凌乱的招聘单。李茹飞快地浏览过一张又一张。突然,她的目光定在了一张单子上,准确的说这是一张小纸条【你缺钱吗?缺的话给我打电话:130*****088】
李茹将这张纸条放到旁边,继续翻找招聘单,直到全都翻了一遍。李茹又拿起那张纸条看了看,攥着手心出了门。

21.  路边电话亭 夜 外

雨哗啦啦地下着,狂风吹得绿化树东摇西摆,马路上看不到行人,只有来来往往的车辆呼啸而过,不时溅起高高的水花。

22.  路边电话亭 夜 内

李茹飞跑进电话亭,抖了抖身上的雨水,拿出纸条看了两眼,将其装进口袋后投币,开始拨号。“滴……滴……喂?”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低沉的男声,李茹接口道:请问……

23.路边电话亭 夜 外

雨越下越大,李茹的声音跟身影都变得模糊不清。
【转场:雨水在电话亭上玻璃墙上流下道道痕迹】

24.  不知名医院内 夜 内

【雨水顺着雨伞流下道道痕迹】李茹将伞放到门口,走到桌子前空椅子上坐下。对面低着的头抬起来,是个三四十岁长相端正的男人,穿着白大褂。
李茹是吧?
李茹点了点头。
男子把手中的笔放下,起身道:来,先去做个眼科检查。
李茹缓慢的站起身,跟随医生进入旁边的房间,“砰”门关上了。

25.  医院后门口 夜 外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地面依旧湿漉漉的。李茹从医院小门走出来,带着口罩,左眼用纱布包着的她显得格外苍白。她四处望了望,见没有人,就紧了紧手中紧攥的厚厚信封,将信封放到衣服内侧口袋里。随后捂着眼快步消失在黑暗里。
QQ 1913899999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9: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26.        学校操场 日 外
李朝阳跑步停下,喘息着走到石凳旁,拿起水一口气喝了半瓶,此时手机振动了两声,他将剩下的水顺手放在脚边,拿起手机看了看,一条未读短信。刚要打开,就听到身边“哎呀”一声,脚下的水就被人踢翻了。他抬头一看,是个扎着高高马尾辫的女孩,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穿着一身橙黄的运动服。她慌忙的把只剩了一个瓶底的瓶子扶起来:不好意思啊同学,我刚刚走神了,没注意到你的瓶子……
李朝阳对着她愣了两秒,回过神来连忙移开自己的视线:没事没事,反正也喝完了。
哪里喝完了啊,明明还有半瓶都被我给洒了,干脆我再帮你买一瓶吧!同学你等等哈!
话刚说完,不等李朝阳张口女孩就自顾自的跑远了。李朝阳只得继续坐在石椅上等着。
女孩匆匆跑回来,一屁股坐到李朝阳旁边,把手中的矿泉水递给李朝阳:喏!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冰的,我就拿的常温的。我是舞蹈系二年级三班的程梓,大家都叫我橙子,你呢?之前没见过你。
李朝阳把水接过来道:谢谢。我也是二年级的,摄影专业,八班,我叫李朝阳。
哇!你是摄影专业的呀,那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让你帮我拍照片呢?
程梓一边说一边把脸凑到李朝阳眼皮底下。李朝阳瞬间就脸红了,慌忙往后挪了挪道:当然可以……不过……可能得过阵子……
程梓开心的跳起来:好呀,那就这么说定啦,我先走喽,拜拜!
李朝阳注视着程梓离开的倩影,嘴角不自觉牵起的微笑又慢慢落了下去。此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朝阳拿起手机一看,放到耳边:喂,妈。
里面传来李茹的声音:阳阳啊,我找到一个新工作了,老板很好,给我预支了几个月的工资,我都打到你卡上了,你待会儿查一查,找个时间自己买个摄像机。我这几天得去做个培训。等我回来再去找你,啊。
李朝阳腾地站了起来,又慢慢坐下:什么工作能……不是,我是说,你要去哪培训?多久回来?
李茹:不远,很轻松的活,就是得先熟悉熟悉流程,估计得一个星期吧。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别忘了吃早饭啊。
李朝阳:那好,我知道了,你也注意安全。
挂掉电话,李朝阳连忙翻开短信,是银行发来的存款记录,看着账户余额多出来的钱,李朝阳兴奋的朝天嘶吼了一声,飞速向校外跑去。
27.        校园内 日 外【淡入淡出】
春光烂漫,盛开的桃树林里,程梓一袭白衣站在一个桃树底下,微风拂过,花瓣纷纷扬扬飘落在她的周围,李朝阳拿着崭新的摄像机站在离程梓几米远处,用镜头忠实的记录下来。拍完对程梓竖了竖大拇指,程梓羞涩地一笑,双眼宛如弯弯的月牙。
28.        李茹住处 日 内【淡入淡出】
李茹坐在床上,将左眼上的纱布摘下,睁开眼睛并四下望了望。站起身缓慢地走动,转了一圈又一圈。然后坐到椅子上,眼睛目视前方,用自己的左手去拿放在桌子左边的杯子,却不小心推了下去,玻璃碎了满地……
29.        学校餐厅 日 内【淡入淡出】
人来人往的餐厅里,程梓捧着一杯热水被别人蹭到,不小心把杯子摔在了地上。李朝阳快速跑过来对她嘘寒问暖,将她扶到座位上观察烫红了的小腿,轻轻的对着吹气,程梓红着脸,双眼亮晶晶地对着李朝阳微笑。
30.        学校门口 日 外
李朝阳站在墙边的一棵大树下,向不远处侧对着自己的李茹招手,李茹却无动于衷。李朝阳只好自己跑过去,把李茹拉到墙角处,看了看四周不时往这边打量的目光,微微侧了侧身子,说道:怎么了,找我什么事?
李茹把篮子放到地上,从里面拿出一个纸包:没事,就是咱家的槐花开了,我回家弄了点做的馅饼,给你拿点来吃……
话还没说完,不远处听到有人在说话:哎,程梓,你看那是不是你家李朝阳啊?他那是跟谁在那呢,咱们过去看看呗!
李朝阳回过头,恰好看到程梓惊讶的眼光,以及跟她站一起的同伴惊恐的表情。李朝阳瞬间像触了电一样把纸包塞回到李茹怀里,急忙推了她一把:改天再说,你先走吧!
李茹微笑僵在了脸上,眼睁睁看着儿子快步走向两人,她耳朵恍惚听到了:那是我家阿姨,我妈让她来看看我……
31.        李茹住处 夜 内
李茹收拾好床铺,拿脸盆从水龙头接了水,放在地上。然后拿过椅子,将脸盆放在椅子上,将手伸进盆里,往脸上泼水。泼着泼着,慢慢抽泣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干脆坐在了地上,哭的像个孩子。
【字幕:几年后】
32.        公司门口 夜 外
天空暗沉一片,在万千灯火的照耀下映出淡淡的红色。这座城市的依旧还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李朝阳穿着一身半旧的西装,衬衫领口敞开着,头发蓬乱。推开公司玻璃门,慢慢走下台阶。就在此时,一个女人追了出来。她穿着一身职业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妆容精致,眼尾微微上挑。此时手机拿着一沓文件,快速地追到李朝阳面前:哎呦,幸好赶上了,累死我了。
李朝阳瞄了一眼她手里的文件,脸上无力地扯起微笑,用谦卑的语气开口道:没事儿吧赵姐,有事给我打电话就好,还劳您跑出来,什么事?
赵姐把一沓文件往李朝阳怀里一拍:还不是那个策划案嘛,上头要的急,我这两天实在是忙,只能辛苦你了,好好干,改天姐请你吃饭。
李朝阳接过文件道:这……赵姐,这个策划案一直是你在做,我也没接触过,什么都不熟悉……你看……?
赵姐把脸一板:东西已经交给你了,就给我好好做。小李,你在公司待的时间也不短了,业绩在我们组一直是吊车尾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就这么点小事你也给我推三阻四的,公司可不是白养你的。
李朝阳无奈只得答应下来。赵姐踩着她八厘米的高跟鞋满意地走了。李朝阳脸上慢慢变得落寞,沉默的低着头一路沿着路边走到站牌处,登上了拥挤的公交车。随着喇叭声响起,公交车徐徐开动。
33.        李朝阳住处 夜 内
李朝阳推开门,一路迈过几只横七竖八的鞋子,经过杂乱的卫生间,跨过各种障碍物,将文件随手扔到桌子上,一手解开扣子,脱掉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随后一屁股坐下,双手搭在靠背上,仰头闭眼叹了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他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食指划到橙子,点击,拨了过去。
电话里传来温柔的女声:您拨下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摁掉,又拨了四五次,依旧没有打通。
李朝阳打开信息,【手机屏幕:又怎么了?为什么又不接我电话?】
发完随手将手机放到桌子上,继续闭目养神。几分钟后,手机振动。李朝阳继续静默了几分钟,拿起手机。
【手机屏幕:橙子:我们分手吧。】
【我:……为什么?】
【橙子:你变了。现在这个颓废的你,我受够了。】
【我:我可以改的,橙子,你别离开我。】
【橙子:改?你拿什么改,毕业我跟了你三年,你到现在连买房首付的钱都拿不出。什么影楼,什么事业,更不用谈什么结婚,都是空话。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李朝阳手指关节渐渐泛白,快速地打出几个字【那就如你所愿。】
点击发送。李朝阳把手机拍在沙发上,奋力把桌上的东西全推了下去。他站起身,朝着一切手边的物体泄愤,最后终于安静了下来,融入了黑暗中。
34.        李朝阳住处 日 内
清晨,李茹提着一些菜推开门走进来。看到满屋子的凌乱,李茹无奈叹了口气,慢慢收拾起来。打扫完客厅,她推开卧室的门,被坐在门口倚墙睡觉的李朝阳吓了一跳。满屋子的酒气,地面上横七竖八地摆放着一个个啤酒瓶,李朝阳满脸通红,胡子拉碴,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空了的酒瓶。李茹摸了摸他的额头,赶紧用自己的一只手费劲地把李朝阳拉到床上,盖上被子。之后进进出出,倒水,打湿毛巾来帮李朝阳擦脸,扔瓶子。李朝阳一把抓住李茹的手,睁开惺忪的眼,晕乎乎道:橙子,橙子,你来看我了吗?求你别抛下我,我不能没有你……
李茹手顿了顿,慢慢抽出来,继续帮他擦,嘴里轻声哄到:乖,妈不离开你,永远陪着你。
李朝阳慢慢闭上眼睛,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等我有钱了,买上房子了,我就去辞职,开一个我们两个的影楼,我给你拍好多好多的照片……然后,把我妈叫来,我们一起住,我们拍全家福……我还要,给我妈拍……你不能嫌弃她,一定要给她打扮的美美的……肯定比那个人拍的更美……
李茹听着听着不由得悲从中来,红了眼眶。
李朝阳伸手四处摸索:橙子,橙子,你别哭,我这次一定不食言了……我有钱,我马上就有钱了,你别走……
李茹连忙按下他的手:好好,我知道了,我不走,我就在这,哪也不走……
35.        赵姐办公室 日 内
李朝阳站在赵姐面前,低着头任由赵姐对他的责骂。赵姐对着李朝阳狂喷一通后,将手里的一堆文件甩在李朝阳身上。指着门让他出去,李朝阳默默拿起地上的文件,朝赵姐点了一下头,转身走出。
36.        李朝阳住处 夜 内
昏黄的灯光下,李朝阳坐在书桌前,对照着电脑再翻文件找东西。翻来翻去找不到,李朝阳烦躁地锤了键盘两拳,将文件摔到地上,把自己摔到床上。李茹正好端水进来,看到这一幕,在门口顿了一顿,进来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弯腰捡起,整理好放到杯子旁边。最后站在门口又看了趴在床上的李朝阳一眼,紧了紧握着门把的手,毅然转身退了出去。
37.        不知名医院 日 外
李茹在那个医院后门徘徊了很久,看着天渐渐暗了下去,还是转身走了进去。
【一周后】
38.        李朝阳住处 日 内
李朝阳走进客厅,把外套脱下放到沙发上,突然发现沙发上多了两张纸。他拿起一看,一张是一笔巨额的存折,一张是母亲李茹留给他的留言:老板人好,愿意给我预支几年的工资,我都交给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妈。
李朝阳一手拿着纸,一手掏出手机,找出母亲的号码,犹豫了一刻,打了过去,电话里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李朝阳一遍又一遍地打,依旧打不通。他动作越来越急,猛然拿起衣服,出了门。
【场景快速切换:李朝阳去母亲曾经住的地方,房间是上锁的;李朝阳在路上到处张望;然后跑到快餐店,发现人也不在,突然想起来什么,转身向外跑去。】
39.         李朝阳老家 傍晚 内
天慢慢黑了。“砰”的一声,门被撞开,李朝阳满脸疲惫地跑进屋,四处张望,然后打开了母亲卧室的门,漆黑一片。李朝阳摸索到开关打开了灯,赫然看到李茹正倒在床边,地面上是一片快要干涸的水渍,一只倒了的塑料杯子,周围洒落了一地的药片。
妈!
李朝阳大喊了一声,飞扑到李茹身边,一把将她抱起,朝外跑去。
40.        医院 夜 内
医生推开门走出来,李朝阳连忙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医生的手,问道:怎么样医生?我妈没事吧?
医生摘下口罩,叹了口气:术后感染,病人之前做的肾脏手术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导致病毒性感染,情况很不乐观,需要住院时刻观察。
李朝阳瞬间呆住了:什么术后?什么肾脏手术?
医生诧异的看着他:你不知道?病人伤口未愈合完整,就目前只剩一个肾脏的情况看,明显是最近刚动过肾脏切除手术的。对了,在检查的过程中我还发现病人左眼也些异样,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病人的左眼眼角膜是缺失的,有动过的迹象,手术很粗糙……
李朝阳瞬间双眼发直,整个人都僵住了。【回忆:自己站在树下对李茹招手,李茹看不见;李茹交给自己钱,打电话告诉自己去工作培训;李茹喝水碰倒杯子;李茹躺在病床上闭上了眼睛】
李朝阳慢慢走进重症监护室,慢慢跪倒在母亲床前,握住她的手,无声的哭泣。
【一年后】
41.        影楼 日 内
宽阔的场地内,有人在换背景墙,有人在安置打光板,有人在调整灯光。李朝阳拿着摄像机调试着走过来:小清打光板再高一点,强子把这花盆放后面去,小刘再把灯光调亮点……大家都动作快一点啊。
一切准备就绪,程梓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李茹微笑着走了出来。李茹身穿白色打底绣着兰花的旗袍,肩上披着长长的藏青色披肩,满头发丝绾成精致的发髻,脸上画着淡雅的妆容。经过李朝阳身边时,李朝阳弯腰握了握李茹放在膝盖上的手:妈,放松,别紧张,相信我,你会是最美的妈妈。
李茹露出一丝飘忽的微笑。
一张又一张,到了最后一个场景。地面上是满地的花瓣,李茹侧身斜倚在吊椅上,闭着眼睛,嘴角露着温柔的笑。
镜头定格。最后一张拍完。
李朝阳直起身子向大家喊道:好了,第一拍圆满完成,晚上请大家吃饭!
周围的人都兴奋起来。李朝阳将摄像机移到一边,转身走到吊椅旁,微笑着伸手握向李茹的手道:妈,拍完了,可以起来……
突然,李朝阳顿住了,周围的一切,仿佛连空气都突然静止了。他手中握着李茹冰凉的手,看着仿若睡着了的母亲,轻轻的像怕吓到她一样又喊了声:妈。
剧终。






QQ  191389999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