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一束荆花献英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4 19: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19-4-4 19:48 编辑

一束荆花献英魂
临淄  宋庆法

荆花.jpg

春是个超级魔术师,每天都在变戏法,夜幕一掀开,总能献给人一束惊艳,今日迎春花,明日杏花,紧接着就是桃花、梨花次第开,直到把个春天的画面,描抹的姹紫嫣红惹人醉。

春日的脸也善变,当红男绿女们,徜徉在花的海洋,享受春风沐浴时,稍不留神,温度计的汞柱欻拉一下降到冰点,猝不及防的人们只好春秋乱穿衣。她故意涮着人玩呢,不信,你看看她躲在旮旯里,吹口哨偷笑的得意样,不是成心才怪哩。

打开家门迎春风。可春偏偏不给面子,按理该是春风和畅的日子了,气温像是没有吃饱饭,终日低头前行,想来是让人体验什么叫春寒料峭。大人抵抗力强,怎么也好说,儿童们要在清明节野外献花扫墓,你的心就那么冰冷,不怜悯一下祖国的花朵?好在,这几日温度有所抬头,倒春寒又被呼啸声替代,一阵紧似一阵钻进耳窝,听来略显哽咽。

一早去赶个会议,出门正巧工作人员要给挂光荣牌,国家没有忘记,曾经穿过绿军装的人。车行至路口,见一队队小学生在出发,知道他们今天要去的地方。若不是公务在身,恨不得随着这支队伍前往。结束会,心早已飞上了高高的山岗。

日日路过的愚公山阳坡上,松柏丛中矗立着一座革命烈士纪念碑。这个地方,清明节是人流最多的时候,有耄耋老人,也有系红领巾的少先队员,大家来到此处,鲜花挽幛悼英烈。

这座山上,炮火纷飞的年代,曾经被那个叫“一眼六”的占据过。这个人一贯阳奉阴违,有奶便是娘,几度被八路军收编,又几度叛变,不听从八路军领导和指挥。直到后来公开叛变投敌,大喊“曲线救国”,与在桐林日本鬼子勾结,肮脏一气。日寇把他的部队编为“建国军临淄保安团”,对我清河军区根据地一带实行“铁臂合围大拉网式”扫荡,杀死我民兵、新四军战士30多人,并残忍地装进麻袋,丢进乌河。

纪念碑周围,那一棵棵苍松翠柏,是一个个英烈的灵魂。多么盼望“清明时节雨纷纷”,多么希望老天爷不要“春雨贵如油”。倘若如愿酣畅淋漓普降一场,风干物燥的森林就不会燃起熊熊大火,就不会吞噬那些救火英雄的生命。唉,老天爷真不公道。

山下路边,有不少紫荆树,枝条上正挂满了密实的小花。望着这些米粒大的花,想到了一个传说。田氏兄弟三人分家,所有财产已经分配完毕,余下一棵紫荆树意欲分为三截。待天明,当兄弟们前来砍树时,发现树已枯萎,落花满地。田大对天长叹:“人不如木也!”从此兄弟三人不再分家,和睦相处,紫荆树也随之获得生机,花繁叶茂。这个故事,紫荆成为思念亲人的知音。“三荆欢同株,四鸟悲异林。”“田氏仓促骨肉分,青天白日摧紫荆。”

还有,香港特区将紫荆花选为市花,在历史上也有一段关于紫荆花的故事。一百多年前,香港市民为反抗英国的入侵,前仆后继,无数先烈英勇就义。劫难过后,人们在桂角山建造了一座大型坟墓,合葬那些壮烈牺牲的英雄。后来,桂角山上长出一棵人们从未见过的开着紫红色花朵的树,很快这花开遍了香港。清明前后花开尤盛,民众将其命名为紫荆花,以纪念那些牺牲的烈士。

一位同行的朋友说:“去纪念碑那里悼念先烈,告慰英魂,我们还有没有别的方式?”

这一提议,众人也想不出好点子。流传下来无非就是摆放花圈、花篮,改变了恐人们难以接受。此时,几个人正对着一树树的紫荆花拍照,我说:“咱们在不伤害树木的前提下,可否学着香港同袍,折一枝紫荆花……”

后边的话我还没有说完,大家都明白了,Z君说:“这个主意好,咱们就赶快行动吧。”

纪念碑下,有一束紫荆花,那就是我们献上的。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9-4-5 05: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抒发了对先烈的缅怀与崇敬之情,流于心底出于自然。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06:50:41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淄水金山黄丰年 发表于 2019-4-5 05:13
此文抒发了对先烈的缅怀与崇敬之情,流于心底出于自然。

自知小文思绪有点乱,想表达的意思没透。谢黄老师留评。远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