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迟响的暮鼓(结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 09: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4-1 09:11 编辑


迟响的暮鼓(结局)
周村、张志成

(五)

当这个本子到了师政委的手里后,他惊奇的好久说不出话来,因为这个本子里写的都是化学元素和分子式,还有连他也看不懂的许多公式。他忽然意识到是本师捡到的一个宝贝,听说他还是个孩子,更觉如握宝珠。立刻下令对林王进行政审,而政审的结果是零,没有一点政治背景。于是师政委大喜,很快就把他报送到某军事学院。学院领导看他还是个孩子就有这么好的基础,大喜过望,立马把她安排到了化学系,与都是二十多岁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成了同学。

因为他年龄小,是孤儿,没有政治背景,学习又是尖子生,很快得到了组织的重点培养,在后来的日子里,对国家的军事工业做出了重大贡献。不到五十岁就被破格提拔为少将。

前几天,青岛要召开一个重要军工会议,在准备行李的时候,他从书橱的一个秘密脚落里,找出妈妈的一个发了黄的日记本,从本子里找出一张老旧的照片,久久地注视着照片上面的三个人,热泪一滴一滴的流下来,使他的心情大恸。记得妈妈在临终前,抚摸着他的头,眼里流着泪,有气无力的一字一字地告诉他说:“儿子啊,你的真实姓氏是姓王,这个抱着你的就是你的亲生父亲,照片的背面写着他的准确地址,将来有了机会,想着认祖归宗啊,记,记——住,他——叫——王——亮——啊……”

就从那一刻起,照片上那个他从没有见过的,心中没有亲和力的,而又十分帅气的爸爸的摸样,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子里,直到今天。而今天,就是他完成母亲遗愿的时刻。也不知道为什么,出租车越是前进,他就感到照片上这个抱着他的人越来越熟悉,越来越亲切。好像对这个人长达五十多年的模糊认识,突然之间高大起来:对了,就是这个人给了自己的生命,他,就是王亮,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想到这里,他忽然想哭,忽然想拥抱这个人,想大声地喊一声,“爸——爸——”

突然他的身子向前一倾,车子停住了,出租车司机笑嘻嘻地告诉他,“先生,按照您说的地址找到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林王从激动的情绪中清醒过来,看到这是一条农村的大街,大街中间是一条水沟,水沟上有小桥,水沟两边的道路都能行车,路南路北都是整齐的四合院。这么宽敞的住处,和西安拥挤的楼群相比,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北边的墙根下,有几位老头下象棋,前面的一户人家人来人往的络绎不绝。林王的心脏跳动加速,和司机说一声,“别走,等着我。”

他慢慢地下了车,右手轻微地颤抖着掏出香烟,礼貌地给没个老头递上一支,然后用打火机给他们点燃上。于是四个老头停止了争吵,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他,有一位老者开口道:“同志,看样子你不像本地人,有啥事你就说吧。”

“老人家,我,我,我向您打,打听一个人,您,您认识一位名叫王亮的人么?”由于心情激动,他说话的句子都有点连不成块了了。
“啥,你要找王亮?”所有老人的脸色突然黯淡下来。那位老人颤声问道:“你要找王亮,能够告诉我你是他的什么人吗?”

林王见问,说话有点哽咽,“大爷,我,我生于福建,现住西安,他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爸爸,我,是他的亲生儿子,大爷呀,他住在哪里啊?”

听他一说,所有的老人都站了起来,四双手握住他的两只手,眼中都含着泪花,那位老人颤抖着说:“早就听说他在福建还有一个儿子,他怎么就这么没有福气也。”

正说着,一辆殡葬车响着撕心的哀乐从身边呼啸而过,四位老人再也忍不住激动,眼泪立刻流了下来。那位老者拍着他的手背说:“可怜的孩子,你爸爸昨天夜里就没了,刚才那辆殡葬车拉回来的,就是你爸爸的骨灰盒,孩子啊,就差这么一步,是王亮没有福气呀。”

听罢,林王如五雷轰顶,心如刀绞,下意识地回到出租车,才瓮声瓮气地哭出声来,他泪眼模糊地注视着那辆殡葬车,眼看着爸爸的骨灰盒被一个哭着的男人抱着,走进了那个四合院,想必那是自己的一位弟弟。

林王嚎啕大哭,在哭声中,他摆了摆手,示意司机把车头调了回来。
(完)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辅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