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迟响的暮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30 10: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3-30 18:44 编辑

迟响的暮鼓
周村。张志成
非虚构小说

(三)

“啊!”林玉秋大张着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过了好一会儿,她对医生连声“谢谢”都没有说,就“咯咯”地笑着向场部跑去,这么大的喜事,她应该在第一时间告诉王亮啊。工会的办公室只有王亮一个人,她兴冲冲地跑进去,二话不说就抱住王亮亲个不够,

王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任她摆布完了之后,才不知所以地说:“坏咧坏咧,我的大宝宝哎,今儿个你得了啥毛病了,你就是想俺,也不能跑到这里来发疯啊。”那林玉秋也没有松开他,只是拿着他的手,羞羞地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医生给我做了检查,说我这里面有个小王亮了,你说我该高兴不?”

这下该王亮发疯了,他高兴地抱起林玉秋就转圈圈,嘻嘻哈哈的直到转晕晕了为止。然后牵着手,直接跑到人事处开了介绍信,下午就在当地人民公社领了结婚证。

现代人无法知道,在那个年代里是怎么结婚的,场部为了照顾华侨,才用林场的废木料,专门给他们建了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婚房,再用废木料做一张木床,两个人把铺盖卷儿向床上一放,就算是结婚了。只有几个要好的工友各自端着饭盒,凑在一块吃顿饭就可以了,而且他们吃的饭都是自己的饭票。没有一块糖,也没有一支香烟,尽管林玉秋有点钱,在那个时期,这些东西是买不到的。

时间过得飞快,现在王亮家里保留的一张照片,是1962年王亮和林玉秋抱着一周岁的儿子拍摄的。

由于两个年轻人不会照顾孩子,只能把远在马来西亚的爷爷请来帮忙。孩子算是有着落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横在了他们的面前,那就是没有饭吃。就连附近一切能够下咽的野菜,都被人们挖光了,更何况又加了一个爷爷呢?好在王亮脑子转悠地快,他以回家看望父母为名,向领导请了假,借以省出粮食供她们一家人生人活。

这是一个极其困难的决定,王亮临走那天,紧紧地拥抱着妻子亲了又亲,双方的眼泪完全融合在一起,又抱起儿子亲了又亲,在儿子还喊不清楚“爸爸”的哭叫声中,王亮硬着头皮冲出了木头房子。

话分两头,先说王亮。他辗转回到到淄博的时候是1962年的夏天,那一年虽然没有算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却也好不到哪里去。麦收刚过,地里的玉米刚长到膝盖般高,家里分到的小麦,母亲推着小车到山里,用一斤小麦换回二斤地瓜干,借以填饱一家人的肚皮。他是家里的老大,也有力气,脑子又灵光,就把家里的大天井全部松土整平,都种上了大白菜和胡萝卜。由于天井里是多年闲置的土地,地力充足,到了立冬时节,迎来了一个大丰收年,有效的弥补了家里的粮食不足。

刚歪过年去,他就写信和发电报想回归原单位,林场的答复是:由于他矿工的日子太久,已经被开除了场籍。为此,他的前程进入到进退两难的地步。要返回林场吧,那里没有了粮票的供应,即便去了也无法生存,不去把,那里有着他亲爱的妻子和儿子,这种分离的痛苦,是常人难以承受的。自此,他和林玉秋天各一方,只能靠信件来往,天那,那时候一封信的往复时间得用上一个月。他们在信里互相鼓励着,各自给对方倾诉着热情的语言,使各自都加强了活下去的决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信件越来越少,竟渐渐的没有了音信。

这一切,除了母亲之外,对全家都是保密的,直到1967年,王亮和一位比他小四岁的姑娘结了婚,生了二女一男,真正过上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只有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他才悄悄地流着泪,想像着她们母子的样子。他狠着心,把这些苦水吞进肚子里,成了他一生的思念和遗憾。

2007年母亲去世后,妻子在整理母亲的遗物时,发现了一张有点发黄的照片,虽然不认识那位女人是谁,那位抱小孩的男人,她一眼就认出了是年轻时候的王亮。她当时就气得嘴唇发抖,双手哆嗦。她恨自己的丈夫,这事儿竟欺骗了她整整四十年,恐怕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知道后会无动于衷。当她拿着照片质问王亮的时候,王亮大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他突然感到他这一辈子活的很失败,他不但对不住现在的妻子,更对不住林玉秋,自己已经六十五岁了,还不知道前妻母子的死活。在妻子恶毒的怒骂声中,他哭了,他没有任何理由反驳妻子,只能等着妻子骂累了之后,再把四十五年前得那段往事和盘端出。就此,他还在外面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儿子的消息很快在兄弟姐妹中传开,使他失去了做老大的威严。他妻子是个封建思想严重的农村妇女,她不吃不喝地痛哭了三天后,老两口儿过上了冷漠的日子,直到妻子含恨死去。

返回头来再说福建林场。1963年,当林玉秋得知情况后,她抱着孩子找到了人事科,得到的答复和王亮的来信是一个样的,她立刻摊在地上痛哭失声,一再要求人事科长发点善心,能不能网开一面,让王亮恢复工作。可人事科长除了好言相劝之外,其他的只能表示无能为力。为此,林玉秋呼天号地,上下奔走,却没有人能够答应她。

最后还是党委书记告诉她,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凡是在困难时期自动回家的,农场不再录用。凡是组织批准下放的,可以回来复工。(后来证实,凡是组织批准下放的工人,没有招回来上班的,到老来都得到照顾。)最后,书记说:“凡是党员和干部,私自跑回家的,一律开除,幸亏王亮不是党员,是党员的话,还得开除党籍呢。”

听到这话,林玉秋不报任何希望了,自此过上了孤儿寡母的生活。所幸的是儿子也有定量,能够给爷爷吃个半饱,实在不行,爷爷就到黑市上买点高价粮食贴补家里。就是这样的日子也没有待长,马来西亚那边来信说,爷爷的商铺出了点问题,要他马上回去看看。当天晚上,爷两个愁得都没有合眼,共同商量着她娘两个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最后还是老头有计谋,第二天,他独自去找了场部领导反映情况,要求领导给于帮助。那时候的领导是为人民服务的,心里是装着全体员工的,加上国家对华侨有照顾的政策,那位领导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大爷,你看这样行不,把林玉秋调到托儿所任所长如何?”  

爷爷当时就激动得热泪盈眶,紧紧握着哪位领导的手说不出话来,之后又伸出大拇指赞赏道:“我代表小林谢谢您了,祖国有你们这样的干部,是完全有希望的。”几年以后,没有了王亮的音信,名叫王森林的儿子正式改名为林王。(待续)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