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0元火速求稿】用真实故事、经历,展示中医魅力。800字左右原创、唯一。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一个粗布口袋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7 天前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粗布口袋
博山  焦念君

在我家的衣柜里,叠放着一个破旧的粗布口袋。它不是什么宝贝,也不是什么特殊面料制成的珍品。它就是用以前的那种一尺布票二尺的白粗布对折后手工做成的,两米长一米宽的大口袋。每次妻子收拾衣柜时,都把它拿出来准备扔掉,我又偷偷地把它叠好放回去。因为在它的身上,有着我太多的辛酸和温暖的记忆。

记得那是在上世纪的七九年,我只有十二周岁。那年我考入了淄博二中的初中班。由于年龄小,离家远,学校要求在学校寄宿。那时候家里很穷,没有一件像样的被褥。母亲只好把她当年作嫁妆、一直藏在衣柜里不舍得盖的一床被子拿出来,让我带到学校用。那时候学校的宿舍虽然是很宽敞,可里面的设施却是相当的简陋。几个人睡在一个大通铺上,身下铺的是芦苇编织的席子,冬天连个取暖的炉子也没有。天冷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冰冷的铺上,盖着薄薄的一床被子,夜里不知要冻醒多少次。

冬天的一个晚上,天空中飘起了雪花。我在被窝里躺了半宿,才慢慢地睡去。临近清晨的时候,我感到身上好像又盖上了一床被子,真暖和,真的不愿醒来。不知到了几点,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父亲已经坐在我的床边。我一看宿舍里其他同学已经都走了,只有我一个还没有起床。赶忙起身穿衣服,这才发现被子上还盖着一床白白的、厚厚的大被子。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埋怨道:“爸,您啥时候来的?也不早点叫醒我,耽误了上早操,老师会批评我的。”父亲说:“我来的时候还不明天呢!整整下了一夜的雪,我和你妈怕你在这儿冻着,想给你做床褥子,可又没有棉花。找了半天,只有这块白布是新的。只好用这块白布缝了个大口袋,里面装上麦穰,连夜给你做了个草褥子,让你铺在身子下面,会暖和些的。”我不领情地埋怨着:“您早来了也不喊我。”父亲说:“下了一夜的雪,地上都有半尺厚了。你还没醒时老师来说今天不上早操了。你从小就爱睡懒觉,我告诉老师说我要和你在宿舍里呆一会儿,就是想让你多睡会儿。”我将信将疑地穿好衣服出门一看,地上果真是铺着一层厚厚的积雪。

父亲,是不明天就踏着厚厚的积雪,步行七八里路背着这庞大的草褥子来的。当时我非但没有感激父亲,还认为他送来的这个东西里面装的全是麦穰,而感到丢人。当把它铺在床上睡过几夜以后才知道,它真是个好东西。这个草褥子,陪伴我度过了三年的初中生活。夏天,我把里面的麦穰倒掉,把大口袋洗干净,放在床头,天气有点凉的时候盖在身上。冬天,我又拿回家装上麦穰,背回学校铺在床上,再冷的时候也感到自己身下十分的暖和。

治病休学一年,我是八三年初中毕业的。由于某种原因没有能读高中,父亲说:“你有残疾,不能干累活。现在正好开放了,政府允许个人做买卖了,我就借钱让你出去学点技术吧!有点技术,就能养活自己一辈子。”几经从收音机上听广告,最后决定让我去张店马尚的职业中学学习修表技术。

大概是十月的二十号那天清晨,天空中飘着冷冷的细雨,父亲和我带着简单的行李——仍是在学校使用的那床铺盖,踏上了求学的行程。虽然只有一百多里路,几次倒车到达学校时已经是中午时分。父亲帮我报好名,安排好宿舍后,已经是下午的两点钟左右了。父亲说要走了,再晚了就赶不上回家的车了。那时我只有十六岁,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在外乡异地。看到父亲要走,心里总觉得有点舍不得。我依依不舍地把父亲送出学校,看着父亲远去,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当我转身往回走时,又听到父亲在身后喊“小军,草褥子的大口袋在背包里,你有时间的话,到附近村民家找点麦穰填上。这平原的冬天会比咱们那儿冷的,到时候铺在身下还是管用的。”原来是父亲快上车时才想起这件事来,又跑回来告诉我。

那时候年龄小,怕羞,刚到那儿人生面不熟的,去哪儿找麦穣啊!我只好提着那个布口袋,在学校外面的操场上一把一把地拔那些荒草。一个下午拔了半口袋,背回宿舍。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们都拿异样的眼光看那时候年龄小,怕羞,刚到那儿人生面不熟的,去哪儿找麦穣啊!我只好提着那个布口袋,在学校外面的操场上一把一把地拔那些荒草。一个下午拔了半口袋,背回宿舍。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们都拿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咦,这个同学有病还是要饭的,怎么背着半口袋干枯的杂草来了?

不知是平原的冬天特别的冷,还时那个冬天特别的冷。宿舍里没有炉子,到了大雪节气以后,很多人夜里都冻得受不了。有几个来自城里的同学,身下铺着崭新的毛毯子,整夜地嚷着快冻死了。可我铺着有点肮脏的草褥子,总感觉身下暖嘘嘘的,每夜都睡得十分香甜。有同学问我:“哎,小焦,我们夜里都冻得睡不着觉,你怎么不感到冷呢?”我说:“我有草褥子,所以不冷。”同学说:“里面装着又脏又乱的杂草,能暖和?到晚上咱们换床睡,我试试暖和不。”我说:“行啊!正好明天我要回家一趟,你就在我的铺上睡一夜试试。”

我在家住了一夜,又回到学校,那个同学说:“哎,小焦,没想到你那个草褥子还真得很暖和,昨天让我好好地睡了一夜。以后咱两个换着睡吧!你用我的毛毯子,我用你的草褥子。”我笑了笑说:“算了吧!你的毛毯子很贵,我会弄脏的。我还是睡在我的草褥子上舒服。”

毕业以后,那个草褥子的大口袋一直陪伴着我,直到我结婚。结婚后,我把那个有些破旧的大口袋洗干净,放在了衣柜里。每当看到它,就会想起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也会想起以前那段贫穷却充满温馨的岁月。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记忆是深刻的,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