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石头奇缘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3-14 08: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3-14 08:51 编辑


石头奇缘
周村、张志成

李明正在得意之中呢,南京这么大,足够他转悠一年的了。南京是座工业城市,拿工资的多,他每到一家,或五分,或一毛,大都有收获。只有星期天不能讨饭,这是他和安静的私有时间,是雷打不动的。

每次与安静结触,李明回到住处之后,往往会有新的发现;或右兜,或左兜,货胸兜,或裤兜,总会发现有钱,钱的数目总在一三五元之内,反正要比去乞讨收入的多。李明不同意她这么做,在他认为,女人应该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经常受到安静的资助,作为一个大男人来说甚觉惭愧和脸红。为此,他不止一次地向安静提出反对意见,而安静这次点了头,到了下次就忘了,哪怕李明气得面红耳赤,安静只是嘻嘻一笑,就当耳旁风一样,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这倒使李明的心里越来越难过,他多么想少亏欠她点呀。要知道,这世上最难还的就是一个“情”字呀。

在文工团里,本来走路都是横着走的高干子女安静,长期受李明低调的不能再低的影响,平时挓挲着的翅膀收敛了不少,终于明白了要夹着尾巴做人,要挺着胸脯做事。变成了一个领导经常表扬,战友们喜欢的好同志。

经过了两年多的相处,他们的感情就像熟透的桃子,是应该有个结果的时候了。经过安静若干天的软磨硬泡,李明硬着头皮,心不情愿的答应了安静,好歹算是同意了安静的要求,决定于今晚上去安静的家里做客。是啊,李明这个要饭花子再丑,早晚也免不了见公婆呀。在安静的死拽硬拉之下,经过了三道岗哨,总算是进了安静的家。
那时候干部是公仆,也不搞特殊化,师长的家也是普通平房,只是前后两排砖瓦房而已。前房是警卫人员的住处和工作的地方,后房一排十间屋,是师长全家的住处。正方是三件堂屋,很是宽阔,沙发和茶几子俱全,最后面还有一张办公桌,是会客和临时处理公务的地方。

客厅里没有人,安静喊了两声爸爸也没有人应声,安静把李明按在沙发上坐下,热情地给他倒上一杯水说:“你稍等,我到里间去喊我爸爸。”说完就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李明孤零零地坐在客厅里,四处张望着,又蹲了蹲屁股,感觉很是舒服。其实,这客厅里的一切摆设,他处处感到惊讶,比如挂钟和沙发,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就连这些摆设的真正名子他也叫不上来。

一杯水喝完了,她没有出来,又一杯水喝完了,她没有出来,一本小画书都读完了,安静还是没有出来。李明等得越来越急躁,屁股上就像有针扎着一样坐立不安,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他猛一下站了起来,悄悄地走向里间的门口,把耳朵轻轻地靠在门上偷听,却啥动静也没有。他觉着很奇怪,就无声地推开一道门缝,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于是,他直接把门开大,发现里面还有一个套间,就慢慢地向套件靠近,当他快接近门口的时候,里面突然传出一个瓮声瓮气的,底气很足的男人的声音,“我什么都依你,只有这一件事不能答应你,不错,我们是应该帮助他,我也尽力了,可是你也得替我想想呀,我堂堂一位师长的女儿嫁给一个乞丐,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呀?”……

“啊!她是师长的女儿?”李明大吃一惊,就悄悄地退出来,两拳使劲地捶着头,牙齿咬得牙根儿生疼,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李明啊李明,你个十足的笨蛋,你白和她相处了两年半,连她的身世都没有搞清楚,就轻易地来到她家,啊啊,癞蛤蟆呀癞蛤蟆……”他急呼呼的走出大院,哭着打起行李,连夜离开了南京城。

这也是在安静预料之中的事,在和李明接触的这段时间里,之所以没有告诉他自己是高干子女,就是怕把他吓走,她千防万防的,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天。当她发现李明不在的时候,她就料到是他偷听了她和爸爸的谈话,才出现了这种糟糕的局面。

年轻人的热恋是不可阻挡的,是不计后果的,同时也会杀人的,所谓爱的死去活来,也是这个道理。果然,安静果断地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向师部文工团的团长请了假,迅速地走到自己的卧室,装上所有的钱和几件衣服,推着一辆破自行车,悄悄地消失在夜色里。

李明突然离开南京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要面对现实,不能有任何想法得到天鹅肉,必须和安静彻底断绝关系,如果和安静结合,其一是毁了她的前途,其二是在老丈人面前会永远地失去尊严,那种被老丈人瞧不起的感觉,是可想而知的。第二个原因就是他已圆满地完成了南下的任务,虽然他不知道家里已经盖起了新房,他身上的钱和给家里寄去的钱,合起来已经超过一千元,他算计着沿着京沪线北上,途径蚌埠,徐州,枣庄,泰安,济南几个城市,再凑个百儿八十元的也不成问题。

从表面看他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他却深深的挂念着南京那个人,他相信,两头的人儿的心都在滴血,他理不清他和安静之间千丝万缕的情思,他也无法回答他们两个之间到底是谁对不起谁。他只知道不管是在场垣屋子里,还是机井房里,总是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身上的肉一天瘦过一天,加上天气越来越冷,他终于有一天走不动了,他病了。

与其同时,安静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她的人身是安全的,因为她有军官证,但是她却不知道,这世上只有找人是最难的呀。她也是沿着京沪路北上,挨个村庄打听和询问着,不可放过一丝一缕的信息。尽管他身上有钱,可上哪里去找饭店呀?在那个年代里,只有县城才有饭店。天那,可怜她这个从来没有吃过苦的大小姐,有时候走上两天两夜都找不到一个县城。何况她没法洗澡,又只带了一身替换衣服,整天价觉着刺闹,还不到一周的工夫,她原本白净的脸蛋儿就小了一圈儿,小嘴唇上也长满了水泡,如此下去她怎么能够受得了?

有一天她走到一个村头上,感觉又饥又渴,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那破自行车一步都不想蹬了。她很无助地靠在一颗大槐树下,两眼发花,身上只冒虚汗,她那颗小脑袋里忽然想喝一碗野菜粥,吧唧着嘴,觉得好香啊。想到这里,她突然灵机一动;我何不如此如此呢?于是,她进了村子,打听着找到大队长的家,出示了军官证,要求大队长卖给她一顿饭吃。想不到这个办法真灵,没有出过大队长的门口,就舒舒服服地吃了一顿好饭,虽然吃得是粗粮,在她的记忆中,这是她有生以来吃得最香最美口的一顿饭。同时,大队长得到了一斤粮票和五毛钱,高兴的一家人不得了。要知道那时候的粮票是十分金贵的,农民赶集或进城,都是自带干粮的,只有拥有粮票的人,才能有资格进得饭馆子。

那位大队长除了很热情外,还给她提供了一条重大消息,就是前几天有一个讨饭的青年到过本村,他描述那人的特征与李明的外貌十分吻合。这一重大的发现提振了她的情绪,完全证明了她寻找的路线是正确的。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信心百倍的重新上路,心想:哼,李明呀李明,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不就是鲁北平原吗,你就是跑到天边,我也能把你捞回来。不要忘了,本姑娘可是位军人,也是侦察英雄(她爸爸)的女儿,我就不信能跑得了你。(亲爱的读者,下一集结局)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9-3-14 09: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情节跌宕多姿,心理描写细腻。期待下文。问候张老师。
发表于 2019-3-14 11: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连连看,过瘾!期待下集!
问好张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14: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淄水金山黄丰年 发表于 2019-3-14 09:18
小说情节跌宕多姿,心理描写细腻。期待下文。问候张老师。

感谢黄老师阅读,您辛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14: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玉静心明 发表于 2019-3-14 11:03
剧情连连看,过瘾!期待下集!
问好张老师

谢谢心明老师阅读,你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