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石头奇缘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3-8 10: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3-8 12:52 编辑

石头奇缘
周村、张志成

(三)

李明回过头来,两个人打了一个照面,他虽然心里有着惊喜,脸上却表现得很镇定,故作惊讶地问道:“姑娘,你是哪一位?”

安静却气得咬着牙,双泪俱下地捶着他的胸膛哭喊着,“你倒忘得干净,我可找得你好苦啊。”她一只手捂着嘴怕哭出声来,另一只手拉着她就跑,直接跑到栖霞寺边上的一棵大树下面坐下,用手指着西面说:“还记得那个水塘吗,人家不是被你占了便宜了吗,我一直在找你,就是找你讨债来的。”

听到这话,李明吓出一头黑线,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赶忙站起来低下头的小声说:“姐,俺知道男女有别,俺当时除了目视前方就是闭着眼,从没有过任何邪念,求你放过俺吧。”安静心里打着小鼓儿:本小姐长得如此漂亮,你说没有任何邪念,你骗鬼呀?又看着他吓的那个憨样儿,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声来,一把拉他坐在身边说:“傻哥儿,我逗你玩呢,找你就是为了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安静,是解放军某部文工团的演员。哥,你呢?你倒是说话呀。”

听她说是解放军文工团的演员,在李明的眼里不仅是贵人,而是天人,想一想自己,就像一块冰吞进他的肚子里,真是心也凉身也凉。在安静面前,他实实在在的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癞蛤蟆,不由自主地挪动着屁股,与安静拉开了距离,吞吞吐吐的红着脸说:“俺,俺,俺就是一个乞丐。”

“哈哈,哈哈哈哈。”听说他是乞丐,安静笑得花枝乱颤,“就你?白色半袖衬衣,天蓝色裤子,腰带扎在外面,大分头,小白脸,还经常到栖霞山来游玩,还乞丐呢,你骗鬼呀,你要是乞丐,全中国岂不都成了要饭花子?哈哈哈哈。”

李明看着安静笑得那个样子,自己却一口一口地咽着苦水,心说:你倒是笑痛块了,你知道人家是啥心思吗?他没有做解释,只能随着她笑。好在安静转移了话题,由于坐在了栖霞寺里,他们自然谈到了栖霞寺。虽然安静也不时地插话,关于栖霞寺的来龙去脉还是李明知道得多。

栖霞寺是中国的四大名寺之一。除台湾省占一个外,它和洛阳的白马寺,山东的灵岩寺齐名,当年朱三太子要炮轰明孝陵,借以炸死康熙皇帝的时候,红衣大炮就按在栖霞山上,而操纵红衣大炮的人,就是栖霞寺里的和尚们。除了战乱之外,栖霞寺历来就是僧侶和香客云集的圣地。时至今日,栖霞寺已无往日的辉煌,因了破四旧的原故,大殿里的释迦摩尼金身已不知去向,倒是成了流浪者和民工们寄宿的好地方。就是闻名海内外的千佛岭上的石刻,也只剩下五百个佛象,真乃时过境迁啊。

听着栖霞寺的故事,安静这个南京人脸儿一阵阵的泛红,内心甚觉惭愧。她只知道栖霞山背靠长江,风景秀丽,却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故事,由此,李明在她的眼里又明亮了许多,心里也多了几分敬佩。

看着慢慢下垂的夕阳,安静也不争取李明的意见,拉起他来就走,“咯咯”笑着说:“你不是位乞丐吗?今日我发善心了,走,跟我吃饭去。”

出了栖霞寺就是甘家巷,甘家巷就是一条街,里面只有两个小饭店。为了欺负这个小“乞丐,”安静特意领他进了一家专卖猪头肉的饭店,她狠狠地花了六毛六分钱买了一斤猪头肉,又花了两毛四分钱买了一斤粮票的大米饭,心里笑道:你不是说你是乞丐吗,我非撑死你不可。

李明长了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食,馋得他口水都要流出来。安静刚吃了一点点,所有的东西已被李明一扫而光,而且还吧唧着嘴,大有意犹未尽的样子。安静心中没有静,她睁着大大的眼睛,小嘴张得圆圆的,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只能轻轻的问他,“你,你吃饱了吗,还吃不?”

“吃,吃啊,再来一份。”安静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十分文静的小伙子,却饭量惊人,转眼的工夫,就席卷残云般的,又把一斤猪头肉和一斤米饭吞入口中。之后见他抚摸着肚子说:
“一餐饱千秋,
滴恩何时酬。
今生遇佳人,
烧香在心头。”

说罢,眼里竟滚动出泪花儿。听得安静也略有心伤,“一饭耳,何足挂齿也。”看看天色已晚,她拉起李明的手,走吧,送我去小火车站。”同时商定,下个星期日在老地方见。

安静是师长的女儿,又在部队工作,她哪里会知道挨饿的嗞味?她也不知道,栖霞寺大殿里的某个角落,正是李明的宿舍。她更不知道,刚才李明眼里的泪花,除了感恩之外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他想起了吃糠咽菜的父母,辛辛苦苦地劳作一天来,赚上十个公分还不值一毛钱,又怎么会舍得一顿饭花去两元钱啊!

就这样,栖霞寺就成了他们的定时约会地点。他们谈古论今,作诗论文,大多数的时间里谈的是《红楼梦》安静觉得李明的肚子里有着无尽的故事,更是性情中人物。加上这几天心情不好,原因是团里的演员们,为了争抢角色而钩心斗角,和现在的心情有着天壤之别。只要和他坐在一块就心地敞亮,无拘无束。久而久之,她从不追究他是否是乞丐的问题,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这是真的,以为是他逗着自己玩呢。

而李明也无心捅破这层窗户纸,虽然对安静没有太多的奢望,他却愿意保持和珍惜着,与安静在一块的美好时刻。直到有一天,安静忽然提出说:“臭乞丐,你的家在哪里呀,带我去认识一下家门如何?”

听到问话后,李明心里“咯噔”了一下,感到和安静的缘分已经走到头了,大好的心情立刻烟消云散,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他嘴里还是如实地回答了她:“沟南里,路北里,新盖得,破屋里。”
想不到安静听后生气了,“李明啊李明,咱俩相处这么久了,怎么就得不到你的信任呢?我不管你的家是神仙洞府,或是破壁残垣,我把话撂这儿,你就是真的乞丐,你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你看着办吧?”说完甩袖而去。

安静被气走了,李明呆呆地坐在那里,两行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他的心情处在极度的矛盾之中,他自卑的很,认为认识安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一只癞蛤蟆是不应该认识天鹅的,他深知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值得庆幸的是他读书多,在安静面前有得话说,不至于显得太尴尬。

有一天他转悠到中山陵右侧的灵谷塔,迎面走来一位中年人说:“同志,能借一下你的钢笔用吗?我会立刻归还的。”

李明听后就想,这有什么不可以呢,就笑嘻嘻得双手奉上,“这有什么不可呢,你放心用吧。”只见那人拿着钢笔在手指间转动着说:“你这是一只好钢笔,既然来到中山陵,应该留个纪念的。”说话间,他右手上的小刀子在钢笔上“吱吱”几下就刻上了中山陵的图案,并双手很礼貌的递给他说:“同志,你看看像样子不?”

李明接过钢笔,忍不住拍手叫绝,并伸了伸大拇指,双手抱拳说:“好样的,十分感谢。”说完回头就走。想不到他的肩膀忽然被人按住,一个不善的语音响起,“你也太不懂礼貌了,你能走得了吗?”

李明回过头来不明白是啥意思,不解的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那人黑虎着脸说:“哥们,我是卖艺的,懂吗?卖艺就得收费,你就拿钱来吧。”(待续)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现场:华语文学桃花源

文学新生态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辅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