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现实生活 弘扬家国情怀 彰显奋斗精神 书写人间真情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以文会友黄河行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3-1 00: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玉军 于 2019-3-1 22:07 编辑

以文会友黄河行
临淄   李玉军

在郑书元兄的文章里,有很多描写黄河的文字。黄河大堤上的杨柳绿荫下,是夏日乘凉的好去处。黄河结冰时的冬日,是会算命的盲人干爹从西岸走到东岸给年幼的干儿送吃食的时候。黄河这条母亲河,成为郑兄笔下写不尽的创作源泉。更有身残志坚的张兆成兄,洋洋洒洒二十二万言,写就一曲荡气回肠跌宕起伏的《黄河恋》,让我心生敬仰之情。文友笔下的黄河,让我内心充满憧憬。好久就酝酿着,选一个合适的时候,来一次说走就走的远行,去领略母亲河的壮美。

常言道:不到黄河不死心。虽然已到知天命之年,但心中对诗和远方却依然充满梦想,黄河之旅终于在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成行。我事前打电话与郑书元兄联系,详细问好行程路线,在朦胧的晨光中登上公交车,经过一个小时,到达张店。转乘到高青县城田镇的公交车,问司机师傅:到田镇大约多长时间?司机师傅回答:90分钟。我有些怅然,原来路途的确不近。与郑兄通话,郑兄一番安慰:耐心坐车,已经派人到汽车站接你。我静下心来,观赏着一路风景。进入高青地界以后,田野里的树木多起来,路旁也有成片的蔬菜大棚,竖个牌子:有机西红柿。

田镇是个从没到过的县城,很生疏。现在的城市大同小异,无非楼多人多车多,道路拥挤。记不清路与站点的名字,辗辗转转到了汽车站。下车后出租车司机争相招揽生意,问到哪里。正踌躇间,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我接起电话,前面停车开门下来一位中年汉子,他的手机放在耳边,走进了问我:“你是临淄来的李老师吗?”我点头称是。然后上车。聊起来才知道,县城离黄河边的黑里寨镇油郑村还有六十里地。

虽然一路都是宽阔的柏油路,六十里地还是要走一段时间,路旁见到了奶牛饲养场,看来养牛业在高青还是挺兴旺的。到达黑里寨镇卫生院后,司机兄弟停下来去找张主任,我也不知道张主任是谁,就在院里等着。不一会儿,一个中等个子,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跟司机兄弟一起出来了。他自我介绍:张磊,文学现场上前几天写过一篇《我家有个小村医》。我俩立马紧紧地握住手。因为我曾经在村里干过十五年村医,对村医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曾经在他的文章下面留言。不想今天见到了活生生的真人,他早已不是村医,通过事业编考试,已经是这个乡镇卫生院的办公室主任。

我们三人上车,此时离郑兄家所在的油郑村还有八里路。经过几次拐弯,终于到达油郑村,郑兄早就站在门口等候,隔着车窗就打起招呼。一下车就握手拥抱。虽然未曾谋面,三年来却时常电话联系,文学现场上已是彼此欣赏的老文友,私底下是互诉衷肠的好兄弟,一个电话能打一个小时。从qq好友到微信好友,经常见到照片,并不陌生。眼前的这个农家小院,在郑兄的qq相册里早就见过。

走进郑兄的家门,见到了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郑嫂。落座后,郑兄用刚烧好的黄河水给我们泡上好茶,满屋子茶香四溢,炉火正旺,温暖的屋子里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之后,是郑兄与张磊弟对我这个远方来的客人盛情款待。本以为在郑兄家里吃饭,却执意去了饭店,如此破费让我很是不安。自古文人好酒,李白斗酒诗百篇,推杯换盏之间,彼此更加亲切。郑兄很豪爽,儿女皆事业有成,孙辈聪颖可爱,谈笑间,郑兄心满意足,幸福指数节节攀高。张磊弟与我谈的更是投机,我们虽然相差八九岁,但人生之路竟然惊人的相似。学的都是针推,回村干村医,再干村主任,看破红尘之后,他考了事业编,成了乡镇卫生院的干部,而我先是乡镇开店,后又进城上班。酒逢知己千杯少,只是我旅途劳顿,有点晕车之嫌,胃肠不做主。

午饭后,张磊作导游,开始了黄河之旅。车子向西走了十来里路,到达马扎子黄河大堤。沿着一道缓坡一路上去,就是黄河了,我心里一阵激动,母亲河,我朝思暮想的母亲河,就在眼前了。黄河大堤的坡面种植的是一些果树,也有蔬菜大棚,远一点是废弃的村落,黄河滩区的村庄早已全部迁出。放眼望去,大坝上的杨柳刚刚泛出微微的绿意。虽然风寒料峭,毕竟是春天来了,大地复苏,万物萌动起来。

这马扎子,古时候是个好决口的位置,有马扎子一决口,淹了桓台和广饶之说。建国后,马扎子建起了引黄闸,引出的黄河水经过处理可以当做我们淄博城区的饮用水。我和郑兄爬上马扎子引黄闸合影留念。站在黄河岸边,想起了李白的诗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之水,一眼望不到边,滚滚东流,浩浩汤汤。面临黄河如此广阔的襟怀,我们还会有什么事纠结于心呢!黄河,母亲河,我来了,我来看您了!壮怀激烈,一种膜拜神圣的庄重与虔诚在心底涌动!

张磊弟说,夏天这里是纳凉避暑的好去处。杨柳依依,绿荫下凉风习习,远望黄河,心境辽阔。更有把酒临风者,畅饮后把酒瓶甩到石坝上一声脆响,陡然间当破则破,当立自立,人生境界超然洒脱!

这天艳阳高照,春意盎然。大堤上观光的人群中,有唱歌助兴的。郑兄多才多艺,接过话筒,高歌一曲《母亲》。想必是在母亲河边,又思念起了故去的亲娘,母亲甘甜的乳汁,正如这奔流不息的黄河水,哺育了我们的生命。

从马扎子一路往东前行,就是安澜湾。安澜湾一派祥和的景象。人们可以坐在实木座椅上沐浴着阳光领略静静流淌的黄河,可以在新春时节观赏长达几里路的火红灯笼,期盼日子红红火火,品味岁月静好。安澜神牛静卧大堤之上,给这一方热土带来安宁与吉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黄昏。不曾见过大漠孤烟直,这长河落日圆的壮丽景象就在眼前!波光粼粼的黄河,在落日的余晖映照下,更加魅力无限!

黄河,母亲河,在我人生的旅途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晚上,又是盛情款待,之后下榻黑里寨镇上的宾馆。第二天早六点四十分,与张磊弟握手告别,登上返程的客车。途径邹平,周村,张店,九点三十分到达临淄,结束这次黄河之旅。

探寻黄河赴黑里,文友胜过亲兄弟。文学现场一线牵,心心相连结情谊。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9-3-1 23:01:57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读到这么好的散文,感到十分亲切,黑里寨在病前常去,提到这个地名就兴奋,由其书元老师,常联系来小聚,因多种原因未实现,遗憾也。我横跨黄河多次,也有感情,也写过《黄河独行客》犹觉未了,读佳作令我心动,来日再动笔吧。祝李老师今年顺风顺水,好人自有好报。
发表于 2019-3-2 07: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畅读,掩卷沉思,感谢李老师在文章中的提及,文学让我们相遇,微尽地主之谊,相聚更是其乐融融,感谢文学现场,向李老师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4:49:50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疯子 发表于 2019-3-1 23:01
好久没读到这么好的散文,感到十分亲切,黑里寨在病前常去,提到这个地名就兴奋,由其书元老师,常联系来小 ...

感谢张老师赏读,也祝您身体健康佳作连连!黄河是母亲河,是炎黄子孙的灵魂所系,只是愚弟不才,拙笔成文以籍此次黑里之旅,感谢郑张二位兄弟盛情款待,更感谢文学现场这个平台。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4:52:12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磊 发表于 2019-3-2 07:53
深夜畅读,掩卷沉思,感谢李老师在文章中的提及,文学让我们相遇,微尽地主之谊,相聚更是其乐融融,感谢文 ...

以文会友,互相学习。有时间来临淄玩。
发表于 2019-3-2 15: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玉军 发表于 2019-3-2 14:52
以文会友,互相学习。有时间来临淄玩。

好的
发表于 2019-3-2 22: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河畔相携走
以文会友真情流


发表于 2019-3-3 03: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在此已经不是逐浪滔滔,而是滚滚东流,浩浩汤汤;更是文友情深,无边遐思。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06: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玉静心明 发表于 2019-3-2 22:14
母亲河畔相携走
以文会友真情流

感谢黄老师雅评,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06: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9-3-3 03:03
黄河在此已经不是逐浪滔滔,而是滚滚东流,浩浩汤汤;更是文友情深,无边遐思。

感谢樵夫兄留评,黄河这在心中重千斤的母亲河,写起来总觉笔力不支,写作作为一种爱好,就尽心尽力而为之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