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王茂堂 -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残 生 日 记 新人帖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9: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5 21:04 编辑


                                    四、小生命降临——人生的启迪


                                                 杨耀日记一九六四年  六月四日  天气   晴

       杨庄建了煤矿,村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从外地来了很多人,盖起了房子还拉起了很大很大的院墙。自从大强走了,我就是班里的中队长,胳膊上戴上了两根红杠杠。娘喜孜孜地说,我们家总算出了一个当官的。爹更是高兴,看起来小松这小子稍微一混,要比我强。娘笑着说,你怎么能跟小松比呢,你念的是两年私塾,小松上的是新学校,你小时是旧社会,现在是新社会!
      这天我正在树阴凉下看我在学习雷锋事迹演讲团得到的奖品——金敬迈的小说《欧阳海之歌》。大舅家的三表哥领着一个人走进了我家的院子,他大声喊我娘叫姑。爸冲上一壶茶水就和他们聊了起来。我才知道,三表哥是带着煤矿上的人想来我家赁房子住。几天后之那个人又来了,他叫岳光原,用平板车拉来好多好多东西,还带来一个女人。爹和娘对他们俩非常热心,水瓮了水瓢了凳子了等等常用的东西,送了他们俩不少。
       我看到平板车上的包袱里有很多书,扒拉开一看有《儿女风尘记》,《林海雪原》,还有《苦菜花》,更是有《吕梁英雄传》、《蘖海花》、《啼笑姻缘》、以及《沸腾的群山》。我非常高兴,仔细地翻了翻这些书,这才发现里面就是没有《欧阳海之歌》。


                                                   杨耀日记一九六四年六月六日   天气  很热

      学校放麦假,爹和娘在麦场干活。作业做完后,我就在麦场疯玩。忽然我想起了岳婶家的那些书,就从麦场跑回家,拿起那本《欧阳海之歌》,跑过去,就去敲北屋的门。
       北屋的门窗挡得严严实实,象是没有人。见敲了几下没有有动静,我刚要离开,门开了,露出了岳婶那圆圆白白的脸。小松,你干啥?我不好意思地说,岳婶我想换一本书看。她吃惊地看着我手里的书,你还能看这样的书?我点了点头,接着就在岳婶的招呼之下走进了他们屋里。谁知岳叔穿着的小裤衩,正在里间的炕上睡大觉。
       岳婶轻轻地对我说,你岳叔在矿上下夜班,刚刚躺下。她打开桌子上的抽屉,我留下了那本《欧阳海之歌》,挑了一本《林海雪原》,就轻轻地退了出来。这时爹和娘从麦场回来拿东西,见我从北屋出来,问我去那旦干什么?我说,找本书看。爹冲着就我瞪起了眼睛,这大热的天,人穿得都那么少,你跑到人家屋里面干啥?谁知娘却说,一个小孩子家的,怕啥?谁像你,两只眼动不动就老往人家小媳妇的脸上瞅来瞅去。爹一听,烦了,骂了一句放你娘的狗臭屁!就气乎乎地走了。我把书带到麦场上,思绪很快就去了奶头山,上了威虎山。

                                                                            ·21·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9: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1 19:38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四年六月十日  天气   小雨

       麦子还没打完,就下起了小雨,这场雨,不紧不慢不大不小地一下就是三四天。这可愁坏了爹和娘,两个人一个劲地嘟囔着说,队里的麦子要是发霉了,今年我们吃啥。而我却利用下雨天,躲在一个棚子下把《林海雪原》看了两遍。不由心想,也不知道人家曲波是怎么写的,简直把杨子荣和座山雕都写活了。   
       院子里挺泥,我赤着两脚来到了北屋前。轻轻地又敲开门,又露出了岳婶那张嫩嫩的脸。我站在门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岳婶,我想再换一本小说看。岳婶说,想换啥?我说《苦菜花》。我才发现岳婶脸上红红的,象刚刚哭过。我回来和娘一说,娘一听抬腿来就过去了。娘回来喜孜孜对我说,你岳婶肚子里刚刚怀上了娃,明年你就有个小弟弟了!


                                                       杨耀日记一九六四年九月十三日   天气  晴

        一来二往我就和岳婶岳叔混熟了。岳叔知道我爱看书,经常从矿上图书馆里给我借。他还守着爹夸我说,小松才这么一点小孩子,就知道看小说,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岳婶的肚子慢慢地大了起来,脸上比从前还要好看,无论做饭还是洗衣服经常情不自禁哼起家乡小调。我虽然听不懂,但觉得挺好听。我渐渐地喜欢上了岳婶,因为她和我的娘一个样,是那样的慈祥。
        今天星期天,我在岳婶家的家里用收音机听评书。她坐在炕上哧啦哧啦给岳叔上鞋,她那拉动麻线的姿式和低头用锥子扎鞋底的样子,是那样好看。尤其是当岳婶为了凉快,把半毛梳成了两条小辫,一下子年轻了不少。
       我这还是第一次对女人用心的观察,心直跳。岳婶发现我在看她,转过头来冲我笑了。她这一笑更美,让我不由有些沉醉。岳婶问,小松,你直直的在看什么呀?我有点不好意思,什么也没说,连忙从北屋里逃了出来。

                                                                                                                                     ·22·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9: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2 19:48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三日  天气  阴  刮风

       下午放学回来,屋里暖烘烘。杨庄煤矿已经出了煤,岳叔弄来了很多,说我们两家一块烧,今年我们家的炕就烧得特别热。做完了作业,爸和岳叔在我家的炕上盘着腿喝酒。我跑到了岳婶的家,娘也在这里,她正在和岳婶亲亲热热啦着呱。
       岳婶笑着问我,小松,你咋这长时间没过来?我说,你们家里所有的书我都看过了,没意思。岳婶问我,怎么样才有意思?我说,你赶快把小弟弟生出来?那样我就会天天过来。娘和岳婶不由都笑了出来。岳婶又问,小松,你是喜欢小妹妹呢,还是喜欢小弟弟?我毫不犹豫地地说,我喜欢小弟弟。
       岳婶兴奋不已。看起来她也是喜欢小弟弟。一会岳婶拿出了两本书说,小松,这是你岳叔从矿上给你借的!我一看,是《红岩》和《新儿女英雄传》。我看书看到了半夜,这才写出了这篇日记。最近煤矿上给我们村每户都安装上了电灯,这样我就可以看更多更多的书了!

                                                 杨耀日记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天气  晴  非常冷

      今天学校上半天学,让同学们回家过元旦。天还没黑,村里就零星地响起了火鞭声,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自从杨庄煤矿出了煤,村里的工分也开始值钱了,爹给了我两块钱,除了让我买日记,还让我去买火鞭。我恣得不行,想不到我一下子就成了有钱的人。高兴之下,我也有了心病,已经开始过冬天了,岳婶怎么还没有把小弟弟生出来呢?
       当我把这个不着天际的话问出来之后,把岳叔给喜得把吃到嘴里的饭,全都喷了出来。我知道我说了二当子的话,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岳婶没有笑话我,她只是说,小松,你就耐心地等着吧,等过完了年,我就给你生。我要是生上个小子,就给你当弟弟,要是生个丫头片子,就给你当老婆!岳婶的话让我感到很难为情,让我憋吃了好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

                                                                                          ·23·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9: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2 19:52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元月二十九日  天气  飘雪花

       还有五六天就要过大了年了!我们村开了煤矿就是和往年不一样,火鞭的响声不断,到处都飘着煮肉和炸鱼的香味。爹和娘开了恩,还给我们兄妹每人都做了身新衣服。
      我来到北屋,岳叔上班去了,岳婶腆着大肚子坐在个高橙子上正收拾着猪头和猪下货。我给她提水倒水,费了好大的劲,岳婶才把那两大盆的东西作洗完毕煮上。
       小松,你穿一穿看合适不!岳婶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双装在纸鞋套的篮球鞋,拽在了我眼前。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高腰篮球鞋!我连忙把球鞋从纸套里拿出,白色鞋带,淡黄色鞋边,正是我心中最喜欢的那一种!在岳婶的催促之下我穿上试了试,不大不小,正合适!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二月三日   年初一   天气   晴

       天明了,我这才被过大年放火鞭的劈叭声惊醒。一起来,我就去北屋想给岳叔和岳婶拜年。岳叔没在家。我不由问,你不是说岳叔过年正好倒大班,要在家里过年嘛?人家风格高,去替别人顶班去了!岳婶的脸上看上去怪怪的也皱皱的,像是刚刚哭过。
我回来就把岳婶哭过的事跟娘说了。晚上娘和爹商量事的时候,我这才知道原来岳叔是想接他妈过来给岳婶伺候月子,可岳婶不同意,说,只要有小松他妈就行,她老人家要是过来,没有地方住。岳叔一生气,大年初一就跑到到矿去替人上班去了。
接着,娘和爹商量说,咱们是不是把东屋北头那间小屋拾掇出来,让小松他岳叔的母亲过来伺候月子住?爹把两眼一瞪说,这事还用得着商量?我们明天就把它拾掇出来!
       没想到爸和娘这样心善,要不是他们痛痛快快地答应让岳婶和岳叔住进我们家,我们两家也就没有这段缘分。要不是爸一直在坚持不向他们收赁房钱,岳叔和岳婶也不会对我们家这么好。看起来,娘老挂在嘴上的那句,“人心换人心”还是对的。

                                                 ·24·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8: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3 18:56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二月七日  天气  晴  太阳暖洋洋

       这天早上爹告诉我说,你岳叔回老家接他妈去了,今天晚上回来。
       也不知为什么,自从写开了日记,我总爱胡思乱想,屁大一点事情,经常越想越多,也越想越远。比如岳叔让他妈过来伺候月子,我就想,岳叔他妈会不会像我娘一样,说话直来直去,干活挺麻利。再不,就像隔壁的二奶奶,笑嘻嘻的,挺慈祥。
       我很心胜地盼了整整一天,一直盼到黄昏,也没盼到岳叔和他妈的到来!吃完了晚饭,我就开始在灯下写起了日记,这才听到岳叔在院子的说话声。啊,岳叔和他妈来了!我扔下日记,就蹦到了院子,顺手接过去岳叔手里那些重重的行李,帮他提到了家中。
       在岳叔那朗朗的笑声当中,我才发现,岳叔的妈又高又壮,比他还要高。她那缠了足的小脚,穿着青帮的绣花尖鞋,洁白的袜子,并用宽宽的黑绑腿带紧紧地缠着黑色棉裤腿。上身穿着藏蓝色大襟棉袄,戴着一顶黑平绒的老太婆帽,看上去像个老怪物。可是,我还是亲切地叫了她好几声奶奶。
       老太太喜得合不拢嘴,从花包袱里掏出一把花生塞了给我。很快我们一家人全都过来,把岳叔的个小北屋里间和外间都塞的满满的。岳叔非常高兴,他还拿出了核桃、红枣、柿饼,还有很多黑黑带霜的软枣,摆了满满的一坑。爹高兴地问他,你吃饭了没。岳叔说还没有。爹说,走,一块到我的屋里喝酒去!两个人高高兴兴地走了。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一日    天气  晴

       过了元宵节,学校就要开学了。可是岳婶怎么还没生,我有些沉不住气了就问娘,岳婶咋还不给我生下小弟弟呢?娘噗嗤一声笑了,说,小松,你大小也算是一个男人,你光问这事,丢人不?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可丢人的,只要一放了学,不管是在中午,还是在下午,我都要去问上岳婶一声,小弟弟生下来没有。每一次岳婶总是笑嘻嘻地告诉我说,快了,快了。
       这反倒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没有想到等待岳婶给我生小兄弟,是这么漫长!这天夜里,我是怀着这种幽幽的哀怨,进入到梦乡。梦中,岳婶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哇哇直哭。喜得岳叔一个劲地打转,岳叔他妈则高兴得直亲孩子的小鸡鸡。
       也就这时,睡梦中的我,确确实实听到了从北屋传来孩子的啼哭声,我一轱辘就从坑上爬了起来,就往外跑去。爹一把抓住了我,小松,你要干什么去?我说,去看看岳婶生下的小孩!你不能云,你要是跑过去,冲了喜,哪怎么办?我说,我只是到窗户底下听一听。
       爹松开我。我快速蹬上棉裤,披上棉袄,就来到北屋窗下。屋里有大人的说话的声音,也有孩子的哭声,大人的说话的声没有孩子的哭声大,孩子的哭声是一声紧似一声,哭得我的心里好痒痒,还一个劲地跳。这时门从里面开了,走出了好几个人。里面有岳叔也有娘,还有缠着小脚的钱奶奶。以前娘经常跟我说,当年,我就是让钱奶奶从大河崖里捞回来的。
       娘一看到了我,问,小松,这黑天半夜的,你呆在这里干啥?我说,听孩子哭声。娘笑了,你还不快回去睡觉,你明天还要上学。也不知为什么,我感到岳叔和他娘,好象都不是很高兴。我回来兴奋地睡不着了,就打开灯,补写了这篇日记的后面内容。快写完日记时我问,娘,岳婶生了个啥?丫头片子!我的心里一沉,不仅明白了岳叔为什么不高兴,就连自己也觉得有一点不尽人意。

                                                                                  ·2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8: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3 19:01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七日  天气  晴  风挺大

       第二天早晨,我起来时,院子里静悄悄的。外间桌上的碗里面,有七八个染红的鸡蛋。爹和娘还没起,娘从被窝伸出头来说,小松,你倒上一点热水,吃上两个喜鸡蛋,再去上学。
       我从热水瓶里倒上热水,吃了两个红皮鸡蛋。我很希望能听到北屋孩子啼哭声,但是很静,门窗仍旧挡着红色的布帘。我背上书包来到院子,是多么希望北屋的门打开,不管岳叔,还是那个高高怪怪的奶奶出来,那样一来我都会有理由进去看一看那个盼望已久的小妹妹了。可是,北屋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出来,我感到非常失望。
       上午我没有上好课,一直在想着岳婶生的小妹妹长得什么样。肯定是红嘟嘟的小嘴,胖胖的小腮。再不就是小小的鼻子,小小的眼睛,只要一逗她就笑。中午放学后我背着书包,不管不顾地就闯了进了岳婶家中。睡在岳婶身边的那个被一床小棉被紧紧包裹的婴儿,又丑又难看,头长长的,脸上皱皱的,还黑红黑红,就像一只小老鼠。
       也不知为啥,岳叔和岳婶看上去都不高兴,全黑着脸,谁也不理谁。见没人理我,我背着书包就离开了这里。一回到家,我悄悄地就和娘说,奇怪了,岳婶生的小妹妹是那么丑,尖嘴猴腮的,像只小老鼠。娘不由地笑了,你还说人家呢,你刚刚生来时下,最丑,就像是盐蝙蝠,又瘦又小,邪难看。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三月六日   天气   阴天

       过了一个星期,岳婶生的小妹妹变得好看了起来。两只眼睛黑黑亮亮,还是双眼皮,一见到人就笑,一笑就有两个小酒窝。尤其是一见到我,她就舞张着两条小胳膊,蹬摇着两条小腿。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不管下午还是中午放学,我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先去看一看她。无论是她睡着,还是醒着,等我看她看够了也玩够了,这才想到回家。
       娘说,我是男儿的身,女儿的心,早知道这样,再给我生上个小妹妹。岳婶也经常地说,既然小松这么喜欢小女孩,那干脆就把这个小丫头片子送给你们家算了,省下我整天受他娘俩的窝囊气!
      在学校里我想给小妹妹折纸鹤,不会折,就叠了给她一架纸飞机。放学一回家,我就拿着这架用红墨水染红了的纸飞机在小妹妹头上做着飞行表演。小妹妹平静地躺在那里,用两只黑黑的眼睛跟着我手上的这架红色的小飞机,在慢慢旋转,高兴了蹬一蹬腿,有时候还会使劲地笑上几声。
       我很快想起,年前我不是还留下了几根未放完的滴滴金吗,我为什么不点上逗着她笑?我回到家从炕席底下抽出一根来,点上,就来到了北屋。岳婶上茅房去了。果然小妹妹那黑黑的眼睛,立即被我手里滴滴金冒出来的小火星星,吸引过了来,还高兴地蹬起了双腿。突然,有一粒火星溅落在了小妹妹那粉嫩的小脸上了,她立即没命地就哭叫了起来。
       岳婶从外面跑了进来,一下子夺下我手里的滴滴金,扔在地下踩死,既气又恨地说,小松,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样的东西也能让小孩子看?娘听到,也从我家赶紧地跑了过来,当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后,她二话没说,守着岳婶就狠狠地扇了我两巴掌。
       娘这是第一次揍我,我非常伤心。让我更感到后怕的是,如果小妹妹的脸上烧上了一个大坑,那该怎么办?

                                                                                     ·2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9: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4 19:56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三月十五日   天气   天空灰蒙蒙的

       由于惹下了大祸,我已经十几天没有到北屋去。我很想去,但是却不好意思去。岳婶来我家叫了我好几次了,说,小妹妹脸上被滴滴金烧的小干疤,早就已经掉了,小松,她想你了。我的心里也很想过去看一看小妹妹,十几天没有过去也不知道她变成了什么模样。娘最理解我,这天中午我回家吃午饭,她笑着对我说,        小松,你岳婶说要补袜子,你赶快把袜板给她送过去。我拿上袜板就来到了北屋,轻轻地敲了敲门。门打开,露出了岳婶那张胖乎乎的笑脸,小松,你什么时候长上了规矩,还知道敲门。来,快进来。
       岳叔不在,岳婶正在给小妹妹做小虎头鞋,小妹妹安静地睡在坑上。她确实长大了,也胖了,就像换了一个孩。我不由地说,岳婶,几天不见想不到小妹妹长这么大了。是呀,你要是再不来看她,她都快要把你给忘了。     
       我从裤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画得花花绿绿里面装着沙子的木棒棰,放在小妹妹的身边。岳婶一看,喜得叫了出来,行呀,小松,你真不亏是当哥哥的。直到现在,我和你岳叔都没有想到,要给她买上点东西玩呢。想不到你这样有心!岳婶这样一夸,弄的我很不好意思。这个木棒棰我买了有一个多星期了,才花了一毛多钱。岳婶,小妹妹叫什么名字?
       就叫她妮吧。我没想到这么好看的小妹妹叫这名,就说,叫这个名字太土了。土就土吧,这是她奶奶给她起的。岳婶长长地叹了一声说。我的心里很难受。这么漂亮的小妹妹,怎么能叫这么一个平淡的名字呢!我想了想,接着就对岳婶建议说,能不能叫她琼妮?琼,就是红色娘子军吴琼花的琼。我查了查字典,琼是一种美玉。要是叫她琼妮,总比叫她妮强。行,那从今天开始就叫她琼妮吧。岳婶停止了做虎头鞋,抬起头来满足地看着我,笑了。我也笑了。

                                                                                   ·27·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9: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4 20:01 编辑


                                   五、幼小心灵的感应——纯真的爱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四月八日   天气   阳光灿烂

       天渐渐暖和起来,琼妮还穿着薄薄的棉袄棉裤。只要放了学,我都过来和她一起玩。琼妮懂的事很多,我只要用手一戳她,她就咯咯笑出声来。太好玩了,我简直视她为生命!
       这天放学回到家,我一进院子就来到北屋。琼妮正在岳婶的怀里吃奶,一听到我的声音,她停止吃奶,扭过头来就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脸。想不到小妹妹是这么这么有灵性。岳婶继续给她喂奶,她不吃了。我这才看到岳婶两只奶子这么圆这么白,奶头挺挺的,不住地往外渗着白色的奶水。
       我掏出了一个花小球,用开水烫了烫,塞了给琼妮。她一接过去,就往嘴里面放。岳婶说,小馋猫,用手拉下衣服,就把奶子盖死了。我的心里真有点七上八下。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六月七日    天气  晴

       琼妮长大了,慢慢地会坐也会爬了,头上长有几根黄毛,整天扎着个小朝天辣,一不对她的劲,不是咿咿呀呀大喊大叫,就没命地闭着眼睛干哭。她只要一高兴,不是爬到你面前仰起头来冲你讨好地笑,就是挤起鼻子,朝你扮鬼脸。娘对岳婶说,这丫头猴精猴精,将来长大了,她要是不把你们两口子糊弄的团团乱转,那才怪呢?
       缺点是琼妮的胆子的特别小,小鸡小鸭的从来不敢动。爹在队里干活,从庄稼地抓来了两只小野兔,红红的眼睛,毛绒绒灰褐色,真好玩!琼妮只看不动。为了锻炼琼妮的胆量,我拿着她的小手去摸兔子,她立即吓得尖叫了起来。为了这琼妮病了好几天,吃什么药也不管用。最后,还是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她叫了叫魂,这才慢慢地好起来。

                                                                                 ·28·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20: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5 21:02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七月三日   天气  晴

        就要放暑假了,学校教导主任给我们布置了一项政治任务,再开学,班干部最好人手一册《毛泽东选集》,还要组织学习。毛主席的这本书我早就注意到,雷锋叔叔坐在汽车里面,看的就是这本书。我到房镇新华书店一问,定价才三毛多钱,但是没有。
       岳叔家里有一本《毛泽东选集》,当知道我需要时,他对我说,这是我们矿上发的,小松,你要是用,你拿去用得了。我一听非常高兴,今天一上学,我就把《毛泽东选集》带到了学校,并显摆地放在课桌上,引起同学围观。班主任说,杨耀松同学,你能不能借给我看一看?我从心里很不同意,但是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
       中午放学时,我在路上捉了一只金黄色大蝴蝶。一回到家我叫着琼妮的名字推开北屋门。琼妮没在,岳叔岳婶也有没在,会不会在琼妮奶奶的屋里?我来到东屋北头,推开门,一股臭气就顶了我一个大跟头。原来琼妮奶奶,正在洗两只尖尖的小臭脚。我连忙退了出来。
       晚上我把这事告诉了娘,她长长地叹一声说,可怜的老人,明天就要走了。本来你岳叔想在这里养她的老,你岳婶不同意,为了这小,两口打了好长时间的架。要怪就怪这个老太婆太管闲事了,她成天怪你岳婶养鸡不下蛋,就是下,也是个软黄蛋。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八月十七日    天气  晴  闷热
       暑假才过了一半,我就感到在家没有一点意思,还不如上学。我早早把暑假作业做完了,不是逗着琼妮玩,就是到村头的水湾里和小伙伴们扎蒙子,打水仗。
今天扎完蒙子一回来,我就听到琼妮那没命哭叫声。我跑进院子,琼妮在树阴下坐的大铁盆里,岳婶在她的头上正打肥皂。大铁盆是铁色暗的,琼妮肤色太白,她胖胖的小胳膊小腿亚亚沟沟就像一节节小藕瓜。岳婶笑了,小松你说得非常对,琼妮要是不听话,我们就一起啃她的小藕瓜。

                                                                            ·29·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21: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5 21:07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八月二十七日   天气  阴
       暑假快要结束了。公社给社员的家里面都按装了小喇叭,此时小喇叭里正在唱着《唱支山歌给党听》。这支歌我也会唱,但是却没有小喇叭唱得好。有人走进院子,是我们公社的秘书刘雨民,还跟着一个女的。他们全都是白色衬衣,的确良的灰裤子。我参加公社学雷锋先进事迹报告团,认识的刘雨民。
       刘雨民问我,小松,你爸你妈呢?我说,爹和娘到队上干活去了。拿出你家的户口本来,让我们看一看。我把户口本拿了出来,你们查户口?不,核实成分。说着,两人看了看我家的户口本,就走了。
       这时小喇叭上唱起了《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我隐约感觉,这个世道可能要变。但怎么变,我没有底。琼妮睡觉醒了,在北屋呜啦直叫。我来到了北屋,岳婶问我,小松,那两个人是干啥的?核实成分的。岳婶的脸拉长了轻轻地叹了一声,我和你岳叔成分都不好,他是地主,我家是富农。
       这时,小喇叭还房贷播放的革命歌曲是《社会主义就是好》。


                                                         杨耀日记一九六五年九月一日   天气   多云

       学校开学,我这才发现原来校门迎面墙上写着毛主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地方,现在却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班主任把《毛泽东选集》还给了我,谢谢你,杨耀松同学。我觉得她有点怪怪的。但是怪在哪里,我却不知道。下午时,听消息说,班主任和校长老教导主任都要去办什么学习班!
       放学一进家,岳叔就在北屋大声地喊我。我拔腿来到了岳叔家,小松,我借给你的那本《毛泽东选集》呢?在这里。说着我连忙从书包里掏了出来,顺手就给了她。
       小松,矿上要组织我们学习《毛泽东选集》,我是不是先拿回来用一用?我说,岳叔,你先用吧,这个学期,我们没有这样的课程。我转身就要走,他又把我喊住了,小松,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说,没有问题。很快,岳叔把一摞书放进我怀里,他又抱起另外的一大摞。我看了看怀里的这些书,有些不解地问他,干什么?他脸上阴阴地说,到院子里找上个旮旯角,烧掉。我大吃一惊,这么多又这么好书,为什么要烧掉?岳叔说,我在矿上听人说,这些书都非常反动!必须要把它们统统烧掉!我惊呆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我这样,岳叔无奈地笑了笑,指了指正广播的小喇叭。我这才听出,此时小喇叭上正在慷慨激昂地播送着,要向资本主义文化阵地宣战。我真不忍把这些书烧掉,就说,岳叔,你要想烧掉,还不如给把这些书给我呢我!岳叔看了我好半天才说,那好,我就把这些书全部都送给你。但是,小松,你一定要记住,不管在什么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向任何人说,这些书是我送给你的。
       我痛快地答应着。岳叔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把那些书打开,凡是有他名字或者盖过私章的地方,他都毫不留情地哧拉哧拉撕掉。

                                                                                   ·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