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王茂堂 -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残 生 日 记 新人帖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1-6 19: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6 19:38 编辑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七日  天气   晴朗

       从内心深处来讲,我确确实实地在爱着小松哥!这种爱是深刻的,更是广阔的,用世界上最美丽最纯真的语言,也难以说得清楚我们从小就对他产生出来的这种爱。因为我岳琼妮一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睁开眼睛所能到的男人,除了父亲之外,再就是小松哥了。在我那稚嫩的小心灵里,小松哥是那样的完美,又是那样的善良,他无疑是我心目中最高尚的男人。
       当我把我心中想到的和意识到的这所有一切,晚上在旅馆坦白无碍地告诉了尼克之后,他这才找到了我新婚第二天突然离他而去,冒着风雪,不顾一切地跑到保定的主要原因了。于是尼克紧紧地拥抱着我,向我发誓说,琼妮,从现在开始,他一定会比我的小松哥做得更好,会更加的爱我!
        尽管说,我感到尼克绝对不可能做得到,但是心中的感人和,我还是让我紧紧地拥在了他的怀里哭了出来。两天之后,尼克就要从保定离开了。由于我,他到美国探亲的假期已正式地注销,他必须要回到丞州机场去班。他深深吻别了我,并给我留下一个长城信用卡,说,就是为了你的小松哥,你也应该尽情地在这里消费。我平静地冲他点了点头,就默默地把马克送出了医院。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  天气  晴

         尼克走后的第二天,刘巧娟也走了。她是跟着刘昆带着小庞和李玉霞开来的车,一块回到的丞州。只留下岳琼妮在身边护理我。我很想让岳琼妮也跟他们一块走,因为这里的护士护理得我很好。谁知,岳琼妮却拉着一张长和的脸赌气地对我说,说真的,小松哥,我留下来并不是为了照顾你杨耀松,而是我很担心你要是一时地想不开,会不会打开病房的这扇窗子,跳下去!
       我大吃一惊,没有想到琼妮竟对我说出了这种刻薄的狠话!我渐渐地明白了琼妮的这番深刻地用意,也是,我就是再绝望,心情再不好,也不能不动不动就对她使性子。尽管我们之间心灵相通!唉,也罢,既然上帝对我杨耀的人生早就是这样安排好的,我也只好客观而现实地接收下来自己已经残疾的这一现实。但接下来,我的心情还是依旧非常的沉重,本来一个重大的肇事交通逃匿案即将要告破和解决掉了,想不到却因为我突然出现的车祸,而要长期耽误下去。

                                                                                           ·11·

 楼主| 发表于 2019-1-6 19: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6 19:46 编辑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天气   晴

       一看到小松哥躺在病床上,依然紧紧地皱着眉头,仍在不断地唉声叹气。我科知道,他一定还在为王林他妈的那起交通肇事逃匿案而发愁。小松哥这次去北京,除了去见一见那个郑丽之外,再就是为了破这件案子了。也不知道小松哥的这次的北京之行,在那桩案子的取证上,有没有实际性的进展?
       让人感到惊奇的是,中午我出去买了点东西回来,这起肇事逃匿案的受害主体王林他妈,竟然坐在了小松哥的病床边。只铜陵她紧紧地握住了小松哥的手,正在为小松哥的两腿致残而哭泣。
       王林他妈血压高,心脏也不好,让她老人家那么远的地方跑来,确实是有一点太难为她。我感激地喊了她一声大娘,就坐在了她的面前。老人一直在自责地说,是她害了小松,如果不是她一直催促小松到北京想法破案,小松就不会遭这个大难了!
       晚上,我和王林他妈住了进同一间旅馆的房间,由于各自的心里面装的事情太多,好长时间我们俩都没睡过去。王林他妈翻了翻身,问,闺女,听说你要跟那个美国人要去美国度蜜月,怎么还没走呢?我说,小松哥腿上的伤,牵扯得我没有走成。王林他妈长长地叹了一声,小松这孩子也够可怜的,你离开他要是去了美国,小松的两条腿又锯了,依我看,这辈子他甭想找上女人,和他一块过日子啦!
       王林他妈的话恰巧击中了我心中的痛点,我的全身哆嗦了一下,好难受好难受!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天气   晴

       没有想到王林他妈,不,应该也是我的干妈,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还从丞州跑到保定,来探望我!看起来,是我在处理她儿子车祸中的所做所为中,彻底感动了她。唉,如果不是出了这起现意外交通事故,这个肇事逃匿案,已经到了最后的处理阶段。但是目前我还不能把这个事故处理中隐藏的一些重要因素,告诉事故的双方的任何人,这里面的变数仍旧非常大。
       更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另一位不速之客,也就是撞死王林的肇事者,今天下午三点多也闯进了我的病房之中。他就是凌阿姨和郑叔的儿子,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习时的同学,郑学海。幸亏他一步迈进病房的时候,王林他妈并没有在这里。
       在郑学海那絮絮道道讲述之下,我才慢慢明白,原来他的母亲凌阿姨,自从那天我在雾霾天气下开上车离开北京,一直都不放心,不断地用电话咨询北京至丞州的路况。最后打电话一直联系不到我,这才得知了我发生了车祸,在短时间内就让郑学海赶了过来。
       我赶紧暗示着郑学海,让他最好赶快离开这里,以免让王林他妈碰上。没料到的是,也就在这个时候王林他妈和岳琼妮两全人一步就闯了进来。我愣了,岳琼妮也愣在了那里!一见王林他妈,郑学海的两只眼睛不由一亮,小松,这是不是就是你对我们说过那位挺像我妈的那个老人?简直是太象了……由于我的及时制止,激动不已怕郑学海这才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很快,郑学海明白我的意思了,再也不多说话了,一个劲地拿出带来的水果来给王林他妈吃。

                                                                                ·12·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9: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7 19:52 编辑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天气   晴

       也许是郑学海和王林他妈的出现,小松哥在情绪上好多了,不再冲我发脾气了,而且还吃上了不少的东西。这天医生给小松哥换药,我没有走出治疗室,就悄悄地站在了一边。我不仅血淋淋地看到了小松哥那锯掉的半截小腿,而且我也看到护士在慢慢揭纱布时揭出来的血渍。尤其是当我我清晰看到,小松哥腿上那巨大的创面黑黑的红红的,有的地方还裸露着硬硬的骨头!我不由感到一阵晕眩,忍不住流着泪水,扭过头来就跑离了治疗室,找到一个垃圾桶,就大口大口地吐了出来。
       真是没想到小松哥情绪好了一点,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反而不行了。接下来的一整天,都在为小松哥失去双腿,而在暗暗地流泪。晚上,回到了旅馆房间,王林他妈又唠唠叨叨和我讲起了她那被汽车撞死的儿子,王林的一些事情。因为我已经听了有八百六十遍了,也只好戴上耳机,合衣躺在被窝里,听起了MP3。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天气 有些阴

       今天一大早,我就把郑学海给打发回北京了。临走之前我悄悄告诉他说,等我的伤好了开始正常工作,我首先处理的就是你这个案子。我让他回去代问凌阿姨和郑叔好!并且让他们做好充分思想准备,如果一旦接到我的电话,要尽快赶到丞州!郑学海在临走前还想见一见王林他妈,因为这个老人确实长的太象他妈妈了。但我怕惹出麻烦和意外,只好赶紧把他撵走!
       郑学海离开了有一个多小时,岳琼妮这才按照我的意思,带着王林他妈从旅馆里过来。小松哥,今天我到市场上逛了逛,给你买来一本刚上市的新书!你看看人家,前前后后地死过了好几次,还那么乐观,哪象你,仅仅也就失了去两条小腿,就整天唉声叹气。
       我接过那本书来一看,是《死亡日记》,作者是荒凉。整部小说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作者遇到车祸,伏兵从死亡边缘上回归,又再次被癌症的病魔缠上了身,最终战胜了死神和病魔的全部过程。
       我很明白,琼妮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让我振作起来。吃完了早餐,我就趁着来接我回丞州的救护车还没有到,便在床上看起这部日记体小说。渐渐,书中的内容和作者的某些观点,震撼着我的五脏六腑,使我深刻地认识到,琼妮说得一点也不错,自己仅仅失掉了两条小腿,就如此消沉这般的绝望,确实是有点太不应该了!
       比一比张海迪,再看一看史铁生,我杨耀松在灾难和困难面前,就是一个懦夫!我不由又想起了我曾经崇拜过的英雄,雷锋、王杰、刘英俊和焦裕禄。我还很快想到了一直在学习着的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等等战斗英雄,心里很快就热血沸腾了起来。
       比一比我从小就崇拜过的这些英雄,失去两条小腿,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不能绝望,也不能消沉下去,我一定要振作起精神来,就象过去那样,用不懈的奋斗,来努力完善自己残疾的下半生!
       也是,我杨耀松为什么不利用回丞州住院治疗的这漫长时间,象这本书中的作者荒凉一样,也把自己三十多年以来所写出来的那些日记,好好地编排和整理一下呢?很难说,这不是自己对自己前半生的一次大检阅,大盘点,甚至还可以说这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大反思?
       当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了岳琼妮之后,她非常高兴地说,这简直是太好了!小松哥!处在巨大伤痛和心痛中的你能想到这一点,这充分说明,你已经从这次事故的阴影中挣脱了出来。好,一回到丞州,就由我来帮你开始整理你以前写下的那些日记!我在北京广播电视大学学过新闻采访和编辑,在文字的编排和组织能力上,还能行!我连忙告诉岳琼妮说,不行!一回到丞州,你还是快点跟着你的尼克到美国结婚去吧,整理编辑日记的事,我一个人行。
         琼妮非常坚定地告诉我说,不,我已经跟尼克商量好了,我要等到你的伤势完全好了之后,我们才会去美国。
       从丞州来接我的救护车,是这天下午四点钟赶来过的。一点也不错,我虽然在生理上失去了两条小腿,但是在精神上自己却有了新的奋斗目标,所以说,我是高唱着凯歌从保定回来的。

                                                                                ·13·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9: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7 19:57 编辑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天气   晴

       回到丞州后,我的心情很好,小松哥也恢复了原有的精气神。天空慢慢放晴了,前来探望小松哥的人也非常的多,除了家人和朋友,最多的就是交警支队上的人了。还好,小松哥全部都是用自己那阳光辉灿烂的笑脸,迎接了他们!
       经过丞州财经医院的外科复查诊断,小松哥腿上的创伤面恢复得非常好。医生说,照这种形势发展下去,再过二十多天,病人就可以出院了!昨天小松哥的前妻卓雅姐和她的丈夫姜闻泽,也来医院里看望过小松哥。一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小松哥下面的小腿空空如也,卓雅姐接着就失声地痛哭了出来。
       卓雅姐和姜闻泽两个人刚刚从病房离开,小松哥就催着我去取他以前写下来的那些日记。我非常担心,我要是回家取这些东西,有可能让我妈和小松哥的母亲杨大娘看到而怀疑上什么。因为小松哥受伤致残的事情,至到现在我们所有的人都还一直在瞒着这两位老人!可小松哥老是在催,没有办法我,也只好回到小松哥家中,去取那些日记。
       楼下的杂物棚里面非常乱,在尘埃中,我很快找到了那几个大纸箱,打开一看,里面排列着各式各样陈旧的日记,竟然有这么多。这其中有塑料封面的日记本,有纸面的日记本,还有布面日记本,甚至还工作日记,或者是普普通通的记录本。它们全都按照年按月用麻绳紧紧地捆绑着,分门别类堆放在好几个大纸箱子里面。
       我按小松哥的提示,从一个纸箱里抽出了那一大捆标有一号的日记本。这捆日记本沉甸甸的,约有三十七八本样子。我怕让我妈和杨大妈碰上,连忙把这捆日记吃力地拎在到手上,楼也没敢上,匆匆忙忙地就离开了这里。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天气   晴

       我杨耀松从小就这样,只要认准了的事情,说办就要办到底,是一刻也等不得,整理过去的那些日记,也是如此。
       我也没有想到自从一九六三年学习雷锋开始写日记,我竟然从未间断过写日记。就算再有事情,或者出现了什么意外,没有来得及写,我也要想尽办法,在以后日子里补上!否则,我心里就感到不踏实。
       这不是有什么毅力不毅力,我觉得样做非常有意思,或者说已经成了瘾。若要仔细地想一想,此生我要是坚持把日记写下去,也确实有着一种特殊的人生体味。无论在什么时候,不管处在什么地方,只要打开其中一本日记本,看一看里面的任意一篇,当时情景和事情的原委,就像在演电影一样,久久地回绕于我脑海之中。
       岳琼妮给我拿来日记后,我就和她按部班地整理开了那些日记。我一本一本翻看着这些老朋友,为这么些年我还没有忘记它们,它们也没有冷漠我,而在热热地心跳。它们一本本地就象是突然之间有了生命力,给我的心灵上带来了一次又一次地撞击与震撼。
       琼妮似乎也体味出了我见到这些日记之后,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岩浆般的热情和渴望,她没多吱声,只是按照我的吩咐,用抹布一本本地擦拭着这些略带尘埃的“老朋友”,并把我病床前的床头柜所有吃的和喝,统统地拿了出来,把它们一本本地码在里面。我不由把自己毕生写出的第一本日记本,捧在颤抖的手里,心情激动,哆嗦哆嗦地就翻开了这本日记的第一页……

                                                                                     ·14·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9: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8 19:48 编辑

                                    三、学习雷锋——难以磨灭的记忆

                                                杨耀松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七日   天气   晴

       放学前,语文老师布置作业,要同学们每人都要象雷峰那样写革命日记。并强调,少先队员学习雷锋,在行动上就要写革命日记。不会写不要紧,可以慢慢地学慢慢地练,不会写的字可以用拼音来代替。为了完成作业,回家后我就写了这篇日记。
       雷锋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为人民服务却是无限的。我要向雷锋演习听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象雷锋那样,把自己那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写完这些,我不由地看着家里墙上雷锋那幅挎着冲锋枪,后面是一棵苍松的画像,笑了。

                                              杨耀松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八日   天气   晴

       我写的日记交上去,在班上受到了语文老师的表扬。说我把家里墙上的雷锋画也像写了进去,非常生动!
       今天这篇日记,是我做完了家庭作业,在油灯下抄了三遍,才写成的。我一笔一划地写,右手的指头捏铅笔捏得生疼生疼。没想到,写东西真难!娘在一边纳鞋底说,我板板正正地坐在油灯下写字,还挺像一回事。你哥和你姐只要一写东西,他们就犯困。受到娘的表扬,我很高兴,心想,我要像雷锋一样,要把日记写下去。
       交第一篇日记时,我故意把作来本放在了最下面。我知道我的学习不好,日记肯定也写的不好。但是今天我却最后一个交,故意把作业本放在了全班作业本的最上面。

                                                                         ·15·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9: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8 19:55 编辑
                                 ...
                                                 杨耀松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十一日  天气  多云

         今天星期六,语文老师表扬了我,说我日记写的很好,写了学校,也写了家里。写我妈,写得最形象。
         我挺得意的,同位的大强却不理我了。大强的爸爸在外面当工人,平时他穿的比我好,吃的也比我好!另外,大强还有一支黑得发亮的金星牌钢笔,我非常羡慕,也有一点嫉妒。心想,自己要是也有上一支这样的钢笔,那有多好!


                                               杨耀松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十三日   天气  下小雨

        学习雷锋,同学们都争着做好事,有帮人往崖头上拉车,有人到无保户家里干活,还有的拾金不昧。学校的广播站,天天都有做好人好事的同学上广播。
学雷锋平时我做了很多的好事,可就是上不了广播,心里特别急。大强已经上了三次广播了,很傲。这天放学他不理我,又蹦又跳地跑到前面,和其他的同学一块走了。
       我就大强这么一个好同学,因为我日记写得比他好,他一不理我,也就没人再和我玩了。突然,路边湿湿的草丛里有一支黑黑的钢笔,和大强的那一支一模一样。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就过去拣了起来。心里想,这样明天交老师,我就可以上学校的广播了。
       我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家。吃完了晚饭,就写出了这篇日记。

                                                   杨耀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十五日  天气   阴

       今天一上学,我就把钢笔交给了学校的招领处。看着招领处老师给我认真的登记,我心里面喜滋滋的。心想,我总算做了件好事,上一回学校的广播了!
       上第一节课时,大强就满书包地找他的钢笔,问我见了没有。我的心里一沉,脸不由红了。见我这样,大强就在教室里到处地喊,有人偷了他的钢笔。算术老师夹着备课本要来上课了,他问大强,上课了,你咤呼什么?大强说,老师,我的钢笔不见了,肯定被人偷了。算术老师让他到招领处看一看。一会大强把钢笔拿回,守着全班同学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下班后,大强对所有的同学说,是我偷了他的钢笔交给老师,想做好事,受表扬。同学们把我当成偷钢笔贼,一个个看着我。我说不清道不白,就爬在课桌上哭了起来。班主任把我叫到了办公室,问我怎么一回事,我只是一个劲哭。班主任劝我,你一定要做一个诚实守信的孩子。
       放学后,班主任把我送回家,把发生的事情和爹娘说了。老师走后,性急的爹就扇了我两个大的耳光,告诉我说,以后你要是再拣到钢笔,就要狠狠地脚踩碎它!娘一边流泪,一边催促着我睡觉。我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生疼,一边哭,一边写下这篇日记。
       娘陪着我,没有纳鞋底,不断把油灯拨得更亮。我恨死大强了,这辈子也不想理他!

                                                                                    ·16·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20: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9 20:18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十八日   天气 晴

       我不理大强,他也不理我。因为心虚,大强见了我再也不那么趾高气扬。老师给我调了位,我的同位变成了一个女同学,她叫苏允霞。这并没改变我在班上的孤立,因为在所有同学的眼里,我仍旧是偷钢笔的贼。
       今天下午放学,快到杨庄那长长的崖头上时,我从后面吃力地帮着推我们村小卖部送货的那辆平板车往上走。拉平板车的是我们村小卖部的老营业员,车上面有成条的饼干,有好多水果罐头,还有还花花绿绿的糖果。平板车来到崖头半腰时,大强也跑来帮着往上推,可能没有发现我,他偷偷抓了两把花生粘。当他抓第三把时,这才看到了我,脸上一下子就吓黄了。
       上来崖头,大强要把花生粘分我一半。我没有理他,只说要告老师,就离开了他。第二天大强没来学校上学,第三天他也没有来。


                                                  杨耀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二十三日   天气   有雾

       四五天过去了,大强还是没有来上学。我心里不安,是不是大强出了事?下午放学,班主任叫住我,让我到大强家里问一问,这几天他为什么没来上学。还要让我告诉大强,明天学校的全体师生就去部队听先进事迹报告会,一定让他来上学。
       放了学我直接来到大强家,在院门口喊了他几声。大强母亲一听就从屋里跑出来说,大强去上学去了,还没有回来呢。我知道大强又逃学了,刚想回家。但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就是去逃学,也该回来了。不行,我得到处找一找他。
       我们杨庄的西边有一片大树林,那里有生产队好几个地瓜窨,还有十几间当过猪圈的土坯房。以前我和大强一块逃学时,都爱到这里来玩。这里的饲养员很好,记得他养的大花狗生了七八只小花狗,还没睁开眼睛就让我们摸。
       这里很静,有好几排猪圈都倒塌了,没有一个人。我大声地喊了几声大强,没有人回应,刚想着要离开,耳耳蒙蒙地好象有人喊。我吓坏了,是不是鬼!因为那个和蔼可亲的饲养员,大前年因为偷偷吃过猪饲料,被大队长发现之后就吓得吊死在这里!
       我头皮发炸,刚想拔腿跑开,隐隐约约地听到是大强的声音。我站下来仔细地听了听,还真的是大强。我壮起了胆子,顺着声音慢慢找去。在一个黑乎乎地窖下面,大强正在着急地喊我。
       我辨了辨眼睛,这才影影绰绰地看清大强在地瓜窖里。小松,你赶快把我拉上去吧!我来这里面玩,也就睡了一小觉,就再也爬不上去了。
       我这才发现黑咕隆咚地窨里面的木梯子没了,地窨的土坑边上虽然有一些小坑坑,但陡直陡直,很难往上爬。我爬下了身伸出了手,还够不到大强。我有些急眼了,扒下褂子就朝大强伸了下去。大强抓住褂子,踩着地窖墙上的小窝窝,费了好大劲,这才从地窨里趴上来。我呼哧呼哧地喘粗气,大强的脸色蜡黄,哇哇直吐。
       吃完晚上饭,大强的母亲到我家。她用大手巾兜着两条饼干,两把花花绿绿的糖,就对我娘和我爹把我救大强的事情说了说。临走还一个劲地拍着我的头说,感谢我救了大强。
       娘和爹很高兴,尤其是爹亲切地摸着我的头说,你这孩子,不管是好事还是孬事,你乍回来都不说。这天晚上我含着甜丝丝的糖,一直到夜里的十二点才写完这篇日记。

                                                                                       ·17·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20: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9 20:22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天气  多云

       大强来上学了!我没和老师说救大强的事,老师也没在意。远远大强冲我笑了笑。我们排着队唱着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来到了那个好远好远的部队上。一个穿着军装的老红军给我们讲课,不是学习雷锋,是打鬼子杀国民党。他的声音很大,一讲到高兴的时候,手还不断地挥动,像要打仗。
       大强与我和好了,中午吃饭还塞给我一个煮熟的鸡蛋。下午我们参观了部队阶级教育展览室,也是破衣服,烂碗,要饭筐。回来后,老师要我们写心得。我顺便写了这篇日记。


                                                   杨耀日记一九六三年五月三十日  天气  阴

        教室有点凉,课间男同学在教室墙角“挤牛”,女同学们在教室外跳方。班主任把我喊走,带我来到校长室。我的心直打哆嗦,不知又犯什么错误。想不到大强也在,娘的,说不定大强又给我打了小报告。
       旁边的一个大人握起我的手,小松,谢谢你救了我儿子大强的命!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大强的爸爸。我的脸不由一红,什么也没说。大强拉住我的手向我承认错误,小松,我的钢笔确实是掉的,后来才发现书包上有个洞。
       大强的爸爸当场送给了我和大强一个人一个彩色的铁皮铅笔盒,说,这样一来,你们的书包破了,就不会丢钢笔了。我一阵狂喜,因为我一直想得到这样一个铁铅笔盒。

                                                                                         ·18·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19: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0 19:18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三年六月十日   天气   小雨

       我从地窨救出大强,成了学校学雷锋先进典型!校长说,让我做好思想准备,暑假间准备随公社学雷锋先进事迹代表团到各单位演讲。我非常怵头,平时人一多我说话都结巴,我怎么还能上台演讲?班主任让我把写的日记拿出来,在班上张贴了出来。
       快放学了,班主任把我叫到校长室,给我十几页发言稿,说,你回去一定要把这上面的内容要背过,就是背不过,也一定要熟读。
       晚上做完作业,我就读那篇发言稿。心里直犯嘀咕,其实我没有这么好。哥哥和姐姐在一边也连讽加刺地说,看起来咱们杨家要出个人物了!我没有在意,仍一遍遍地念发言稿。
       这天夜里家中第一次点上两盏煤油灯,我在一盏下背发言稿写日记,娘在另一盏油灯下,一针一线地用爸的旧衣服给我改学生服。


                                                     杨耀日记一九六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天气   晴

       快放暑假了,我接到了通知,因为学习雷锋经验介绍团好的典型太多,我可能被去消!我松了一大口气,但觉得又有点受捉弄。我下的功夫真不少,光读那篇发言稿就牺牲我不少的时间。娘和爹知道后也不是滋味,小松,这下你的脑子这不是白用了。我说,没啥,当作背书呗。
       学校里也觉得有一点那个,放暑假前让我在学校里跟同学们讲了讲,想不到我的功夫没白下,用发言稿我讲的还行。同学们为我的发言直拍巴掌,大强拍得巴掌拍最响。
       在校长的安排下,我还在附近几个学校里讲了讲,我的影响一出去,就正式加入到公社学雷锋经验交流团。暑假期间,我先后跟着公社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和叔叔阿姨们出去讲了四次,每一次我得到掌声笑声最多,因为我年龄小,做出来的事情非常幼稚。
       其实在学习雷锋上,我做的比其他人差的远了。人家捐款捐物,义务送人有十里地,还有十几年一直在照顾孤寡老人。自己不就是把大强从地瓜窨里拉了上来,还到处地吹,到外地讲,这多掉架?
       经过一次次的锻炼,我改变了不少,原来很难说出来的话,现在脱口而出!

                                                                                 ·19·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19: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0 19:24 编辑


                                                     杨耀日记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三日   天气  晴

      为了奖励我,爹给了我三毛钱。我跑到小卖部,买了一本在货贺上摆了好长时间也没卖出的日记本。这本日记蓝色塑料皮,封面上有雷锋的头像,里面有几张雷锋照片,定价二毛伍分钱。因为我常着小卖部上崖头推车,小买部的苏伯伯只收了我一毛伍分钱。
       快过阴历大年了,小卖部里进了好多火鞭,我没有钱买,就用剩下的一毛钱买了几把滴滴金。滴滴金就象火鞭的芯子,燃烧得慢一点,能在黑暗中溅出闪闪亮亮的火光。


                                                     杨耀日记一九六四年二月二十九日   天气  阴

       大年后开学后的第一天,同学们有的穿上新衣裳。我还是穿着棉袄套着母亲给我改缝的那件学生服。我的同位苏允霞最厉害,一身崭新衣服不说,头上还绑着两块大红的绸带。大强没有来。老师说,大强和他妈妈要到他爸爸单位上住,可能要转学。
       过大年我光顾着疯着玩了,怎么没有看一看大强呢?想不到课间休息大强来了,同学把他围了起来,问这问那。我坐在座位上,没有过去。
       一会大强过来了,他拉起了我的手,掏出了那支黑色英雄钢笔就放到我手里说,这支钢笔就送给你,留个纪念。我不知所措,因为这支依金笔太贵,要花十几块钱才能买到!我就和大强推搡了起来。
      见我坚决不要,大强这才把我喊出了教室,悄悄地告诉我说,小松,其实那天我的钢笔没有丢失,我远远地看到你过来,把钢笔扔到草地里面,故意让你来拣。我现在正式向你道歉!见大强说得确实情真意切,我就把那支黑黑的金星钢笔收下了。

                                                                               ·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