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残 生 日 记 新人帖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 21: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4-26 20:25 编辑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残 生 日 记
                                                                                           
                                                         唐   人    著

                                                                              雷  锋  精  神  永  远  值  得  弘  扬
                                                                                                                                                                                ——习近平


                                                                                                              目            录

                                    一、瞬间淫念——残生的开始………………………………… 第1页第2节
                                   二、绝望中醒悟——意志上的振奋………………………………第1页10节
                                   三、学习雷锋——难以磨灭的记忆……………………………    第2页15节
                                   四、小生命降临——人生的启迪………………………………    第3页21节
                                   五、幼小心灵的感应——纯真的爱……………………………    第3页28节
                                   六、滚滚红流——革命激情初萌动……………………………    第4页34节
                                   七、腥风血雨——颤栗的灵魂…………………………………    第4页39节
                                                    八、蒙昧性冲动——初恋的困惑………………………………     第5页44节
                                   九、命运的转折——才能稍凸现………………………………     第5页50节  
                                   十、风暴中的惨虐——女走资派守望…………………………     第6页53节
                                   十一、伴君如伴虎——无奈首鼠两端…………………………     第6页57节
                                   十二、北京金山上——宣传队乐趣……………………………     第7页61节
                                   十三、一顿饭的情义——红尘下的畸形………………………     第7页64节
                                   十四、寅夜血书——信仰的厮守………………………………     第7页66节
                                   十五、险恶与机遇——狭缝求生………………………………     第7页68节
                                   十六、两个女人的悲哀——血腥杀戮…………………………     第8页71节
                                   十七、熔炉初锻——人格的完善………………………………     第8页74节
                                   十八、老战士的心——意愿初改变……………………………     第8页78节
                                   十九、非平等竞争——孙女的抱怨……………………………     第9页82节
                                   二十、爱中爱——一个女孩俩男孩……………………………     第9页88节
                                   二一、同窗情谊泪——乐极多生悲……………………………     第9页85节
                                   二二、病床前重托——精神的延续……………………………     10页92节
                                   二三、危险的爱——半月村龃龉………………………………     10页94节                     
                                   二四、一切皆为爱——意外中的婚礼 …………………………    10页97节
                                   二五、逝者如斯——老战士离世………………………………    10页101节
                                   二六、军事法庭来人——爱的疮伤……………………………    11页103节
                                   二七、欲望徘徊——爱与恨的拥抱……………………………    11页110节
                                   二八、三次意外婚礼——大爱如归……………………………    11页110节
                                   二九、身归丞州——新生活的开始……………………………    12页114节
                                   三十、蹲点的感受——正义在人心……………………………    12页119节
                                   三一、姐夫舅子——沆瀣龌龊…………………………………    12页121节
                                   三二、意外的礼物——一包点心的背后………………………    13页123节
                                   三三、神秘童车——天使般馈赠………………………………    13页125节
                                   三四、猛然醒悟——迷失的羔羊………………………………    13页128节
                                   三五、身陷“彻夜香”——迷茫中的清白……………………       13页131节
                                   三六、狱中的拷诘——人性大碰撞……………………………    14页134节
                                   三七、观念大错位——夫妻情初裂……………………………    14页135节
                                   三八、严父震怒——耳光下的悲泪……………………………    14页140节
                                   三九、悲伤的日子——母亲苦心………………………………    14页145节
                                   四十、诚实与守信——人性中的永恒…………………………    15页148节
                                   四一、观念的不同-----劳燕分飞……………………………186
                                   四二、白色赛殴轿车——意外来客……………………………191
                                   四三、苍老哀鸣——引发遥远的回忆…………………………196
                                   四四、旧情添新爱——三十年的思念…………………………202
                                   四五、遭遇性尴尬——爱与情的徘徊…………………………207
                                   四六、艰难北京行——即将破局的惊喜………………………214
                                   四七、并非圆满的圆满——四位母亲祝福……………………219



                                                                                         ·1·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19: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4 20:22 编辑

                                                                   一、瞬间淫念——残生的开始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二日  天气   有雾

      早上九点十分,弥有小小雾霾。办完了事,我从北京原一机部家属大院开着丞州交警支队白色马自达面包车,告别了凌阿姨和郑叔,经过西三环驶上了京丞高速公路,往丞州赶去。
      我之所以在这种恶劣天气之下,不听人们劝阻,还要急急地开上车离开北京,赶回丞州,前去参加小妹岳琼妮和美国小伙子尼克的结婚宴会。关键我和岳琼妮是从小就已经建立起来了深厚感情。也可以完全这样说吧,岳琼妮是我生命中与精神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到底在岳琼妮的心目当中,我杨耀松是她的的一个什么人呢?我不知道,也没法弄清楚。如果要是说她是我的一个妹妹,可是她姓岳,我姓杨。假若说我们俩还有一点男女之间那点你恩我爱的意思,可是当我离婚之后,我和岳琼妮曾经在一起生活过。有点遗憾的是,也许她太年轻,加之心理上在二三十年来,我一直把她当作自己的妹妹来看待,我的心理负担过重,和她在一起怎么做怎么玩,也不行!
       一九六二年,我刚刚七岁。在我们杨庄西边大片的农田地下,国家发现了一个大煤田。村里的大人们聚在一起纷纷议论着说,我们这里要出优质煤了,听人说,我们脚底下的煤碳还能炼钢铁呢!虽然那个时候我还很小,脑子里还有点懵懵懂懂的,但是心里非常却很明白,我们这里就要变模样了!至于变化到什么样的程度,我不清楚。
       这年秋天,我们村里那一大片耕地上来好多外的地人,他们在那里盖起一大片红房子,还竖起一座高高的井架。第二年,就开采出了好大一堆煤。可是我们的家里却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爹和娘仍旧到庄稼地干活,我和我的两个哥一个姐,依然背着书包去上学。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岳琼妮意外地闯进了我们家中。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她的父亲和母亲,最早走进了我们家的院子。岳琼妮的父亲是从山西调动过来的煤矿工人,名叫岳光原,由于妻子是农村户口,矿上不给他们宿舍,他只好托上人,来赁我们家的房子居住。从而,他们家这才有了与我们家那种永远也扯不断的亲情关系。第二年春天,岳琼妮如约而来,呱呱地降临到了我们这个农家大院之中。
       回忆着脑海中的这些往事,我开着马自达的面包车很快就来到了京丞高速公路的入口处,见到高速路并没有由于雾霾而封闭!我感到心存万幸,从收费站窗口接过一张路卡,便在高速路上疾驶而去。
                                                                                              ·2·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19: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4 20:24 编辑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二日  天气  大雾

       不错,我和尼克今天就要在丞州中原大饭店举行结婚宴会了,这婚结得是有一点太突兀。也许前段时间我和小松哥的暧昧关系,让尼克预感到了什么,突然间他买好了机票对我说,明天就带着我去美国,要和我到他的家乡佛罗里达州去度蜜月。鬼知道尼克为什么这样着地着急地要和我结婚,也许我偷偷地倒进了小松哥怀抱,他察到之后,所采取的应急措施!对于尼克的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我不想轻易就范。可是由于一个难以启齿的原因,小松哥在电话里却坚决地支持我和尼克赶紧结婚。显然,经过一番亲密接触,小松哥对于能不能在爱情上最终与我走到一起,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既然这样,我也只好顺其自然。因为在偶遇到小松哥之前,我确实和尼克正处在一种如粘似胶的热恋阶段,而且也正准备要去美国结婚。
       今天虽然说是我尼克结婚的大喜日子,但是在我的心里,却每时每刻在深深地装着正开着车的小松哥!担心他能不能及时地从北京赶回来,以亲哥哥的身份及时把我送进结婚殿堂。因为我父亲已经去世,母亲住在遥远的大同,小松哥是领我走进新婚异常的唯一的亲人!所以临走前小松哥曾经告诉我,不管天气多么恶劣,他一定准时赶回参加我的婚礼。可是最近几天,不令我们丞州,就是北京也老是有着厚重的雾霾。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小松哥能不能及时地赶回来,我感到忧心忡忡。
       在中原大厦房间,我握着笔刚刚把日记写到这里,尼克轻轻地来到了我的身边,从后就抱紧了我。没有办法,我只好停笔。

                                                                                                                          ·3·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19: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4 20:25 编辑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二日  天气  雾霾越来越重

       随着车速在轻度雾霾中越开越快,我的心已经飞到了丞州,飞到了琼妮的身边!不错,我从小就对岳琼妮有着极深的感情,并且已经视她为自己生命中一的部分!今天妹妹就要结婚了,我这个当哥哥的若要不及时赶回,这哪能行?可是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把车速再一次放慢了下来,因为此时高速公路的路面上的雾霾越来越浓,也越来越厚重,能见度俟仅有十几米。
       我懊恼地叹自成了一声。看起来,今天晚上六点钟之前,我是赶不到丞州了!随着车速越来越慢,雾霾越来越浓,我不由地又想起了,我和琼甜蜜地呆厮守在一起的那些日日和夜夜。其中也包括她前段时间,和我睡在一起的那几次真实情景,在我眼前,不,应该是在自己的意念当中,活灵活再地呈现了出来!不得不承认,琼妮不仅是肤色好,身材好,特别是她身上最让男人喜欢的那两个特殊部位,简直是美仑美奂……
       也就在这时,前面的大客车那尖利刹车声,从美仑美奂的回忆之中唤醒了我。我连忙踩刹车,这才没有撞到前面大客车上。我正在为此感到极其庆幸的时候,谁知“轰窿”一声巨响,车后也不知是怎样的一辆大车,狠狠地撞到了我的“马自达”的屁股上。我只觉眼前一黑,两腿剧烈疼痛,立即失去了知觉……

                                                                                                                   ·4·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9: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4 19:56 编辑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二日  天气   小雪
       眼看着离着我和尼克结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小松哥还没有回来,我立即打他的手机,但是却没有打通。我的心忐忑不安了起来,我试着又连续打过了好几次,仍旧无法接通。身边的尼克劝我说,你不要一个劲地给小松哥打手机了,他在路上开着车,在高速上频繁地接电话容易出事故!
晚上六点多,我们请的所有客人准时来到了中原大酒店,唯有小松哥没有来。虽然我和尼克按照中国人习俗拜了天地,也喝了交杯酒,但是我的心,却一直还在小松哥的身上!
       婚礼即将结束,我的心情却变得越来越了沉重起来。尼克来到我身边,我用他的手机再一次要到了小松哥手机上,还是无法接通。我的心不由狠狠一沉,担心小松哥会出什么意外。尼克紧紧地拥着我说,你放心吧,目前中国的移运通讯建设还不是很完备,小松哥所在路段上可能是信号不好,这才无法接通。
       因为尼克分析得有点道理,我就相信了他。这天我和尼克在中原饭店一直等到夜里的十二点,小松哥还是没有回来。没有办法,我只好和尼克相拥着,走了出了中原饭店。我这才发现,空中的碎碎的雪花越下越大,路灯之下正削银锉玉般纷纷扬扬,地下已经开始发白。

                                                                                        ·5·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9: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4 20:26 编辑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天气   大雪

       早上刚五点我就醒来,接着就给小松哥打了个电话,有点不太正常的是,他的手机还是无法接通。我的心慌乱了起来。如果要说昨天高速公路上信号不好,现在他应该能接到我的电话!尼克在被窝里轻轻地吻了我一下,说,亲爱的,你不要太着急,说不定小松哥正睡懒,关机了。我一想,尼克说得也对,天色还这么早,我还没起,他肯定是也在睡觉。
       我无法再次入睡,从床上起来顺手就打了开电视机。中央电视台早新闻正在播放的一则消息,引起了我的高度注意。昨天京丞高速公路保定段,由于雾霾严重,发生了一起特大的交通事故,几十辆汽车首尾相连地碰撞在了一起。事故死亡十一人,重伤三十四人。我的心里咯噔一跳,不由失声地叫了出来。大事不好,小松哥昨天可能出车祸了!我立即就把电话要到了丞州市交警支队办公室主任刘昆的手机上。我的猜测立即就得到了证实,刘昆告诉我说,杨副局长在昨天从北京回来的路上,确实失联了。据我们估计,他开的那两马自达面包车,很有可就在事故发生时,在那些连环想撞的车辆之中!
       我立即傻眼了,两滴凉凉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就流了下来。我赶紧追问刘昆,你有没有通过正常的渠道,确认一下你们支队的那辆白色马自达面包车,确实在事故车辆之中?刘昆说,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们正想赶过去核实一下!我只知道,凡是事故中的死亡和受伤人员,全部都送到了保定市的第三人民医院,正在进行紧急处理和全力抢救。
       放下电话,我抹了抹脸上的你惊恐的泪水,抬腿就往外跑去。尼克一把拉住了我,让我手中的手机掉在了地上。琼妮,天还这么早,你想干什么去?我连手机也没有捡,奋力地挣脱了尼克,说,我要去保定!我一定要去看一看小松哥的情况,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说完我也不管尼克在我身后大声地喊着什么,乘上电梯下来,就从旅馆里跑了出去……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天气   大雪

       当我乘上早班公交车来到了芯苑居民小区,准备要寻求即是同学又是同事的巧娟姐的帮助时,这才明白,自己不仅随身带着的小包没有来得及带上,身上的钱也带得很少。但是痛苦和绝望,已经让我管不了这些了,我有些慌乱地跑到了34#楼三单元的四楼东户,嗵嗵嗵嗵就敲开了房门。
       在此之前和我在一起租房的刘巧娟,很快就大惊失色地打开了房门,琼妮,你这是怎么了?我流着泪水说,大事不好了,巧娟姐,小松哥昨天在京丞高速公路上出现了车祸!至到现在生死不明,你能不能陪着我赶快到保定去一趟?
       什么,你的小松哥出现了车祸?刘巧娟大吃了一惊,问,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从电视上看到的,求求你了,巧娟姐,请你陪着我到保定一趟!琼妮,请你先冷静一点。我可以陪着你去保定,但是一下子走掉两个人,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电视台节目组的正常工作,我们最好要和台里的领导打上一声招呼,然后我再陪你去。我没吱声,只是流着泪水无奈地冲着她点了点头。
       给台里的领导和节目组负责人打完了电话,刘巧娟很快找到了一张列车时刻表,恰巧半个小时之后有一辆丞州至北京的特快客车经过保定。我和刘巧娟打上个的,从车站窗口买上车票,急急地就乘上了这趟特快列车。

                                                                                             ·6·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20: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4 20:09 编辑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晚  天气   大雪

       列车驶过了邯郸,我这才意识到,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一点过激。上一次就是因为小松哥,我突然离开了尼克。想不到今天还是因为小松哥,让我再一次离开了他?我赶紧用刘巧娟的手机给尼克打了个电话,表示了自己的抱歉。一听到是我,尼克在那边惊喜万分,连连问我,保定在什么方向。我连忙说,大约就是去北京的方向。他说,那明天我就会赶到保定,去找你。我不由感慨万分,这不这个美国小伙子也挺伏义的。
       当我和刘巧娟在这天夜里三点十分来到的保定火车站的时候,想不到这里下的雪比丞州还要大。我们在车站广场乘了一辆出租汽车,立即向保定第三人民医院驶去。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天气 大雪

       雪夜之中,保定第三人民医院灯火通明。我和刘巧娟走下了出租车,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走进了医院大楼,一边打听,一边向外科病房走去。一个值班的女护士在走廊上把我们拦下,对不起,那边是突发交通事故伤员集中收治区,闲人免进。我连忙说,我们就是来探望在京石高速公路上受伤的杨耀松。女护士打开一本值班记录看了看说,杨耀松不在病房,还在手术当中。
       我的心急遽地跳动了一下,太好了,想不到小松哥他还活着!我又问,杨耀松所呆的手术室在几楼。在七楼。我和刘巧娟二话没说,转身就奔向了电梯。
       七楼的走廊上显得非常的狭窄,这里站着和坐着聚集了很多人,有三四个手术室一起亮着“手术中”红灯。看起来,在手术室进行手术的不仅仅只有杨耀松一个人。一见丞州交警大队和杨耀松一块工作的办公室主任刘昆和另外的两个交警也在这里,我连忙跑过去问他们,刘主任,小松哥是哪里受到的伤?他的现在的情况,又怎么样?
       请你放心吧,琼妮。杨副他除了两条小腿受了一点伤外,没任何生命危险。我这才算是一块石头落到了地,立即感到肚子一有点饿。这才意识到,我和巧娟姐从昨天早晨开始,还一直没有过吃任何东西!于是我和刘巧娟,就在医院外面的早市上,随便地吃上了点东西。我还借着这个机会对自己在情急之下,拖着刘巧娟就来到保定,向她做出了道歉。谁知,巧娟姐的一句话,却说得我心惊肉跳!琼妮,通过你这一系列的非凡举动来看,你并不在爱你的尼克,你的心还一直在杨耀松身上!
       我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看起来,我在嫁给尼克的这个问题上,再一次做错了?然而现在我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还是赶想办法去见一见术后小松哥,只要他的人没有事,就行。当我和刘巧娟回到七楼时,正赶上小松哥从手术室里被人推了出来。只见他脸色蜡黄,昏迷不醒地躺在担架上,白罩单下面的两条小腿处空空荡荡的!

                                                                              ·7·

 楼主| 发表于 2019-1-5 19: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5 19:51 编辑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二日  天气  混沌不清

       从一九六三年起我开始写日记,这些年以来我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即使是腿伤之后,没有时间写。但等到我的腿伤好了之后,我也只好凭借着自己对车祸事件发生的往事,以及自己感受和记忆,来补写出发生事故之后,以及我在医院疗伤时期的所有日记。
       由于车祸后立即陷入昏迷,我也不知道在撞车之后,是过了多长的时间,我才被人从车内被人救了出来。虽然我看到,我开的马自达面包车,已经被前面大客车,和后面的载重货车全被碰撞得变了形,但我的上半身却没有一点事,两条小腿血却肉模糊地让前来抢救我的人,用大型的开口钳和破拆设备,把挤压住我两腿之间的汽车部位,吃力地撬开,有人这才把我从驾驶室里抱了出来。
       奇怪的是,当时我的两条腿不仅没有任何的疼痛,我还想试探着活动活动。这时我头部受伤部位的鲜血流下来,粘粘乎乎地迷住了我的眼睛,我刚想用手去擦一擦,立即昏迷了过去……
       当再地次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了急救车上,除了能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之外,下肢仍旧没有任何感觉,但头却生疼生疼,象要爆炸。只见眼前全是一些穿白色隔离衣的大夫,我咬紧牙关只能硬挺,不知不觉中再次失去了意识……
       当第三次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不仅头上缠满了绷带,甚至连身上腿上也有。我终于明白,自己性命暂时算是保住了!同时,我有点惭愧地意识到,我这个一直负责处理交通事故的丞州市交警支队的副大队长,想不到也由于交通事故而身受重伤……

                                                                                     ·8·


 楼主| 发表于 2019-1-5 19: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5 19:56 编辑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天气  混沌不清

      我再一次醒过来,确切地说是被浑身的巨痛一阵阵疼醒的。护士告诉我,杨耀松,你单位的人就要过来,只有他们来了,我们才能决定你的手术方案。我说,我快要疼死了!我求一求你们,赶快给我做手术吧。他们说,你两腿膝盖以下的部位已经血肉模糊,如果你同意做手术,我们也只能把你的两条小腿全部都锯掉。
       我没有想到我的伤这么严重,不由心中一沉,让我再一次进入到了昏迷状态之中。冥顽之中,有几只身披白羽毛朱红喙的鸽子,舒展着它们的翅膀动画般地向我飞来。它们纷纷落在了我肩头上,甚至还停在了我的头顶上。我好像又回了到童年。不错,小时候我曾经养过兔子,养过小鸡,养过乌龟,甚至还养过小泥鳅,就是没养过鸽子。
       在人们的呼唤声中,我被轻轻地摇撼着醒了,漂亮而洁白的鸽子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所熟悉的那几副面孔慢慢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定了定神,这才认出来这是我们支队的刘昆,小庞,李玉霞三个人。他们冲着我惨谈而勉强地笑了笑。看起来我还没有死,就是他们笑的理由。很快,李玉霞的脸上就挂满了亮晶晶的泪水,杨副,我要是不借用你的桑塔娜轿车,情况也许会另外一个样。李玉霞的话,让其他人也流出了泪水。
       其实这与刘玉霞用车没任何责任,但是我却没法说。刘昆没有流泪,他非常残酷地告诉我说,杨副,医生说了,你的手术只有一个方案,那就是双腿全要截去下肢。我失望地闭上了眼睛,这样说,就是你们几个人急急忙忙地从丞州赶了过来,也改变不了我杨耀松成为残疾人的命运了?刘昆轻轻而果断地点了点头。没有办法,我只好皱着眉头对刘昆说,既然这样,那就赶快进行截肢吧。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早晨  天气   混沌不清

       当我截肢之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四号的早晨了。透过病房里的窗户,外面的大雪仍旧在纷纷扬扬地下着。我的两条小腿火辣辣的,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巨疼。虽然我看到了眼含泪水的岳琼妮和刘巧娟,也看到了两三束鲜艳的鲜花放在我的床头上,但是,我的心里总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重。因为从今天开始,我杨耀松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残疾人了!我从来还没有做过昧良心的事,我实在是弄不明白,命运之神为什么对我杨耀松这么苛刻,如此残忍,更是不知道接下来这漫长的残生,自己将怎样度过!

                                                                                       ·9·

 楼主| 发表于 2019-1-5 19: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5 20:01 编辑
       ...

                                    二、绝望中醒悟——意志上的坚定

                                              岳琼妮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天气   晴

       虽然在来保定之前,我曾经预测过小松哥的诸多不幸,也曾经联想到他会在这次车祸中身遭不测。但是却没有想到,意志一直非常坚强的小松哥,竟然因为失去了两条小腿,颓废到了如此程度。手术后一醒来,精神萎迷的小松哥满脸沮丧,他不仅没有和巧娟姐打上一声招呼,甚至连我都没有看上一眼。显然,这次车祸对小松哥在意志上的沉重打击,是致命的!
       我既为小松哥身躯上的至残感到悲哀,也为他在心灵上受的精神创伤,而担心。最为可怕的是,如果小松哥一直所坚持的理想和信念,如果要是因为这次车祸而訇然倒塌,这对于他这艰难的一生来,也许是悲惨的……我再也不敢想下去了,捂着止不住泪水,转身就连忙跑到了走廊上。
       刘巧娟紧跟着我也走了出来,琼妮,你不要伤心。我不是伤心,我是为一直意志坚强的小松,感到悲哀。你一定要想开点。这样的事情让谁摊上也会心灰意冷,一蹶不振。只要过上一段时间,相信你的小松哥,他就会慢慢地好起来。我果断而轻轻地冲着巧娟姐摇了摇头说,不,我从小松哥的眼神中,看到的不是心灰意冷,而是绝望!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绝望!我非常害怕他就此消沉下去。我非常后悔他刚刚离开了丞州去北京,我就贸然地跟尼克结了婚,这无疑是对他的一个双重打击。如果有我能呆在他的身边,他也许还会有继续坚持自己信念和理想的可能!可是我和尼克已经……
       你分析得非常对对,琼妮!如果有可能,你最好还是回到小松哥的身边。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荒凉写出的长篇博客《死亡日记》,很能激励人们的斗志!我建议你把这部长篇博客下载下来,给一直意志坚强的小松哥看一看,相信当他看过这篇长篇博客之后,一定就会从车祸灾难中振作起来!
       这时,刘巧娟的手机响起,她接起听了听,说,是尼克打过来找我的。我把刘巧娟的手机接过来,喂了一声。只听尼克告诉我说,今天中午他已经来到了保定,但是却不知道小松哥住哪家医院。我立即告诉尼克说,小松哥是住在第三人民医院。


                                 杨耀松日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  天气  混沌不清

       想不到尼克真的来到了保定,他有些拘束地坐在我的床头上,用生硬的汉语也喊着我小松哥,关心地问这问那。我痛苦地锁着眉头,一句话也不想说。尼克是一个很不错的美国佬,大我两岁。不知是为了减少我的痛苦呢,还是怕我再次横刀夺爱,尼克一直和我滔滔不绝地谈着他和琼妮结婚的事。他还对我说,如果我需要,他完全可以把我送到美国,在他父亲开的医院去进行康复性的治疗。我听后,心中就有一点烦,心想,我的两条腿已经锯掉了,你还过跑过来跟我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
       琼妮也看出了我的不快,她劝我说,小松哥,你一定要想开点,与死去的二三十个人相比,你幸运的多了!我不耐烦哼了一声。琼妮也不考虑我烦不烦,赌气地就舀起了一勺鸡蛋羹,就填进了我的嘴里面。没有办法,我只好强行地往下吞咽。应该承认,岳琼妮是我杨耀松这一生当中最爱的女人了!我对她的爱,是这个世界上男人对女人最为深厚,也最为漫长的一种爱!
       当然了,这些年来琼妮也在深深而义无反顾地爱着我!眼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尚在新婚之际的她,突然听到我出现了不幸,接着她就毅然地离开了尼克,连夜跑到保定看望我。显然,没有我们之间这种特有的爱情在支撑着她,驱动着她,绝对办不到!

                                                                                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