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文学云作家报夜淄博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爷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12:59:16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爷爷
                        陈柳来
       春节回老家给爷爷上坟,我和父亲尽量走人少的土路,怕碰见邻居。
       有时越怕越能碰见邻居。老家就是这几条小路,躲也躲不过。一会儿他们就把我爷俩围起来,把我们爷俩往各自家里拽。他们边拽边唠叨着爷爷的好。
       我爷俩躲不过邻居村民地拽,在他们的家里坐下来。一会儿酒菜上齐了,他们的嘴里唸叨着爷爷,仿佛是和爷爷在说话。
        吃过酒菜,日头已枕着西山的山梁,像是在打盹。村子暗下来,又被燃爆的鞭炮照亮。老家的房子就梦境般呈现在眼前。那是爷爷给我们修建的房屋。后来我们搬进了矿区,再也没有住过。
        老家建房都是乡邻帮忙,不要工钱的。那时帮工,若是在日子宽阔的人家里帮工,有幸能吃上"磨拐"子,再有点肉或酒是最幸福不过了。″磨拐子"是一种馒头子,两头圆,像拉磨挂绳推磨棒的拐子。大家都叫它磨拐子。这馒头是很少吃到的,除了工人家庭或者帮日子好的人家工时才能吃到。肉是极少吃到的,特别是猪头肉。
        我沾了爷爷的光,能吃到猪头肉和磨拐子。不仅自已吃到,到我家帮忙的人都能吃到。
       那时爷爷己是矿上的干部,日子好过了便想把老家的房子翻新。于是请乡邻帮工。爷爷从村里一个卖肉的人家买了很多猪头肉。帮工的人吃了猪头肉后,到处喧耀。于是到爷爷家帮工的人越来越多。
       恰巧村内也有一家盖房子的。第二天开工竟沒有了人。一打听,方知为了吃到猪头肉都跑到爷爷家了。
        眼下子寒冷己至,这户人家急了。就气愤地来找爷爷:“天都快冷了,你还让俺活不?"
       爷爷听了一愣,细问缘由,方知是猪头肉惹的,便对他说:“你放心,人给你帮工,猪头肉在我这吃!”
       之后,在这户人家帮工的人陆续回来,在天冷之前盖好了房子。
       爷爷家里小时候很穷,常去垃圾堆拣东西吃。最多的是地瓜面窝窝头。爷爷拣回来,在窝窝头的窝子里,用小勺舀上些咸菜水就着吃。有时候竟有乳白的蛆儿从窝里爬出来,爷爷也舍不得丢弃。
        后来爷爷去了煤矿,成了个煤黑子,从挖煤工做起,一步步官运亨通。爷爷不识字,但头脑灵活,竟坐上了矿上的第一把椅子。
        爷爷不识字,大会作报告,就把要说的事画在纸上,窗子就画窗子,门就画门。爷爷这最拿手,矿上一有机械出了问题,爷爷就把毛病出在哪儿画好,维修人员按图索骥很快就会修好。在矿上没有一个人不服的。这些画过的纸,奶奶就专门把它装在一个纸箱里保存着。
        爷爷是一矿之长,求他的人很多。但爷爷性耿直,无私念。求他的人都是热脸贴了个凉屁股。唯有一次爷爷没有拒绝的是有人给爷爷说了个儿媳妇。这儿媳妇就是我妈。爷爷知道此人是想以此讨好他,但分寸拿捏的好。既不违规讨了儿媳还没给此人长脸。
        有一天,公安局的人突然来找爷爷。他们手里拿着一张纸条让爷爷看。
        爷爷接过纸条一看,只认得自己名字三个字。其它的字爷爷不认识。
        公安局人员问爷爷:“这是不是你写的?”
         爷爷说不是。爷爷记起自已办公桌上有过这张纸条,当时只有自己名字。没有上面那些字。
        爷爷说,这些字是别人加上去的。
但公安人员不信,带走了爷爷。爷爷这才知道有人拿有他签字的条子,从矿上拉走了好多物资。这个人被抓之后,公安人员才凭这张纸条找到了爷爷。爷爷从此从矿长的位置退了下来。
        退下来的爷爷为了贴补儿子们家,竟做起了烤鸡生意。生意很红火。不仅贴补儿子家用,还时常接济村里有困难的人。借出的钱从未讨要。
        爷爷一有时间,就跟奶奶学写字。奶奶是个高中生,肚子里有墨水。爷爷开始把字写的很大。把我名字写得像日历牌一样大。在后面写上我的电话号码,并高声朗读这是我大孙子。
        爷爷疼爱我,胜过奶奶。奶奶好像对孙儿孙女从不喜欢。一次奶奶竞把我弄丟了,让全家人一下子炸了锅。
         那天,下午放学。家长们都把同学们领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左顾右盼等奶奶。这时一辆轿车停在我面前。司机从车上走出来把我拉上了车。我很顺从地钻进车里。当车开离家的方向后,我心里才后怕起来。但很快又镇定下来,寻找逃脱的机会。
      车子在一百货店门前停下来,街上己是万家灯火。司机说要买盒烟,让我别乱动。
我点了点头,司机放心打开车门向百货店走去。等司机走进店门,我迅速打开车门,跳下车。我没有立刻撒腿就跑,而是把车轮的气门打开再跑。我怕他发现后,开车追我。
        事后,奶奶仍然对我不冷不热,对家里的事都是漠不关心。包括吃饭买莱。常常是爷爷伺候奶奶,爷爷从矿上回来给奶奶做饭做莱,笑哈哈的。
        爷爷饭量很大,能吃一筷子高的煎饼。包子能吃一篦子。
       自从因那张纸条,爷爷官位丟了后,对学写字颇感兴趣。变着花样给奶奶做好吃的,以暖奶奶那张冷脸。奶奶的冷脸是从爷爷丢官后变冷的。奶奶后悔为什不把自己的一肚子墨水,灌进爷爷的肚子里,兴许不会因一张纸条而丟官。
        爷爷的胄一直不好。那天爷爷洗了澡后,突然发烧。父亲立刻把爷爷送进了医院。
       在医院,爷爷对父亲说:“这次可能回不去了!”
        父亲的眼泪立刻涌出来,挂满了脸。父亲把腮上的泪水一边抹一边安慰爷爷:“不会的。”
       爷爷说:“家里有一个帐本子,你回家取出来吧!”
        父亲从家里取回帐本,交给爷爷。爷爷没有接帐本。两眼看着父亲,对父亲说:“帐本你也一定看了,这是我接济给你们兄弟三人的钱,我死后不要因它闹意见!要团结!你到厕所把它烧了吧!”
       父亲拿着的帐本突然沉重起来,压得父亲的手腕阵阵酸疼。父亲回转身,眼泪又一次哗哗流出来。
       厕所内,父亲拿出火机将帐本的一角点燃。帐本立刻被火苗撕咬开来。透过燃烧的火苗,泪光盈盈中父亲看见爷爷站在瑟瑟寒风中守着他的烧鸡店,手里一张一张数着带有油腻的纸票。
        父亲从厕所出来,看到爷爷的脸色更加虚弱。爷爷见父亲出来,抬手示意父亲到病床前。父亲急忙赶过去,攥紧了父亲的手。
       爷爷说:“把你娘也叫来吧!”
       父亲开车把奶奶拉回病房。奶奶一进病房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滴在病床上。爷爷拉着奶奶的手,对父亲说:“你出去吧!我跟你娘说会儿话!”
        父亲知道爷爷放心不下奶奶,虽然与奶奶是半路夫妻,却依然相敬如宾。
病床到门口的距离只有几步之远,父亲的腿像是灌满了铅,每一步都像是被爷爷拽着似的。
        奶奶回家后,爷爷竟真的走了。
        奶奶找人算过,说爷爷的病因是杀鸡太多。杀生太重,折了爷爷11年寿限。
        第二天夜里,父亲陪着奶奶。奶奶似乎一下子成了老年痴呆。好不容易睡着了,半夜里突然坐起来,抓过床头的木箱子揽在怀里,眼睛呆呆地盯着天棚。
        木箱里是爷爷当矿长时画的图。爷爷走后,奶奶就把它放在床头上,谁也不让碰。
         父亲的身子一阵惊凉:“娘!怎么了?”
          奶奶说:“你爹回来了。他放心不下,回来看看我。他在南方一个很穷的地方投了胎。说过好了还会当一个官。”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8-12-3 03: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中的主人公——爷爷。性格鲜明,尤其是心理描写细腻,生动的表现了人物的性格特征。问候陈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05:38:25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淄水金山黄丰年 发表于 2018-12-3 03:24
小说中的主人公——爷爷。性格鲜明,尤其是心理描写细腻,生动的表现了人物的性格特征。问候陈老师。

感谢黄教授鼓励,问好冬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