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郑头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9-1-7 16: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青顺昌 于 2019-1-9 11:27 编辑

老郑头  高青刘顺昌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黄河沿岸,由于地势低洼,暴雨成灾,土地盐碱涝洼,夏季水汪汪,春季白茫茫,连棵庄稼苗都难成活,连年歉收,温饱成了大问题,当地有句俗语“年好过春难熬”,这青黄不接的春天外出讨饭的人比较多,当地的姑娘很多嫁到外地去了,甚至有一些外出讨饭的媳妇抛下家里的孩子不回来了,所以黄河两岸的光棍村特别多,西郑村就是其中的一个。
西郑村五百多人口,打光棍的足够一个排,老郑年龄最大,没找上媳妇,成了自然的光棍排排长,人人都叫他“老郑头”,老郑头家里穷,他二弟好不容易找上了媳妇,还有了两个孩子,后来媳妇带着一个女儿到南麻讨饭,抛下家里的一个儿子不管,嫁给当地的人家不回来了。本来留下的这个娃老二由抚养着,想不到老二偷粮食和拔生产队的地瓜秧吃,被送去劳教了,老郑头只好接过来孩子来抚养着。老郑头自学的木工,会三斧子两锛的,给谁家干活谁家就得管他爷俩饭。

老郑头活挺好,就是脾气倔,太抠门,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小气的像葛朗台。他家里刨了几棵槐树,用锯解成了做独轮车的梯木,他舍不得卖,放在家里都受潮变了形,结果无人要了。有一次,老家一间屋倒了,他把木樑弄下来,推到旧镇集上去买。樑卖给了青城镇一个做方桌的。买木头的人是骑加重自行车来的,他按照做方桌的尺寸要把樑木锯开带走,刚搭上锯,老郑头就不干了,他说:“你怎么把樑锯开?”
买木头的人说:“我不锯开怎么带走?”
老郑头说:“你不能把我的樑锯了。”
买木头的人说:“我给你钱了,现在樑是我的了,我爱怎么截就怎么截!”
老郑头说:“不能锯开!我收到你的钱是不假,你买的是我的樑,你现在锯的就是锯我的樑”
买木头的人说:“你不让我锯开,樑我又不能带走,那你把钱退给我吧。”

樑退回来,老郑头等了半天也没人要,只好又用地排车拉回了家。后来经过几个年头的风刮雨淋,木樑烂了,用它烧水火都不旺。
老郑头的一个亲戚看到他快四十的人,也成不了个家,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孩子也不容易,就把邻村的一个寡妇介绍给了他,约好了某天到老郑头家去看,也算是相亲吧!只要两人没大意见就行。

这一天,那位寡妇来到了老郑头家,一看挺满意,院子挺大,打扫挺干净,房屋六间,住十年八年的没问题,关键是家里还能吃上饭。中午吃饭的时候,三四个菜,有馒头也有黑饼子,那个寡妇第一次进门,稍微推让几句,就先拿起馒头吃。饭后,老郑头的亲戚问老郑头怎样?老郑头头摇得像货郎鼓一样,连声说:“不行,不行!”
老郑头的亲戚问:“为什么?”
老郑头说:“这个人过不了日子。”
“怎么讲?”
“饼子和馒头都摆在那里,她挑馒头吃,光想着吃好的,怎么能过日子。”

这件事村里传开了,再有人给他介绍,对方一听说是老郑头,直接回绝了。老郑头也知道坏了,就不断托人给自己介绍,村里几个好事的,就琢磨着让郑老头出点血。

老郑头养的鸡不少,他嫌鸡光到院子里拉屎,就把鸡窝的门改到墙基的外面,中午时分,他就用鸡食把鸡引回家,这样他的鸡在外面找食吃,在外面拉屎,回到家里下蛋。几个好事的摸清情况后,悄悄逮住老郑头的一只鸡杀了。
一天,一个好事的人说:“老郑啊,你都老大不小了,现在你找不上媳妇,快轮到你侄子找媳妇了。”
老郑头说:“是啊,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帮帮忙吧。”
那个人说:“行啊,邻村一个寡妇要改嫁,你请一请会说媒的老李,托他给你说说看。”
老郑头说:“我和老李平时很少来往,搭不上话?”
那个人说:“王五和老李不错,张三与王五是好朋友,我给你把他们约来一聚。”
老郑头一听说四五个人,连忙说:“不行,你知道,我拉扯个孩子,勉强吃上饭,请这么多人,我连酒菜买不起。”
那个人说:“送人送到家,为人为到底,谁让咱们弟兄们不错来,我回家杀只鸡带来,你多少买上点荤菜,再到菜地弄点青菜一炒就行,打上几斤酒就行!”
老郑头一听说“行,我这就去办。”

天不黑,老郑头早就忙活开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烧水、炖鸡、炒菜忙个不停。晚上不仅老李他们几个来了,连那个寡妇也带来了,老李说“老郑啊,兄弟们都不是外人,能省的就省,我们就不再弄个场合了,我们几个把人领过来见见,行,我们就给你介绍一下,不行就权当没说。”
老郑头赶紧摆上菜,招呼大家坐下。老李说:“我们几个先在这里用着,老郑你别忙活了,你俩啦啦看相中相不中?”
老郑头家的北屋共五间,三明间,东西各有一里间,老郑头就和那寡妇到了一里间屋说话。里屋有点暗,那寡妇一进来的时候低着头,老郑头没大注意,走路一扭一扭的,听说话一个女人腔,慢声细语的,仔细一瞅,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国字型脸,红里透黑,浓眉大眼,高鼻梁,大嘴巴,厚嘴唇,看体型像个男人。穿着不那么不协调,头上打着蓝花毛巾包头,红方格的粗布上衣紧紧地裹在身上,显得的身体格外的发福,下面褐色的裤子短而瘦,好像紧紧的绑在身上,给人以体宽腰肥的感觉,这女人,鼻音太重。啦了一个多时辰,他往后一瞅,那寡妇的后脑勺的短发记着个毛巾疙瘩。老郑头突然想起来了,好像是附近闻名的假娘们二法,他上前用手一蹭毛巾疙瘩,那寡妇猛一摇头毛巾滑落下来。露出了他的大分头,老郑头惊呆了,“这不是二法吗!”
二法也顾不得许多,赶紧往外间跑,一边跑一边说:“再出去晚了,他们把酒菜吃光了,我连点剩酒残菜也捞不着了”。
老郑头想“坏了”,我的酒菜白搭上了,心里一阵疼,差一点晕过去。

刘顺昌简介
刘顺昌 淄博市高青县芦湖街道办事处教育办公室退休,生于54年10月,高级教师,大专学历,多次获市县表彰奖励。多次在省市国家刊物发表论文、通讯、征文,并获奖。主要有《人民日报》刊发的(崛起的教育强镇)、及省市报刊发表的(教育在腾飞)、(小镇办起大教育)等,写有报道、通讯、论文,小说,故事,诗歌,散文等几百余篇。
籍贯:淄博市高青县芦湖街道办事处小安定村。
现住址淄博市高新区四宝山办事处刘西社区10#三单元102室
联系电话18678228605   信箱157386372@qq.com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