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无捷径,不作网络搬运工,只求原创独一味。耻于剽窃,方有荣耀。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穆勒,踢好你的足球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8-11-3 16: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18-11-3 17:54 编辑

胡车和好友们午间小酌,问:“这个小弟怎么不认识?”

如坐针毡的户硕,弓起腰,歪欠身子说:“我跟你侄子是同学。”


不是外人,席间胡车便接下来提起侄子的事。说起来,侄子是胡车的骄傲,经营着煤球厂,又有爹妈实力做后盾。再说,胡车哥嫂人前人后也是个人物,一杯酒的功夫,滔滔不绝先夸一阵哥嫂的能耐,对侄子的同学说:“我们家人才辈出,哥嫂出类拔萃,侄子那还用说,在水一方是好样,站到对岸也是一表人才。城北那个徐公,望其项背。”


胡车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哥嫂本就千里挑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那个独生侄子,十亩地,一棵禾,不成才,才是咄咄怪事。借着酒劲,问:“我怎么称呼你?”


“我姓户,叫户硕,外号尖尖嘴。跟你侄子是同学。”

就此打住,一圈人打量了他一下,宽宽额头下,确是长了一副那样的嘴脸,碍于面子,“处男”在一块,谁也不去挑破。尖尖嘴趁着场面势头,自我夸夸其谈,“我跟你侄子打小同学,到城里上高中,我们还是同学,而且同是球迷。只要是有足球赛事,我们想方设法搞到球票,现场助威。”


人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自从泰山队夺冠,才关注足球。后来临淄申报足球起源地成功,热血男儿,禁不住有跟随球队的南征北战者。这是好事。有人模仿用河南口音体育记者问:“你认为‘穆勒’能当选足球先生,其他还有谁?”


“真真没了。”这句玩笑般回答,能听出尖尖嘴熟悉当前的足球名人。


开场白和席间众星烘月,一时间没有了临时生疏。


胡车咽下一口酒,咧着嘴说:“你既然和我侄子是同学加球友,咱就不是外人了。我侄子的本事你应该知道,煤球和足球都是球,这个球,那个球,谁也不如我侄子的球。他能敢把已建成的生产线,挥挥手说改就改,百万千万无所谓,家里有钱,投入资金是小事,不污染环境是大事。”


胡车说这些话,心里那个宽松,表情那个自豪,似在向众人夸耀:我侄子有本事,有能耐。岂不知,祸从口出。


还沉浸在自豪中的胡车,那日正在区政府楼道里穿行,电话铃声打断他的思绪:“喂喂,谁啊?”


“你是胡车吗?”


“是啊,你是谁啊?”


“你太厉害了,连你嫂子的声音都听不出。”


当胡车听出了嫂子的声音,赶忙赔不是说:“是嫂子啊,刚才声音嘈杂,真没听出来,你有什么吩咐啊?”


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很刺耳,“你听着,你也是个快60的人了,说话处事要注意点。”


胡车听到这话,耳朵蒙了,人更蒙了,问:“嫂子,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没有。就是说的你!成天胡拉八扯,说谁都行,不能把你侄子扁扯,他在咱们这一方,是被叫了好的人,你当叔叔的,信口胡说,我就不让你。”


懵圈儿的胡车,接完电话,对着手机出呆,哪儿跟哪儿的事,实在对不上号,摁着脑袋也想不起来。他不由得给嫂子拨通电话问:“嫂子,指天发誓也可以,你发的那通火,不知道是哪个葫芦里的。再说,我们叔侄关系,从未有过节,平白无故我扁扯他干啥?”

你不知道是不是?我给你提示一下,你在什么场合,说的什么话,人家都给作证呢!”


可以对天发誓。胡车不再激动。晚上躺在床上,把近几年所经历的场合,及所接触的人,一遍遍过目,终于想起来,是那个尖尖嘴和“穆勒”惹的祸。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