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铜钱草,生如夏花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8-10-23 21: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止于水 于 2018-10-24 15:21 编辑

铜钱草,生如夏花
博山 云止于水
铜钱草美.jpg
打开电脑,桌面上是一盆养在白瓷盆里的铜钱草,想来已是很久不开陶然居的电脑了。习惯了在一个地方敲字,换了住处,仍然可以和平时一样有些难。

以铜钱草为桌面应该是在夏季吧,本想写它,先置于眼前,凝视之,闻嗅之,电脑上也是,在没有完成此篇之前,一打开,入目的碧绿就提醒,哦,原来还有一盆铜钱草等在这儿。多数时候开了文档,敲打最近的见闻和感受,写完了已是深夜,被人取笑,早散步一圈锻炼了身体,而我却还端然在桌前。微笑不语,子非吾,安知吾之乐乎?书写时,俗世的喧扰随风而去,以文字和自己对话,或听到窗外蝉鸣,蛩声,都似是背景音乐了。

铜钱草依旧每日浇水,暑假时,离开多日,回来后新养的一盆已无力回天了。乡村的老家也是,偶尔忘了叮嘱娘为我浇水,一回家,亭亭如盖的一盆碧绿全都蔫了,细长的绿茎显出枯萎之色。并不祈求它们会起死回生,这些老叶子枯萎后,一生已了。别担心,埋在土里的茎,只要有水,慢慢会再生出小叶也就开了的桂花那么大,边缘锯齿般,不觉间花盆里冒出数不清的小叶子,朝出暮归,不过几日,花盆里就高高擎起一片微型的小荷塘,荷叶团团,对着喷洒,晶莹的露珠凝碧于上,真有清荷初韵。

铜钱草虽带金属和钱字,却不染尘俗。水陆两生,除了不能断水之外,似乎无所求。而且,生命力之强,令人感叹,无论初生,还是盛期,都那么碧绿、秀逸,圆润,透着勃勃生机,根茎一边生叶,一边再长出新茎,如一个小小的脑袋,纤细的根须轻轻,在水里,看似那么柔弱,却能一根细茎生出一小盆碧如水的叶子。高的一扎还长,低的刚刚从茎上探出笑靥,参差错落,别有风致。

我是将花盆放入一个洁白的大塑料盒中,注入清水,再把花盆浇水至盆沿处,若是放入一尾小小的五彩鱼,让它曳尾于荷塘清韵中,想必也是极相宜。只怕偶尔离家时间久了,那幅惨景不忍目睹,从未付诸实际。

从大花盆里衣橱三五片叶子,养在喝奶的杯子里,居然也生得不错,托在掌心,把一个小小的荷塘细细端详,水清如许,风来,生凉。叶子已经数也数不过来,在深秋,碧翠纯然,脉络清晰,似乎看到叶片上栖着一只小小的青蛙,瞪着一双黑眼睛凝视着你,那份美妙,不可言说。以手指相圈,大的有拇指和中指环绕起来那么大。它们多互相倚靠着,也有的卓然而立,或是旁逸斜出。多是朝着阳光的地方生长,若多日不曾调换方向,都生向一边,似乎是凌波微波的绿衣仙子。转过来,不几日,那些叶子又都朝向另外一边了,真好玩,我们无法察觉它是如何把花茎转过来的,想来颇费工夫的事情,或许子啊它们轻而易举,只要朝着阳光的地方生长,它们也不知道怎么就转了方向。

植物真是奇妙。静默无声,清香洁净,从不扰人。若你注意到它们了,似乎每一片叶,每一瓣花都在冲你微笑呢。枯和荣,生和死,宠和辱都淡然以对,无声无息。

最喜欢养在蒜臼的一盆,石头做的,因为蒜锤不小心摔断了,它便成无用之物,曾经见过一张美图,月白的石头臼,养着几支铜钱草,小小的、圆润的叶子,碧绿碧绿的,桌子上一个铜制的圆形香炉袅袅地散着轻烟,一卷线装书打开着,似乎读书的人刚刚起身离开,马上就会回来。曾经用它做桌面背景很久,无论炎夏还是寒冬,只觉得幽幽的檀香隔屏而来,铜钱草似乎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温凉的叶片,指尖缭绕了草木气息。

在朋友家见过团团的牡丹花盆,很大,挤满了郁郁葱葱的铜钱草,盛大,浩繁,似是生命之初,很是惊艳。那创意,的确不俗。
记得岐黄先生拍过的一张照片,南方的白墙黛瓦,明亮的光线斜斜照过来,大石槽中的铜钱草光影交错,叶片上闪动着熠熠生辉,似乎你走过去就会挡住那片阳光,或者你听到石槽中有游鱼呼吸的声音,那么寂静,那么盎然。翻看过很久了,那影像还活色生香。

铜钱草的花极小,也是瘦瘦的花茎,伞状的花簇,每一朵比一丝落蕊还有小,青碧的颜色,惹人怜惜。记得卖花人说,铜钱草开花很耗营养,一般是见到开花的就折了,我怜惜那纤小的花朵,舍不得折断,却也不曾见得有什么影响。哪一种植物的花开不是耗去了无数血泪,梅花、桂花、昙花、牡丹、玉簪、菊花,哪一种不是用几个季节的准备,换来的也不过是绚烂的一瞬间。生如夏花。

夏花都化为尘土了吧,而我的铜钱草还是一片青碧,团团可爱,此刻,在电脑桌边,似乎还是盛夏,一朵两朵白荷,在梦境中就会长出来,温香了梦境。

铜钱草玻璃杯.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发表于 2018-10-24 13: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枯和荣,生和死,宠和辱都淡然以对,无声无息。
是的,正如每一个人,放在历长河里,也如此。所有世间事物都是大自然之师。问好云水。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08: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8-10-24 13:29
枯和荣,生和死,宠和辱都淡然以对,无声无息。
是的,正如每一个人,放在历长河里,也如此。所有世间事物 ...

草木可亲,真真如是,那些颜色各异,性情不同的花草树木,遇见的每一瞬都是美好,哪怕叶落花残,也是暖的,暗香余存的。早安,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