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无捷径,不作网络搬运工,只求原创独一味。耻于剽窃,方有荣耀。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都市小说】《美女的透视狂医》 新人帖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8-10-19 08: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剑情缘 于 2018-10-19 08:43 编辑

《美女的透视狂医》    作者:一剑情缘  首发网站:红薯小说网。
    第一章 流氓!给钱!
    南阳市火车总站
    八月底,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会有人欢喜有人悲,因为萌萌哒的学弟学妹们就要开学了。
    “卧槽!这卧铺太贵了,竟然要一千多块!”
    随着一个抱怨的声音,穿着有些邋遢的陆阳天,手里却握着一张去京都市的高级软卧票,从售票大厅里走了出来。
    刚才在买票的时候,由于多看了几眼那个漂亮的女售票员,就稀里糊涂的买了一张这票。爷爷给他的生活费与学杂费本来就不多,买了这么一张票后,接下来也不知道要吃多长时间的泡面,不过即使如此,碍于面子的问题,他也没有选择退票或者换票。
    跟着爷爷生活的这十几年里,陆阳天不断跟着爷爷学习医术,只是不明白的是,自己跟着他学医十几年了,但爷爷还是让他去京都大学学习。
    不过京都市是这个国家的首都,京都大学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哪里汇聚着世界中医医学的尖端技术,倒是值得陆阳天一去。
    走出大厅之后,陆阳天将火车票放进裤兜里,然后挺了挺腰板,脖子上挂着的一枚古朴戒指显露出来,随着陆阳天转身向大街上走去,戒指被阳光照射到的那一瞬间,一道刺眼的光芒,一闪即逝……
    “迪!迪!”
    “砰!”
    由于陆阳天满脑袋都在想将来生活费的事,也没留意自己的面前正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车主在车上看见有个人低着头走了过来,就拼命的按了几下喇叭,谁知陆阳天还是撞在了法拉利的引擎盖上。
    “靠!谁这么不长眼,竟然把车停在这儿……”
    本来就是陆阳天的错,他还大骂一声,车主有点微怒,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是个一身名牌的惊艳少女。这少女应该不足二十岁,一件红色的小西服,凸显着傲人的心胸,下身黑色小皮裙,包裹着丰腴的臀部,既丰满性感又时尚高贵。
    少女姓吴,名梦洁,南阳市广杰集团董事长吴泉东的千金,不仅出身高贵,而且还是南阳市最有名的美女之一。
    “喂!这么大的一辆车你看不见吗……”
    陆阳天本来还想骂来着,不过一看到吴梦洁,双眼立刻呆滞,而且目光还停留在对方领口处的雪白肌肤,久久不能离开。
    “流氓,看够了没有?”
    吴梦洁对这种目光早就免疫了,不过一般人都是偷偷摸摸的看,这家伙如此明目张胆倒是不多见。
    “没看够……咳咳,不是那个啥,你这么一个大美女,穿这种衣服出来是很危险哟!”
    陆阳天被美女一声娇喝回过神来,嘴上还好心的提醒,不过眼睛依然时不时的扫过对方那傲人胸部。
    “穿什么衣服我愿意,那都是我的事情,管你屁事!”
    “那倒也是!”
    陆阳天说着,迈着步伐准备离开。
    吴梦洁走到自己车前看了看,在自己车的引擎盖上竟然多了一道划痕!
    “你给我站住!”
    陆阳天回头的瞬间,用指尖触摸着额头,摆了一个自认为最帅的方式,并用深情的眼眸看向吴梦洁。
    “小姐,有何贵干!”
    “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
    吴梦洁似乎对小姐这个称呼很敏感,反驳之后,染着鲜红指甲的纤细玉指指着车上的那道划痕继续道。
    “我的车这里被你刮花了,看到没有!”
    陆阳天听到自己把这女人的车给刮花了,立刻被吓了一跳,刚刚的君子风度也烟消云散,赶紧过来仔细观察引擎盖上的痕迹,经过一番对比,把人家的车给刮花了的的确是自己,而且最黑祸首竟然是脖子上挂着的那枚戒指。
    陆阳天心里清楚,自己的这个戒指虽然看起来不算什么,但却异常坚硬,用棱角划破玻璃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别说这车上油漆了,只是不知道这戒指到底是啥材料制作的,怎么会这么硬。
    不过眼前,在这戒指上还残留着一点红色油漆,有如此铁证,看来自己就是想懒也赖不掉了!
    “说吧,你想怎样!”
    “赔钱吧,还能怎样!”
    “多少?”
    “五万!
    “啥!五万!你打劫吧,砰你这车子一下比摸一下女人的屁股还贵!”
    陆阳天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法拉利的跃马标志倒是认识,带着个牌子车,随便一辆也要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同时在他说到女人屁股的时候,眼睛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对方的丰腴臀部,它能给人一种肥而不腻的感觉。
    “臭小子!你少打岔,赔还是不赔,不赔我这就打电话报警!”
    要让陆阳天赔钱,如果是五百或许他还能拿得出,如果是五万,估计就是把他给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
    其实,吴梦洁看对方一身邋遢的行头,估计对方也一下子拿不出五万块,如果对方好好道个歉,说点好听的话也就算了,毕竟他也不是有意的。但这家伙说话这么难听,还一直盯着自己的身体看,这让她更加坚定了跟对方索赔修理汽车的费用。
    “别呀!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吗?”
    “那快点赔钱!”
    “看你这车应该值不少钱吧,干爹送的……”
    本来陆阳天想跟这么美女聊聊天,搭搭讪,希望美女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料这么一句话却直接把对方彻底激怒!
    陆阳天刚来城市不久,他还不知道“干爹”这一词已经被**丝网民给玩坏了,所谓的“干爹”已经是另一个意思。
    “你存心找茬是吧!”
    吴梦洁乃千金大小姐,周围都是羡慕和赞美的声音,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抬起脚就踢了过去。
    陆阳天意识性的伸手一捞,直接将吴梦洁穿着的丝袜的美腿抱住,穿着高跟鞋的吴梦洁,身子顿时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自己车的引擎盖上。
    “哇!hellokitty!还是粉色半透明的!”
    吴梦洁一坐下,一腿还被陆阳天抬着,双腿岔开,黑色小皮裙下的美景一览无余。陆阳天看了就看了吧,竟然还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吴梦洁简直要被气疯了,要知道自己可是千金之躯,还从来没有那个男人看过自己那个地方,现在竟然被这么一个如此邋遢的恶棍偷看了,一时有些失去理智,便用手去捶打陆阳天。
    陆阳天一手抱着吴梦洁的腿,另一只手去挡对方不断打来粉拳,整个画面显得极其暧昧!
    吴梦洁挣脱了一阵,不但没能挣脱半分,反而让两个人的身体接触更加密切了,陆阳天的手也攀上了她的大腿,一时之间气得吴梦洁眼泪就要流出来。
    “放开我呀臭流氓!”
    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陆阳天还想跟她好好玩玩,但看见对方快要流泪了,也只好松了手。
    “你,你不但不赔钱给我,还占我便宜,好,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叫人来,你今天死定了……”
    吴梦洁说着,掏出一部红色的手机,这就准备打电话,不过打给谁好像成了一个问题。
    看到对方如同黑社会一样打电话叫人,陆阳天知道这次难以善后了,他开始有点不知所措。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昨天晚上爷爷还嘱咐他的话,漂亮的女人都很狡诈,跟她们打交道一定要留一个心眼,没想到昨天刚嘱咐完,今天就遇到了这一档子事。
    “臭流氓!怕了吧,怕了就陪我五万块钱,喊一声姑奶奶我错了,我就放过你!”
    掏出手机,作势打电话的吴梦洁,扭头对着陆阳天说道。
    陆阳天哭丧着脸,从脖子上解下一条链子,这条链子上的挂件,就是把吴梦洁的车刮花的那个古朴戒指。
    “这样吧,你让我拿五万块钱,我肯定是拿不出,我现在把我的这个戒指压在你这儿,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要赎回来。”
    这个戒指几乎可以说是陆阳天的命根子,据爷爷说,这是陆阳天五岁时,父母临走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于是就用一条绳穿起来,当个护身符挂在了陆阳天的脖子里。
    十几年以来,它陪同陆阳天经历了诸多风风雨雨,不知到磨断了多少条绳子,丢过多少次,幸运的是每次丢了都能顺利找回来。
    到今天为止,陆阳天见到这枚戒指,就如同见到了十几年没有见面的父母,意义绝对非比寻常。
    但现在对方态度恶劣,自己不得不先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抵押给对方。
    吴梦洁倒是有些好奇,她伸出手,在香玉指尖触碰到戒指的那一刻,那枚戒指竟然有异动,散发出了淡淡光芒,只是在光芒太弱,谁都没有觉察到。
    吴梦洁拿起戒指之后,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戒指看似平凡,但触感柔和贴肤,并伴有一丝清凉在里面,只是外观也太上不了台面了。
    黑色而宽大,而且上面也没有什么花纹,一眼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块枯木雕刻成的。
    “你少拿一个地摊货来糊弄我,你这东西在古玩市场,十块钱给好几个!”
    “啥?我这个怎么能跟古玩城的地摊货一样……”
    陆阳天刚要解释什么,吴梦洁看到不远处有一辆黑色奥迪a6轿车,正缓缓向俩人这边驶来,随之她的态度,竟然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一改刚才愤怒摸样,换上一副唯美的笑脸。
    “你这么盯着我的身体看,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陆阳天愣了愣,他不明白这女人心里到底打什么算盘,警惕的点了点头。
    “我认为你不但人长得美,身材也是世所罕见,这小西装搭配的也很巧妙,能够凸显你胸大腰细的资本,只是……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
    听着陆阳天把自己夸赞了一番,吴梦洁的脸上刚刚浮现出一丝傲人的气质,然而听到陆阳天后面的一句话之后,吴梦洁顿时面露怒容,不过随后她强行将怒火压下去,再次微笑道。
    “人家这可是纯天然的,不信你可以靠近一点,仔细看一看!”
    陆阳天彻底蒙圈了,或许他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眼前那对极品美乳足以让人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9 08: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完美一计
    陆阳天本以为自己遇上了一个冷艳女神,谁知道她丫的也是个荡/妇,见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想借助此次机会打自己的主意。
    不过如果这样能够低上自己刚刚欠下的五万块钱,那也没有什么了,再说了将自己的初夜,献给一个身材如此完美的女人,自己应该也不算吃亏吧。
    陆阳天心里想着美事,果断的往前跨出几步,来到吴梦洁面前二十公分处,对方的胸几乎已经可以顶到陆阳天的身体了。
    陆阳天低着头,自上而下,将那对美乳欣赏的更加透彻,随之下身也立刻有了些反应。
    吴梦洁被看的有些不舒服,在陆阳天耳边腻声道。
    “如果不想被警察带走,你就看我眼色行事,如果你敢碰我一下,我定让你死的很难看!”
    本来,陆阳天还沉浸在对方的那对美胸之中,当听完这一句话之后,立即明白过来,看来事情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正在陆阳天疑神疑鬼的胡乱猜疑之时,刚刚向这边驶来的奥迪轿车,已经在陆阳天身后的停车位上停了下来。
    很快,车门打开,下来两个魁梧大汉和一个小青年共三个人,只是他们都带着墨镜,个个痞气十足,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陆阳天隔着墨镜,都能感受到这三个人眼中的杀气。
    跟着爷爷生活的这十几年里,陆阳天感觉自己医术好像并没有什么长进,不过杀人的功夫倒是掌握了一些。
    比如对于眼前的这几个人,他有信心在几秒钟之内,点中他们的死穴,并让他们失去神智甚至死亡。
    不过爷爷那老头子也曾经说过,不可在外人眼前显露身手,至于为什么,爷爷却没有说。
    “小子,敢靠我们老大的女人那么近,活的不耐烦了是吧!”
    从车上下来的三人中,其中一个大汉对着陆阳天吼道。
    “滚,谁是你们老大的女人,他才是我的正牌男友!”
    那个大汉这么说,吴梦洁当然不乐意了,但她并没有与那个人斤斤计较,而是伸出双手在陆阳天的身后抱住了他,头还轻轻地依靠在陆阳天的脊背上,显示出一副极为亲密的样子。
    陆阳天还是第一次这么被女人抱着,而且还是一个这么妖孽的美女,只感觉背上两个大肉团贴在自己背上,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不过同时也更加验证了,爷爷那老头子的话,漂亮的女人果然很阴险。眼前这几个人与这女人关系,陆阳天差不多也能猜测出几分,估计要么是这男的追她没追上,要么就是小两口闹别扭了。
    随着吴梦洁的芊芊玉臂,从后面搂住陆阳天的同时,感受到他腹部结实的肌肉后,倒是让吴梦洁略微吃惊,看似冒不起杨的小子,没想到还挺健壮的,或许他还能跟这几个人周旋一会儿。
    “艾玛!老大,你看,还抱上了……”
    那个大汉见两个人如此亲密,有些看不下去了,准备问问老大的意思。
    “给我打!”
    中间的那个小青年显得极度气氛,虽然个头有些矮小,看这家伙的这身行头,和身后两个打手保镖,也能看出有些来头。
    只是哪怕他爸是李刚,县长,甚至是天王老子,只要敢找自己的麻烦,陆阳天都会照打不误,甚至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陆阳天反手轻轻推开吴梦洁,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之后,向前跨出一步,一股强烈的气势立刻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不怒而威。
    三个小青年脸色立刻一变,甚至有一个魁梧大汉,竟然身不由己的后退了一步。
    “你们俩个,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难道没听见吗?”
    中间那个矮个子发话了,另外两个魁梧大汉表情虽然凝重,不过也是硬着头皮向陆阳天冲了过去。
    吴梦洁在陆阳天身后窃窃自喜,没想到自己这么简单的一计就一箭双雕,不但教训了这个占自己便宜的家伙,还把这个恶心的苍蝇给打发了。
    这个开奥迪轿车的矮个子叫梁超,是南阳市一位副市长梁山河的儿子,平时吃喝嫖赌样样占全,被糟蹋良家女孩更是不在少数,而且他还有一个怪癖,跟着他的女人被他玩够了之后,便会被他拿去与他的几个狐朋狗友交换女人。
    只是不知道吴梦洁的父亲吴泉东那一根筋不对劲,竟然与梁山河私下为二人订下婚约。
    吴梦洁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本来想找父亲理论,却不知为何平时和蔼可亲的父亲,变得不可理喻,执意要让吴梦洁与梁超订婚。
    为了摆脱这个**,吴梦洁立马想到了离开,正好她还要去京都市上学,于是就准备提前去学校。
    如果换做平时,她一定是乘坐飞机,但为了避免父亲在飞机场拦截,所以她选择了坐火车去京都。
    于是,吴梦洁来到火车站买票,就遇上了陆阳天。
    吴梦洁盼望着这两伙人赶紧打起来,只要他们打起来,自己就趁机溜走。
    于是,她再次把头伸到陆阳天的耳边,对着陆阳天轻声说道。
    “他们是我的仇人,如果你能帮我摆脱他们,我们之间不但扯平了,而且或许我还会考虑跟你谈恋爱!”
    吴梦洁说完,便后退了几步,依靠在自己车上,准备看一出好戏。
    她明白,男人最无法抵御的诱惑,无非就是金钱和女色!现在她本身有这个便利条件,在这关键时刻何必不用。
    再说了,只要自己一登上火车,他哪里去找自己啊,就算找到自己,自己也只是说或许考虑跟他谈恋爱,又不是一定。
    那两个魁梧的大汉,谨慎的一步一步向前走,虽说这陆阳天也就是个一米七五的个头,身材外表看也算不上魁梧,但就是给他们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随着他们两个越走越近,陆阳天的脸色依然平静,直到距离陆阳天只有三米之遥的时候,陆阳天突然反常笑了笑。
    “三位,我想应该是误会了,我刚来不大一会儿,这个女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陆阳天说完,两个大汉连同他们身后的那个矮个子梁超,都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哈哈……小子,算你识相,还不快滚!”
    其中一个大汉突然大笑了两声,然后说道。
    陆阳天退到一边,回头对着吴梦洁轻轻地摆了摆手,她的那点小伎俩陆阳天早就看透了。
    虽说他就算杀了这几个人,对于陆阳天来说丝毫没有什么压力,他确实也想出手帮她摆脱这几个人,只是爷爷的话他时刻铭记于心,不可轻易显露自己杀人的身手。
    听刚才的那个大汉话中的意思,这个女人应该跟他们老大关系匪浅,即使不是情侣应该也是熟人,应该也不会把这个女人怎么样,他也就不再插这一杠子了。
    至于那五万块钱的汽车修理费,以后挣了钱换她就是了,凭借自己医术,挣五万块钱应该不会太难。
    “带她上车!”
    梁超一声令下,就连看也没再看一眼,回头上了那辆奥迪车。
    两个的大汉,直接来到吴梦洁身前。
    而此时的吴梦洁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局面,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双手还有些颤抖,一副极度恐慌和气氛的摸样。
    “你,你们给我滚开,不要碰我,让我爸知道了,一定会让你们死的很惨……”
    两个大汉丝毫没有理会吴梦洁话,直接一边一个,将她架了起来,向那辆奥迪车拖去。
    在经过陆阳天的时候,吴梦洁对着他大骂道。
    “你个懦夫,胆小鬼,记得今天的事情,改天我定会让你十倍奉还……”
    陆阳天听着对方骂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有一些痛快之意,像这种阴险的野蛮妞,是应该被教训教训了。
    很快,吴梦洁被两个彪形大汉拖进了车里,然后黑色奥迪车也便扬长而去。
    陆阳天看了看时间,距离登车时间还有两个来小时,准备先去吃点东西再说。
    不料,他还脚步还没离开,就又有一个跟吴梦洁差不多大的漂亮女孩,向吴梦洁丢下的那辆法拉利轿车走了过去。
    这个女孩的长相也很美,可以跟吴梦洁相媲美,唯一不足的好像就是她的身材,没有吴梦洁凸出那么明显。
    “火车票我卖到了,董事长一定不会想到我们做火车去学校……”
    这个女孩也不看车上有没有人,说着就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咦……梦洁,梦洁……坏了……”
    这个女孩坐到副驾驶上之后,看见车里没人先是一愣,随后大概想到了什么,再加上车钥匙也没有拔出,这更让她意识到事情的不妙。
    她赶紧从车里钻出来,左右看了看,见陆阳天正看着她,于是她急忙走过来。
    “帅哥你好!请问你刚刚有没有看见,这辆车上的美女哪里去了?”
    “好像是被三个男人带走了!”
    “什么,被带走了!那,那是三个什么人?”
    “打头的是个矮子子小青年!”
    陆阳天没有隐瞒,至少这个的女孩挺有礼貌的,而且看这女孩的脸色,事情可能挺严重的。
    “完了,这下完了……”
    “怎么了,带走他的男人,难道还是什么坏人不成?”
    “没错的,你不知道,那是家伙就是我们市出了名的淫/魔,借自己老爸是副市长,欺男霸女,被他糟蹋的女人多了去了,我朋友梦洁被他抓走了,恐怕这次也难逃黑手了!”
    “什么!他们之间难道不是小两口吗……”
    “啥呀!是订婚了不错,但那也是被她父亲逼的……”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只感觉身边一阵风吹过,周围已经没有了陆阳天的踪影……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9 08: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暧昧驱毒
    天色渐晚,天空一片灿烂的晚霞,给西方的天际增添一份妩媚。
    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缓缓地使进一栋**的别墅之中,这栋别墅从外面看围墙高嵩,占地广,内有大院以及后花园。
    硕大的后花园里,还有游泳池,假山和众多花草植被,呈现出一片绿意葱葱的画面。
    本来马马虎虎也算的上是豪车的奥迪a6,在这里被这栋豪宅衬托的有些格格不入。轿车停下后车门被打开,梁超从的车上走了下来。
    一个副市长的儿子,开着一辆奥迪车那很正常,但要是有这么一栋豪宅,那就真的有点问题了。
    很快,吴梦洁被两个大汉架着也下了车。在下了车之后,吴梦洁看到周围的陌生环境便立刻一惊。
    “这,这是哪里,梁超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本来,吴梦洁认为梁超找到自己,最多就是把自己送回宋家,然后把自己交给自己的父亲吴泉东,所以她也没有太过反抗。
    但现在看见梁超竟然把她带到这种地方来,立刻感到有些不妙。
    梁超没有回答吴梦洁的话,而是对着她身后的两位大汉说道。
    “把她带到我的房间,然后用点药,记得不要太多,这可是我未来的老婆!”
    吴梦洁一听这话,脸色突然大变,她虽然多次想到梁超会对她不利,可是她还是认为梁超会顾忌自己父亲势力,应该不敢乱来,没想到他竟然敢来真的。
    “梁超你,你这个畜生,你若敢……我爸是不会放过你的……”
    吴梦洁虽然也已经尽力拼命挣扎,挣脱,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会有两个魁梧大汉的力气大,最终还是被越拖越远。
    “哼哼!你爸,在你爸知道我把你上了,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梁超慢慢地摘下眼睛,漏出一双即邪恶又奸诈的鱼泡眼,看着吴梦洁被两个大汉拖进楼房内之后,微微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随即,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向后花园的游泳池走去。
    不一会儿,吴梦洁被两个大汉拖进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装饰的金碧辉煌,而且还有一张柔软的大床,看起来还有些温馨的房间,但现在却感觉有些残忍。
    吴梦洁被扔到那张大床上之后,其中一个大汉拿来一个装有药液的注射器,而另一个大汉直接按住吴梦洁。
    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这注射器中药液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了选择权利。
    被按住床上的吴梦洁挣扎了几下,丝毫挣脱不出半分,很快注射器的针头刺入她手臂上的皮肤,看两个人熟练的手法以及配合的默契程度,便可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感受着药液注入自己的体内,吴梦洁也终于颓废下来,豆粒似的泪珠啪嗒啪嗒的滴下来,高傲的大小姐从小就被娇生惯养,此时受到这等屈辱,她也终于暴露出了内心最脆弱的一面。
    两个大汉见了,大概心里或许也会有些怜惜之意,但为人家办事这也是迫不得已呀。
    “难过吗?一会儿就不难过了,这是最新型的红色蝴蝶,注入体内之后,不出五分钟就会感到这个世界美轮美奂,欲仙欲死……”
    一个大汉转身将注射器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对着吴梦洁安慰道。
    然而,这样安慰的话,不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却让吴梦洁卷缩在床的一个角落哭的更加厉害了。
    没过几分钟,吴梦洁开始感觉有些头晕,好像天在旋地在转,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手脚都变得柔软无力!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一个声音传入吴梦洁耳朵,不用说一定是梁超来了。
    把自己第一次,给这种长得像猪一样的卑鄙小人,还不如给刚才撞自己车的那个家伙。
    不知为何,到了这种时候了,吴梦洁心中却升起这么一个念头。
    感受着有些冰凉且湿漉漉的手,要去撕扯自己身上衣服时,吴梦洁做出了最后的反抗。
    “混蛋……滚开,等我爸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梁超依然一点也不为吴梦洁的话所动,手上也没有停止动作。
    “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提你爸那个窝囊废,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你爸现在恨不得希望我们早些发生点什么……”
    “你,你胡说……我爸怎么会……混蛋,拿,拿开你的脏手……不要碰我……”
    吴梦洁的双手几乎已经不能动弹,此时她也只能语言来阻止梁超的恶行。
    到了嘴边鸭子,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梁超快速将吴梦洁身上衣服一一退去,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都暴露在空气当中,很快就只剩下最小的拿两小件了。
    梁超跪在床上,欣赏着吴梦洁完美的酮体称赞道。
    “如此完美身材,还真的有点舍不得下手,不过除了我这世上还能有谁配拥有这么完美的身材……”
    说着,梁超伸出一只邪恶的手,向吴梦洁胸衣伸去……
    “卧槽!就你也配,别他丫的侮辱我的耳朵了……”
    就在梁超即将得逞的时候,却听见身后一个突而奇来的声音,让梁超大惊失色。他赶紧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竟然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个人。
    “你,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梁超此时虽然愤怒,不过也没有失去理智,深知能够悄无声息的站在自己身后的,也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所以他一边问话,一边十分警惕的向门口挪去。
    “你要去干嘛,叫人还是逃走?门外那两条狗我已经解决了,门也被我锁上了!”
    此话一处,梁超再次一惊,很快额头上浮现出一层水珠。
    “你,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就是这个女人你不能动,我要带走!”
    陆阳天从始至终一直都是微笑着,只是这种微笑对于梁超来说,比鬼还可怕。
    “什,什么,你想要带走她,你当我这里是什么,饭馆还是商店,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梁超不是一个喜欢服输的人,向来都是只占便宜不吃亏,如果这个女人被他带走的,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即便是明白这个人不简单,他还是壮着胆子说出了两句狠话。
    “哎呦呵!本来还不想在你面前展露我的拳脚,这样也罢……”
    陆阳天话音刚落,梁超只感觉自己身边一阵风吹过,立刻感觉下身一凉,好像是有什么炸开了,随后就是火辣辣的痛疼。
    等他低下头一看,立刻楞在哪里,自己的……竟然已经变得血肉模糊。
    “啊啊……啊……”
    停贷了几秒钟之后,梁超才发出狼嚎一般惨叫之声,剧烈的疼痛很快让他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没过多久就晕了过去。
    “嗯,以后看你再怎么祸害人家姑娘!”
    陆阳天笑嘻嘻的自言自语道。伤到这种程度,陆阳天是没有什么把握治好了,除非像爷爷那老头子一样的中医宗师出手,不然的话,这家伙将来就要当一辈子太监了。
    接下里,陆阳天扭头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吴梦洁,白花花的躯体前凸后翘,如此放荡的躺着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丫的,这不是逼着老子犯错误吗?
    即使陆阳天自己提醒自己,让自己不要再看了,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瞟两眼,这样下去不是个事,怎么着也要赶紧把她弄好了,赶紧走,这种地方他一秒钟都不想的多呆。
    很快,陆阳天在一边的桌子上,发现了刚刚给吴梦洁注射药物的注射器,他拿过来闻了闻味道,大概就能知道吴梦洁到底是中了什么毒。
    随后,陆阳天又来到床前,将手指搭在吴梦洁脉搏上,经过几个呼吸时间的切脉,陆阳天算是确定了他们给吴梦洁注射的药物成分。
    为今之计,只能用爷爷传授给自己指法来治疗了,虽说用指法自己要的手要接触她的肌肤,对她有点不尊重,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是配置解药,或者是等她自己醒来,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呢!
    很快,陆阳天伸出坚忍有力手指,按在吴梦洁胸口之处,稍加一用力。
    “嘤……”
    半死不活的吴梦洁,红唇微微一动嘤咛一声,随之身体稍稍晃动,眼前那对若隐若现的雪白也随之晃动了一下。
    陆阳天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艰难的将视线从吴梦洁的胸前移开。
    “丫的,老子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然要受这种罪……”
    陆阳天自言自语了一声之后,开始收敛心神,慢慢地将精力集中在指尖,然后从吴梦洁的胸部,向腹部移动。
    在到达吴梦洁小腹的时候,一条粉色半透明hellokitty小内内就在眼前,陆阳天顿时呼吸急促,鼻端一热,几滴鲜血流了出来,滴在了床单之上。
    又过了十分钟,吴梦洁一直支支吾吾的嘤咛个不停,身上也出了不少汗,刚刚被注射进体内的药物,大多也跟着汗液排了出来,而陆阳天身上的汗水更多,身上的衣服几乎也都已经湿透了。
    他不但要为吴梦洁施展指法逼毒,还要分心去克制自己**,这十分钟对他来说的,就比跑了五十公里的路还要累。
    终于,陆阳天停止了动作,回过头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
    “啊……”
    还不等陆阳天休息一会儿,身后突然一个高分贝的声音尖叫起来。
    卧槽!是怕没人来还是怎么的!
    吴梦洁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没穿多少衣服的,这才失声尖叫起来。
    陆阳天上前一手捂住吴梦洁的嘴,然后说道。
    “叫什么叫,又没人动你!”
    吴梦洁看了看是陆阳天,有些疑惑,倒也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等陆阳天松开手之后,想要检查一下自己身体,然而床单上几滴鲜红再次让吴梦洁接近崩溃。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9 08: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一览无余
    “你流氓,无耻,卑鄙,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你是不是早就跟梁超串通好了的……”
    吴梦洁嘴里咒骂着,一边捶打着陆阳天。
    “行了,别哭了,你看清楚再哭好不好,我怎么可能跟这种小人私通呢!”
    吴梦洁才不会那么轻易的去相信陆阳天,总共才见面多长时间。
    “那你出现在这里怎么解释?”
    “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你有那么好心的,就算你有,那这个你又怎么解释!”
    吴梦洁指了指床单上几滴血迹,一提到床上的血迹,吴梦洁变得更加伤心欲绝,眼泪也再次涌了出来。
    “艾玛!那是我的!”
    好歹陆阳天懂些医术的同时,也懂得女人的生理常识,不然的话,他肯定不会明白吴梦洁看见床单上的血迹为何伤心。
    “你胡说,你当我是傻子,还有刚才,刚才……”
    虽说吴梦洁没有把话说完,陆阳天也大概听懂了她的意思。
    “那是幻觉,他们给你注射的这种药物叫做红色蝴蝶,里面所含的一种毒素是可以让人产生幻觉,所以刚才在你眼前出现的情景,那都是幻觉……”
    吴梦洁听到陆阳天的话之后,半信半疑的慢慢停止了哭泣,眼前的这个家伙说的或许没有错,因为刚才发生在自己眼前的情景,的确有些不真实。
    随即她赶紧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小内内,好像确实没有被人动过,那刚才的事情难道真的是幻觉吗。
    回头想想,在自己的幻觉之中,不知为何会出现这个家伙,而且还那么帅,连自己看了都有些把持不住。
    想到这里,吴梦洁开始慢慢地破涕为笑,脸上也慢慢地变得通红,到了目前为止,她还有一个地方不明白,床单上血迹是怎么回事。
    随即,她的目光在陆阳天小腹停留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
    “你,你是男人,你怎么会流血的?”
    陆阳天一阵狂汗,估计是吴梦洁体内药物还没有清理干净,大脑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是我,这是我的鼻血……”
    想起让自己流鼻血的原因,陆阳天再次忍不住在吴梦洁光秃秃的身上瞟了几眼。
    “啥?鼻血!”
    吴梦洁顿时反应过来,此时自己的身体的还光溜溜的呢,她赶紧从身边拿过自己衣服,盖住重要部位。
    “不要看了,臭流氓!”
    被吴梦洁这么一骂,陆阳天才有些不舍的回过头去。
    吴梦洁一边穿衣服,一边再次显露出自己高傲的一面。
    哼!知道本小姐的魅力了吧!
    等吴梦洁穿好衣服,陆阳天准备带她出去,在领走之前,吴梦洁还对着正处于晕死状态的梁超踢了几脚,以解她心头之恨。
    在走出这个房间之后,门口的两个大汉都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看到这一些,吴梦洁才联想到自己身边的这个臭小子,应该有一些手段的,只是他废了梁超,也就等于惹上了一个可怕的敌人,他的父亲梁山河不但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也是本市的副市长,权高势重。
    还好,梁超的这栋豪宅里面,除了房间门口倒下的那两个大汉,和在大门口看门的老头,就没有其它的佣人了,所以走出来很顺利。
    “行了,你说过的,我只要帮你摆脱他们,我们之间就两清了,你现在安全了,我也要走了?”
    陆阳天没有过多停留,准备与她就此别过,虽说他打心眼里想跟这个女人多待一会儿,但他倒是还有些自制力,能够控制自己的**。
    再说了,一会儿就要上火车了,要是误了这趟车,那退票还要打八折,那样几百块钱就等于打水漂了。
    “你……”
    在陆阳天的提到要与她分开的时候,吴梦洁却有些迟疑了。
    “你确定要走吗……你刚刚废了的那个人叫梁超,是我们市一位副市长的儿子。”
    听到梁超是个副市长的儿子,陆阳天的确楞了一下,不过不是陆阳天怕了,是没想到那个品种竟然还是个副市长的儿子。
    管他是什么副市长还是正市长,哪怕是什么天王老子,只要是妨碍到了陆阳天,他也不会轻易的放过。
    “嗯,多谢提醒,再见!”
    陆阳天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开。
    吴梦洁看着他的身影,突然感觉心里有那么一丝失落。
    “站住!”
    “什么?”
    陆阳天回过头,这次他没有在摆个什么pose,很正常的回过头。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吴梦洁,你叫什么?”
    “陆阳天!怎么,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刚刚还一本正经的陆阳天,再次露出一副流氓痞气。
    “切……做梦?”
    “没啥事的话,我要走了!”
    陆阳天说完,再次回过头!
    吴梦洁撅了撅嘴,捏了捏手指,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陆阳天,谢谢你!”
    陆阳天头也没回,抬起一只手,侧着身子对着后面挥了挥!
    “不谢……”
    夕阳下一步一步走远的那个身影,突然让吴梦洁感觉很帅。
    经过今天的事情,在她的心里多了一个秘密,估计这个秘密她一辈子都会隐藏在她的心底深处,永远涂抹不去,永远忘不了幻境之中与她缠绵的那个人,他是那么的帅气,温柔,同时也带着浓浓的安全感……
    陆阳天独自一个人走在马路上,也有些回味吴梦洁完美的躯体,那丰腴的大腿与饱满雪白的画面,都还不停的在脑海里闪过。
    甩了甩思绪之后,让自己的一切都步入正规,由于刚才的事情耽误了自己不少时间,看看时间距离火车到站的时间已经不足一个小时,所以他要抓紧时间了。
    赶紧在路边找了路天地摊,吃了点东西,火车上的东西那么贵,他才不会到车上去吃饭。
    吃完饭之后,就匆匆向火车站赶去了,为了省点打的的费用,他也是跑步去的火车站。
    到了候车室又等了一会儿,火车才进站,验票一开始,整个候车室顿时紧张起来,所有的人都向验票口挤去,如果不是陆阳天的身板好,估计都会被挤的喘不上气来。
    陆阳天甚至不用刻意去走,后面那些人挤着他就走了,在被挤到狭窄的验票口时,由于周围人挤得厉害,把他脖子上串着戒指的链子都给挤断了,幸好陆阳天及时发现,赶紧将戒指握在手中。
    过了验票口就宽松了很多,陆阳天看了看手中的戒指,链子已经断了不能用了,为了防止弄丢了戒指,也只好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很快按照车票上的编码,蹬上了火车找到了自己的房间,推开门一看,陆阳天顿时傻眼了。
    这高级卧铺票真没白贵,这个房间里只有四个床位,中间还有沙发,茶几,大尺寸的高清电视。走进来之后,就立马会给人一种错觉,感觉自己走进了一间总统套房。
    不管了,刚才用指法为吴梦洁治疗,浪费了不少内力,现在也吃饱了,见了床就有一股倦意袭来,于是脱了鞋子倒在自己床上就睡下了。
    不知不觉之中,陆阳天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看见了一个魔幻电影中的画面。
    在这个画面是一个战场,两边的人马正在对抗,相互厮杀,一方是人类,看他们的外表特征,有点类似于远古时期的装饰。而另一方有点人不人鬼不鬼的,他们身体的大致形状跟人差不多,但面貌却是黑乎乎的一片,啥都看不清,而且服装也是统一的黑色。
    不知为何,陆阳天突然注意人类一方的首领身上,那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魁梧大汉,手中一把关公大刀,刷的虎虎生风。
    在他耍大刀的时候,陆阳天却发现这个头领的手上,竟然有着一枚跟自己一样戒指。
    随后,不知为何,那个魁梧大汉突然停下手中动作,扭头对着陆阳天笑了笑,这一笑立刻让他感到一股寒气,熟睡中的陆阳天也被惊醒。
    醒来之后,陆阳天感觉看了看周围的事物,这才想起自己还在火车上,原来刚才那只是一个梦,不过这梦也太他妈的真实了,都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陆阳天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不知道梦中那个头领手上的戒指,跟这个戒指是不是一摸一样的。
    正在陆阳天想着,从戒指上突然闪过一道刺眼的蓝色光芒,光芒一闪即逝,如果不是陆阳天的眼睛还有些刺痛,他甚至认为这是自己的幻觉。
    刚才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个戒指背后,真的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此时,在陆阳天的身后传来一阵女人对话和婴儿哭啼的声音,大概是这个房间里的其它乘客。
    陆阳天翻过身,在自己面前,竟然有一个微微后翘的女人臀部。
    丫的,这是谁啊,竟然靠自己这么近。
    不过巧妙的是,在陆阳天这个角度和明亮的灯光的照射之下,臀部上的短裙竟然有些透明。
    然而,接下来竟然发生了让他不可思议一幕,由于他集中精力去看,眼前短裙竟然越来越透明,里面的黑色丁字裤真真切切的摆在自己面前。
    靠!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自己在梦中还没有醒来。
    随着陆阳天继续观察,那件黑色丁字裤,竟然也突然消失不见了……
    “啊……”
    陆阳天忍不住惊讶出声。
    随着他的声音过后,面前那个女人闻声转过身来,这一下把正面看得那叫一个清清楚楚,很快陆阳天就感觉自己的鼻血又要流出来了。
    “咦!竟然是你……”
    还不等陆阳天回过神来,就有一个嘤鸣悦耳的声音传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