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无捷径,不作网络搬运工,只求原创独一味。耻于剽窃,方有荣耀。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反贪游击队4——6章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8-10-18 15: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8-10-18 15:13 编辑

反贪游击队4——6章

 第四章、小矮人

东郊2号别墅楼内外戒备森严,案发现场经过一阵拍摄后,办案人员才蹑手蹑
脚地进入房间。第一发现就是看到床上的一沓纸,经过一张一张拍照后,东区
分局的王局长拿起来简单地看了一遍,都是刘市长所贪污款项的存放地点,还
有几十套房产地址和珠宝的数量等。约计币值总数八亿余元。

王局长对这些数字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也是官。但是,当他看完最后一页的时
候,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上面清楚地写着:上面款项中,在一个月前,我们
已取走一千万元,作为我们的侦查费用。

关键是那条落款令人大惊失色,落款是:华夏红军反贪游击队。

有哪一位贪官看到这个名字不胆战心惊?因为只要被他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时刻都会人头落地。

有哪一位贪官把华夏的法律当回事儿?

在另外的两个房间里,那两个美女正在做着详细的笔录。

在另一个房间里,办案民警被监控录像弄得昏头昏脑。在楼内明明是一点八米
的大个子,在翻墙逃跑的时候,却是一点五米左右的小矮人。

凌晨两点,录像头显示,在行人稀少的光明大街上,只有三个女人行走,她们
拐进了一条胡同消失了,之后再也没有发现她们。

干民警的人们都知道,那条胡同是一条死胡同,最矮的一段残楼墙也有四米多
高。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案发后的大楼后面,只有六个小矮
人分成两组,一东一西的分散撤离,分别消失在两个小区里,二小区内部的录
像却是一片空白。

和东郊别墅楼的案发现场差不多,刘俊的办公室里也有一沓纸,内容和张德民
的差不多,除了刘俊大量的贪腐证据外,落款却不一样,这个落款是:华夏红
军反贪侦察兵。

显然他们受一个指挥部的指挥,却是不同的兵种。从时间上看,第二拨人的出
现纯属偶然。

对于今夜的两起凶杀案,尽管市委书记和市公安局的政委一再下令要保守秘密
,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所有市区的办案公安干警,听说两位死者都是巨贪,他
们办案的积极性立马打了折扣,手中的工作立刻慢了半拍。

第二天早晨,不知道是谁家放了第一挂鞭炮,随着消息的传播,鞭炮声一直响
到第二天的深夜。(待续)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15: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乡镇小客栈

在江宁铁路线上的一个乡镇外,有一座关帝庙已荒废多年。在没有脑袋的神像前,有三个农村打扮的汉子席地而坐,正在召开一次重要的检讨会议。

小组长李夏风主持会议,他看着手机,十分严肃地对手下的王春寒,和赵冬凌宣读着上级的指示:由于你们的冒险行动,差点造成全军覆没的结果,命你们立刻作出检讨,并引以为戒。

“靠,这肯定是那三个混蛋告得状。”赵冬凌首先不服。

“就是,”王春寒也不服气地附和着:“我们拼死拼活得差点丢了性命,功劳却是他们的,还告咱们的刁状,真不够意思。”

夏风却不这么认为,他说:“这都怪我,一、咱们完成第一个任务后,应该迅速撤离,不应该贪功去市公安局大楼。二、咱们有一百种方法进入大楼,却选择了从正门而入,这是危险的轻敌思想在作祟,这个责任应该由我来承担。三、如果没有那三个同志的接应,咱们的结局如何,大家心里都清楚,咱们应该感谢人家才是。”

开完会已是晚上,他们才进了那个乡镇的小客栈。赵冬凌摸清楚了整个小客栈的布局后,他们才在一个角落里的桌子旁落坐。

他们可能消耗体力太大,订的菜大都是肉,一个人一大盘子,看样子有小二斤,一人一瓶啤酒,就着肉狼吞虎咽着。

另外有一位美男子,坐在他们的对面,也是一盘肉和一瓶啤酒,独自闷坐着,眼光不时地扫过他们,显现出莫名其妙的神色。

晚上九点,有五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人拥着一位有泪痕的姑娘,和客栈老板连个招呼也不打,就上楼去了。气得老板大瞪着眼,嘴里咕囔着“这些王八犊子,老天爷打雷也不劈死他们。”

不多时,那伙人又下楼来了,有四个人捂着嘴笑,有的憋不住就笑出声来,其中一个大个子红着脸回头骂道:“笑啥笑?再笑我把你们的眼珠子抠出来。”

那位客栈老板看着他们走远了,拍着屁股跺着脚笑啊,笑得趴在柜台上起不来。

赵冬凌摸着肚子,打一声饱隔请示道:“头,咱们是不是应该去救救那位姑娘?”

李夏风笑笑说:“用不着,已经有人去了。”

大家向对桌望去,发现那位帅哥不见了,桌子上还有没吃完的酒肉呢。

李夏风忽然招招手喊道:“老板,请你过来一下。”

李夏风递给他一根香烟说:“哥们,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笑什么?”

老板嘿嘿地笑个不停,被香烟呛得流着眼泪悄悄地说:“有好戏看来,儿子强抢民女,在楼上碰上娘老子偷汉子了呗。”(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15: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红花镇

所谓乡镇,就是乡下。这个红花镇因为工贸发达而富有,一小部分人早已富得
流油,村村都有小饭店和小客栈,且买卖红火。“刚才那个领头的小子是南岭
村的,他爹是村长刘大山,现在楼上的就是他的老婆,还有镇长黄忠诚。”

可能那个老板受欺负太多的缘故吧,一提起这事就刹不住车,“妈的刘大山一
家人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他们。几年前他家里盖小楼,劳务市场还派我去搬过
一天砖呢。这不村里要换届选举了吗,他的老婆和姓黄的不知道在楼上做什么
交易呢。”

客栈老板越说越来气,刘大山的儿子是个小黑社会的头儿,经常带着人到他的
店里弄得鸡飞狗跳。那位黄镇长更孬种,上任三年,他以镇政府的名誉,已给
客栈写下了五万多元的白条子。
“有时候我去找他讨债,那狗日的根本就不讲理,‘你那个客栈还想干不干?
不想干就滚,想干就回去慢慢地等去吧。’照这样下去,不用他不让我干,用
不了多久,我他妈的自己就会卷铺盖走人。这他妈是什么世道啊。”

二楼的客房只有六间,他们被安排在两个房间。一号只能睡两个人,只能安排
下赵冬凌和王春寒。二号房间已有黄镇长占领,李夏风被安排在电脑室,里面
只能睡一个人。

设计这些房间是经过高人指点的。隔墙顶部是一道横梁,所谓隔墙都是石膏板
,隔音性能极差。所有窗帘都是半透明的,而且还拉不严,前阳台都是公用的
,故保密性近乎没有。

电脑室是老板上网的地儿,去不了前阳台。老板又是个爱看热闹的人,他把隔
墙上按了一个窥视孔,夜里他想寻求刺激,就进入电脑室打开窥视孔偷看,故
二号房间是专用鸳鸯间。

二号房间里激战正酣,黄镇长和一位貌美女人不挂寸缕,颠倒鸳鸯,毫无顾忌
的尽情厮杀。在他们休息的时候,黄镇长揽着那位美女说:“叶子,我仰慕你
好久了,今天才如愿以偿,你说说看,以你的亲身感受,我和钱所长比较,我
两个谁玩的你更痛快?”

那女人趴在他的身上笑道,“俺不知道,你老婆在俺家里,她和老钱还不知道
怎么个弄法呢,你应该回去问问你老婆啊,反正今晚上俺真想吃了你。”
“嘿嘿嘿嘿,”两个人又黏在了一起。

这是典型的换妻玩法。

那么刘村长夫人呢?(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