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蚂蚱去哪啦?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8-10-12 05: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蚂蚱去哪啦?
张店:黄丰年
前几天,我回博山南部山区的老家出席了一个婚宴,与席的都是我的街坊邻居,有几个还是发小。席间兄弟姊妹谈笑风生,说到了今年的年景很好时,我顺便问了一个很普通又很生疏的话题:“现在咱那里正是秋后逮蚂蚱的时候,今年不少吧?尤其是山前的‘要怪’‘叫叫(蝈蝈)’‘大油蚂蚱’‘少蚂甲’等。”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没有了。”其中,一个放了几十年羊的兄长说:“绝大部分都没有了,就是在人很少去的偏远地方,有也是几个小‘飞蚂蚱’,你说的“要怪”、“叫叫”、油蚂蚱、青头郎、少蚂甲等这几年很少见了,甚至绝迹了。”另一位发小接着说“这些年,人们种地图省劲,草也不拔,地也不锄,都是打‘百草枯’,自从用了这些东西之后,蚂蚱等这些东西都逐渐少了,就是‘长虫’(蛇)、‘蛇虫’(蜥蜴)也很少见到了……”
我听到此话,很是惊愕。这些昆虫原本是大自然生物链中的重要属种,是有代表性的物种。它们的消失,不是大自然的天然选择,而是人为地“灭门”。此时,我才联想到,岂止蚂蚱等昆虫,蛇类之动物所处的命运,就是其他地方也都如此。我在前几年,就听说过,我市某地是盛产水果、蔬菜之类的地方,也铸就了不少的优质品牌,诸如“某某红”之类。这里山是绿的,果是红的,水是清的,可当地老百姓说是,水是清的可不能喝,不像过去随处都可以喝到清澈甘甜的泉流河水,还不时看到摇头摆尾的鱼,活蹦乱跳的虾,横行霸道的蟹,还会有令人毛骨悚然的“长虫”,令人作呕的“蟾蜍”等。可现在你不用担心了,这些东西都没有了。缘何?是人们种地、种果、种菜为了灭虫,为了提高产量,为了除草都使用了这些剧毒的灭虫剂、灭草剂、激素之类的药物。用后的瓶子,袋子等随手就扔到了田边地头,下雨后这些瓶子、袋子的农药残留自然也就经风雨见世面了,渗到地里,草丛;流淌到小溪河流,所以导致了田野中少昆虫,河里无鱼虾的情况。
我很怅然,原本人类,进入文明,发明了化肥、农药消灭了庄稼、果树、菜蔬中的害虫,却导致了城头失火殃及池鱼的局面,这是一种悲哀。由此我想到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放了秋假,三秋忙完,还未开学之际,地里的麦苗绿油油的,山上那些蚂蚱、要怪、蝈蝈、刀等很活跃。一天,天气尚好,家中无大事,在这闲暇之时,我领着五六岁的女儿,带着水,拿上一个小袋子和一根小木棍,饶有兴趣的去村南的山上逮蚂蚱。
一出村野外草丛不时一些“飞蚂蚱”落到脚下,可我们对这些“小不点”根本不屑一顾,因为不值得费力扑捉。便直接到南坪山下的洞子峪西山麓,那儿蚂蚱较多。一到那儿简直成了一个蚂蚱的王国。蝈蝈那清脆优美的叫声,那声音嘶哑而短暂的其他虫唱,一高一低,此起彼伏,组成了一支大自然优美的交响乐章。我很高兴,女儿更高兴。因为她长到这么大第一次来到山的深处。看到各种各样有点枯萎的野花,听到各种各样的虫唱,特别是“叫叫”(蝈蝈)的清脆嘹亮的叫声,感到新奇。这时那些稍大的蚂蚱不时飞到脚下,我们便开始扑捉。我一边扑捉,一边教她:这是“叫叫”好蹦跶,常躲在棘针及树丛中,不好逮;这一腚上一根尾巴的叫“咬怪”,笨拙肉肥;这是“油蚂蚱”,是蚂蚱中的国王,体大而健壮,会咬人,也不好捉;这是“少蚂甲”好跳而有劲;这种脖子周围有红色颗粒的是“骆驼”,据说有毒不能吃,这是“刀螂”它舞着大刀,弄不好会被刀伤的……我们就捉“叫叫”、“咬怪”、“油蚂蚱”、“少蚂甲”。刀郎咱不逮,因它是益虫。她一边辨识,一边逮。“叫叫”狡猾,且伏在棘针丛中不好逮;这腚上一根毛的“咬怪”笨拙,它虽然也钻进草丛,可管头不顾腚,拨开草丛,便抓住;看到刀螂便果断的放弃,特别是肚子肥大将要产子的母刀螂便告诉女儿不要捉。
就这样我们边爬山,边捉,带去的一个小布包也装满了,便顺手折了一条蚂蚱串,掠去叶子,将逮着的咬怪、油蚂蚱、叫叫、少蚂甲串在上面,个把小时后又逮了三大串。天近中午我们凯旋而归。至今问道女儿时她还是非常高兴的告诉我很有趣,至今印象很深。
自那以后一直怀念秋后逮蚂蚱的趣事,秋天若有闲暇时间,也会约上几个朋友高兴逮逮蚂蚱。回来简单的掏去内脏,用热水一焯,在锅里倒上油,撒上点盐,一盘山珍野味的蚂蚱端到了朋友的面前。尤其是那咬怪、油蚂蚱那清香,脆面的籽更令人回味无穷,禁不住端起酒杯……。
不期这些趣事,在最近十几年却变成了永久的回忆。
因之听到放羊大哥及其他街坊的这番话后,我便深深感到现在化肥、农药,特别是农药对大自然中昆虫的戕害之烈,成了这大自然生物链中的一大杀手。人们为了灭虫,不再费力拔草锄地,减少体力劳动强度及种地成本,使用剧毒农药,尤其是灭草的“百草枯”。体力劳动减轻了,种地的成本降低了,省劲又省钱,何若而不为。可这些大自然生物链中的昆虫大都没有了。不用说是蚂蚱难逃厄运,就是以吃蚂蚱等昆虫为食的鸟类等动物也受其影响几乎见不到了。这只是它们消失,而它们的消失又带了一个大的问题,影响着其他动植物的减少。前段我看到一位著名的生物学家写的一篇《昆虫消失的后果》的文章更惊愕了。“由于昆虫的不断消失,树木花草减少了授花的媒介,这些物种开花不结种,甚至不开花,不少的物种也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衰微颓废,甚至消失了。”我更忧心了,而且这种忧心,不期与我前几天见到一些情况使我得到了印证。在近期回老家途中的公交车上,一位老农忧心的说:“现在庄稼看似很好,很旺相,但就是籽粒不饱满,瘪瘪的,甚至根本就没有籽粒……一年的汗水就白流了……”,在一个车站,车因小故障停了几分钟,我也随着下车,活动活动腰肢,顺眼一看旁边一块大豆地里,棵棵满是豆荚,看样这是春豆子,早应该收割了,但不知为什么至今地主人没有收,我就到地里一模豆荚瘪瘪的,连一粒豆子都没有,主人精心管理了一季,竟无收获,连种子也回不来,无奈放弃了。
面对这些事实,才又联想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听说日本人在市场购买蔬菜,买者竟想购买菜叶上有虫口的。这些虫口蔬菜不论多贵,他们也会慷慨解囊。因为他们知道这些虫口足以证明农药残留很少,或者根本就没有打农药……难怪现在不少农民都是留出一块地,种的庄稼菜蔬全用农家肥,不用化肥农药,收后自己享用,不到市场销售。
想到这些我很怆然,人类创造了文明,但文明也在某些方面惩罚了人类。诸如环境的破坏,化学器物的使用,农药化肥的使用也在某些方面给大自然生物链带来了不利因素。蚂蚱的消失,昆虫的绝迹,生物多样化的衰微,深刻的告诫人们要保护大自然,保护大自然生物链。既正确使用化肥农药,又不被其副作用来影响自然,破坏生态链,影响动植物的发展繁衍。做到人与自然,人与昆虫,人与飞禽走兽,人与庄稼,人与化肥农药和谐共存,共同发展。保护大自然的多样性,保护物种基因,不再受到人为地戕害,这才是人类所努力去做的。
2018年10月2日
timg.jpg

活跃的蚂蚱
timg (14).jpg

叫声清脆的蝈蝈 “叫叫”

timg (11).jpg

爱情纯真的蚂蚱


timg (2).jpg

肉体肥大的“咬怪”


timg (9).jpg

唱歌的“蝈蝈”

timg (7).jpg

娴静的蚂蚱
timg (8).jpg

静伏草丛的“蝈蝈”(叫叫)

timg (3).jpg

这是“青头郎”
timg (12).jpg

舞大刀的螳螂(刀螂)

timg (6).jpg

身材苗条的“少蚂甲”


timg (4).jpg
正在产卵的蚂蚱
黄丰年:山东 淄博职业学院教师。博山区石马镇南沙井村人,现居淄博张店。 爱好文学写作,喜欢散文、纪实文学、诗歌创作。系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音乐家协会会员,音乐文学协会会员,淄博网络作家协会首批会员。在多家报刊媒体发表作品三百七十余篇。专著《金牛山大观》、《绿洲沃土》、《雪落无声》、《金牛山大观》增修版(与丁恩昌先生合作)、《五谷杂粮》、《瑞雪映春》主编或参编多部文史书籍。

      
邮编:25000   电话:13573334901  2538831922   邮箱huangfnzo@163.com

timg (1).jpg
timg (10).jpg
timg (13).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发表于 2018-10-12 08: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文,满满的回忆,浓浓的田园气息!
发表于 2018-10-12 10:15:14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年那伙人那些事,岁月沉淀,留下来,满满的回忆。
发表于 2018-10-12 19:59:26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护生态环境,人人有责。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04: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玉静心明、飞鸿踏雪、德喜祝文友的关注及留评,还是德喜的那句话:“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发表于 2018-10-13 18:45:07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玍物链的破坏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只是我们这些百姓知道没用,应该让决定大局的人认识到,才会出台拯救措施。
发表于 2018-10-14 08:00:34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图二和图四的说明不对。
发表于 2018-10-14 08: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留恋儿时的田野,欣喜今日的高产,厌恶对大自然的破坏。这是一个大主题,值得深思,问好黄老师。
发表于 2018-10-14 08: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黄老师,小生物大道理,一样的感慨。
发表于 2018-10-14 10: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用心的文字,看后非常感动。想到了那句话:知我知,谓我何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如果大自然保护的不好,我们在大自然中何言幸福?问好黄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