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延后举办公告】为避开“五一”期间旅游地餐饮旺季,应对方建议,另行择期颁奖。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金乌出世,夸父逐日(首发于纵横中文网)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8-9-26 20:35:04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盘古开天地之前,世界一片混荒,万天混沌,万物犹蒙沌。盘古沉睡了万八千岁,一觉醒来开辟天地,垂死化身,而其尾骨则插入大地,化作了高山——名曰成都载天。
  成都载天巍峨雄伟、高耸入云,在山林深处生活着一群力大无穷的巨人——唤作“夸父族”。他们高大魁梧,力大如牛,虽面相丑恶却气概非凡。族人耳朵上悬挂着两条黄蛇以示区分,他们不食飞禽走兽,终年以野果蚊虫为生。因为他们身强力壮,高大魁梧,意志力坚强,气概非凡,所以又叫巨人族。他们仰仗这些条件,专喜替人打抱不平。
  时逢十金乌太子出世,烈焰焚天,毒物猛兽横行,庄稼树木晒焦,河流干枯,到处一片荒凉。
  原来这十金乌太子是十个太阳,当黎明震要晨光来临时,栖息在树梢的太阳便坐着两轮车,穿越天空,照射人间,把光和热洒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十个太阳每天一换,轮流当值,秩序井然,天地万物一片和谐。人们在大地上生活得非常幸福和睦。人和人像邻居、朋友那样,生活在一起,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生活过得既美满又幸福。人和动物也能和睦相处。那时候大地上的人们过得很是舒适,而大地的统治者们也快速的发展着。
  可是后来十金乌太子竟然同时驾驭日车出来了,平时这日车原本是一驾驶出来的,而如今同时出来十驾太阳车,就尤如十个太阳同时出来在大地上,给大地强烈的焦烤,大地河水断流,土地龟裂,族人们生活的苦不堪言
  “夸父族”首领,其名夸父,耳朵穿着两条黄蛇,手中握着两条黄蛇,是幽冥之神“后土”的后代。
  夸父有三件宝物:其一是崆峒杖,其二是凤皇石,其三不是宝物却是名女子,唤之姒湖。其女乃盘古泪水凝成,吸收天地千年精华礅成人形,不惧烈火,可同千年寒冰媲美。适逢灭族之灾,可将崆峒杖与凤皇石烈火熔炼为噬魂戒,镶以灾难之物戴于姒湖尾指,以体内寒气净化即可躲过一难。
  天上太阳愈发涨大,阳光照耀之处物皆焚灭,生灵涂炭。深山已被焚烧大半,每天都有族人被火烧死。耳上黄蛇也日渐衰竭,夸父为此痛苦不堪。
  其实地面诸神早就向天庭告状,帝俊掌天,立天条,却对十子责罚过轻,这就引起地面诸神们如夸父的不满,而如今这十个三足金乌还是重犯些罪孽!夸父知道,靠妖皇的责罚其十子来拯救大地,无异于痴人说梦。
  是日,一位老者求访。此人面相及其恐怖,脸上经络突起,盘根错节。耳上两条黄蛇神采奕奕,微吐蛇信舔舐其耳垂。
  “听闻首领正为太阳之事愁苦,我请求为王解难。”
  夸父正色,“噢?说来听听。”
  “众所周知,首领有祖上遗留下来的崆峒杖与凤皇石,此乃女娲补天所铸之物。您若想解此灾难,可将二者烈火焚烧后煅造的噬魂戒浸于九九八十一种毒虫烧焦的灰烬溶进千年古寺的潭泉活水熬制而成的颜泉中,待水雾散去,金光崩裂之时方可取出。但,仍需一物。”老人摇摇头,叹了口气。
  “但说无妨,夸父必定誓死求之。”
  “王需要去隅谷将扶桑用噬魂戒收来,再滴上娘娘的鲜血,借助娘娘体内的寒气冷却净化,七七四十九天后一切方可安好如初。”
  夸父听罢,不解地问道“这扶桑是为何物”
  “先天之神树,后为太一、帝俊所得,孕育十大金乌,日出于扶桑之下。”
  次日,太阳刚刚升起,夸父告别族人,准备前行。
  姒湖迎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飞奔而来,紧紧环住夸父,七彩虹膜里闪烁着彩色的碎钻。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哭,陷在他的怀里。他拥着她,什么话都没说,她不知道被阳光拥簇的她有多美。纵是此生,就此阴阳,不虚妄。
  他轻轻吻住她额头,“待我归来,必娶你为妻!”
  “等你。”
  阔别美人,夸父怀着雄心壮志,向太阳升起的方向大步跑去,开始他的征程。
  夸父脚踏下宛如疾风。大山在他身后奔跑,河流在他眼前跳跃,大地在他的脚步声震的来回摇摆。
  他跑累了,倒在地上微微打盹,鞋里调皮抖落出来的尘埃形成了大山;他跑饿了,摘野果煮粮食充饥,用来架锅的五块石头长成了五岳;他跑渴了,捧河水清洗渭水畅饮,黄河渭河至此清浊分明。
  夸父追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跑,眼看离隅谷越来越近,禁不住欢声大呼。他越来越热也越来越渴,姒湖七彩虹眸里的碎钻一直闪烁着他的脑海里,这是支撑着他奔跑的强大信念。
  经过无数的日日夜夜,夸父终于抵达了隅谷边际。
  两千丈高的扶桑树就在夸父眼前,阳光倾洒着他,他的身上光芒万丈。夸父无比欢欣的张开双臂,热气在他的胸膛扩散,弥漫了一整片海面。
  他掏出噬魂戒,开始收纳扶桑树,扶桑树旋转着变小,蒸腾起一整片洋流的雾气,扶桑树越来越小,却越来越热,像一只发情的野兽撞向孱弱的妇人。夸父的身上越来越红,似乎血液马上要从薄薄的细胞壁喷薄而出。他被烧的嗷嗷叫,耳朵上的两条黄蛇变成了灰烬。
  “也许一会儿温度会下降呢。”他这样想着,喉咙渴的难以忍受。
  他跑到黄河边,一口喝光了黄河水;又跑到了渭河边,喝光了渭河的水,仍旧不解渴;夸父又向北跑去,那里有纵横千里的大泽,大泽里的水应该足够了吧。
  姒湖的笑脸、姒湖的拥抱、姒湖生气时撅着嘴的淘气模样让他嘴角微咧;大地荒芜的景象、祖先的基业衰落、族人的悲惨死亡又令他无限悲伤。
  他奔跑着,不同的面孔在他眼前交叠,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尖锐的刻薄的嘲笑的温柔的慈祥的疼爱的怜惜的破碎的绝望的毁灭的哭喊着撕裂他的身体。
  “姒…湖,别…别…等我…”
  他重重倒下了,心脏在胸腔里跳动,咚咚咚,咚…咚…咚…,咚……,生命在长长的余音里戛然而止。
  一朵红色的祥云在天空绽开,也许牵挂,也许爱,这一切都停止了。
  夸父的肉身化成了一座大山――“夸父山”,直至死亡依旧紧紧握着的噬魂戒在土地上生出了大片大片郁郁葱葱的桃林。霎时红霞满天,落英缤纷,芳泽鲜美,静美的宛若世外桃源。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现场:华语文学桃花源

文学新生态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辅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