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12
刚刚去过 发新帖
楼主: 染指荒年 - 

《画城为牢》原创青春文学小说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22: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章 青涩的记忆
猫猫来的时候,正好是我和小七为高三分科感到头疼脑胀的时候,小七想学理科,而我却想选择文科,因为我想做这个文艺青年,这样我们在分科和分班上发生很大的争执,不过老莫说,我的文科底子好,他也是要我选择文科,这样我和小七高三那年彻底分开了,她在理科班看着一屋子的四眼男孩天天唉声叹气,而我在文科班过的还是很从充足,因为没有小七在身边,我有认识了像林黛玉的鱼儿。
  鱼儿是我给她起的外号,她的真名叫李敏,只是那天景严突然把他的女朋友推给我,让我以主人的身份有义务的带着人家去观光大连美好的景色,只从小七选择了理科以后,开始发奋学习,好像未来的北大和清华的大门都是为她自己敞开的,而我对大连又不是很熟悉,只能求助于鱼儿,那天是鱼儿陪着我们两个去大连的各个角游玩了一遍。
  最后猫猫意犹未尽的说还想吃大连的小吃,这下把鱼儿难住了,我和鱼儿不是吃货,再说青春的我们很注重身材,所以对于吃来说,还不如说去逛商场懂得多,谁知猫猫最后拿着她的苹果5一顿搜索后,然后她反客为主拉着我们进军小吃街,最后吃的我和鱼儿只有大为观止,很少动筷子的地步,而猫猫却有多少吃多少的架势,我很鱼儿不得不佩服以后张家的钱可以有销路了。
  世界上有两种女人,一种是喝口水都张肥肉的胖女人,一种是像吃货都不长肉的瘦女人,而猫猫就属于第二种,所以我和鱼儿终于知道,为什么景严叫她猫了,贪吃的小猫,却不能增肥,而且猫也是很**的动物,猫猫的各项技能彻底把我们打败,而那天鱼儿和猫猫混的很熟,最后她们还认了姐妹。
  猫猫是上海人,都说上海人很狡诈,很小气,可是从我认识猫猫的那天起,就感觉她不像上海人,缘分这东西就像友情一样,天生和命中必须有一定的关系,鱼儿和猫猫的关系就是从那天开始升华,后来鱼儿告诉我猫猫就像她亲姐姐一样,后来我才给她起了鱼儿这个绰号,一只猫身边加一条鱼,是猫的幸运?还是鱼的悲哀?
  张家人终于用金钱加上权利如愿以偿得到那块海滩使用权和开发权,而王乐和石头那个时候正忙着和家人商量退学的事情,他们两个对学习好像鸭子听雷,而两家家长一致同意他们两个混到高中毕业,所以他们还要跟着我们三个女生混一年,
  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景严带着女朋友回家,让蒋雪有点受**若惊,而刚让我深信这个家只是一个过渡,张天浩更是高兴的夜夜笙歌,生意和家庭几乎是双丰收,可真是成功男人的典范,而老莫那个夏天几乎忙的天天找不到人,王乐和石头家分别拿到了客观的补偿,这样他们两家可以在这座城市生活好一点,小七比我们都要忙,她家人给她找了一家补习班,为了高考前的准备,而我和鱼儿还在为陪好景严的女朋友吃好,住好,玩好!整天跟着鱼儿屁股后面任劳任怨的伺候猫猫。
  直到王乐那天突然打电话来说,那片海滩已经被人用铁丝网围起来,问我要不要过去玩?他说的玩,是要我尽快画出那片海的景色,可是那个时候我正和鱼儿陪着猫猫在女人坊逛得不亦乐乎。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反应就会,张家人动手太快了,那天我和鱼儿商量了一下,由她自己陪着猫猫来完成我期盼的任务,而我赶回家,背着画板匆匆忙就出门,蒋雪看我匆忙来,又匆忙走,她本来想叫住我,说什么,但是还是和上次一样,话到嘴边又没有说出来,等我坐车赶到那片海滩的时候,石头和王乐已经站在铁丝网下面抽了半包烟,他们看到我来,很高兴的走过来,石头笑嘻嘻的帮我接过背上的画板,王乐说:
  “你最近忙什么呢?”我拿出纸巾擦擦额头上的汗水说:
  “还不是在陪景大少的女朋啊!”石头不以为然的说:
  “哦,口口声声说不是张家人,却这么卖力的为张家人做事,这真是很为难你呀1王乐皱了一下眉头说:
  “景严的女朋友?就是你在电话里说的那个猫猫?”我点点头说:
  “是啊!这苦差事不好做呀!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帮人家做点事吧1石头恍然大悟的说:
  “也对,小雨,在人家又吃又住的快一年多了。挺不容易呀!”王乐说:
  “张景严这几天都带着一群人来这里,那张几张大纸指手画脚的商量着什么,这里是昨天下午才围上的。”我看看那些散发着冰冷气息的铁丝,心里有种不快,我说:
  “都围起来,你们怎么还叫我来呀!这怎么进去呀?”谁知他们两个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然后王乐很有领导风范,用很深沉的语气说:
  “小雨,现在只有你能带我们进去呀!因为我们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说的我很伟大似的,后来我才知道,景严不止把整片海滩围起来,还留了一个后门,而且还让公司的保安二十四小时看着,整的跟军事基地似的,他们两个让我来,就是说服门口那位保安大哥,当然那位保安大哥不会买我的帐,他只会买我手机的账,因为我给景严打了已电话,而景严是在百忙之中接了这个电话,人家接通电话后,不是问有什么事,而是直接问我他女朋友有没有事?当时我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还好有鱼儿陪他女朋友,要不然他会让那位保安大哥当场把我绑了。
  王乐和石头如愿以偿的跟着我屁股后面,堂而皇之的再次踩到那片松软的沙滩后,脸上的微笑的几乎显得**无比,然后石头帮我支起画板,而王乐一直催着我赶紧把那幅画画完,以他们两个的话说,那幅画我画了一个春夏秋冬,为了我能很快完成那幅画,他们鞍前马后的伺候我一个下午。
  等我画完那幅画的时候,太阳早已经落到海的那一边去了,晚风带着咸咸的海味吹进我的肺里,顿时全身上下都很松软,然而王乐和石头那个时候终于在等待中百般无聊的躺在松软的沙子上呼呼大睡,我坐在下,仔细聆听海浪声和空旷的海风,几乎全世界在我心中已经化作尘埃。
  仲夏夜的旁晚,身边还有熟睡的两位少年,是多么的无忧呀,可是好景不长,突然一束灯光照进来,当时刺得我的眼睛很痛,等车上的人下来以后,听到景严大声喊我的名字,王乐和石头马上从沙滩上爬起来,他们和我看到,景严手牵着猫猫走过来,而猫猫身穿粉红色的连衣裙像黑暗的天使,发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我们的世界。
  景严走到我们身边,看了我们好久,而王乐和石头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很谨慎的上下打量着他们两个,我不以为然的说: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猫猫很高兴的拉着我的手说:
  “小雨,原来你跑到这里来画画了呀,害的我和鱼儿在电影院里等了你好久,对了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呀?”我那个时候才发现手机没有电了,景严接着自己手机屏幕上微光看了看我画的画说:
  “嗯,画的不错,很有潜力!”我说:
  “谢谢夸奖1猫猫看到王乐和石头正盯着她看,不好意思的问我说:
  “小雨,这两位就是你的同学吧!”我说:
  “是啊!他们是我进学校的第二天认识的,呵呵1王乐比石头胆大一些,说:
  “嗯,是的,我叫王乐,是莫小雨的同学。”猫猫面带微笑的说:
  “哦,我叫猫猫!是景严的女朋友1石头说:
  “我们知道呀!张家大少爷呀,买了我们家的地!”景严听后身子颤抖了一下,我说:
  “这是他们大人们的事情,咱们不要说这些了,那个你们还没有回答我,来这里干什么?”猫猫一副幸福的样子说:
  “景严说,他买了一块地皮,准备为我在海边盖一座别墅,这不拉我来先先看看!”听完这句话,我和王乐还有石头全部石化了,虽然这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她没有事先说清楚,当时王乐和石头彻底怒了,我从来没有看到王乐挥发那么大的火,他马上指着景严的鼻子说:
  “你说他,买了这片海滩,就是为了盖别墅?”景严身为张家大少爷的身份怎么可能让一个毛头小子,指着鼻子说话呢!猫猫没有想到他们两个的态度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当时有点惊吓的说不出话,我看事态不妙,马上拉着王乐的胳膊说:
  “王乐,你想干什么?”王乐没有搭理我,他冷笑着说:
  “有钱,就很了不起吗?”景严当然不会在他女朋友这么没有面子,他很生气的说:
  “请你说话注意点,别把事情搞大,她只是说着玩笑话,我们要这块地是为了经济发展!”石头很不相信他说的话,而王乐也是一样,最后他们只好气汹汹的丢下我走了。那晚景严和猫猫要开车带我回家,我看看那张孤零零的画,刚要说些拒绝他们的话,话还没有说出口,突然一把手电筒的光照过来,王乐又折回来,说:
  “小雨,你把这张画送给我吧!也好给老爷子丢点念想,省的他以后念念不忘的在我耳边唠叨1我想都没有想的答应下来,谁知景严却出手阻拦我说:
  “这幅画我要了,明天我让人照些照片,送给他好了。”王乐听了很生气的说:
  “为什么要送我照片?你很有钱是吧?很有钱,就送我钱好了。”当时景严气的说不出话,那张画被王乐拿走了,猫猫很惋惜的说:
  “小雨呀!你人真好!”我苦笑着说:
  “没有,只是好朋友互相帮助罢了。”猫猫点点头说:
  “是啊!你们怎么认识的呀!”谁知我把那次打架误伤我的事情说给他们听后,景严像吃了枪药似的大声说:
  “你怎么不找说1说完他拿出手机,给那个保安打电话,当时我和猫猫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只听他拿着手机说:
  “把那个小子拦住!”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要干什么?猫猫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而我早已经扑上去抓住他拿手机的那支胳膊大声叫着说:
  “张景严,你要干什么?”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23: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想让你再为我受伤
 但是还是晚了,王乐刚好走到门口,就被那位很有觉悟的保安大叔拦了下来,当时王乐只是很无奈的笑了笑,景严嘴角上扬,很得意的笑了笑说:

  “他和你什么关系?”我很愤怒的说:

  “什么关系用你管吗?你是谁呀?”猫猫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当时还不了解我和景严的关系,作为外人她也不好插话,只好站在一边,景严收住微笑说:

  “我和你是哥哥和妹妹的关系,你怎么说没有关系呢?莫小雨,当哥哥的是不能让妹妹受伤害!这个仇怎么能不报呢1我听他说完后,差点没有气死过去,我怎么会有他这样的哥哥?再说我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他这是像借刀杀人。然后我很大声的叫着说:

  “屁!我和你根本没有关系,更没有你这个哥哥,知道吗?我可承受不起你这个恩情!”他不以为然的说:

  “你怎么不是我妹妹呢!你忘记第一天进我家的时候,还叫我哥哥啦1他说的一点没有错,那天我确实叫了他一声哥哥,可是那时出于礼貌性的叫他,没想到他还真的把我当成妹妹了,有人说想要做坏事的时候,总要找些理由来掩饰自己的罪行,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为所欲为的去做,而让那些正义的人实在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阻止他。

  石头被那个保安大叔带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还和景严争论谁和谁有关系,谁又不是谁的谁的哥哥和妹妹,猫猫却成了旁听者和围观者,石头有点不服气的说:

  “怎么?不让我走?想请我哦吃饭吗?”景严停止和我的争论,然后脸上像人家欠他百八十来万似的,转过身借着奥迪A8车灯冷冰冰的对忘了说:

  “你想吃什么饭?今天晚上还真的想请你吃饭呢1当时我们都是一副莫名的表情,呆呆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王乐笑了笑说:

  “算了吧!只要你把这幅画送给我,就不错啦!张大少爷!”景严也笑了笑说:

  “嗯,这幅画是我妹妹画的,怎么能轻易送人呢,再说她刚进学校的时候,还被你们误伤,这事怎么算?你说算了就算了吗?”谁都没有想到他话锋突然转弯,很让我和猫猫大吃一惊,王乐却很淡然的说:

  “什么?谁是你妹妹?”景严一把搂着我的肩膀说:

  “莫小雨,是我妹妹1我有点很反感的扭动一下身体,很别扭的说:

  “谁是你妹妹呀!别得意说那么快好吧!快放开我,你弄疼我了。”猫猫实在看不下去的说:

  “景严,你要干什么呀1景严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王乐脸上突然没有了笑容,他说:

  “嗯,既然你知道那是误伤,还要我怎么样?再说人家不认识你个哥哥。”景严没有买我和猫猫的账,那晚他像中了邪似的,非要和王乐较量一下,那个时候我才知道男人都是爱冲动的动物,冲动的后果就是他们两个在我们两个柔弱的女生面前大打出手,而且打的不可开交,王乐和景严动手前,还特意看看了那位保安大叔,而那位保安大叔很知趣的马上撤离,最后等他们在我们面前用拳头疯狂回礼的时候,我和猫猫才失声大叫起来。

  我们两个当时的叫声彻底把那个刚刚离开的保安大哥引诱过来,都说保安是主人的看门狗,关键时刻还是很顶用,就在王乐和景严打的不分上下的时候,那位保安大哥二话不说,也不劝架,直接挽起袖子加入了战斗,说实话景严是富家公子出身,虽然比王乐大几岁,但是论打架,他还是打不过像王乐这样从世井长大的孩子,最起码在没有保安大哥的帮手下,景严一直处在被打的下风。

  当那个保安把王乐打倒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猫猫比我强多了,她还能知道拉着景严,多少让他不受王乐的拳头,而那个保安大哥很不客气的看到主子被王乐连续打了两拳后,突然袭击把王乐打倒,然后我看傻眼了。猫猫一边大声叫我的名字,一边拉着景严,说:

  “小雨,快打电话呀1然后我惊慌失措的拿出手机,按下快捷拨号键,老莫的手机号一直被我排在前面,这样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老莫说,不管我发生什么意外,都能及时给他打电话,所以当时我想都没有想就打了这个电话,打完这个电话后,我还不忘给小七还有鱼儿打了电话,请求支援,景严擦擦嘴角的血,冷笑着看着被保安按在地上欲要挣扎起来的王乐,他冷冰冰对那个保安说:

  “给我狠狠地打!”我再次发出尖叫,然后大声祈求他说: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1谁知道那个保安好像真的是景严养的狗,很听话的一拳又一拳的打在王乐身上,当时疼在我心里,我拿着手机狠狠地砸向景严,苹果4S的威力还不足以让景严受伤,然后我没命地扑向保安,很准确的扑倒那个保安后,我也付出嘴啃沙的地步,还好这样救了王乐,王乐可能当时被他们打红了眼,我是救了他,可是他爬起来以后,直奔被我用身体撞倒的保安,然后用他多年打架和干重活练出来的一双拳头狠狠地还给那个保安。

  老莫打车赶过来的时候,王乐和那个保安身上都挂了彩,而他们谁都没有认输,甚至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原来男人和男人打架是无声的战场,不像我们女人打架都是呼天喊地,好像大声叫就能从天上叫来天兵天将似的,老莫跑进来看到我满身的沙粒,很震惊的拉住我的胳膊借着车灯的光亮仔细地看了好久,而我却没有骨气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从眼圈里溢出,老莫很激动的说:

  “小雨,不哭,爸来了。你别怕!”而景严和猫猫想看外星人似的,看着这位从天而降的老莫,当时因为灯光的问题,看不清景严脸上的表情,不过那个时候他听到老莫自我介绍说,他是我老爸,脸色肯定不好看,而我顾不得回老莫的话,很激动地拉着老莫的胳膊指着还在沙滩上打滚的王乐和那个特能打的保安说:

  “爸!快救王乐,快呀1老莫这次发现远处车灯找不到的地方,正好有两个人相互抱着在沙滩翻滚着,那场面很诡异,不过老莫突然知道我想让他做什么,最后老莫没有让我失望,以他老人家当年在机关单位的阅历,亲自出马,用他个人力气终于把沙滩上的两个人拉起来,然后用严厉的语言把他们分开,我擦着满脸的泪花,走过去看着王乐一脸的血,当时彻底吓傻了。

  其实那个保安脸上也挂了彩,只是当时我没有注意,后来小七和鱼儿前后赶到的时候,老莫正严肃的和景严说着话,而我却躲在猫猫怀里还是接着串珠子,王乐却一声不响的坐在傍边修理我那个当武器砸出去的苹果4S,好像刚才的打架跟他没有关系似的,小七和鱼儿风风火火的来到我们身边,看到我像受害者哭的不成人形后,小七大言不惭的说:

  “小雨,是不是王乐又欺负你啦1说完还像侠女范儿,用她的一指神功,一指定乾坤指着正在闷闷不乐的王乐,猫猫还是第一次见到小七,当时被小七的侠女范儿吓坏了。我听小七的声音赶紧抬起头,面容失色的说:

  “不是,是那个保安,不对,是那个景严,也不对,是。。。。。。”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而且竟然没有理由的哭,王乐拍拍手站起来把修好的苹果4S手机拿到我面前说:

  “傻丫头,以后不允许拿手机当武器啦!还好这是在沙滩上,没有摔坏,要是在水泥地上,这东西早就粉身碎骨啦1我有点呆,看不到他脸上是什么表情,手臂机械似的抬起来,接过他手里的手机,小七马上转移话题,大惊下怪的说:

  “呀!我说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呢!原来你把手机给摔了呀!”她的叫声引起站在黑暗里的景严和老莫,他们两个从黑暗里走出来,老莫盯着小七看了还久,恍然大悟说:

  “你是,刘主任的女儿吧?”小七借着灯光也认出了老莫,原来那天王老爷子住院后,我在去医院的路上接到小七打来的电话,说她那天有事来不了,就是她们全家人在饭店里请老莫吃饭,而小七的老爸就是老莫的上级领导,以至于他们是机关的那个单位,以后会告诉大家。

  那晚,王乐带着一身的伤从我身边走的时候,我分明看到的是他一脸的痛苦,景严得知我的亲生父亲老莫来到了大连,而又住进了政府机关单位宿舍,这样他心里多了一份猜疑,不是猜疑我和老莫的关系,而是猜疑蒋雪会不会像他妈妈那样再次背叛他父亲张天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