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文学云作家报夜淄博
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

山路弯弯悠悠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4 17: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路弯弯悠悠情
                            淄川  陈柳来
这是通向槲坡村北场的一条村路。是槲坡村居住在孤顶北场村民的种地出行的重要村路。说起这条路,就会记起一个人。他叫陈安全,现任村居网格员。原先这条路并不像现在这样水泥硬化,而是只容人,牲口行走的窄窄山路,坑坑洼洼,雨雪天行路艰难,给春种秋收的村民增加了负荷,吃够了肩挑手抬的苦头。
一位身患眼疾的村民,忙着秋收,急急赶路,跌落了路边的悬崖下。人从40米高落下,幸好只伤了腿骨。给贫寒的家庭添加了寒霜。
那时,他在镇办煤井开车,每次路过这条山路,听着发生在这条路上的危险故事,心里有一种疼痛丝丝拉拉的。而更让他揪心的是他亲眼遇见的事,触动了他决心修复这条山路的决心。
居住在北场的村民,大多做打箥生意,起初是人拉地排车。路难走,一个人拉不上去,只好妻儿子女前呼后拥帮忙,累得气喘徐徐。后来,挣了钱,换上了小毛驴。人虽然省劲了,秫秸买多了,驴也拉得累,有时扑通跪在石路上,腿碰得血糊糊的。那天村民继明赶着驴车,驴拉到半路就不想走了。这正是路陡处,外面是40米高的悬崖,后退的结果很难想像。他只得拉紧刹车,举起鞭子,鞭梢未落,驴猛一用力,车轮却陷在了一个石坎上,驴的前腿卡嚓一声跪在了石板上,血立刻流出来。车轮忽地后滑。吓得他扔掉皮鞭,把备用的绊拉在肩上紧紧拉住。此时,恰巧他下班路过,见车后滑,他急忙在后面用身子将车顶住,车轮减缓了后滑。此时,驴借机前腿重新站起,猛一用力爬过了石坎。过了石坎,他把车停下来,抱着驴头流下一脸眼泪。
继明对他说:“叔,这路再也无法走了!”
从此修复山路的念头萌生了。
1998年4月,他组织原村第五,第六生产队老会计和家族中年高有声望的长辈共10人,商议成立修路领导小组。修路本是一件利民好事。但涉及个人利益和世袭遗留问题,意想不到的事会阻碍修路工程进展。为这些事常常思虑到深夜。
经过和小组成员商议,修路计划有了初步方案。他利用在外工作的人脉,得到了各方面单位个人机械,物力,材料的大力支持:黑旺铁矿陈计兵50大铲车压路机,佛村晏胜德铲车,寨里派出所张义成所长联系水泥100多吨,陈计忠捐水泥2吨,本村拖拉机20台运、石料。修路人员有80多岁老人,也有10多岁学生,男女老少齐参战。
在修到村内路段时,几家人的老石墙基对修路碍事,影响了修路进度,受世袭遗留问题作祟,几家人不肯让步。他闻知,立刻劝说:“修路就是方便过车,前面过去了,车到这里卡住了,他们会怎么想?一条好路就这样被人说叨,如果你的车在这卡住,又会怎么想,人不能光为己,还要想想别人。”经他这一劝说,他们很快明晓世理,主动拆除,拓宽了路基。
在修到他家门前时,村民主张把他大门前的路一起用水泥浇筑。他得知后坚决不同意。在修路当初,他就给修路小组成员制定纪律,不能用修路的水泥为己私用。在他的严格要求下,没有一个人私用水泥修各自的门前计划外路面。他的门前道路,直到修路竣工后,自己运料硬化。
在他的率领下,经过第五,六生产队村民180多天的奋战,一条北起槲坡桥,西至孤顶,全长1公里的水泥路修成了,终于结束了建村以来,村民肩挑手抬的历史。

自从修好了路,村民种地方便了,出行也能开车了。每逢过节,探亲的人的小骄车能顺利开到家门口。人们走在路上,都感激地说:“如果没有安全带头组织修路,还不知要吃多少苦头呢!”
如今这条路己经修了20年了,历经风霜雨雪,路面己有了些坑凹。每年,雨后他自动清理路面於泥,把冲起的坑凹填平。大雪天,他主动清扫路面积雪,方便进出车辆通行。
自从镇办煤井撤离以后,他回到了村里。现在是村里网格员,对这条路似乎格外关心了。一有空就去路上看看,检查有无道路损坏。
今年8月,连续三天暴雨,山洪暴发,泥石流把这条路堵塞,他立刻组织抢修,清於泥。时刻牢记一个共产党员的使命,危险时刻冲锋在前,经过4个多小时抢修,终于清除了泥石,修通了道路。
岁月悠悠。这条路从羊肠小路,到水泥硬化,它承载了几代人的欢乐悲喜。在建设新农村的进程中,它依然承载着他和村民的希望。沿着这条希望之路,走出故乡,又沿着它返回故乡。它绵延着村民对它的依恋情长。而他每时每刻都在用爱心呵护着这条路平坦清洁。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8-8-25 03: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古以来修路架桥凿井是功在当代利于千秋的大好事,相信人们会记住这条路,更不忘记修路的人。弘扬老传统,释放正能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