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8-8-5 07: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桓台 张爱红        

早晨,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手机。这个习惯不好,这和有烟瘾的人睁开眼就点烟的毛病一样,都是病得不轻。不过,不看朋友圈,心惶惶然稳不住心气儿,总要略几眼,大事、小事、屁事儿掌握一个大概,再洗脸刷牙做早饭,心在浏览中踏实下来。
朋友圈的信息现在可以包罗万象。比如,我的身体欠佳,可以试试某人推荐的保健品,效果好,且经济实惠。想消暑?有茶品,红茶、绿茶、黑茶、普洱茶。想出去散心?有推荐旅游线路的。想美丽?有卖衣服的。想为自己增色添彩?卖化妆品的会助你一臂之力。好像只要我相中其中某款产品,一个电话,一会儿准有人笑嘻嘻送货上门。
每每看到朋友圈滚动的商品信息,我多是浅浅一笑,一掠而过。现在中国进入商业化时代,几乎人人经商。我断定,谁的朋友圈也少不了推销产品的朋友。我对这种类似广告的信息一带而过,不排斥,也不点赞。
一不小心把我同事惹着了,她卖一些青春靓妹穿的衣服。照她的商业运作,我应该参与点评几句“衣服好漂亮啊!”或是花费一笔钱买上几套。“我卖这么多,总有一款适合你,难道没有一件相中的?我看你是越来越没有人情味了!”她发送此文字定是气乎乎,嘴角刻着惯懑恨之入骨的表情,我能猜得出来。
人情味一词不知从哪说起,买你货品为你点赞就有人情味?不买不点赞就没有人情味?原来人情味可以这样黑白分明地分辩吗?我朋友圈现在几百人,多数朋友捞着工资的同时,兼营微商业务,如果面面俱到,我赚到人情味的同时,家已不再是家。至于我,到时候耗在哪个旮旯里,真是个未知数呢。
好多人通过这样那样的渠道和我结为好友,当然是我身上有发光的地方,有可挖再衍生的财源。他们会发给我许多的链接,邀请我进入很多群体。曾经一个知已朋友连续发五、六遍链接。我惊问:“怎么了?这是什么群?我非加入不可吗?”朋友说:“这是一个成功人士的群体,可以互相交流货源,经常推送当前世界尖端产品,大多货品还物美价廉,实用得很。”我笑称,“我家采购小哥二十四小时待机专为我服务,指到哪打到哪,最主要的是,不收费。哪个群体有这等优惠?”
我可以算是一个宅女,不喜欢嘈杂热闹,所以朋友推荐的东西没兴趣,不涉足。这导致他们发的东西我不参与,我发的文章他们视若不见。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圈子里,各行各事,各喘各的气。多数朋友时间一长,沦落为一个数字的符号,在我生活中起个点缀作用。看到某个推销广告,会拾起一段过往经历,怎么认识的?一起干的什么事?可以说,一个朋友代表一段历史,或者代表某段历史中的特定画面。这样想着,虽然深受随时随地滚动推销的骚扰,我也只是一笑而过,舍不得删除其中某一位。
真正的朋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应该不受经济利益干扰,交往中清清淡淡,有事情第一个得到他的关注。他不会因为我的闲话束缚自已的思想,我不会因为他的厉言而耿耿于怀,我们相互慰籍,相互扶持,一起渡过一些特殊的,无奈的,有时则是无聊的时光。 这种朋友关系经过岁月的沉淀,往往多年,回首身后,只一、二人矣。
现在我对面的朋友,准确而言是我的初中同学。我们相识并结交为几十年朋友纯属偶然。我读初中时又矮又胖,成债也不好,很是自卑,身边自然没有闺蜜知已等。
一次学校组织广播体操比赛,班主任别出心裁,要求每人穿一双白力土鞋。怕同学当玩笑引不起重视,班主任一再强调,“必须穿!必须每个人都穿!谁不穿,那就别上台参与。”
现在说起一双白力士鞋,大家会嗤之一鼻,这能算事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一双白力土鞋那可是弥足珍贵,是小资们炫耀的资本。我们那时穿妈妈做的家常布鞋,黑条绒布面,手工纳的千层底。妈妈专门为我做的女孩绊带鞋,窄鞋脸,脚腕一根布带可以扣牢,防止脱脚。每逢雨后走泥泞路,我们很多人脱了鞋,拎在手中,怕糟蹋了母亲的辛苦。还有一事需要重点提提,在乡下老家,白裤子,白鞋子是不能随便穿着的,家中有至亲亲人去世才可以穿白鞋,白裤。名曰,吃福。这种白鞋多是妇女扯了白卡其布做鞋面,连缀手纳千层底做的方口鞋而已。
当时借一双白力士鞋何其之难?可想而知。我奔波了好几个傍晚,借不到,愁煞了。家中条件不大好,父母不会为一场比赛给我买一双奢侈的白力士鞋,我也不敢张这个口。颓废之余,我逐渐放弃,不让上台就散伙吧,论堆了。
比赛那天,同学青给我拿来一双合脚的白力士鞋。我喜出望外,一扫多日阴云密布的脸庞,差一点喜极而泣。我笑盈盈精神抖擞地参加完那场比赛。从此,我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每天快快乐乐地学习玩耍,不再自卑自贱。老师同学都惊异于我的变化,又有几人知道,白力士鞋起得至关重要的作用。
缘于一双鞋子,青和我的情谊风风雨雨几十年。我们都是相隔不长时间结婚,各生了一个男孩,两孩子上大学,读研后各自婚恋,我们的经历出奇地相似,这更让我俩有许多可以探讨的话题。
聊聊孩子,聊聊老公,聊聊几天来发生的大事小情,聊聊自已身体状况。电话有时不能够说明情份,我俩还时不时碰个头。就像今天,整两菜,一字儿摆开一溜儿啤酒,边吃边聊,边喝边笑,从日上三竿到日落西山。人道曰,何以解忧,惟有朋友间毫无芥蒂的感情释放而已。
“今日几号?”我半醉微醺。青说,“八月二日。”一晃几十年了,我不由感慨道,“二十年后,还能不能畅通无阻地做朋友?”青一愣神,轻松地说:“今中午咱吃的菜饼,二十年后,咱俩七十岁,擀个菜饼应该没问题。”
我摇摇头,“不是擀个菜饼那么简单。二十年,会发生很多事情,我俩能快乐平安地朋友相处着,真是缘份啊。”也许能,肯定能,必须能。记住二零一八年的八月二日,二十年后,我们继续聊朋友间无障碍的话题。

注:此文是会员张爱红的佳作!我只是帮她上传而已!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发表于 2018-8-5 15: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挺有道理!
真正的友谊不是建立在经济利益的基础上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8-6 14: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您的点评!
发表于 2018-8-7 13: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首歌《十年》,听过很感慨。读文,更是感慨,朋友一生一起走的,大都是少数,但是真情也永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