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菊花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8-7-20 17: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野菊花
                                                     张店    赵蕴霞
        秋风瑟瑟的时节,在山野沟壑中,有一种不被人瞩目的野花总会悄悄地绽放。干瘦的身躯,小小圆圆的脸庞,一丛丛一簇簇,朝着太阳微笑示意着,或鹅黄或洁白的容颜,淡雅清香,不张扬,不炫目,在旷野中静静地宣示自己从骨子里流露出的那份清丽和顽强。
       此刻,子娟的书桌花瓶里正插着这样的一束淡黄色花蕊的小白花,闻一闻,还散发着清幽的香气。这是子娟周日到郊外小山上游玩时无意中采的,随意插在花瓶里,倒也有一种素淡清雅的美。子娟静静地注视着,忽然想到自己,笑了笑,似有所悟。
      身材娇小,寻常的相貌,连性情也是淡淡的,沉静,不多言语,子娟是放在人堆里一点不引人注目的那种。从小到大,她也算是一路平顺地走过,出身于普通的工薪家庭,从一所普通的大学本科毕业后,学的文秘专业,凭借自己的能力应聘到县城的一家公司就职当办公室文员,日子安稳地过着,对未来没有很多奢求,子娟自己认为这一生也就会如常人一般结婚成家生子,平淡地度过。可现实似乎总爱开玩笑,有时想起来,子娟感觉这些年像做了一场跌宕起伏的长梦,而自己在梦境中沉沉浮浮,从迷惑里逐渐清醒。
       在三十三岁的大龄年纪,子娟悄无声息地把自己真正嫁了出去。历经十几年诡谲莫辨的情路,子娟终于觅到了自己最终的情感归宿,尽管内心还是有些不安和遗憾。但人生就是如此,自己不够完美,又怎么苛求另一半的理想化呢。王子与公主的幸福婚姻只能存在于梦幻的童话故事中,年龄越大,可挑选的余地越小,自己的条件也越来越少。曾经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化为了眼前现实中这个稳重踏实过日子的可靠男人。这样的结果是对现实生活的妥协和考量。柴米油盐的日子是最平常也是最长久的,浪漫风情只能是生活的点缀。这是年岁渐长的子娟对于爱情和婚姻的深刻体悟。
      子娟低调完婚不几天就上班了,她不想惹人注目。闲暇的时候,她有时会回顾自己这十几年的情感历程。那几个在她人生中留下或浅或深印迹的男人,他们的名字她不想再提及了。但正是他们,让她从一个单纯幼稚的小女孩成长为理智坚忍知性的轻熟女。在内心深处,回想起来,有些难忘的幸福时光,也有许多愧意和感伤。
      她清楚地记着,她青涩的初恋给了一个体形微胖略带稚气的小男生,这位小男生是个温和含蓄的文艺青年,酷爱音乐和电影,在电影院陪伴她度过了许多难忘的时光,他一心一意地待她,把她当成了要一生陪伴的人。回想起来,初恋是甜蜜的。许多个夜晚,都是这个男孩陪伴她度过,男孩的歌声很柔和动听,常常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唱着当时最流行的歌曲,有时还要子娟随便点歌,他来唱。子娟二十三岁生日的时候,他在市里一家有名的咖啡馆里,为她庆祝,还精心制作了一张独特的贺卡,给子娟买了一条漂亮的18K金的手链。这个男孩子不止一次地提出未来婚姻的憧憬。想象着子娟为他生个漂亮的宝贝,一家人过着平凡快乐的日子。可是子娟心里却迟疑着,她还没有走入婚姻的想法,这份初恋难道就是自己的最终归宿吗?闲暇时,子娟时常在心里问自己。她喜欢这个男孩子,可是这份喜欢她总觉着缺少了一些什么,两个人不在一起时,她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想念和不舍,她不确定自己是否是真得爱他。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似乎不是这样的,应该是高大魁梧些,性格果敢,成熟老练,有阳刚之气,给她很强的安全感。可眼前的男孩子却是很单纯的,性格有些柔弱,甚至有次在看一部电影,当画面中演到男女主人公生死离别的一幕时,子娟看他偷偷地掉过泪。这和子娟心里的形象差得有些远。可是作为一个不错的朋友,子娟觉着他倒是很合适的。在平静地交往了大半年之后,这个男孩正式向子娟提出了订婚,子娟思虑再三,还是退却了,这个痴情的男孩不想放弃,又苦苦坚守了很长时间。还记得男孩最后一次去子娟办公室的楼下等她,等了近一个小时,子娟思虑再三,下定了决心,没有出去,只给他发了条信息,告诉他不要再来找她了。看着男孩落寞地离开,子娟心里也感到有些怅然,可是她不能给他婚姻的承诺,这样的关系也就只好到此为止了。她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祝福,希望他能尽快走出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不知不觉,子娟到了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家人也着急起来,托亲朋好友给她介绍合适的对象。子娟自己倒不太心急,虽然自身并不出色,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充满了对于爱情的美好憧憬,总觉着自己的另一半会很快找到的。好在,不长时间,一位要好的同学托人给她介绍了一位条件不错的男生,对方大学毕业,在市区的一所中学办公室上班。中等身材,相貌有些清瘦,但说话风趣幽默,很会体察别人的心思,寥寥几句话就让你感受到他的气场。看到对方的相貌,子娟一开始有些失望,可是和对方交谈的过程中,感觉到对方是个有内涵有情趣的人,子娟有些动心了,提出和对方交往。这个男孩对于娇小的子娟一见钟情,他说喜欢子娟身上那种淡雅的性情和她静静倾听说话时的可爱样子。这个男孩子对于自己的喜爱溢于言表,让子娟慢慢地感觉到,他或许就是自己这辈子要找的人。这个聪明的男孩会经常花些小心思带给她意料不到的惊喜,这一点也逐渐打动着子娟的心。子娟想着心目中威猛高大的白马王子只能是梦想中的事情,眼前这个有几分书生气质的幽默男士也许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交往了四个多月后,男孩正式向她提出求婚的请求,子娟也觉着对方的情况比较满意,虽然家里条件差一些,但男孩子个人条件很好,他的性格也很令人喜欢。是该给这段感情一个交待了,子娟回家将情况告知父母,征求过家人的意见后,同意了对方的请求。只是需要双方老人见面的时候,男孩说自己的父亲回老家照顾病重的奶奶,一时半会回不来。是否让母亲和在某个机关工作的舅舅来就可以。善良的子娟父母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双方约定了订婚的日子。可是不久后的一个发现,却让子娟如坠冰渊。她无意中从男孩的一位邻居那里,得知一个秘密,这位男孩的父亲是个间歇性精神病人,早就病退在家,而他的家庭也因为父亲的拖累,经济困难,这样的真相让子娟很难接受,过了两天,在两人见面时,她忍不住质问男孩:“你父亲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跟我说清楚这个事情,我觉着内心有被欺骗的感觉。你太不诚实了。”男孩极力地向子娟辩解着,“我父亲的病早就控制住了,家里经济上虽然差一些,可我业余时间还在外兼职,有信心能让你过上好日子。那个邻居和我家关系不太好。你不要相信外人的闲话。”子娟看着男孩一脸诚恳的样子,心里虽然很是生气,也有些于心不忍。她犹豫着是否要结束这段感情。子娟回家后,和父母说明了事情的原委,父母告诫子娟,赶紧断了关系,说这种病会遗传,让她不要和男孩来往了。夜里子娟翻来覆去,一会想想男孩的话,一会又想想父母的劝告,心乱如麻。随后的几天,男孩屡次去找子娟,苦苦哀求着,可子娟思来想去,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家庭情况,虽然内心有些不舍,一想到那可怕的传闻,子娟最终狠下心来与男孩断绝了关系。
         好长时间内子娟都拒绝再相亲。家人和同事们都劝她不要灰心。一个周末的下午,要好的朋友王真来约她,一进门,就说:“娟子,快点捯饬一下,打扮得漂亮点,一会我和你去参加一个聚会。很热闹的。”子娟懒懒地回应着:“我不想出去。你自己去吧。”母亲看见王真来,很是高兴,也在旁边劝着子娟,说:“你不能老窝在家里,这怎么行。快和王真出去散散心。”王真说:“这可是很好的机会,不去你会后悔,很多帅哥在等着咱们。”原来王真之前已给子娟报了名,要拉她去参加一个报社组织的大型相亲会,地点在县城里的沿河公园。可是子娟却很难再有热情面对那些陌生的面孔。在好朋友的一再坚持下,子娟不情愿地换了套衣服,化了淡妆。和王真骑车感到了沿河公园。只见公园里小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年轻的男男女女们,三五成群,在不停地看着张贴在一面简易幕墙上的征婚个人资料。王真拉着子娟也挤到里面,仔细查看着那些信息。子娟站在王真的身边,却觉着有些不对劲。热情爽朗的王真,打扮得很入时,她比子娟大一岁,长圆脸,略有点丰满,样貌和形象上比子娟要好看一些。男朋友是本市一家国有企业的职工,收入不错。王真也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两人已经订婚,明年就要走入婚姻殿堂了。子娟看着身边神清气爽的王真,心里隐隐有些嫉妒的念头。她当年学习成绩可不如自己啊,王真仅上了个大专。只是父亲当着某个单位的领导,通过关系给她安排了工作。可如今她是事事都顺利。再看看自己。子娟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些不快的情绪。这时王真还在四处搜寻着理想的目标,不时低头记录着,可子娟却没了兴致,从她身边走过的男子她连看都不看一眼。自己呆在一个角落里默默地低着头玩着手机,突然听见有人和她说话,子娟不禁抬头看,原来有位瘦高个的男孩子过来和她搭讪,子娟打量着对方,觉着对方的长相实在提不起她的兴致,很礼貌地说了句“对不起,我在等人”,就打发了那个年轻人。王真走过来,看着好朋友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很是为她着急。说:“我抄了几条,你看看我给你挑的这几个,资料上的条件不错,要不和对方联系一下,在这里见见面。”子娟说:“算了吧,我今天实在是没有心情。要不你把这些信息给我,我回去仔细看看,有中意的再给他们打电话也行,咱们回去吧。”王真无可奈何地看着好朋友,说“那好吧,咱们回去。”王真又有些不甘心,回家的路上,她又不住地开导子娟,说:“娟子,不是我说你,你的心态一直都挺好的,挺沉得住气。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点活力没有。要打起精神来,谈过几次恋爱都是很正常的,干嘛这样没有精神,你再这样下去真成老姑娘了。娟子,听我的,一定要振作起来,你的白马王子肯定会等着你。”子娟苦笑着说:“我哪有你好命啊,才谈了两个,就成了。但愿老天爷别让我太受折磨。”
      一年多的时间里,子娟陆续又被家人和朋友安排了几次相亲,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每次跟对方都不来电,第一次见面后就没了下文。有些心灰意冷的子娟话语越来越少,看着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个嫁作他人妇,形单影只的子娟心里五味杂陈,不明白老天为什么会如此对待她。心里的郁闷无处发泄,子娟渐渐地将内心封闭起来,在专心工作之余,她最喜欢上QQ空间和微博,写一些伤感的文字。有时也看朋友们发的文章,在网上她寻觅着自己的精神家园。时间在一天天流逝,子娟也不知不觉迈入了二十八岁的大龄剩女的行列。虽然她还是喜欢穿色彩明丽些的衣服,只是每每看到眼角出现的细细皱纹,看到自己不再如前的白嫩皮肤,心里就会有些怅然,自己不管怎样不想面对,青春的时光却在偷偷地无情地溜走,而自己情感的春天又在哪里呢?(下接野菊花二)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17: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菊花(二)
                                         张店     赵蕴霞
       不料想,一位陌生QQ朋友的加入,让子娟的生活起了波澜。这位网名叫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朋友是无意中闯入她的空间的,子娟到他的空间浏览过,他的空间里有很多励志的文章还有图片,看得出他还是一个旅游摄影爱好者。这位朋友主动请求加入她的好友圈,子娟思虑了一段时间,同意了他的请求。和对方的联络陆续多起来,从闲暇时的多次交流得知,这位男孩在本地一家知名的国营大企业干技术工作,业余时间喜欢旅游摄影,男孩年龄比子娟大一岁。未婚。从男孩发到网上的照片看得出对方体形魁梧,四方脸,长相虽不是很英俊,但也是比较耐看的那种。子娟有些心动起来,冥冥中她感到自己感情的春天降临了,她主动地发了几张自己比较满意的写真照片,男孩看了后连连称赞她的气质很清新自然。并提议周末一同郊区游。子娟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对于这位朋友,子娟有一种说不出的信任和亲近感。
     子娟至今还时时想起外出郊游时那个男孩阳光率真的笑容和体贴温柔的举止。如果不是发生后来婚礼当天那一幕让她终生难忘的场景,此时的他们,或许已经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对于这个男孩,子娟现在回想来内心还是隐隐作痛。
      男孩给予了子娟很多的温暖,也带给她许多快乐的时光。子娟心里曾经的戒备在男孩面前一点点放下来,只是男孩从来不去子娟的办公室。也从来不邀请子娟去他的办公室。而且因为工作的关系,只能是对方有时间约子娟。一向低调保守的子娟没有多想,办公室的董大姐感觉子娟最近的变化,提醒她要慎重一些。可是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子娟没有太在意。这段感情一直悄悄地持续着,她甚至没有告知家人自己有了满意的对象。直到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她才告诉了母亲,自己决定要嫁人。她简单地和母亲说了对方的情况和家庭,父母为子娟找到了心仪的男友感到高兴,听说对方父母一个是公务员,另一个是企业上的干部,心里先就有了几分喜欢,就没有多打听男孩的情况,而一场不可预知的悲剧也就悄悄拉开了序幕。
   子娟开始筹划着办一个盛大的婚礼。婚礼前夕,男友一段时间突然联系不上了,子娟有些着急。好在对方父母说是他回老家探望病中的奶奶。老家那边大山里信号不好。让她不要担心,几天就回来了。一周后,男友果然给她打电话说下周就回来,问她准备得怎样了。表示要让她成为最幸福的新娘子。子娟沉浸在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幸福遐想中。
      婚礼如期举行,子娟依偎在丈夫身边,听着司仪祝福的话语,看着满堂的来宾,心里像喝了蜜一样。忙碌一天,新郎脸色有些难看,话也少了。晚上九点多,等候在洞房内多时的子娟,却迟迟不见新郎进来。子娟坐不住了,她走出新房的卧室,急切地找着那个熟悉的影子。可是客厅里却没有人,她不禁走近公婆的房间,眼前看到的一幕却差点让她崩溃。只见,新郎嘴吐着白沫,身体可怕地扭动着,而公婆正在掐着他的人中,不停地给他抚着着胸口,小声却又急切地叫着他的名字。子娟心里如五雷轰顶,她厉声质问:“这是怎么了?”婆婆抬起头,脸上流着泪,颤声哀求着,“好孩子,都是我们的错,没告诉你实情。让你受惊了,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会犯病。”子娟浑身颤抖着问:“这是什么病?”婆婆小声地怯懦地解释着,“是癫痫症,前段时间治好了的,今天许是太高兴,一下子又犯了。”子娟听后,心里好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难受,她不明白命运怎会如此无情,比电影还要离奇的故事情节会真实地发生在她身上。她该怎么办?子娟心里激烈地做着思想斗争。,此刻的她只想远离这里,马上回到自己的家。她不想让自己的父母过早知道这残酷的一幕。可是不和父母说明,她又没有合适的理由回家。她迅速地考虑着,压抑着愤怒的情绪,拿起电话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着“爸爸,我有要紧的东西落在家里了,你们开车过来接我吧”,父亲接到电话很是惊骇,他赶紧和子娟的母亲说了女儿的事情。老两口心里充满了狐疑。这边子娟的公公无奈喊来自己的弟弟带着子娟的新婚丈夫去了医院,婆婆不放心子娟一人在家,她满脸陪着歉意,一边轻声劝慰着她。子娟木木地坐在新婚的大床边,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仿佛自己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她的心都要碎了。她呆呆地坐着,泪流满面,对于她,婚姻的甜蜜还没有开始品尝,却瞬间跌入了深深的谷底。这是多么残酷的人生打击。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子娟的婆婆赶紧去开门,子娟父母神色焦虑地走进来,婆婆赶忙过去寒暄倒茶。子娟父母赶忙询问:“亲家,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望着急切赶来的父母,子娟忍不住放声大哭。子娟婆婆有些语无伦次,慌乱地解释着。知道真相后的父母,坚决将子娟带回了家中。一夜的苦劝后,子娟终于昏昏睡去。第二天一早,父母商量后,原定的娘家的喜筵照常进行,只是说新婚夫妇因故不能参加。而母亲陪着伤心的子娟在家呆了几日后还是决定外出旅行散心,一切等回来后再和男方商议解决。
      子娟按规定的时间上班了,只是让人意外的是身上看不出一点喜庆的气象,穿着素淡的衣服,她给同事们散发了喜糖,瘦削的脸上没有多少高兴的样子。同事们打趣她,说她太淡定了,一点不像新娘子。子娟依然淡淡地笑着,没有多说什么。子娟的沉默引起了一位要好同事董大姐的关注,这段时间,董大姐发现,子娟经常上着班时请假外出,急匆匆地出门。让董大姐帮她照应一下工作上的事情。董大姐心里有些疑惑,可是看看子娟平静的神情,向来不爱多事的她,也不好多说什么。过了一段时间,周末的一天下午,只有子娟和大姐值班,一阵忙碌过后,看着日渐清瘦的子娟,董大姐关切地问:子娟,这段时间你可瘦多了。是不是新婚生活不太适应。”子娟笑了笑,看看四周无人,她轻声和大姐说:“大姐,不瞒你说,我刚办了离婚手续。我的丈夫身体上有点问题。这种情况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好在办得还算顺利。以后又我是自由人了。大姐,你说我怎么这么不顺啊。”说着话,子娟的眼睛有些红了,声音也有些异样。董大姐听完感到非常的震惊,连声说:“真是想不到。子娟,真是太佩服你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个小姑娘有这样的忍耐和度量,可是不简单啊。以后有什么需要大姐帮忙,你尽管说。一定要想开点。人这辈子一帆风顺的少,不是碰上这事就是那事。心情不痛快了,一定要找人多聊聊。千万别憋出病来。”子娟说:“谢谢大姐,我的两个好朋友这段时间时常陪着我说话散心,我现在已经想开了。不过这个事情暂时先替我保密吧,我不想让别人在背后议论我。”董大姐说:“妹妹,你放心,这几年了,同事里面我们关系最好,你这么信任我,我怎么会不考虑你的处境呢。你可要振作起来,好好的,把自己养得精神利落点,你还年轻,不愁没有合适的。这是缘分还没到。”子娟说:“我也是这么想,过去的尽快忘掉,为了父母,我也要好好的。”
      因男方隐瞒病情,有错在先,经过协商,冷静后的子娟考虑再三,决定和男方平静地分手。在办完离婚手续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心爱的男人,神情哀伤,子娟心里突然感觉很难过,她主动过去,和曾经的丈夫握了握手,真诚地说:“很抱歉,我说服不了自己接受这个事实,祝福你以后身体健康,找到自己理想的另一半。不要太难过了。”这个男孩抬起失神的眼睛,望着子娟轻轻地说“很对不起你,我不该隐瞒自己的病。祝你幸福。再见!“望着前夫离去的背影,子娟的心里五味杂陈,泪水悄悄地盈满了眼眶。想想自己还是一个处子之身,却已背负着离婚的名誉。子娟苦笑着,心情很是压抑。
      子娟静下心来,逐渐仔细地考虑以后的人生道路。她想到,自己外在的条件没有优势,只能从内在上多多地修饰自己,提升个人的素养。她重新到理发店剪了一个新的发型,让好朋友王真陪着她,到商场去买了两套鲜艳点的时尚连衣裙。她还想尽快考取中级职称,给自己增加点职场资本。这是她的最新想法,以前有点得过且过。子娟觉着人生的不顺也是一种财富,让她更清楚地明白让自己变得更好是最重要的事情。目前现实的问题,就是要尽快把这段时间影响的工作赶紧弥补一下。工作上以后要好好表现,她听资深的董大姐私下说转过年公司要进行人事调整,年龄大的刘副主任退休,部门缺一个副主任,以她的能力和资历应该是很有希望的。这对于她是个很好的机会。短暂的一段时间消沉过后,子娟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在忙碌而充实的工作中,子娟收获了领导同事们信赖和赞许的眼光,她的笑容越来越灿烂,让自己逐渐散发出新的光彩。连董大姐也忍不住夸赞:“子娟你可是越来越有气质了。清新脱俗啊。”两个要好的朋友王真和李静虽然都已成家了,但也经常关心着子娟的情况。时常拉着她郊游,逛街。这让子娟心里感到了友情的温暖和可贵。迈入三十岁的门槛,子娟鼓起勇气到两岸咖啡厅为自己办了一个热闹的生日晚会,邀请了要好的朋友参加。在生日晚会上,朋友们让子娟闭上眼睛许个愿望,子娟含笑应着,在摇曳的烛光中,她默默地祝福自己新的一年梦想成真。三十而立的年纪,让子娟突然感悟,既然青春不再,那么就要坦然面对,让心灵年轻和充实一些。她相信自己的人生终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子娟母亲为女儿的好状态也感染着,曾经一度她都不大出门。害怕别人的闲言碎语。这一年多,眼看着子娟逐渐恢复了活力,比以前变得更成熟和落落大方了。做母亲的心里感到了许多安慰。她开始私下张罗着女儿的对象问题。子娟的朋友和同学也在积极地给她物色合适的人选。几番相亲后,当感情中最后这个有缘的男士张先生走到她的面前,子娟感到生命里的春天来临了。对方成熟稳重,温文尔雅,谈吐不俗,有过短暂的婚史,他有个女儿跟着母亲生活,在一家单位做业务管理的工作。子娟第一次见他,就对他产生了好感。张先生对于优雅知性的子娟也是怦然心动。在张先生眼里,子娟虽然身形娇小,言语却透着沉静和从容,不卑不亢,显露着良好的素养和独特的魅力。这份气定神闲,优雅从容的气质,最终俘获了张先生的心。交往半年后,在一次聚会时,张先生手捧玫瑰,单膝跪在子娟面前激动地说:“亲爱的娟,请嫁给我好吗?”子娟的眼睛瞬间朦胧了,她双手接过玫瑰,颤声说:“我愿意。你可要答应一辈子对我不离不弃。”在三十三岁的不惑年纪,子娟终于收获了情感的归宿,拥有了一个能给与她坚强依靠的臂膀。婚后的子娟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之中。对于这段婚姻,两个人都倍加珍惜。张先生对于这个小三岁的妻子呵护备至,很是心疼。有时让子娟觉着仿佛是父亲的翻版。子娟也开始筹划着该要个小宝宝了。父母看到女儿时常笑语盈盈的样子,也放下心来,一扫往日的愁容,一日在子娟回家时,母亲和子娟说“我们计划下个月到台湾去旅游。趁你现在没什么事。”子娟说:“妈妈,你们这些年为我受累了。旅游的费用我就包了。你们开心地去玩吧。”
      书桌上,子娟插在瓶子里的那束野花还在,叶子虽然有些萎蔫了,那淡黄色的花朵依然保持着绽放的姿态。她还不舍得丢弃。子娟回到家,时常不经意地瞧上一眼。想起最近,她看到一本杂志上有句话,深深触动了她:“人可以有霉运,但不可以有霉相”。对于未来,子娟的心里有了许多的希冀,生命中那几个过往的男士,她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着他们。子娟有时会做一个梦,她觉着那个梦境很美,晴空下的山地间,在一片野菊花绽放的花海中,她在尽情地奔跑着,挥舞着手中那条鹅黄色的长丝巾,心情无比地明媚和舒 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