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在,家在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8-6-12 11: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潍坊 楼兰相守

对于至孝双亲,我不是一个好儿子,对于妻小,我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称职做一个好爸爸。

我不孝,我有罪。

在我结婚的第二年,我母亲就因突发脑溢血,散手人寰,临别前,依稀记得娘呼唤着我的小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头疼。从没陪娘去过一次医院的我,竟在医院里和我至爱的娘亲永别。要知道,我娘在这个家里从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啊!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亲人就这样带着终生的遗憾离开了我们。

生命无常,那年的中秋节,月圆人缺,一家人流干了悲痛的泪水。又过了二个月,我大女儿出生,那年我二十三岁,从那时起,我开始憎恨生命的无常。

中年丧妻之痛,把木讷的父亲彻底击垮了,性情变得越来越冷漠,似乎对这个残缺的家庭失去了信心。

天塌下来的感觉让人窒息,我们每天的日子都是灰暗的,风雨飘零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啊!

原本快乐幸福的家庭从此失去了笑声,不经世事的我开始惧怕父亲的哭声,开始惧怕过节,生离死别的痛让我明白了什么叫欲哭无泪,什么叫悲痛欲绝。

再苦再难,日子也要过下去,因为我不能让未成年的妹妹陪着我哭。

戴孝之身不能做重大决定,没有退路的我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在下岗的当年开始我第一次创业,惨淡维持到九九年春节,三年时间里,不光没赚到钱,还背负了三万多的债务,因为那时创业资本全都是借来的。断断续续靠打工还清了债务之后,久违的创业之心又开始膨胀,于是,用从妹妹家借到的二万元做周转资金,又开始我第二次创业,二年后,同样惨痛的结局再次上演,我不得不解散了公司,又开始了给人打工的生活。再次创业失败的代价,让不堪重负的我又欠下几十万的外债。

娘离开我已经二十二年了,如今我还是一事无成,妻儿老小都跟着我受罪,我走过的生命历程里,除了借钱、还债就是还债、借钱,四十六岁了,还是一个穷光蛋,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面对冤亲债主,我忏悔,我有罪;面对自己的家人,我忏悔,我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失败。

已近古稀的老父亲,风烛残年的岁月还有几何,我没有让家人过上安逸幸福的生活,我理应得到我应有的惩罚。

惨痛的现实,让我怎么去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有时,忽然觉得,娘走的早,或许是命运给她的最好安排,因为,至少不至于活到现在还跟着我受罪。

娘,你在天堂还好吗?人的一生,至亲至爱至敬的人是父母,父母对子女之爱,是盼望、是期待、是守候,父母之爱,是血亲之爱,骨肉之爱,是无私无求、入情入境、自然超托之爱。子孝父母安啊!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发表于 2018-6-16 07: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句句深深的自责,忏悔,无奈!问好楼兰相守大作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