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韩静书讯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8-5-15 13: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见贤思齐 于 2018-5-15 21:09 编辑

韩静书讯


一、作者感言




春节前夕,我辛勤耕耘了近四年,终写 了杂文集《回炉再造》散文集《爱,是不同的》两本专集。在华东书局已正式出版。封面美观,典雅,轻纸,便携带。内封彩照。并且,杂文集年份目录开篇全荷花设计。散文集年份目录开篇,全牡丹花,鸟儿。真有爱不释手之感。(原签约2月11左右出版。我2月6号就收到寄过来的漂亮两新书)这让我十分感慨!感谢中图图书出版总社的社长!湖北省杂文学会的会长!华中杂文网创办人!雷雪峰先生。没有他带领一群编辑,设计师等的大力支持与敬业精神!就不会有
两本书的顺利出版!更何谈漂亮与喜爱呢!在此深表谢意!

两书由著名杂文家,解放军信息大学教授,大校军衔,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陈鲁民给韩静杂文集《回炉再造》写序文;由著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朝阳作协副主席红孩,给韩静散文集《爱,是不同的》写序文。两书内容,皆被全国各大报刊发表,有相当部分转载,并获奖项。有别于有些作品集。有着阅读价值。杂文集针对当前发生事,纠错并支招。散文集。有孝道,今昔名人。人生感悟……有不少订书师友,阅后发来读后感。相同点:太感人了,阅了忍不住流泪……(两书目前已被国家图书馆,浙江西湖图书馆。两实力名馆收藏)

从封面到内容,再到大名家写序文。皆可说是与众不同,有着自已的特色吧!于是各省群友,文友,也有图书馆,文联等,陆续订书中。这一切的来之,首先应感谢雷雪峰先生,陈鲁民先生,红孩先生等的热情支持与鼓哦!也感谢认识也好,不识也罢,算慕名吧!陆续订书的微友们!祝好人终有善报!此刻,我想起了《爱的奉献》这首歌:只要人人都献出一份爱!社会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作者韩静感言
二、作者简介
韩静,女,笔名吉祥鸟。党员,本科。曾在合肥“未来作家文学院”和“江苏大众文学院”学习。做过:播音员、教师。现中英合资金融公司部门经理。北京丰台、北京朝阳作协会员。北京市杂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纯文学网站优秀会员。作品多次被全国新媒体推荐,受到师友的好评。专栏作家。
迄今已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评论、杂文、散文、小说,近五百篇,诗歌数十首。作品散见《中国教育报》《中国纪检报》《北京杂文》《江苏工人报》《江苏教育报》《南京日报》《鼓楼钟声》《跨世纪》《卢沟月》《浦东杂文》《浙江杂文界》《燕都》《中华风》《渔阳文艺》《芳草地》《江苏•汉风》《湖北杂文》《徐州杂文》《重庆杂文》《江西杂文》《清颍》《写作》(国家教育部主管,中国学科核心期刊)《当代杂文》《松原日报》《阜阳日报》《颍州晚报》《盐阜大众》《芳草》《齐鲁文学》《参花》《前线》(名刊)《北京日报》《中国文化报》(国家宣传部主管)《文史纵横》《北国风》《中国草根》《上海法治报》《今日文艺报》(中外名流总会主管)《甘肃工人报》《重庆日报》《清秋》《稻香湖》(诗刊)《经典杂文》《中国志愿》《诗中国》《中外企业文化》《北京文学》《东方散文》(纯文学季刊)等报刊。已出版杂文集《回炉再造》,散文集《爱,是不同的》两部专集。
“明舌如刀”、“文易通宝”、“文艺众家”“忽然花开”公众媒体,及全国纯文学新媒体“大楚英才—天下杂文”“江山文学”“火种文学”“青藤文学”“东图读书频道—读者征文”“中国作家”“中国散文”“中国文学网—原创天地栏”等。
《旗帜在身边高高飘扬》参赛江苏南京举办“说我身边共产党员”征文,获优秀奖。《依法治校》荣获南京鼓楼教育工委三等奖。《老父最后心愿》《忧国忧民的文学家范仲淹》先后上文学双刊《燕都》封面。《人的公园,狗的厕所》“我们•纯文学”点阅率50多万。《敬老院慰问金,被扣为哪般》“火种文学”评精华作品。《女性,请自重》被面向全国征文《新世纪北京杂文选粹》选中、诗歌《思念父亲》被《中国最具实力诗人》选中,分别结集出版,该诗歌还被北京市举办的全民朗诵大赛选中,并获奖。《老父最后十七天》参赛火种文学全国征文,荣获二等奖。《东图,我的良师益友》参赛东图建馆60周年全国征文,荣获二等奖(第一名)。近被新媒体“文易通宝”评为突出贡献奖。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区安慧里三区14号楼1704
邮编:100101
手机:18801268739
微信:ji18801268739
邮箱:jixiangniao2016 @163.com

1.辛苦了近四年,才写两本书。现已正式出版。封面美观,典雅,轻纸,便携带。内封彩照,有爱不释手之感。散文集《爱,是不同的》图片:



杂文集《回炉再造》图片:




三、书序
(1)著名杂文家,解放军信息大学教授,大校军衔,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陈鲁民,给韩静杂文集《回炉再造》写的序文:

——著名杂文家陈鲁民先生为韩静杂文集《回炉再造》写的序言
【编者按】:杂文曾经是鲁迅为代表的一代人用来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利器。虽然现在的社会制度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社会的主要矛盾也不再是阶级矛盾,但是,社会依然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所以杂文依然有存在的价值。这篇序言中,陈鲁民先生充分肯定杂文作家韩静在杂文写作中取得的成绩的同时,也为杂文的写作进一步明确了方向。
几年前,我就在多家报纸、刊物、网站上看到了韩静女士的杂文,她的文章势头很猛,发表频率很高,引起了我的关注。读过她的多篇文字后,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清新干净,正气充沛,想象力丰富,选题新颖,语言幽默诙谐,很是耐读。如今,韩静女士的杂文要结集出版了,我很为她高兴,也愿意为她的杂文作一些评介,说几句同行的感受,以起到抛砖引玉之用。
  杂文在文学体裁里算是“小儿科”,篇幅小,容量小,回旋余地小,影响也算小吧!但这东西别看只是一两千字的短文,却不是太好把控的。著名杂文家李下曾说:“小说家能写10万字的小说,却不一定能写好杂文”。因此,写好杂文不仅要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和写作技巧,更重要的是要有思想、有胆识。还要加上无畏者的胆略、思想家的卓识。总体来说,韩静就具备了这一基本条件,从她无所畏惧的直言,敢想敢说的气势,独具一格的见地,忧国忧民的情怀,就可以认定,她完全有资格跻身于优秀杂文家的队伍。
  鲁迅给杂文的定义是“匕首”、“投枪”,富于战斗性,批判性,韩静的文章就具备这两性,语言尖锐,文风犀利,泼辣大胆,一针见血。譬如《如今“皇帝”多起来》一文,她大胆讽刺了“有些人:任谁也不放在眼里,对谁也不买账,稍有不顺,口中骂骂咧咧,脏话频出,甚至大打出手而不惜。俨然就是一副雄赳赳、气昂昂,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皇帝是也!”的现象,眼下,这样的“土皇帝”几乎到处都有,搞不好就容易被人家对号入座,以为你是在讽刺他的,远的鞭长莫及就不说了,近的、熟悉的就会给你小鞋穿,所以写这种文章还是很需要一点勇气的。其他如《社会不能对坏人太好》、《列车晚点,也应赔偿百姓的损失》、《论“君子”与“小人”》、《讲真话“犯忌”吗?》、《专家号哪去了》、《“我靠”这是名校女生应说的口头语吗》、《感叹,车窗抛物》等等,都是毫不手软,直戳要害,让人拍案叫绝。
  杂文贵在接地气,即贴近社会、贴近生活,想群众之所想,言群众之所言,急群众之所急,为人民群众鼓与呼,韩静的杂文大都是来自民间,以为人民写作为己任。像《让“过劳死”成为历史吧!》、《为一群“小人物”的互助精神歌唱!》、《奇怪!邮费涨了,邮件送达却慢了》、《养老院,难养老》、《反腐败,让中国股市站起来》、《医院接诊,也要男女有别》、《不孝父母者,我们不与之交友》等篇目,就反映了社会底层的声音,发表后引起较大反响,一些热心读者还写信或打电话给她,表示赞赏和支持,希望她更多地干预生活,针砭时弊。
  韩静的文风活泼,语言幽默,富有文采,在巧妙地讽刺中阐述自己的见解,在刺嬉笑怒骂中抨击时弊,不无匠心。如《嫉妒面前三种人》一文,首先是题目作得好,讲嫉妒的文章很多,但能讲出新意,那就是本事,一看这个题目,就使人产生想探个究竟的念头,看看你能说出什么道道。再就是文字漂亮,“嫉妒也是一把‘双刃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诋毁、打压别人的同时,也拉低了自己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最后则一锤定音:“自己须努力向前,但也要容许他人有成就、有光环!少些狭隘与嫉妒,多些宽容与善意;少些阴暗,多些阳光。虽是老生常谈,但确实是真理!”再如《让文学奖评得名副其实》、《从狗知躲红灯说去》、《搞文学创作,皆是“穷人”吗》、《多养花•少养狗•美环境》等篇目,写得都很好看、挺有味,读后颇多受益。
  与其他文体相比,杂文的最大优势是迅速干预生活、反映现实、与时俱进,即所谓“文章合为时而著”。韩静的杂文很注重这一点,她的杂文批评的现象几乎都是当下正在发生的,所以,读来让人很觉解渴尽兴,如《反腐没有尽头》、《有感于书法进课堂》、《国民素质倒数第二,不意外》、《向滥制造心理不平者“说戒”!》等,就是其中典范,不仅来得快,而且瞄的准,打得狠,让人拍案叫绝。
  我加入杂文队伍也有三十来年,虽写作成就不大,水平有欠,但“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辨别一篇杂文之良莠高下,自认为眼力还是不差的。我以为,一篇好的杂文,必定是集思想性、知识性和可读性、观赏性于一身。要做到四条:一是要有融思想、智慧、哲理、激情于一体的议论;而是要有准确无误的逻辑思辨;三是要有强烈真挚的情感投入;四是要有“文以意、趣、神、色为卫”的自觉追求。韩静的杂文虽还没到炉火纯青的至境,但她分明有意在向这方面努力,并已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继续坚持不懈走下去,前景可期。
  当然,平心而论,韩静的文章,不论从选材方面,还是行文方面,也还有继续提高的空间。如果说对韩静的杂文还有什么期待的话,我不揣浅陋送她两句话:一曰持之以恒,水滴石穿;二曰形成自己的杂文风格。这也一直是我多年来努力的方向,赠与韩静以共勉。古人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韩静现在写作势头很猛。据知情者透露:她常加班熬夜写作至凌晨两点,身轻十余斤。在全国杂文联谊年会上,连续两年,受到四川省杂文学会,松滋市杂文学会点名表扬!产量很高,愿她能继续保持住这个良好势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奉献给社会与读者。
  是为序。
  


(整理编辑:夏伦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3: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书序(2)
著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朝阳作协副主席红孩,给韩静散文集《爱,是不同的》写的序文:
【我们读世界】随笔乎,散文——对韩静和她的散文随笔印象(附韩静代表作)
2018-01-25 红孩、韩静
红孩: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北京朝阳作协副主席,作家、文学评论家,已出版散文、小说、诗歌10部。其散文代表《东渡东渡》《唤声姐姐叫萧红》《女人的荷》等。现供职文化部《中国文化报》副刊文艺部主编。

下午闲暇,某女导演约我茶叙。她是江西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导演了十几部电影、电视剧、歌剧、话剧,在业内小有名气。前些年,她一直在某海边城市,最近几年才到北京发展。她说,搞文化还得说在北京,怎么着都有那种氛围,跟朋友随便聊个天,就会产生创意灵感。她很后悔在沿海那个城市待了8年,把美好的青春都留给了那里。
其实,跟这位女导演有着同样看法的人很多,这其中不仅是文化人,也包括一些企业家、金融家、教育家。当然,政治家更是如此。北京不接受你,不管你是谁,最终还是没有被驻留所认可。我接触的文学界朋友也是这样认为,开研讨会要在北京开,邀请北京的大佬参加,只有这样才显得高规格。否则,你在一个中小城市,甚至在省会开,没人承认你。据我所知,戏曲界也是如此。多么好的地方戏,如秦腔、豫剧、越剧、川剧、晋剧、河北梆子等等,只要你不到北京被调演,得不上梅花奖、文华奖,你就不算成功。
因此,有很多的文化人、艺术家、作家、诗人、书画家 、歌手,削尖了脑袋也得往北京扎,明知华山自古一条路,千人走独木桥,但不达目的不罢休。我有一个画家朋友,二十年前,辞去在某地级市群众艺术馆美术干部的职务,(他还是那个市的政协委员)到我所在的报社做发行员。他说,他喜欢北京的艺术氛围,做发行虽然挣钱不多,但时间自由,干了两三年后,他在京城安顿下来,把美术馆、琉璃厂、中央美院、中国美协、中国画院、北京画院、潘家园、798、通州宋庄画家村走了无数个来回,经过二十年的打拼,如今他已经成了美术界知名画家。在前年的中国美协换届选举中,他竟然当上了理事。我当时看到他的名字,以为是同名同姓,结果电话打过去,就是我的昔日同事。我在向他祝贺时,他客气的邀请我到他位于南三环的一家200平米的工作室去玩。面对此情此景,你不能不说这是个奇迹!
我之所以写上面这些话,无非是要为我下面要写的人物做铺垫。这个人物叫韩静,出身安徽阜阳,成长江苏南京,十年前随先生调来北京,现在某金融机构工作,业余时间专门搞文学创作。我与韩静在我主持的一个文学研讨会上认识,她坐在我的斜对面,对于每个人的发言她都听得认真,记得仔细。会后,她对我说,她欣赏我的主持风格。她还告诉我,她也热爱写作,希望有时间多交流。这样,我们留了电话,加了微信。像在会议上这种相识的人,我一年少说也得有百八十位,时过境迁,半年后能有十几个真正联系的就不错。可是,韩静确实不同,她从此就真的和我联系。她发表了作品告诉我,她获奖了同样相告,以及参加什么会也有勾通。而我负责的中国散文学会有了重要活动,我也会通知她,每次她都积极参加,且提前到达。
韩静写作很勤奋,也很刻苦,据说,她每天加班熬夜写作,常至凌晨两点,身轻十余斤。几乎每天都有文字可写。记得我曾经对韩静说过,女性是不擅长写杂文的,可她却喜欢的不得了,而且写得满是那么回事,往全国各报刊投,结果,发表的量很大。我后来知道,她先生在部队也负责新闻通讯工作,就是说,他们是志同道合,是同行,具体说他们之间有没有竞争,开展家庭劳动竞赛,我无法判断。但我就觉得韩静始终像写作机器,不断有新的产品生产出来,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韩静月前发来短信,说要出两本书,一本散文,一本杂文,希望我能为其散文写序。我最近事情尤其多,还要参加十九大的各种学习,写序之事一拖再拖。上周,韩静打来电话,说著名杂文家陈鲁民先生已经将杂文的序言写好,出版社就等散文序言到齐,便可以年前开印出书了。我明白韩静的意思,这是催我写序文。无奈,我还得拖几天。我要找到读她作品的感觉。关于散文的话,我已经写过几十万字。我以为,韩静的散文,应该准确的称为散文随笔或许更准确些。因随笔也是散文的组成部分,各种文体皆有相通相异处。散文随笔和杂文,是散文的两个方向,偏重叙事抒情些的可称为散文随笔,而对某事议论偏多的则称为杂文。韩静的散文随笔,大都在叙事中夹杂着议论与抒情,读来尽管不那么高深,但确实是值得关注回味的。对于集子里的诸多篇什我在此恕不一一列举,我只想说,她很会抓细节,通过一些细微琐事,折射出她的思想的锋芒与智慧。一个优秀的写作者,能否具备写作能力,不在于你驾驭文字的能力有多强,而在于你对生活的捕捉力,发现力。显然,韩静是这方面的能手。在圈里看到,著名杂文家,安立志副院长,评她的杂文是剑!散文似花!可谓一代女侠!也就不无道理。因此,读韩静的文章觉轻松,愉悦,有快感,有思想,用词丰富。还有着更多的独特的思考。所以,在这里我要隆重的推荐她,希望大家多关注她,这个叫韩静的人,绝对是个让你记住和佩服的人物。啰嗦就此打住,此文权且作为序言吧。

2017年11月15日于西坝河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3: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见贤思齐 于 2018-5-15 13:53 编辑
五、韩静随笔选读:《善良人无惧生命的短暂》
韩静,女,笔名吉祥鸟。党员,本科。曾在合肥“未来作家文学院”和“江苏大众文学院”学习。做过:播音员、教师。现中英合资金融公司部门经理。杂文家、散文家、诗人。作品多次被全国新媒体推荐,受到师友的好评。专栏作家。迄今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评论、杂文、散文、小说,近五百篇。诗歌数十首。作品先后十余次获全国征文奖。其中,两次上大学生《写作》(中国学科类核心期刊);杂文《女性,请自重》被面向全国征稿《新世纪北京杂文选粹》选中;诗歌《思念父亲》被《中国最具实力诗人诗选》选中;分别结集出版。杂文《人的公园,狗的厕所》“我们•纯文学”点阅率50多万。《敬老院慰问金,被扣起为哪般》“火种文学”评为精华作品。散文《老父最后心愿》《忧国忧民的文学家范仲淹》先后上文学双刊《燕都》封面。

善良:大而言之,为党和国家的利益,光明磊落,无私忘我,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小而言之,形容内心纯洁、高尚、凡事主持公道正义,对人与事没有不良念头,希望自己进步,也希望别人好!知亲友、同事、近邻遇不幸或挫折,具有同情心、帮扶心,解危难之心等等。
进而言之,见人某一个领域做了成绩,有了成就,有了贡献,除了鼓掌欢呼,自叹不如、甘拜下风,默默无闻外,更多的是自省努力!绝非明知人家比你胜一筹,不虚心学习,反道冷嘲热讽,百般诋毁,甚至污蔑,造谣中伤而后快。这类人与善良是格格不入的。
民间俗语:“好人没长寿,祸害一千年。”是说,一个善良的好人,为真理为人类的美好事业忘记自我,无惧生命的短暂。时刻想着怎样付出,为国家、为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贡献,从而无愧今生,无愧来人间走一遭。善良人时刻想着在真理面前随时奉献自己,公而忘私,宽厚为怀,非斤斤计较。他们想得更多的是怎样做对国家、对周围人有益的事,里外透明,讲奉献!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不见风使舵,不睹自私人的阴险。鲁迅说:“沉默,是最大的蔑视,甚至连眼珠都不转过去。”
南宋杰出的民族英雄、爱国诗人、政治家、文学家文天祥,爱国胜己。面对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