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下一站

搜索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楚国八百年,江城四五天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桃小猕娓娓江湖 发表于 2018-5-13 16: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桃小猕娓娓江湖
2018-5-13 16:44:02 980 5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桃小猕娓娓江湖 于 2018-5-15 15:15 编辑

       (博山  梁爽)
       武汉对于我来说,是个可去亦可不去的,不去又觉得遗憾的城市。假若并非一场说走就走,若非那天江南无票,想来武汉之行不会就在附近。
       这说起来,也是一种缘分。
                                                                                                              ——前言

                                                               其一  郢都曰蛮
     当公元前1115年到前223年之时,当秦始皇的金戈铁马踏破云梦泽的渔船之前,这里是楚国八百年。

     纵观春秋战国时的地图分布,并没有一个诸侯国曾像楚国一样,从黄河而来却惊奇地稳据长江,在经度上跨地如此之多。再从词语运用的频繁度来看,若说“幅员辽阔”描绘事物太俗,“地大物博”概括地域太虚,可除了这样既俗也虚之词,好像也没有什么词语能够浅显地凸显其地之大,其战之繁,故其都城之多了。且看丹阳为湖北枝江,郢都在湖北江陵,鄀鄢皆处湖北襄阳,陈都往河南淮阳,巨阳到安徽阜阳,寿春是安徽寿县,这样看来今天的武汉并不足于括楚。但是,当这个诸侯国最为著名的都城皆绕江城而在,那么除江城之地,无论是谁,便也不足以概括楚地。

      如果说需找一个词来形容楚国、楚地和楚人,首先当作一“蛮”字。华夷融合之蛮,远离中原之蛮,包茅无贡之蛮,问鼎中原之蛮,皆是楚人所在楚地所建楚国之所有。我在武汉来回之时,仅五天上下,多见那动车急行,飞机在天,摩天高楼,来往车辆......这一派工业文明的产物在眼前混淆,那当如何再寻楚蛮之地?
           我想,应在有水处。

      楚子熊绎筚路蓝缕,其子其孙争于周廷,在有水处;周昭王南巡不归,溺死汉江,而包茅无贡,在有水处;楚庄王霸王天下,邲战败晋,问鼎中原,在有水处;就在近代,诸多名将舍身取义,抗日图存,挽救民族于万一的故事,在这水边也多有传颂......荆楚有水,而吴越亦有水,但从古至今论起来,楚地的水,感官上就比吴越刚烈了许多。——一句话,郢都比之会稽、姑苏蛮横了许多。

     吴越之处,画船轻荡,柳色在冬天亦是如常。那侬侬你我的清语之音,是苏小小的涕泣,是莫愁女的悲音,是西子的溪水在流淌,是李香君心头之血的滴落。这样以后,吴越之地历来虽不乏从金陵远望黄河的铮铮骨气,但都需掩盖在秦淮钱塘的富贵风流之中,方才成为一种与天同寿的气候。而荆楚之地,墨子是这样形容它的气场:“荆之地方五千里,宋之地方五百里,此犹文轩之与敝舆也。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宋所谓无雉兔鲋鱼者也,此犹粱肉之与糠糟也。荆有长松文梓楩楠豫章,宋无长木,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可见其烟波浩淼之壮阔,其横锁大江之波澜,仅想起楚庄王饮马黄河这一出,再无缀笔,就已尽显挥斥方遒的英雄浩然之气。

     那时候说鄙秦蛮楚,其仿佛疏于黄帝之教,诚不错也。

     但楚地有水,水边有树,那水那树又比北地柔媚了许多。你看那寄藤之缠、枝柯上苔,如何不有所想?北地的树,皮皲裂而沟深、干笔挺而不散漫,回想起来,约同北人直面朔风时的那些习气。大概是这个原因,不同于北国秦人抗击西戎匈奴的血气刚直,楚国对待夷人濮越往往都能婉约地将其融入自身之中。正如黄瑞云先生所说:“华夏蛮夷濮越,文明程度相差很大,历史渊源各不相同,楚国都能加以安抚。楚人在战争中从未有过像秦军那样,动辄斩首几万,也没有见过大量俘馘的记录。”

       那么,当公元前1115年到前223年之后,当秦始皇的金戈铁马踏破云梦泽的渔船之时,我虽私心里偏向于秦,但如果还有哪个诸侯能够在秦二世的蚁穴之处打破秦始皇的铜墙铁壁,芈熊氏、芈屈氏、芈昭氏,楚虽三户呀,也该是楚人来做这件事。而项氏,三户家臣也。略勉强涉谶纬之学,楚国附周而社稷八百年,周廷尚且不存,楚贵族项羽何谈再聚集公室王气?所以,刘邦也为楚人,在秦皇之后,当二世败家,蛮楚帝星所指,再明确不过了。

                                                              其二 丹阳作雅

      丹阳者,何处何地也?目前尚有争论,但楚国丹阳、屈子故里,莫可争辩。所以,以丹阳为雅,辐射楚地,亦说得过去。

      楚地之雅,莫不如从黄鹤楼走起。

     我跟妈近凌晨才到达武汉火车站,那时候尚且分不清楚汉阳火车站、汉口火车站跟武汉火车站的区别。——这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多车站?路途上,地域上,到哪里去,以及怎么去,其实一片茫然。说来也巧,去年吴越一行,妈没空。今年荆楚之地,偏爸要值班。人生总在遗憾之中,体会它的滋味。

     那天,武汉火车站的气氛分外潮湿,湿漉漉的地面,湿漉漉的草坪,湿漉漉的过道,和湿漉漉的空气,我跟妈怎么也没想到那是下雨的场景,竟直直以为该是武汉的洒水车连草坪都喷的好好的,分外惊奇。毕竟,连火车站都喷的洒水车也是不多见的。更难得的是,在灯色半昏暗的天幕之下,潮潮而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倒教我觉得仿佛那含睇宜笑的山中人正缓缓而来,赤豹文狸,辛夷桂旗。

       我跟妈找了一家不好不坏的旅舍,暂且休息一场。第二天,便到了黄鹤楼脚下。有些地方不去觉得遗憾,去了未必多少惊艳,但转头却回味无穷,黄鹤楼就是这样的存在。

      其时,站在楼顶,各色雨伞和雨伞下的人密密麻麻,缓缓而行。偏头瞧着,另一边是名曰“江山如画”的大牌坊,从那里直出大桥,底下是雨丝蒙蒙的一片大江之水。如果不是人头攒动,真觉得自己有羽化成仙的道行,飘飘然而去了。两人一包,雨衣披身,这样因雨而平添的一番情趣,竟别是一番所得。

      那黄鹤楼为何以“黄鹤”为名呢?最为朴实放的说法是原楼建在黄鹄矶上,后人念“鹄”为“鹤”,以讹传讹,口口相证遂成事实。而最为浪漫的说法是黄鹤楼的原址为湖北武昌蛇山黄鹤矶头,传说此地原为辛氏开设的酒店,一道士为了感谢她千杯之恩,临行前在壁上画了一只鹤,并且告辛氏它能下来起舞助兴。有了神鹤相助,从此辛氏之店宾客盈门,生意兴隆。过了十年,道士复来,取笛吹奏,跨上黄鹤直上云天。辛氏为纪念这位帮她致富的仙翁,便在其地起楼,取名“黄鹤楼”。

       无论是朴实的由来,还是浪漫的源头,都跟这华夏土地上的许多景致一样,有各式各样的传说,也就有了各式各样的由来。这在根本上就为黄鹤楼的气质里增添了一份雅气。同样的,它自然也跟这片土地上的许多景致一样,历经战火,跟着远方黄河的波浪一起沉浮起落,毁建之间,滋味自得。

      现在的这座黄鹤楼,就复建在距离黄鹤楼旧址一千米的蛇山之上,共有四层,其楼顶是真真切切的古黄鹤遗存,一方面气势恢宏,游人如织;一方面,反倒成了许多人诋毁它的谈资。其理由是:故迹不存,山寨仿真,附庸风雅。在我,倒一点也不这么认为。从三国时吴国建成伊始,此楼便屡建屡毁,屡毁屡建,故而有“国运昌则楼运盛”之说。以其近代而建,故而对它予以批驳不屑的,倒不像是追慕贤者而去的,怕更像有为天下盛景论姿排辈之嫌。

       我在登楼的时候也着实遇见了一对男女和一番故事。女问,黄鹤楼为什么叫黄鹤楼呀。男答,因为武汉的市花是腊梅。女又问,那鹤呢?男语梗。原谅我这直白的描绘,其实对这对朋友毫无指摘。但这样的对话在我耳中徘徊,且恕我寡闻,并不想去查访这株腊梅。只突然觉得,这让楼下的搁笔亭情何以堪,让崔颢诗如此多余,让大江对岸的晴川阁形同虚设,让大禹一生致力的水脉瞬时拥塞,让高山流水知音难续,任凭东湖之水浩荡如海都毫无意义了。

       可见一景之雅,一地之真,并非在于年代,而是在于心境。这心境能使人眼中之景,即便没有黄鹤楼在,也是满目江水,一派萋草,鹤汀凫渚,远帆行舟。其时,有诗人言:“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如此而已。

                                                         其三  黄陂旖旎

     楚地之文,情愫为最旖旎者莫过于屈子之作。“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如是;“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如是;“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亦如是。然而,楚地之人,其情最为旖旎者却非息妫莫属。其色倾城倾国,其事桃色旖旎。据传,至今武汉黄陂等地,尚有“桃花庙”,正是为其所建。

     话说,当年息侯夫人息妫一时烦闷,于是出门蔡国探望姐姐兼旅行,谁知被自己蔡侯姐夫看中。息侯不忿,欲借楚国之刀杀人。楚国时任国君楚文王,正好灭蔡无由。蔡侯被俘,报复息国。于是,当着楚王,大赞息妫之美。文王难忘,灭息取妫。数年后,息妫殉情而亡。
     
     又见史书上说,汉武帝求美女而不得,身边乐官李延年歌曰:“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这正是其妹李夫人。李夫人美女不假,但如何倾城倾国,因有武帝这种横强的丈夫在,断无覆灭之危,而彼时阿娇已废,子夫色衰,钩弋尚小,故终其一生也没有找到相应的参照物。但楚国,却因有桃花夫人息妫(这位与西施、文姜和夏姬并称春秋四大美女的倾城之色),而使自己被牢牢的固定在春秋战国桃色杂志的头条封面。

      对此,杜牧有诗,曾言:“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度几春。毕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息亡身入楚王家,回看春风一面花。感旧不言常掩泪,只应翻恨有荣华。”直叙其旖旎悱恻之情,正道:千古艰难唯一死。湘夫人有情,山中鬼有意,薜荔女萝,香草芰荷。但论情意旖旎,还是桃花仙为首罢。

     又说齐女多情,魏女歌甜,赵女多姿,越女肤白,而楚女细腰天下。没错,这里的楚文王,就是“文王好细腰,一国皆饿死”的那一位!莫非息妫不仅桃花之面,更兼袅娜细腰?我在心头一想,又偏头一瞧,左右往来,许多畔上低眉的树木如人,不似北地刚劲,而颇随水曲直之貌。于是,没忍住那一声眼眉轻笑:是有那么点意思!


正月十一 江城后记
    武汉一行,行色匆匆,去了许多地方。需记:
    正月初四  临时起意,说走就走,动车之上
    正月初五  黄鹤楼3小时+户部街1小时+楚河汉街咖啡逛街与住宿
    正月初六  武汉大学1小时+磨山梅园4小时+东湖游船半小时+听涛区漫步与行路+武大住宿
    正月初七  中山公园漫步参观1小时+晴川阁2小时+琴台一半龟山一截+江汉路一虾并宿
    正月初八  户部街一吃一买+横渡长江20分钟+江汉路一虾+飞机上一行
    武汉一行,随心而往,步履缓慢,时光散去,而多地未去。其中多文物遗迹,不需记。
    我想,文化积累深入为好,而文物之念心上即可。
    来日有缘,会当相逢。
                                                                                                        于2018年2月27日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宋庆法 发表于 2018-5-15 10: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庆法
2018-5-15 10:09:50 看全部
拜读好文,一部茫茫楚国史,三五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信手拈来侃侃而谈,字正腔圆毫无拖累之嫌,可见作者深厚的文史功底。“昔人已乘黄鹤去”,读罢该文再无憾事。
紫薇紫薇 发表于 2018-5-15 11: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薇紫薇
2018-5-15 11:26:00 看全部
读一遍不过瘾,再读一遍,好文,学习了。

点评

欣读好文,身处现代都市,读来却一派古色古香。  发表于 2018-5-15 17:02
 楼主| 桃小猕娓娓江湖 发表于 2018-5-15 19: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桃小猕娓娓江湖
2018-5-15 19:19:56 看全部
宋庆法 发表于 2018-5-15 10:09
拜读好文,一部茫茫楚国史,三五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信手拈来侃侃而谈,字正腔圆毫无拖累之嫌,可见作者深 ...

多谢您的点赞,这样的夸奖是对我莫大的鼓励,不胜欣喜。
 楼主| 桃小猕娓娓江湖 发表于 2018-5-15 19: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桃小猕娓娓江湖
2018-5-15 19:21:24 看全部
紫薇紫薇 发表于 2018-5-15 11:26
读一遍不过瘾,再读一遍,好文,学习了。

多谢两位朋友的鼓励,欢迎指正!
  • 您可能感兴趣
  • 梅来看美国(5)走近美国农民
    梅来看美国(5)走近美国农民
    我是农民的孩子,养育我长大的五谷杂粮,都是农民们刀耕火种,个中辛苦可想而知。
    08-18
  • 【七夕征文】张店  谢鸿云
    【七夕征文】张店 谢鸿云
    阿 雪张店 谢鸿云一 在他不记事的时候,爷爷就和他住进了深山里。他的名字叫“小石
    08-11
  • 岐黄先生
    岐黄先生
    岐黄先生 淄川 黄秀美 蜗居的小城静立暑色中,走在路上,抬头可以望见树隙里蓝的
    08-10
  • 一朵花开在如初的供养
    一朵花开在如初的供养
    一朵花开在如初的供养 在春天最高的枝头 是百花丛中开得至早的那朵 一株小
    08-17
  • 时代变迁
    时代变迁
    时代变迁 时代的铁臂 高举着梦想 攻陷最后一个村落 文明挖出大地的骨头 埋葬血
    08-16

查看:980 | 回复:5

  • 梅来看美国(5)走近美国农民

    我是农民的孩子,养育我长大的五谷杂粮,都是农民们刀耕火种,个中辛苦可想而知。

    阅读:404|2018-08-18
  • 一朵花开在如初的供养

    一朵花开在如初的供养 在春天最高的枝头 是百花丛中开得至早的那朵 一株小

    阅读:235|2018-08-17
  • 时代变迁

    时代变迁 时代的铁臂 高举着梦想 攻陷最后一个村落 文明挖出大地的骨头 埋葬血

    阅读:317|2018-08-16
  • (七夕征文)又见秋云

    桓台 马玉涛 一场风雨拨云见日 又见秋云,相会在七夕 天上的梦在畅游 风是画

    阅读:386|2018-08-16
  • 生命的火车

    桓台 马玉涛 记忆,像铁轨一样长,铺满了一条厚重而深远的时光。蓦然回首,记忆

    阅读:330|2018-08-15
  • 鹊桥仙

    临淄 宋庆法 这年头就业像空中布下的那道彩虹,精彩纷呈时,迷人的圆弧把多少人圈

    阅读:376|2018-08-15
  • 摸鱼儿·读贾国英先生《云岭飞泉》图有题 罗茂年

    摸鱼儿·读贾国英先生《云岭飞泉》图有题 偌瑶琴、瀑弦山柱,流声天籁如许。

    阅读:311|2018-08-14
  • 我为什么喜欢逛寺庙

    这几年逛了不少寺庙,烧的香拜的佛却不多。并不是不信佛,心里时时装着佛啊!总觉得

    阅读:351|2018-08-13
  • 紫园秋梦 罗茂年

    紫园秋梦(2018-8-11) 为消热闷烦,秋梦到紫园。

    阅读:329|2018-08-13
  • 草青树绿心清爽

    草青树绿心清爽淄川 谭云梅炎炎烈日,炙烤着万物生灵。尽管现代化的设施替代了芭蕉扇

    阅读:355|2018-08-12

语文.top 中国文学现场——大、中学语文网络读本

文学新生态【文学IP】原创文学云平台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本站作品侵权违法投诉受理电话:0533-7770016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文学现场,中国文学现场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533-7770016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邮箱:副刊@互联网.中国 ICP备案号: ( 0533777001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