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见花容惹惆怅——有感《桃花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2 12: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薇紫薇 于 2018-4-12 13:22 编辑

北方的三月,还没见桃花灼灼。四月,暖漾动,花开已遍城,忽而想起了《桃花扇》。花瓣纷落,幽怨而起,或许,不经意间的岑差,生出来一些凉意,却也挡不住人面桃花之姿。而很多刻意,又何尝不是由羡慕而生点点儿的嫉妒。

翻出搁置已久的《桃花扇》再一次看过,想起杜牧的诗《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首诗于情景交融的意境中,形象而典型地表现了晚唐的时代气氛,使人从陈后主的荒淫亡国联想到江河日下的晚唐的命运,委婉含蓄地表达了诗人对历史的深刻思考,对现实的深切忧思,内容深厚,感情深沉,意味无穷,引人深思。这是一个男儿眼中的秦淮歌姬对国家兴旺的淡漠之情,更表达了诗人的国家大治情怀,而《桃花扇》里的故事也发生在秦淮河边,情节却是在原来只有男子寄志而升华到遭遇情事之外的主人公李香君的民族气节,自然想起了“我以我血溅轩辕”。

那一年,步秦淮人家,只想抚摸五彩的丝绒苏穗,探秀户深闺是否还有银烛翕动,笼纱轻飘,那把桃花扇是在手上摇还是在袖里藏,有幸一睹珠翠辉煌,罗绮飘荡……字字写在扇面上的离合之情,兴亡之感,一步一回头,咀嚼随风飘远了的金粉浓情,红颜奇志。

记得那一个傍晚,华灯初上,路过古朴的乌衣巷,简单窄小的巷子,感叹乌衣的清苦,回头仰望斜对面的香君故居,感叹那高高女儿绣楼的华丽雅致,流连在秦淮河边,在文德桥的这边,看着霓虹闪烁的“秦淮人家”静默怀想,也不知道里面是否还有那些温婉的人儿,安静摇扇,优雅抚琴,“秦淮人家”四个大字在喧嚣嘈杂的人流上空寂寞着,孤独着,微微的惆怅,走过文德桥回头看时,又感觉让人着迷,就像一个一个娇艳的女子笑面桃花红,气息堵在喉管,一笔一划地读,咬得满嘴生香。而伊便是其中之一。

选定一个商务酒店,住进去,心潮起伏,给朋友电话说:在南京呢,朋友好奇的说:为嘛跑那么远?发生了什么事?只说就想出来走走,走过二十四桥风月夜的扬州,又品味过镇江水漫金山寺的唯美故事,直奔李香君故居,诉说一路的感叹,聊到手机发烫,和朋友分享自己的心情,最后朋友说:“服了你了!”

对着窗外,暗夜扩展开来。在南京,真希望遇到另一个年少时的自己,孤独的在人山人海中穿行,一个偶然的过客,自然的像文德桥上的学子,秦淮人家的女儿,在夫子庙的东巷西市悠荡,就像那些传说:譬如李香君,或者孔乙己和他的咸亨酒店,或者乌衣巷里走出的官僚。在时光中洗涤闪烁,照出内心的寂寞,或者相遇的快乐

是的,相遇,李香君和侯方域的相遇带来的是最美的最有人情味的故事,是一个女子为爱奋不顾身的爱情,那些遥远的风声雨声差不多以褪尽沧桑,固守于毫无声息的一个居所,沉默着,只有那些心中装满情节的人听任心中呼啸的火焰,穿过历史,穿过时代的天空,彪炳盛世辉煌于思绪的天空,淌过桀骜不驯的岁月之潮打捞杂草丛生里的唯美记忆,诗意的情怀顺流而下,抵达心灵深处,那是一个女子的情怀意韵,一个女子凄美的梦在一柄小小扇儿上开成娇艳的桃花。

有些相遇,许是隔着千山万水之远,朦胧而美好,模糊渐清晰,不是不在意,而是太在乎,绾成桃花相映红。




20120827035700225593_看图王.jpg
发表于 2018-4-12 15: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在心中,字字生香,让人读出意韵。
发表于 2018-4-12 22: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花的香气,如画的景致。诗意的情怀抵达心灵深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