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王茂堂 -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泪血家书》 唐 人 著 新人帖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8: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2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在新兵营里最后的几天训练中,课目明显的又增多了,训练量也比以前也大大增加。奇怪的是,我却不感到一丝一毫的累,也许我的体质真有着明显的提高?你的来信我已收到,谢谢你发了第一个月工资还给我寄来的钱,虽然我在部队上并不缺钱,但我还是为此感激不已。
       我准备用你寄来的钱买上几本书看。十年动乱结束,百废待兴,我们国家我们的民族都在往这方面努力。最近书架上又出现很多出版物,我准备好好用知识来武装一下自己的头脑。最近我除了训练,再就是看书了。我总觉得我要是象大多数战士那样,除了训练就是睡觉,生活是有点太单调。受到我的影响,没有事的时候叶子江也爱看书,容达贡也想看,却看不下去,老是心猿意马。经过多次询问我才知道,原来容达贡的对象最近没给他来信,他的心里有一些不安。容达贡对象的名字很好听,叫阿达梅林。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一说起他的阿达梅林来,容达贡的两只小眼睛就放出光来,兴奋不安的就像一个刚刚度过蒙昧期的孩子。
       因为我们三个人已经混得非常熟了,容达贡告诉我和叶子江说,他和阿达梅林的感情是从小在草原上一块骑马骑出来的。容达贡的阿爸和阿达梅林的阿爸是从小在一块放牧长大的铁哥们,在他们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过程当中,两家那两顶蒙古包总是经常紧紧地排在一起。容达贡和阿达梅林从懂事起,就在一起挤驼奶挤羊奶,等长大了之后就经常地在一块骑马放牧。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1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8: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3 编辑

       容达贡还悄悄告诉我和叶子江说,他之所以能得到阿达梅林的爱,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个子高力气特别大。为了能得到阿达梅林的青睐,容达贡在和他表哥吉格尔特在多次摔跤较量中,老是占上风。容达贡的表哥吉格尔特也喜欢阿达梅林,他也常常赶着羊群过来和容达贡和阿达梅林一块放牧,然而由于在摔跤上他摔不过容达贡,在扳手腕上他也扳不过容达贡,所以在爱的竞争之中,吉格尔特就被淘汰了。容达贡现在最担心的是,趁他在部队上服役的功夫,他的表哥吉格尔特会不会不怀好意地又去勾搭上阿达梅林?
       作为男人,有这种担心自己女人旁落他人的心态,这应该是很正常。但是在嘴上我却劝容达贡一定要放开心,因为当前全中国的女人都在爱着解放军!容达贡一听高兴地说,你说得简直是太对了,正是阿达梅林喜欢解放军,所以她才让我来参军!心里一高兴,容达贡接着又向我们俩说起了他的阿达梅林。在容达贡那喋喋不休的描述之下阿达梅林简直就是一个大美人,她那细高而窈窕的身材,她那细细的眉毛,她那薄薄的嘴唇,还有她那大大而亮亮的眼睛,简直是美得没法再美。
        我和叶子江根本就不相信容达贡说的这些,一个在草原上放羊的女人她就是再漂亮,还能美过我心中的玉芳?尤其是叶子江,只见他把小眼睛一瞪说,容达贡,你小子是不是经常在草原上吹你家的骆驼,把吹牛×不当作是一回事了?在风沙浩荡旷野无边的草原上,还能长出这样漂亮的阿达梅林!你他妈的这是在忽悠谁呢?容达贡让叶子江说得有一点恼了,我没有骗你们,我的阿达梅林真的长得非常漂亮,你们要是再不信,那就自己看!容达贡急了眼,噌的一下子就拿出了阿达梅林的一张彩色相片。
       容达贡拿出来的这张相片还真的让我和叶子一个个地傻了眼!因为相片上的阿达梅林长得确实非常不错,不仅五观端正,而且眉清目秀,从整体的气质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女电影明星。我接着就在心里很不平衡地对容达贡开起了玩笑,容达贡,你家里有这么漂亮的媳妇,你不好好地在草原上守着她,你还傻乎乎地跑到部队上来干什么?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2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08: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3 编辑

       容达贡无不沮丧地说,其实我这辈子就没有想到要参军。可是我的表哥吉格尔特,一直咤咤呼呼地要找他在呼和浩特当大官的亲戚帮他参军。因为阿达梅林从小就喜欢解放军,她是一个劲地对我说,吉格尔特他要是参了军,他那高大的身材要是再穿上一身崭新的军装,一定会显得更加威风。       我不甘心在这场爱的竞争中处于下风,于是我就报名参军了。没想到接下来经过政审体检之后,我还真的参了军。而我的表哥吉格尔特却是虚晃了一枪,根本就没有报名,在草原上留了下来。他娘那个巴的,这回让我最最担心的就是我的表哥吉格尔特,他是不是故意地和我玩了这么一手,把我骗到部队上,然后他在喀喇沁再想别的办法来得到我的阿达梅林!
       这还用说吗?说不定你的阿达梅林早就已经倒在吉格尔特的怀里了!容达贡,这一回你小子这个活王八,算是当定了!想不到我的这句开玩笑的话刚刚说出来,容达贡就瞪起了眼睛,嘴里叫骂着就毫不留情给了我一拳。我是一点也没有防备,结果被容达贡打得鼻口窜血,噗嗵一下就坐在了地下,甚至连上门牙都有一颗也被他打的活动了起来。
       幸亏我好歹还算是一个半拉子特种兵,这一突然袭击我还能承受得起。我没去怪罪容达贡,因为这毕竟是自己多嘴多舌惹出来的祸,活该!没想到赫营长见到我这样却认了真,他问我,刘若强,你的嘴巴怎么肿得这么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搪塞着对他说,这是我和容达贡叶子江在一起练习搏击时,不小心让他们给揍的。赫营长并不相信,可是当他去问其他人时,容达贡和叶子江都在这样说。这次我没有出卖朋友,让容达贡和叶子江都非常感动。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3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08: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4 编辑

       玉芳,今天我到营部里去拿你的信时,看到有容达贡从草原上寄来的一封信就顺便给他捎了回来。一回到营房里,我立即就高兴地叫着,容达贡,你那美丽的阿达梅林给你来信了!容达贡一听孩子般从床上蹦下来,迫不及待地要抢我手中的信。可是守着全班的战士我却逗着容达贡,在营房内到处地跑,说什么也不给他。我看到追赶我的容达贡脸色陡变,有些愠怒,就连忙老老实实地把信放到了他的手里。说真的,我还是真的有一点担心,恼怒的他要是再给我一拳,我那颗活动了的门牙,这一次是非掉下来不可。
       没料到容达贡打开信,看着看着就坐在床前呜呜地抱起头,孩子般地痛哭了起来。战士们都感莫名其妙,我立即意识到,是不是在阿达梅林来信中提出来真的要和容达贡散伙?我很想劝一劝容达贡,但却不知道从哪里劝。由于容达贡的哭泣声太大,引来其他班里的战士纷纷跑过来观看。没办法,我让叶子江赶快去把赫营长请了过来。
       赫营长一过来,就把营房里所有的战士撵了出去,只留下我和叶子江。在赫营长缓慢而亲切的询问下,容达贡这才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述说起了这封信的内容。原来这封信确实是阿达梅林给容达贡写来的,不过她在这封信中根本就没有提到吉格尔特,阿达梅林只是在这封信中讲述了一件刚刚发生在容达贡家里的可怕事情。
       早在二十多天之前,内蒙喀喇沁大草原上遇到了一场百年不见的暴风雪。在这场暴风雪发生的当天阿达梅林的阿爸赶着大车到喀喇沁旗送奶去了,只有容达贡的父亲在草原的深处,照看着他们两家的羊群和驼群。突然降临的大雪和骤然而至的狂风,让他们两家驼群和羊群受到了惊吓,近百头的骆驼和数千只羊,顺着风向朝着草原最深处狂奔而去。暴风雪过去了几天之后,人们在草原的深处这才找到他们两家部分散失的驼群和羊群,非常遗憾的是,容达贡的阿爸却一直没有找到。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4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07: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5 编辑

       听到这里,我的身上感到冰凉冰凉的,心里面也在为容达贡家遇到的这种灾难,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哀。我们虽然知道阿达梅林这么长时间不给容达贡来信的原因了,但是却没有想到随之而来的一封信,给容达贡带来的却是这样一个噩耗。在赫营长耐心细致的劝说下,容达贡再也不哭了,很快振作了起来。他抬起头来向赫营长提出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要求,那就是他准备向部队请上几天假,也好赶回到喀喇沁,亲自到草原上去寻找一下在暴风雪中失踪的阿爸。
       赫营长没有接着答复容达贡,只是告诉他说,这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他和新兵训练营的首长们研究一下,然后就会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赫营长又用宽心的话语又安慰了容达贡几句,然后就走了。也不知是为什么,我的脑海里立即出现了一个怪怪的念头。如果容达贡要回喀喇沁,我为什么不陪着他一块去呢?我如果和容达贡一块到草原上去寻找他的阿爸,这样他在那广袤的大草原上也好有一个伴。相信很有人情味的部队首长,一定会同意。


                                                                                                                                                                       刘若强
                                                                                                                                                                    1978.2.21.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5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07: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6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三个月的新兵常规性训练即将要结束了!这也就意味着在新兵营我们所有的这五六百名新战士,马上就要分配到各自的部队上,开始自己新的军队生涯了。我想陪容达贡到内蒙大草原上去寻找他父亲的愿望没有实现,这是由于容达贡又接到了阿达梅林发来的一封报平安的电报,说他的爸爸已经被人找到了,正在旗医院里进行治疗。
        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样简单,就问容达贡,电报里都说了些怎么?容达贡没吱声,就把电报塞给了我。我展开一看,阿达梅林在发来的电报中告诉容达贡说,他阿爸已经找到了,正住在旗里的医院,请他不要挂念。旗党委和政府发放的救济款和救济草料已经全部到位,生活上也基本恢复了正常,让容达贡要好好训练,不要有所挂念。
       几天之后我这才知道,容达贡的父亲虽然说找到了,但老人家已经在那场暴风雪中冻死。这是赫营长告诉我的。另外赫营长还告诉我说,阿达梅林同时共发来了两封电报,部队上接到的这份电报,除了说明容达贡的父亲死了之外,其它的内容与容达贡接到的电报一个样。由此看起来,阿达梅林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女人!


                                                                                                                                                        刘若强
                                                                                                                                                     1978.2.28.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6

 楼主| 发表于 2018-5-10 10: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7 编辑

                                                                               四、血与火的熔炼·刘若强家书

亲爱的玉芳:
          您好!接到正式的通知,我和容达贡,叶子江,还有二十多名新战友一起被分配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九七四部队特务营,去正式服役。我除了高兴,心里还有着一点沉甸甸的感觉,显然,自己所承受的责任和压力肯定会越来越大。赫营长在和我的谈话中说,我赫延权之所看中了你们,正是你和叶子江容达贡三个人那种远也不服输的精神,和灵活机智不默守常规的应变能力。但是要论到个人的能力上,你们与那些老战士相比,并不占有多少优势。接下来,你们必须要好好学习,一定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进行艰苦卓绝的军事训练。也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
       赫营长的话,给了我一记重棰,使我终于知道,自己离着成为一个真正的特种兵,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刚刚参军的时候我脑子里还有一些稀里糊涂,总觉得我是为你钱玉芳前来参军的。怎么刚刚经过部队上这三个来月的锤炼和淬火,我就有一些飘飘然!看起来,我刘若强要必须头脑清醒,在部队上的这个大熔炉中,把自己锤炼成一个真正的军人。与我的亢奋相反,容达贡却整天锁着眉死气沉沉的就像换了一个人。他不断地在给阿达梅林写着信,阿达梅林也给他来过了好几封信。也许容达贡从这些信当中,已经知道他父亲去世的消息,所以说他才这样?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 转载)

                                                                                                             57

 楼主| 发表于 2018-5-10 10: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7 编辑

       这是我们在新兵军事训营里最后一个星期天了,我约上容达贡和叶子江准备到附近的县城去玩一玩,顺便照上张相,也好留个纪念。没料到容达贡却闷着头一直不吱声,没说去,也不说不去,躺在床上蒙着头,盖上了被子。真是急死一个人!
       今天早上容达贡又接到了阿达梅林寄来的一封信,也不知道阿达梅林在信里都写了一些什么,反正他越来越不高兴。没有办法,我只好留下来陪伴容达贡,可是叶子江再也沉不住气了,他急着要去城里,说,我必须借这个机会到县城里去照上张像。父母来信催了我好我几次,我们一旦要是去了特务营,那里老山夹峪,恐怕就不好办了。
       虽然知道我留了下来,但容达贡还是一动也不动窝在那里不理我。没有办法我也只好一个人走出了营房,索然无味地又来到了训练场。前几天这里还是队伍列列,号令震地。但是此时却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操场边的大树林中,有几只不知名的小鸟正啁啾悦耳地鸣叫。
也就在这时,有一个女兵在操场边上站在不远的地方,正在怔怔地望着我!啊哟,那不是赫小琴吗!显然,赫小琴已经看到我,也知道我在注意到她!她远远地冲我笑了,并主动地和我打起了招呼。
       刘若强,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也不想见到我呢?赫小琴来到我的面前,仍旧满脸地笑着,口吻中带有一种非常明显的挑衅。哪能呢?在离开新兵训练营之前,我怎么着也得向你告一声别!你毕竟是我在部队上交下的第一个异性朋友!说着我们很快就在操场上和她并起了肩,顺着一排落掉树叶的杨树向前走去。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8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08:2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8 编辑

        等你们新兵们全部走了之后,我也要回到自己的部队上了。赫小琴的话让我有一些吃惊,这样说你不是这里的兵?赫小琴抬起头眺望着远方,对!我的原单位是九七四部队野战医院。其实我早就感觉出来,你的医疗水平确实要比那几个女护士们都要高!对于我的奉承,赫小琴淡淡地笑了笑说,我比她们的医疗水平高这是应该的,因为我毕竟是一名外科医生!
        什么?你还是一名外科医生!见我不相信,赫小琴笑了笑又说,我确实是一名外科医生!我上过卫生学校,我还在妈妈的指点之下,系统地学习过医疗外科学,我还曾经拿到过我们国家统一承认的医科学历。去年底,经过我们部队野战医院那严格而正式的考核,我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外科大夫。
       赫小琴还温柔地告诉我,刘若强,几天之后,我很有可能就要从九七四部队的野战医院,调到你们特务营的卫生室里。听后我接着就脱口而出,这样说,你是为了我这才调去特务营?
       不!我是为我父亲才调回特务营的。他最近身体越来越不行,医生诊断他身上的旧伤很有可能要发生癌变,所以我必须回到他的身边,好好照顾他。听你的话音,你的母亲好象是已经不在你父亲的身边了?我有一些吃惊。
       赫小琴轻轻叹了一声,平静地点了点头说,我母亲和我父亲离婚已经整整十年了。对不起,也许我不应该对你说起这些。接下来,赫小琴就和另外一个走来的女护士打了一声招呼,兀然地离开了我。我这才明白过来,赫小琴这是对我上一次对她的冷落,一种最直接报复。


                                                                                                                                                               刘若强
                                                                                                                                                             1978.3.5.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9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08: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9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我来到九七四部队特务营里正式服役,这已经是第七天了。在这七天里,我也不知道都忙了一些啥,反正都是部队上的事情!请你放心,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周围的环境也不象想像中的那样恶劣。我们部队的正式编号是九七四部队三师九营。我们的营房虽然建在山沟之中,但这里有篮球场,有菜地也有养鱼池,还有一块不大的足球场。我和容达贡叶子江分在了一个连一个排,而且还是在一个班。
       容达贡神色还是有一些不对头,老是丢三拉四,还经常地走神。赫营长悄悄问我,容达贡最近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说,我也不知道,他这样神经兮兮的已经有好长时间了。赫营长想了想,刘若强,我命令你,你和容达贡的关系最好,你要想办法多和他接触接触,然后抽上点时间,好好和他啦一啦,最好你能了解一下,他在心里面到底想一些什么。
        我冲赫营长敬上一个礼,就痛痛快快地答应了下来。可是,接下来不管我怎么和容达贡谈,无论和他说一些什么,他根本就不理我这个茬。每一次啦不上两三句话,他就再也不吭声了。我有一点烦,真想永远也不去理这个榆木疙瘩。但是转念一想,既然我已经接受下了赫营长交给的任务,就应该想办法把它圆满完成。于是我又变着法子和容达贡谈了好几次,遗憾的我始终没有撬开容达贡那张紧闭着的嘴。没有办法,我只好又去找赫营长,可是找了几次,他都不在。
       昨天我们进行了阵地演练和小规模部队穿插迂回训练。回到营房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吃完了晚饭,战士们一个个累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为了讨好容达贡,我连忙打来了热水,给他的脸盆里倒上了一些。我坐在铺上,就脚搓脚地烫起了自己脚丫子。
       我烫完了脚,可是容达贡躺在那里仍旧一动也不动。我推了容达贡一把,命令他起来洗脚。容达贡愤怒坐起来,刘若强,你洗你的不就行了,你他妈的管我干什么?
        我虽然有一些懵,但还是笑嘻嘻地对说,我不是管你,你的脚丫子简直是太臭了。我让你洗一洗脚,也好净化一下营房里的空气。容达贡仍不买我的帐,你看你这些屌毛病!我今天就不洗,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这时班长走了过来,大声地责问他,容达贡,你发什么火!刘若强同志这全是一片好心,你不洗脚就不洗脚吧,你使什么性子!烦人!容达贡一再次坐了起来,既然我这么烦人,你们把我从部队上开出去好了,我在这里简直是他妈的呆够了!
       我连忙把班长拉到一边,把容达贡他阿爸前段时间在暴风雪死亡的事告诉了他。最后我和班长说,容达贡是接到家里来的信,这才变成这样的,这里面一定有着深深的原因。我还把赫营长让我对容达贡的特别关照的话也向他说了说,班长这才消了气。可是凭着感觉,我总觉得,如果容达贡要是在心里面一直在憋吃在心中,说不定还真会出大事。
       第二天一整天,容达贡还是不理我,请了病假,一个人躺在营房里,没有去参加正常的军事训练。玉芳,请你最好来上封信告诉我,凭着你们做女人的细心和直觉,你觉得容达贡他为什么会这样?


                                                                                                                                             刘若强
                                                                                                                                          1978.3.12.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6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