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王茂堂 -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泪血家书》 唐 人 著 新人帖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07: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2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在那次野外生存的强化性训练中,可以说我是先死过去,然后又活了过来。我虽然腰部受了伤,但我的负重率并不比别人少,训练课目我是一项也不拉,我不管人们对我的表现是一种什么看法,反正我到了最后还是咬着牙硬挺了下来,因为我毕竟是一个男人。经过这次艰苦的磨练,我这才明白过来,意志对于一个人来讲,它所代表的到底是什么了。
       我应该感谢赫营长,更要感谢他那大眼睛的女儿,因为正是在他们那无意的启示之下,这才使我刘若强有了今天的这种表现。更让我有机会来检 验一下我的意志力,到底有多强!我没有得到表扬,也没有受过批评,但是我却对自己的这次表现感到了从来没有过满足,因为我毕竟是主动而自觉地承受过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连续三天的野外生存训练回来之后,我又住进了训练营保健站的病房中,在这里我受到了很好的治疗,是另外一个年轻的姑娘用她那绝妙的小手,给我轻轻按摩的。遗憾的却不是那位大眼睛姑娘。接下来,我与眼前的这位姑娘不由就谈起那位大眼睛姑娘,通过交谈,我才知道她叫赫小琴,她父亲是团级干部,专门负责特种兵的训练任务,这一次他来我们新兵训练营里考察,就是要为他们的特务营来挑选新兵。我连忙问,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被他选上。谁知,那个年轻的护士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瞧着我说,你可千万别让他选中,特务营可不是一个好人能呆的地方!在那里除了残酷的军事训练,再就是没完没了的拼命学习,简直就像是一个集中营!不管是谁,一旦要是去了那里,出来之后还没有几个人的身上不带着伤痕的。
       听到这些后,我再也没有吱声,不由就在心中暗想,如她所说,我要是真的被那个赫营长选进了特务营,那可就惨了!这样,一年四季我刘若强就没有一个安稳平静的时候了,除了强化性训练,还是强化性训练。给我按摩完了之后,那个女兵就给我贴上一贴膏药,热乎乎粘不拉及的,舒服极了。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1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07: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3 编辑

       第二天我照常去参加部队的新兵训练,在中途休息的时候,赫营长慢慢地来到我的面前,刘若强,你的腰感觉怎么样了?我连忙站起来,报告首长,已经快好了。说真的,那天我伤得你很重,第二天你为什么还要去参加野外生存的强化性训练?真没想到赫营过来之后,会这样问我,我接着就实话实说地对他说,那还不是受到了你的影响。你说什么?受到了我的影响?那你就说说看,你到底是受到了我的什么影响?赫营长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
       是这样的赫营长,因为有人告诉我,其实你的身体根本不行,一直是靠吃止痛药在硬撑。所以我就想学一学你。听后,赫营长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你现在就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些情况是不是赫小琴告诉你的?我只好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赫营长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死妮子,她还真是有点不分好歹,竟然连她老爹的老底也说了出来!
       这时赫营长扭过头看了看坐在不远的容达贡和叶子江,就笑着对我说,刘若强,等你的腰要是好利索了,你是不是再组织一下,咱们四个人再好好地过上他一招?还是三对一,行不行?我连忙说,不行,不行,赫营长,你的身手确实是太厉害了!我们还没觉得怎么一回事,你就把我们一个一个地全都撂了出去!赫营长不由笑了,这应该全怪你们,你们也太急于求成了,一上来就一个个玩命地往上扑,其实这正趁了我的意。要是你们仨和       我打消耗战,慢慢来,瞅准了我的弱点和短处再下手,那天我赫延权是必输无疑。
经过赫营长这么一分析,我还真的想联合上容达贡和叶子江,再和他次交上一次手。因为我一直觉得,那天我们被赫营长给一个个摔得也有点太惨了,在那么多战士面前确实是太丢人现眼!不错,从理论上,我们是怎么着也得想办法找回一点面子。于是我就悄悄地又找到了容达贡和叶子江,就和他们商量起这件事来。谁知,他们也觉得在这件事上是有着一些憋气,都说,过上几天我们是不是应该采取突然袭击的方法,出人意料地和赫营长来干一下。那样一来,他是必败无疑。于是我们三个人就决定最好利用晚上在食堂就餐的时候,一起给赫营长来上他一个突然袭击。

                                                                                                                                                               刘若强
                                                                                                                                                             1978.1.21.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2

 楼主| 发表于 2018-5-3 07: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4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感谢你在信中关切地提到了我受伤的腰,请你放心,我的腰已经全都好了。现在看上去,已经和好人一个样了。
这几天赫小琴给我针灸了一次,还给我拔了两次罐子。另外她还悄悄地告诉我说,她父亲挺喜欢我,他主要喜欢的是我那种不服输的精神。我听了之后不由就傻了,立即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好事!赫小琴很快发现了我的异样,就问我,刘若强,你这是怎么了?我赶紧说,这是不是意味着,你父亲很有可能要选我进他的特务营?赫小琴的两眼不由一亮,你说对,很有这个可能。如果真要是那样我刘若强可就惨了!你惨什么惨?赫小琴把眼睛瞪得比平时更加的大了。我连忙解释说,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我刘若强刚刚从新兵训练营里走出来,接着就又要去接收你爸爸那惨无人道的特种兵集训。
       你既然来当兵,那就是要来受苦的?真没想到你这么的不长出息!才集训了两个多月,就开始受不了?赫小琴拉长了脸,把针一一地拔出,转身就走。以前赫小琴可不是这样,不管拔完了罐子还是针完了灸,她总是伸出她那洁白如玉的手把我的衣服慢慢地拉下来,然后再把我扶起来。没想到我这一时不慎,竟然受到了这样的冷遇。我只好自己从治疗床上起来,来到了卫生室,厚着脸皮和赫小琴打上了一声招呼,你生我的气了?
       赫小琴正在团着棉球,她笑了笑说,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怕你的腰好了之后不来了,所以才故意给你留下了这么一个想头。我立即挖苦她说,想不到你们爷俩是一个德性。你爸爸找到我,说让我组织上容达贡和叶子江,再与他再较量一下。我还以为你爸他想在面子上给我们三个新兵蛋子一个下台的机会呢?谁知,那天晚饭前在食堂前面的那片草地上,趁着你爸爸不备,我们三个人立即就对着他冲了上去。没有料到你爸爸他还是一点面了也不给我们,守着那么多的人,他又毫不留情地把我们三个人给摔了一个七零八落!
       赫小琴一听,立即咯咯咯咯地就笑弯了腰,并且她还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我说,那天你是最惨,差点就让我爸把你摔上个嘴啃泥。说真的,只要是一想起那天我被赫营长摔出去的事,我的心里就有一些发火,可是守着这么漂亮的姑娘,我的火却发不出来。没有办法,我也只好忍着心中的怒火问她,怪了,那天晚上我们和你爸摔跤的这些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3

 楼主| 发表于 2018-5-3 07: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5 编辑

       我正去食堂打饭,你们和我爸摔跤的全过程,我全都看到了!想不到我爸还真行,再一次战胜了你们!赫小琴一见我有一些难为情,她马上止住了笑声对我说,其实我爸他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你们只要是掌握了这个弱点,那就很容易撂倒他了。我在心中不由一喜,接着就问赫小琴,你爸他有什么弱点?谁知赫小琴笑而不答。我只好用好话来哄她说,我求一求你了,小琴,你只要把你爸爸的这个弱点告诉我,你想问我要什么,我就立即给你什么?此话当真?赫小琴冲着我瞪起了惊喜的眼睛,并放射出了热情的光芒。我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那是当然的了,只要是我刘若强有,我一定会给你!
       我可以把我爸的弱点告诉你,但是你敢守着我发出你刚才答应过的誓言吗?此时赫小琴的眼睛里好象有了一些羞涩的成份。我的心里不由砰然一动,难道说赫小琴已经喜欢上我了?不!赫小琴是军官的女儿,她怎么会喜欢上我这个城市里来的新兵蛋子?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接着就指天指地的向她发出了誓言,你如果能把你父亲的秘密告诉我,无论你向我要什么,我都会毫不吝啬地全都奉献给你。否则,我就会失去和女人在一起的基础和能力!
       没有想到赫小琴接下来果然是想要我的心。我简直是吓坏了,只好装疯卖傻地说,我虽然说有一颗心,但是我不能轻易送给你,我要是送给了你,那我就活不成了。没想到赫小琴却对我说,只要你在感情上属于我的,就行!我虽然很明白赫小琴的所指,但为了能得到赫小琴她爸爸身上的弱点,我还得在这件事上死装糊涂。于是,我就有些糊弄地对她说,行,在感情上我可以对你再好一点,你还是赶快告诉我,你爸爸他到底有什么弱点吧。
       赫小琴一听非常激动,她用亮亮的眼睛瞅了我好半天,最后这才慢呑呑地说,我爸他最怕在胳肢窝挠他的痒了,只要你们仨在和他摔跤时,有人轻轻地挠一挠他的腋下,他就必输无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淘气地挠爸爸的胳肢窝,挠得他甚至把正抱着的我都给扔掉了。
       听后,我喜得一蹦老高,接着就从保健站里兴高采烈地跑出了去。任凭赫小琴在身后怎么喊,我也没有理她。

                                                                                                                                                   刘若强
                                                                                                                                               1978.1.25.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4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08: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5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你终于肯给我来信,向我公开而大胆地示爱了,并且我还知道你已经被招进了纺织厂,当上了一名纺织工人!这对于我们两个来讲,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呀!在你的来信中,我还知道了你爸爸终于对我松口了!他和你说,只要是我在部队上入了党,也提了干部,他就同意把你嫁给我!
       虽然你爸的条件是有点苛刻,但对我同样也是一种激励!接下来,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想不到赫小琴和她的爸爸赫营长,他们爷俩都让我刘若强在一天之内,全部都把他们给彻底地摆平了!我也没想到事情竟然这样的顺利,高兴之余也难免也有着一些遗憾。尤其是赫小琴,我似乎感到有一点不敢或者是无法去面对她。我不由怀疑起自己,在这件事上我是不是做得太卑鄙,太无耻。因为我毕竟得用自己的承诺,骗取到了赫小琴的信任,而且让她所出买的,还是她自己的父亲!
       我们不说这些了,接下来我还是告诉你,我和容达贡叶子江,到底是怎么着把赫营长给扳倒的吧。这一次我们不是采取偷袭的方法,而是给赫营长下了挑战书。象往常那样,赫营长非常高兴,立即就接受下了我们仨的挑战。因为他心中所喜欢的,就是我们那一次又一次不服输的劲头和精神。再说,每一次交完手了之后,他都会针对我们在交手的过程中出现的情况和问题,在搏击的技巧上给我们指导上一番。说,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在交手的过程中,还特别要去注意一些什么。每一次赫营长他都说的简洁明了,对我们三个人的启发非常大。
       我们和赫营长的这次交手,还是在那个树林里,仍旧是在训练的休息期间。可是这一次我们放弃了前两次的战略,即不一块向上扑,也不单独一个人一个人的上,而是两个人两个人轮番地和赫营长缠斗,还要让他上不了手。这样斗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向叶子江和容达贡使了个眼色,我们三个人就恶狠狠地一起扑了上去。容达贡从后面用力地扳住了赫营长的脖子,我冲上去就抱住了他的腿,而叶子江则抱着他的右胳膊,挠他的痒。也只是一会的功夫,只听的噗嗵的一声我们三个人终于拼尽全力把赫营长掀翻在地。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5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08:3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6 编辑

       所有围观的战士们都高兴地鼓起掌来,赫营长也大笑着从地上起来拍了拍手说,这回不算,你们三个人这是在耍阴谋诡计。我连忙说,赫营长,不管怎么样反正是我们这次赢了你!我刚想高高兴兴地转身而去,谁知赫营长一把拽住我就问,好小子,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告诉我,是不是小琴让你派人挠我的胳肢窝?没有办法,我也只好冲他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赫营长并没有生我气,反而用手过来抚了抚我的头说,你行呀,刘若强,想不到你把情报工作的触角伸到我的大后方去了。人们一哄而散,一会就开始了正常的军事训练。
       然而到了晚上,我的麻烦就来了。我刚准备到阅览室里去找几本书看,连部的通讯员就跑来找到我,说,有人来电话让我赶快到保健站去一趟,也好去拿回贴腰的膏药。我蓦然一惊,立即明白,这一定是赫小琴!我根本不想去什么保健站,可是又总觉得在这件事上我欠赫小琴的,我就是不去也不行。于是我就想,干脆还是过去一趟,清清楚楚地和她把我和你的关系向她说上一个明明白白,省下她以后再来纠缠我。
       还离着老远,我就看到赫小琴在保健站的外面来回地徘徊,我暗暗横下心来就有些不安地走了过去。很快赫小琴发现了我,向我走来,灯光下我们很快就面对面地站在了一起。对不起,小琴。是不是你的爸爸熊你啦?没有呀,我爸他一直在夸你聪明!说,如果这要是在战场上,你还是这样地灵活和机动,那就好了!我的心中一颤,立即明白赫小琴主动约我出来,一定是为了我们之间先前的那个誓言或者是约定。于是,我就主动地说,我们是不是到训练营的外面去走一走?赫小琴脸上荡漾着醉醉的笑意,大大方方地就挽起了我的胳膊。也许是心里有愧,我却感到非常别扭。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6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08: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7 编辑

       赫小琴也觉察出了我的情绪有一点不对头,刘若强,我爸爸表扬你,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你好象愁眉苦脸?没有办法,我也只好和赫小琴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想和我交朋友,也想和我谈恋爱。但是我在参军之前,我就在老家已经交上了女朋友!接下来我就向赫小琴说出了你的一切。
       我还没有说完,赫小琴脸色就陡然大变,松开了我的胳膊,赌气地就走到了前面。我连忙赶上去,这才发现她已经哭了出来。我喊了一声小琴,她扭头就想跑。我连忙拉住她,连连地说着对不起。她猛然回过头来,用含着泪水的两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我说,刘若强,你说上几声对不起,这就完了吗?难道你已经忘了你曾经发过誓,你要把你的心交给我?一个人的感情是这样好戏弄的吗?我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赫小琴骂了我一句,你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骗子!骂完,赫小琴扭过头去,跑掉了。
       玉芳,我知道,为了你我应该失去什么,也应该得到什么。但我却有点担心随着我失去了赫小琴,我们新兵训练结束之后,我很有可能会进不了特务营!也不知为什么,通过这近三个来月的艰苦砥砺,我还真的有一点喜欢上部队的这种残酷军事训练,也爱上了解放军这个大集体和大空间。此时此刻,我那种想当特种兵的愿望不由越来越强烈!

                                                                                                                                                        刘若强
                                                                                                                                                     1978.1.30.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7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08: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8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我已经连续四五天没有见到赫小琴了!她现在心里最痛恨的,无疑就是我了!为了换取我的好感,赫小琴把她父亲那最致命的弱点都告诉了我,这足以说明她对我的感情是真诚的,也是强烈的。我现在很想见到赫小琴,更想好好地安慰安慰她,因为情窦初开的她突然受到了来自于我的这种伤害,对于她来讲,也许是致命的!
       当我怀着不安的心情来到训练营的保健站时,赫小琴却不在。一位给我按摩过的姑娘接待了我,她让我平爬在那张深褐色人造革治疗床上,就给我按摩起了腰部。此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很想哭,可是眼里却没有泪。我很想问一问赫小琴今天值什么班,但是却没有这样的胆量。现在我脑子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后悔自己用直截了当的方法,彻底地结束了我和赫小琴的亲密关系。
       几天之后,想不到我那想当特种兵的愿望,好像是又有门了!因为新兵训练营在编制上又对我们这些新兵重新进行了的调整和安排,我被编进了新兵训练营的一连,听人说只要新兵被编到一连,那样分配去特务营的可能性就非常大。新编到训练一连的共有一百三十五个新战士,当然了还有容达贡和叶子江。而且我们这个新组成的连队,最近全都是由赫营长亲自带队培训。他除了带领我们进行正常的训练之外,又对我们增加了对战术和战略上的知识教程,而且还让我们进行了对各种重兵器的运用和维护训练。
       最近我们连还增设了搏击课程,每人发上了一本教材,由赫营长带来的教官手把手地教。经过前几次的交手和摔打,我已经认识到搏击的重要性,所以学得非常认真,在训练休息空间就经常和容达贡和叶子江一起切磋技艺,这不仅又增加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在近身搏击的能力和技巧方面也让我们又长劲了不少。
       自从我们联合起来战胜了赫营长,我和叶子江容达贡简直是亲如兄弟,几乎是形影不离。战士们习惯上把我们称为三人帮。容达贡再也不挑肉吃了,知道那样做对人不尊重。可是我和叶子江却主动地往他的碗里挑肉,容达贡也不计较什么,只要是放到他的碗里肉,不管肥的还是瘦的,他都照吃不误。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8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8: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39 编辑

       我们这种密切如一人的关系引起了赫营长的注意,他除了经常和我们三人在一起切磋搏击技艺,有时候吃饭的时候,他也会过来凑一凑。这天吃晚饭我就提议,是不是让我们三个人再和赫营长再较量上一下。谁知赫营长连忙地摇着头说,不行,这可不行!现在你们的搏击水平都长进不小,我若是不识好歹再和你们仨较量,那还不自讨苦吃?叶子江笑着说,赫营长,这一次我们说什么也不胳肢你了。你们就是不胳肢我,也不行。凭你们三个人现在的整体实力,那还不把我给摔出来瓜种和瓜瓤来。有种的,咱们就一对一地干?我们全都傻了,没有一个人敢于出来应战。
       看你们一个个胆小如鼠,还想当特种兵?我不要你们了。说着,赫营长站起来就要走。容达贡急眼了,捋了捋袖子就把赫营长拦下说,让我和你摔一个!赫营长二话没说就和容达贡拉开架式。刚过几手,容达贡就被赫营长摔倒在地。容达贡尴尬地刚想从地上站起来,又被赫营长的手给抓住了,吓得他立即蹲在了地下,再也不敢起来。
       容达贡,就你这个熊样的,这辈子也不会有长劲。起来,让我来告诉你,你刚才到底哪里做的不对!赫营长把容达贡从地上拽起来,又手把手地教他刚才他哪里做得不对,应该怎么来做。很快,两个人又按照刚才的那套路子,又演练了一遍,结果容达贡很容易就把赫营长摔倒在地。赫营长又跟我和叶子江先后都过了过了招,我们之间互有输赢。这让我们确实又从中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临走之前,赫营长把我单独地叫到了一边。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9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8: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41 编辑

       刘若强,你还是快些告诉我,你是怎么着得罪了我的女儿。最近,只要我在她的面前一提起了你,她就恶狠狠地咒骂你,骂你无情,还骂你不讲信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面对赫营长的疑问,我只好无奈地笑了笑,就把这件事情的原委,详详细细地向他讲了讲。
       赫营长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声,我琢磨着也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很为我的女儿在爱情上如此的不顺,而感到惋惜!想不到这一次,我的小琴在爱情上又是无果而终。我这才明白过来,在我之前赫小琴曾经在爱情上遭受过一次失败。
       见我非常难堪,赫营长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头对我说,小伙子,你做很对!人就应该这样,无论在什么事情上,都要诚实守信,我喜欢你的,恰恰就是这一点。想不到我的女儿也挺喜欢你,看起来,你除了做人诚实可信和有着一种不服输的劲头之外,你的身上肯定还具有着其它的优良品质。否则,我那个傻丫头他是绝对不会爱上你。小伙子,你就好好努的力吧!相信在部队上再好好锻炼上几年,你一定会成为个非常出色的军人!
        说完这些,赫营长转身要离开。我把他叫住了,对不起赫营长,也许起先我就不应该和赫小琴走得那样的近。不,其实在这件事上你没有任何过错,尽管你曾经利用我女儿对你的感情,知道了我的弱点,但是那恰恰说明了你的灵活和机智。我只是希望,当你再一次见到我女儿的时候,一定要对她更好一点。我牢牢地记住了赫营长的话,说真的就是赫营长就是不说,我也一定对赫小琴会更加好一点。因为赫小琴毕竟对我曾经奉献过她那满腔热血的爱!
        既然我已经把我和赫小琴之间的问题彻底地解决了,赫营长对我又是那么器重,接下来我刘若强要是不在部队上好好地混出一个人样来,我是绝对不回去见你的!


                                                                                                                                                                       刘若强
                                                                                                                                                                     1978.2.8.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5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