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王茂堂 -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泪血家书》 唐 人 著 新人帖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08: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1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收到你的来信我这才知道,我虽然参了军,但你的父亲仍旧不同意你与我继续发展关系,你的大哥对我的看法,还是没有任何改变。更加令人气愤的是,你父亲还把我给你寄回去的信撕了!你爸为什么还不肯原谅我!不就是在五个多月之前,我在你家中和你偷偷摸摸亲嘴的时候,让他碰到了?
        玉芳,在你的来信中你还提到,燕春红旗纺织厂要招工。你也报了名,想去试一试!太好了!这年代,除了参军还没有比当工人更好的差使了。你说这次招工的录取率非常低,因为在家里闲着的小青年太多了,上面的名额又有限。玉芳,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去找一找你在这个厂当干部的舅姥爷,你买上一斤糖块,拎上包点心去看看他。我就不信,你这个重外甥的礼他会不收。
        自从我和叶子江连着三次没有把容达贡扳倒,他非常得意,有点不知道自己谁是谁了。虽然他不再逼着我们喊他爷爷了,但是吃饭的时候动不动就向我和叶子江的碗里挑肉吃。训练营里的每一个战士的运动量都很大,谁都需要营养。可是容达贡却说他是蒙古人,吃肉已经成为习惯,继续到我们碗里挑肉吃。这天午饭时我彻底烦了,把菜全部都倒到了容达贡的碗里,拿起两个馒头来,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我的这一手很厉害,守着那么多战士,弄得容达贡非常狼狈,当再次见到我时他就有一点蔫了。为了彻底打击一下容达贡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傻气,我和叶子江就暗中商量着,这一次交手,我们要是不给他来上点黑的和阴的,恐怕还会输给他。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31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08: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2 编辑

        没想到叶子彻底害怕了,他是说什么也不和我联手与容达贡再次交手了,并且对我说,我们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容达贡对手,既然他已经不再逼着我们喊他爷爷了,咱们还是悄悄地认输算了。再说,新兵训练结束之后,我们如果要是全都分到了基层部队,谁还记得我们在摔跤时输给过容达贡?
        可是我总觉得从心里咽不下这口气,不由心想,当不当孙子那是小事,我们要是不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个蒙古大汉扳倒,这无疑是我刘若强的一个终生遗憾!于是,我就用话来激叶子江,常言说得好人无志气屌无肋骨!想不到你叶子江和我腚沟里的屌一个样,整天软不拉塌,就没有一点硬朗气!既然你小子不敢和容达贡再干下去了,那我就一个人去跟他干!不过,叶子江,咱们可要说好了,到时候我一个人要是扳倒了容达贡,你虽然不去当容达贡的孙子了,他也不会再去喊你尿炕大王,但是你却成了我刘若强腚沟里的屌!说完这些之后,我也不去顾叶子江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昂起头来就扬长而去。
        第三天训练休息时,想不到叶子江和很多看热闹的战士一起,也跟在我屁股后面,嘻皮笑脸往树林里走去。我彻底烦了,叶子江,既然你不准备跟我一块对付容达贡,你还癫儿癫地跟在我后面干什么?嘿嘿嘿嘿,刘若强,说真的,我不想当屌,更不想当你腚沟里的屌。所以说,这次我就是拼了这条小命,也要与你一块和容达贡决出一个你死我活来!最多不就弄他个腿断胳膊折,这总比让容达贡动不动骂我尿炕大王强,更比让我在你裤裆里面当上一辈子的屌,要强!我一听,非常高兴,就在路上把事先早就想好的计策,悄悄地告诉了叶子江。
        当我们俩来到树林里时,容达贡已经提前候在了那里,看那架式这一次他仍旧是必胜无疑。不仅那个黑瘦干吧的首长来了,前来看热闹的战士要比前三次还要多!一见这么多人前来助阵,我就昂着头挺起胸走到了容达贡的面前,用话蹭着他说,你真行呀,容达贡!请来了老裁判不说,还呼呼啦啦地叫来了那么多战友来给你壮胆。
        黑瘦干吧的首长连忙解释着说,请你不要误会,这不是容达贡让我来的,我来是给你们双方鼓劲的。我不由在心中暗想,不管什么情况,这一次只要我们把容达贡扳倒,这才是我和叶子江的最终目的。我对叶子江使了个眼色,他绾了绾袖子尖尖地叫着,就要往上扑。容达贡慌神了,伸出他的大手制止着说,你先别忙,我们还没讲好条件呢?叶子江胡乱地晃动着小拳头,什么条件,我们的条件就是齐心协力一定要把你摔倒在地。说着,他尖叫着跳跃着又要往上扑。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32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4: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3 编辑

        容贡达吓得连忙拉开了架式。借此机会,我飞快来到容达贡身后,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脖子。容达贡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就有些慌神,背过手去就想把我拽到前面来。可是我用手死死地从后面揽住他,还用两腿缠住他,让他的阴谋没有得逞。趁这个机会叶子江玩命扑上去,扳住容达贡一根如象的大腿,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往前一搬。噗嗵的一声,容达贡带着我就像一匹高大而沉重的骆驼,轰隆一声就把我砸在了地下。
        尽管砸得我浑身疼痛,但我和叶子江还是高声地叫着,从地上蹦起来,用胜利者的姿态来到了还没有站起来的容达贡面前,大声问地他,容达贡,你服,还是不服?容达贡心里不服,他气乎乎地从地上站起来,有一点恼怒地说,你们俩这是在耍阴谋诡计,不能算。见我们俩终于把又高又壮的容达贡摔倒在地,那位老干瘦的首长和所有前来看热闹的战士,全都高兴地鼓起了巴掌。尤其是那位黑瘦而干吧的首长他不仅连声地叫着好,而且还主动地上去拍打着容达贡身上的尘土说,其实刘若强和叶子江他们两个人,这样做是对的。你怎么也不用脑子想一想呢容达贡,这要是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谁会先上来会先和你去讲那些规则和条件?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连载)

                                                                                                                33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4: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4 编辑

        容贡达吓得连忙拉开了架式。借此机会,我飞快来到容达贡身后,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脖子。容达贡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就有些慌神,背过谁知守着这么多人,容达贡并不领受那位首长的情,他非常不瞒地嘟囔着对那位首长说,你说得倒好听,如果要是我们三个人什么条件也不讲,一起上来就和你玩命地摔,你敢不敢和我们过上一招?没想到那位首长当场就接收下了容达贡的这一挑战,那好呀容达贡,就算冲着你今天的这句话,我也要跟你们三个人好好地去过上他一招。说着,那位首长转过身来,笑嘻嘻地用手指着包括我和叶子江在内的我们三个人说,请你们全都给我记好了,明天还是在这个时候,我就在这里等候着你们三个人和你们来过一过招。到了那时候,可不允许有人后悔,更不允许有人抹眼泪!
      首长你的意思是,明天我们三个人可以一起上了?容达贡总算是从失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显然,他根本就没有瞧起这个年龄有四十来岁,个子不高,并且又干又瘦的首长。这位首长不显山不露水,立即回应着容达贡的话说,你们三个人不但可以一起上,而且不管是中国的武术还是外国的拳击,你们要是有什么本事,都给我都统统拿出来。但是有一点,手里面绝对不能抄家伙。
       既然容达贡已经挑起了这位首长对我们仨的应战,守着这么多战士,我和叶子江也就没有理由不接受。真是想不到,部队上的首长也喜欢和我们一样,互相来摔着跤玩。不过,我还真的有着一点担心,看上去这个首长好象有点弱不禁风,我们三个人要是把他给摔倒或者是摔伤了,训练营的首长会不会处分我们?谁知叶子江却说,把他摔伤了更好,也好让他们这些首长们来好好地领教一下我们这些新兵蛋子并非等闲之辈!看起来,明天叶子江还有取胜的信心。


                                                                                                                                                             刘若强
                                                                                                                                                          1977.12.29.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34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10: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4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对于那位不知姓名黑瘦而干吧的首长,我和叶子江还有容达贡真是一点底细也不了解。昨天我们一回到新兵营房,向老兵们一打听,这才知道他是我们九七四部队特务营的营长,他来到我们新兵营,是专门来挑选准备训练用特种兵中的好苗子。我们三个人一听,立即就洋鬼子看戏,傻眼了。这才知道既然这样,这个人肯定是身手不凡,很难说不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武功高手。
       叶子江更加的害怕了,说,依我看我们还是提前认输吧!那个首长肯定是一个高手,否则,他不会让我们三个人一块上!容达贡更是一个大软蛋,顺着叶子江的话说,叶子江说得非常对,能当上特务营长,他肯定会有一套看家本事。我们都是新兵,在身手不凡的首长面前认输,不算丢人。
但是我总觉得还没有交手,就提前认输,这可不是男子汉所为。更何况那位首长的功夫和身手到底是怎么样,谁也没有领教过。是骡子是马就应该拉出来骝一骝!我们要是不去应战,不仅那位首长瞧不起我们,也会让战友们都笑掉大牙!因为我分析的得在理,容达贡和叶子江都说,接下来全听我的。于是这天晚上我们在一起悄悄地商量起,等到与那位首长交手时所使用的战略战术来。
        让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当我们仨这天按照约定,在训练的间隙上午九点半来到了树林时,比以前多得多的战士早早就围在了那里,远远地见到我们三个人走来,他们竟然向我们鼓起了巴掌。我不由有了一些后悔,不该不听容达贡和叶子江的话早一点退出来,省下守着这么多人丢人现眼!但我们毕竟早有准备,只要容达贡把那位首长牢牢抓住,他就是用两只手举,也会把他举起来。最坏的结果不就是,我们再上他一趟训练营的保健站?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35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11: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6 编辑

        就算是这样,也没有改变我们三个人输掉这场较量的命运。虽然我们是喊着号子一起冲上去的,但容达贡还没来得及靠近那位首长,就被他一掌给击了出去。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劲,来自内蒙古这么大的一块肉,竟然浑然不觉地坐在了地上。叶子江也想去抱那位首长的腿,谁知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被那位首长用脚踢了出去,躺在那里,半天爬不起来。
        我和那位首长纠缠的时间最长,满怀希望容达贡和叶子江赶快爬起来,再和我一块干,结果他们却一个个装了狗熊,躺在地下,是说什么也起不来。我的下场最惨,那位首长把我抱了起来,就用力地扔了出去。我的腰和后背,被重重地摔了一下,酸疼酸疼一动也不能动。想不到我还真的一瘸一拐,再一次去了训练营里的保健站。
        还是那个大眼睛的女孩子给我看的腰,她认真地给我针上了灸,还给我拔上了火罐子,来来回回地把我一阵好折腾。虽然我不相信她的医术会那么好,但她那温冷的小手就像带有一种磁力,无论她的手触到我身上的哪里,我都感到痒酥酥的特别好受。
        这天晚上那个大眼睛姑娘没有让我回新兵营房,说,最好让我在这里观察上一宿。如果我夜里产生巨烈的疼痛,她可以再给我打上一针止疼针。此时保健站的处理间里没有别人,再说这里也不受熄灯号的管制,我非常轻松地问那个大眼睛姑娘要了几张信纸也要了笔,回忆着刚刚发生过的事,就在这里给你写起了这封信。好了玉芳,这封信就写到这里罢,因为那个大眼睛女兵又来了。


                                                                                                                                                    刘若强
                                                                                                                                                   1978.1.10.

                                                                                           (版权唐人所有 不签约杜绝转载)

                                                                                                               36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06: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6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我的腰虽然受伤了,但是我却因祸得福,在部队上认识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大人物!你可千万不要以为,我说得这个大人物是保健站里那位大眼睛女兵。我说的是那个把我摔伤黑瘦干吧的首长。在前面的信中,我曾经向你提到过他是我们部队上特务营的营长,名字叫赫延权,北京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特种部队里待过好几年,后来调入到我们部队,任特务营的营长。
        所谓的特务营,实际上就是九七四部队上的特种兵。昨天晚上我刚刚在保健站给你写完了前面的那封信,那个叫赫延权的特务营营长就在那个大眼睛女孩子的陪同之下,前来看我。他给我带来了五个苹果四个桔子,是用一个塑料网兜提着来的。说真的玉芳,我已经好久没吃到这种东西了,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你。那个特务营的营长来到之后劈头就问我,刘若强,我把你的腰摔伤了,你恨不恨我?我老老实实地爬在那里,不恨你,但是也不服气。我说首长,抽上个时间,我们三个人是不是再好好地和你过上他几招。他高兴地笑了笑,就答应下来,好啊,我赫某将会随时奉陪!接着他叮嘱我几句,问了问我腰伤的情况,就和那个大眼睛的女护士又说又笑地走了。
        我还真是有一点弄不明白,这个又黑又瘦的首长他是来看我呢,还是来看这位大眼睛姑娘?狗屁,什么特务营的营长,看起来这个姓赫的也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好玩艺!
        快到夜里十二点了,大眼睛姑娘这才又过来看了我一眼,问我的腰间还疼不疼,是不是吃上点止疼片,好好地睡上一觉?对于她这番酸溜溜关心,我立即没好气地对她说,难为你还能想起我来,我还以为,你还一直和赫营长在你们的医疗室里面啦呱呢!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37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07: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7 编辑

        大眼睛姑娘噗吃一声就笑了出来,你这是喝的什么酱油,吃的什么醋呀?赫营长是我的父亲,我就是和他啦上一宿的呱,他高兴,我愿意,这又能碍你什么事情?我不由大吃一惊,因为现实当中哪有这样巧的事情?我看着那个大眼睛姑娘,有点不相信地说,你胡说一些什么呀?你在模样上长得这么漂亮,赫营长是又黑又瘦,他哪能是你的父亲?
        怎么?我们俩长得不像?大眼睛姑娘故意反问我。我说,不是象不象,关键是你已经这么大,看上去赫营长也就四十来多岁!我的话不由让大眼睛的  姑娘笑弯了腰,他向我进一步解释着说,你别看我爸爸长得黑,但他长相年轻,其实他今年已经四十九岁了。他来我们保健站,一则是来一看看你,二则他是来问我要止痛药的。
        你爸他要止痛药干什么?我感到好奇。那个大眼睛姑娘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声说,我爸在朝鲜战场上胸部负过伤,至到现在嵌入到他肺部的几块碎弹片还没有取出来,一到阴天或者身体不适的时候,他的胸部就会剧烈痛疼,所以说,这些年来以只要是一不舒服,他就要使用止痛片。听完这些之后,我的心中立即就有了一种深深的触动。
        见我有一些犯傻,大眼睛姑娘转过身子就想走。我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她。想不到她的手很软,很滑,也非常凉。她下意识地从我的手中抽出了她的手,问我,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忙说,这些苹果和桔子,你拿回去吃吧。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38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08: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8 编辑

          大眼睛姑娘笑了笑,对我说,爸也给我带来了,和你的一个样,也是五个苹果四个桔子。说着,她转身又要离开,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还是赶快睡觉吧。
        也不知是为什么,我又抓住了大眼姑娘的手。这一次我非常明显地感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你还有什么事吗?大眼姑娘的声音明显地温柔了下来,亮亮的眼眸中似乎有所企盼。我笑了笑,你看我的腰这样,明天还能不能去参加训练?她慌乱地摇了摇头,说,恐怕够呛。我又问她,我要是像你爸爸他那样,也吃上一些止痛药呢?大眼睛姑娘这才明白了我的意思,哼,你还能和我爸相比?说完这些,她扭过头去就想走。但是我却大声地对即将要走出的她说,我无法和你爸爸相比!但是,我却能向他学习。明天早上,请你给我带上些止痛药过来。
       第二天早上,我吃上了剂量稍大的止痛药,就满怀信心地出现在了操场上。谁也没有感到奇怪,因为一个新兵的起点就在这里。可是我自以为很了不得,希望排长或者连长表扬我一下,但是没有人表扬。我后悔自己做了一件蠢愚而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今天的训练课目是刚刚增加的野外生存训练。我的腰吃上止痛药之后虽然不疼了,然而却发木发胀,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可是我刘若强既然勇敢地站到了队列里来,也只好硬着头皮和所有的新兵们一块,全副武装地准备出发。
       什么是野外适应性生存训练?以前在新兵三个月的训练当中,根本就没有这个科目!想不到今年给你们加了这么多强训练任务。这是从带我们老兵口中,不经意间嘟囔出来的。虽然说者无意,但我却听者有心,知道这样的训练肯定非常艰苦。但是在这件事上,又能怪谁呢?怪也只能怪我在那个大眼睛姑娘面前为了要面子死撑能,不然,此时我正舒舒服服躺在训练营保健站里,正美美接受着她那双柔软的小手在给我针灸呢!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 签约杜绝转载)

                                                                                                              39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08: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9 编辑

       我们新兵营刚刚出发不久就呼呼地刮起了北风,阴沉沉的天空中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经过一天的翻山越岭,不仅把我累坏了,也把所有的新战士们都给累得东倒西歪。然而,整个部队还是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除了中午吃了一顿饭,几乎是一直不停地在向前走,而且速度是那样快。我的腰虽说不再怎么发胀发木了,但就像断裂开一样钻心的疼,疼得我浑身上下一个劲地直冒冷汗。
       快到天黑的时候,我们部队这才来到了宿营地。我一头倒在雪地上,赶紧往干燥的嘴中塞上了几口雪,那种痛快淋漓的滋味,比平常口渴时吃上一支冰糕还要痛快!我刚要从雪地上站起来,这才发现部队一停下来,不仅仅是我刘若强,我们这些新战士往嘴里塞雪的还真不少!
       这天夜里,整个帐篷里的战士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可是我却迟迟没有入睡,我的腰部依旧疼痛得要命,就像有好几把锥子一次一次地刺扎着我的神经!但是为了承诺起我要每个星期要给你写出两封信的誓言,没有办法,我只好又亮起手电,在被窝里给你写起了这封信。


                                                                                                                                                                 刘若强
                                                                                                                                                              1978.1.18.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4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