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王茂堂 -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泪血家书》 唐 人 著 新人帖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09: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3 编辑

       一见到我,玉芳姐站起来就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说,阿达梅林,现在回想起来我还真的有一些惭愧,你刚来的那天我怎么还那样对待你?我连忙止住她,劝她千万不要激动。玉芳姐点了点头,就从腰上解下了一串钥匙,放到了我的手里,这就是咱家的钥匙。阿达梅林,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去住什么宾馆了,一直住到家里面,就行。听大伟说,接下来你还要和他一块整理他爸留下来的那些书信,这是一件好事,姐坚决支持你们。
        看着手里这串有点生锈的钥匙,我激动的久久也说不出什么。临走前,我拉着玉芳姐的手对她说,玉芳姐,既然你对我这么信任,那我就帮着大伟来整理一下若强哥留下来的那些书信。请你放心,不管有多艰难,无论是用上它多长的时间,我都会帮着大伟整理完若强哥放在樟木箱里的那些书信。
         从医院里一回来,我忽然之间就突发奇想地对大伟说,大伟,我们要是把你爸的这些书信在电脑上好好地整理一下,再通过媒体上或者是报纸上陆续地发表出来,说不定还能激励到更多的人!我的这一奇想,立即就得到了大伟的充分肯定。他接着就说,梅林阿姨,你的这个建议确实是不错,我要是会用五笔输入的话那就会更好。我立即高兴地向大伟说,玉玉她五笔输入得非常顺溜,我们为什么不让她赶快过来帮一帮我们?在我的提示之下,大伟高兴地叫了一声,接着就给玉玉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赶快来燕春!
                                                                                                                                                          阿达梅林
                                                                                                                                                  二00一年五月六日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1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09: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4 编辑

吉尔格特:
       玉玉是昨天中午乘火车从赤峰赶过来的,她一进门就高高兴兴地与大伟手牵着手地跳起了来,两个孩子的那副亲热高兴的样子,简直是没得比。我不由嗔怪地说,玉玉,你和大伟亲热这是应该的。可我毕竟是你的母亲,你走进你钱阿姨家的这个门快有一个来小时了,你是理都不理我,这像话吗?妈,我怎么不理你?你快看,我从赤峰给你带来了什么?我连忙打开一看,发现真空塑料袋的里面全都是一些烤熟的羊肉,还有羊肉串,差不多有半只整羊。说真的,这段时间我阿达梅林在燕春市憋得早就想着大口吃肉,大碗喝奶了,没想到玉玉这么理解我。
        玉芳姐家是一套五十多平方米的混砖结构的楼房,谈不上贫穷,也说不上富庶,但看上去还算整洁。我和玉玉就住在了那间大卧室里,大伟住在小卧室。有时候我半夜起来,睡在身边的玉玉就没有了。我知道年轻人在这件事上的心里面有数,不用去管他们。再说了,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不是也这样过?
            玉玉来到燕春市之后,大伟几乎就没有去公司上班,就和玉玉一起整理起若强哥留下来的那些书信。谁也没有想到,若强哥给玉芳姐写下来的书信是那样的多,那个深棕色的樟木箱装的几乎是满满的。玉玉也惊叹不已,她连连地说,看起来爸爸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无疑是在用书信来表达他对钱阿姨爱情的同时,也在记录着他那极不平凡的一生。我和玉玉大伟用了一个白天和两个晚上的时间,这才把那些书信按照时间顺序基本上排列了起来。接下来我们就开始看信,把其中比较有价值而且能在事情上联接起来的书信,一一地拣了出来,让玉玉往电脑里面输。
         我也不知道我们这样忙忙碌碌的过了到底有几天,这天夜里十一点时,忙碌得我是又困又累,感到实在是有点受不了,就对继续往电脑里面输入的玉玉和大伟说,你们两个人就继续干下去吧,我想去休息一下。也许是太累的原故,没想到我一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的四点十分。这时屋里很静,所有的灯全部都亮着,厅里的电脑也在开着。我感到有一点奇怪,大伟和玉玉上哪里去了呢?我轻轻推开了大伟房间的门,这才发现玉玉和大伟没有脱衣服,就紧紧地相拥着睡了过去。
       我轻轻地给他们掩上了门,悄悄地退出来,然后坐在电脑前面,就饶有兴趣地从头看起了若强哥那些让玉玉已经整理好的书信……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2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07: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4 编辑

                                                                                     三、战友情深·刘若强家书

亲爱的玉芳:
         您好!我们这些从全国各地汇集来的新兵蛋子,从四面八方好不容易才来到了部队的驻地上,也就刚刚安顿下来,想不天就黑了下来。早在熄灯号吹响之前我就心里痒痒地想给你写上封信,没有想到营房里一直人来人往。没有办法,我只好等到熄了灯,钻进了被筒里面,用手电筒照着来给你写我来到部队上的第一封信。
        要是往回想一想,也实在是有一点气短,我已经快二十二岁了,这才前来参军。唉,这还不是全都为了你。你爸爸嫌我游手好闲,说我没有点出息。你哥说我是社会上的小混混,要是混好了,最多也就是个修自行车的。他们也有点太小瞧我刘若强了!所以一气之下我就报了名要参军,一定要为自己挣上一口气。没有想到这一路走下来,最后我还真的行了。
        别人哭天抹泪的硬是参不了军,我却稀理糊涂还真的来到了部队上。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是我爸背着我干的好事,原来他是托区里在武装部工作的三舅爷偷偷摸摸给我置办好的。不然,我刘若强这副熊样的,还能参上军!真是没有想到,平时八竿子打捞不着的亲戚,在关键时刻还真他妈的管用!然而,此时我还真是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虽然临走的时候锣鼓喧天,我的胸前还戴上了一朵大红花,那赶着在家里闲呆着轻松,那样我还能常常地和你见上一面,想多幸福那就有多幸福!
        他娘那个老腿的,想当初,我是突发奇地想要来参这个军干什么?正这样地想着写着,我们的连长他们来查铺了。也不知他们是几个人,我赶紧在被窝里面打死手了电筒,露出头来,闭上了眼睛。接下来有人把我的腿轻轻地放进了被窝里面,还给我掖了掖被子就走了出去。他们走了之后,我就继续亮起手电,在被窝里给你写信。本来我还有很多心里的话要跟你说,可是经过他们这么一折腾,我却不知道接下来该给你写上点什么好了。
        没啥写,那我就向你写一写我们新兵在来部队上时,在路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吧。我们这些新兵在河南郑州集结完毕之后,全都坐进了闷罐车。反正我们都带有着被褥,在闷罐车里面随便伸开一铺,就躺下了,那感觉想多舒服就有多舒服。随着火车在一个劲地咔嚓晃荡,我这些新兵蛋子在大白天都慢慢地睡了过去。我还做了一个梦,醒来时已经快黑天了,这才发现好多新战士和我一个样,还在呼呼呼呼地睡大觉。这时我身边一个看起来比我还要小的战士正在哼哼唧唧的抹鼻子。他不是我们燕春的兵,是在郑州集结过来的。带兵的排长一见,连忙跑过来问他为啥哭。他不说,仍旧哼哼唧唧,一个劲地哭鼻子。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3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07: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5 编辑

        也不知到了那个车站上,火车停了下来,在郑州给我们训话的那个黑脸连长上来了。他不分青红皂白地对那个哭鼻了的战士狠狠地熊上了,骂他不长出息,当了解放军,还无缘无故地在哭鼻子。连长还说,让他马上滚回去!那个战士一听吓坏了,连忙向连长解释说,想不到他白天睡觉尿下了。黑脸连长不由一愣,掀开他的被子来一看,可不是嘛,不仅那个新战士的裤子尿湿了,就连刚发的褥子和被子也都是湿渌渌的。全门罐车内的战士们看到之后,不由哄堂大笑了起来。黑脸连长愤愤地对那个战士大声骂道,你已经是个参了军的人了,还尿炕,这简直是我们军人的奇耻大辱!
        谁知那个战士却有一些委屈地说,平时睡觉时夜里有老婆叫,我根本尿不下坑。现在老婆不在了,又是在大白天睡大觉,也只好好尿下了。所有的战士没想到这个战士还会开这种玩笑,又是一阵哄堂大笑。黑脸的连长噗哧一声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最后他拍了拍那个新战士的肩头说,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再哭鼻子了,这件事别人可代替不了你,你还是一直硬挺着吧。不过,我可要警告你,你要是再一次尿下的话,那我可真要把你赶回家去了!玉芳,你说有意思吧?在我们参军的路上,还能遇到这样的事!我牢牢地记住了这个战士的名字,他叫叶子江。
    玉芳,我不能继续给你写信了,睡在上铺的战士开始用翻身来给我提意见了。上铺睡的是一个蒙古族的战士,他个子很高,身体非常壮,名字叫容达贡。一个很怪的名字。此致
                                                                                                                                                                                     敬礼


                                                                                                                                          刘若强
                                                                                                                                      1977.11.29.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4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08: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6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我咬着牙在新兵营里已经训练了有一个星期,很艰苦,也非常累,天天就像扒下了一层皮。原来我们在镇上一块治安巡逻时多有趣,虽然说夜里我们都扛着棍棒巡逻,但却能在一起打打闹闹,很有意思。那时我们所有的人都想当解放军,可是没想到现在真的让我当上了解放军,从早到晚的军事训练,却是这样的艰难。
        在这几天的强化性训练当中,我是最倒霉的一个了。前天练正步走,我没走好,让排长逮了个正着,多练了半个小时。昨天我们练队列,听错了口令我转错了方向,带我们的教官罚了我半个小时的出列站。今天全体集合时我的行动稍微地迟了一点,又叫营长守着那么多人熊了我一个狗血喷头。我真的想跺跺脚扭头走掉,不想再当这个兵了!回到我们燕春市,我就是推小车拉人力车,也比在这里受这分洋罪强!这几天累得我摸一摸身上的那一个地方,都疼,胳膊和腿就和不是自己的了。你说怪不怪,在闷罐车里尿下尿的叶子江却非常的坚强,你别看他那副懒不拉及的样子,还从来没有让人熊过。
        这封信我还是在熄了灯之后,趴在被窝里偷偷给你写的,因为在这里给自己的爱人写信,也只好这样。其他战士在给父母写信的时候,都大大方方,当给自己的爱人写信也只能是偷偷摸摸地写。不能让其他的战士们知道,他们要是知道了,最爱一起乱起哄。
        睡在我上面的那个叫容达贡的蒙古族战士昨天给他的未婚媳妇写信,没料到让一个战士抢了过去,结果他的信就在战士们的手里传来传去地念,让战士们好不取笑他。容达贡急眼了,一拳头就撮倒了一个在大声念他信的战士。这不仅让我们全班受到了处分,让容达贡还蹲了两天的禁闭。我跑到禁闭室里去看了看他,还偷偷地给他一个夹咸菜的馍,把他好感动,接着向我发誓说,出来后要和我做兄弟。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5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08: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7 编辑

        容达贡从禁闭室里出来,我们俩就叙了叙,起先我还以为我大,没料到他比我还大,大了整整半年。这下子我吃亏了,就不想再和他论了,可是容达贡却不依不饶地,一见了面就一口一个地喊起了兄弟,而且他还在我们部队上到处地张扬,让我给他这个当哥哥的买烟抽。
        我很烦这个容达贡,但是却又怕他。因为他长得确实是又粗又壮,他那只巴掌就像一把小蒲扇,要是让他扇上我一下,准够呛。没有办法,我也只好哼哈其词地应付他。可是他没心没肺地却没有看出我正在烦他,继续和我天天呆在一起。尤其是他身上那股羼不拉叽的味道,令我作呕,有时候要是阴天了,他身上的那种味道就会更大。可是他憨厚厚的只要是一没了事,就愿意和我呆在一起。
        没有办法,我只好和叶子江暗暗地商量着,是不是准备抽个时间,让容达贡知道一下我们的厉害,也好让他离得我们远一点。叶子江有些怀疑地问我,你怎么让容达贡离得你远一点?我非常自信地说,给他一点颜色瞧瞧,那他不就离我得我远一点了吗!叶子江有些轻蔑地看了看我说,就凭你?我连忙笑了笑说,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行,最好咱们两个人一块干!你说什么?咱们俩一块干?不行不行,我可不行。叶子江立即就吓得脸色发白起来,刘若强,你还是饶了我吧,就我叶子江的这小身体,容达贡要想玩我,那还不和玩只小蚂蚁似的?我连忙给叶子江打气说,好汉就怕人马多,只要我们俩齐心协力一起上,就没有玩不了他容达贡。接着我就附在叶子江的耳朵上,说出了我早就已经想好的计划。叶子江一听,接着就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连连地说,行!那我就来帮一帮你,再让容达贡这个狗小子有事没事地就喊我尿炕大王!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玉芳,我给你写信总觉得是一种享受,什么事我也愿意往信上写。只要是想起了你,有什么话都想跟你说,而且一写就好几张信纸。战友们也感到非常不解,他们的信也就一张纸,最多是两张。也许我爱得你太深太深了,在部队上我又无法表达,所以也只好不断地给你写信,与你进行交流。
                                                                                                          此致            
                                                                                                                                                                                    敬礼


                                                                                                                                                            刘若强
                                                                                                                                                          1977.12.7.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6

 楼主| 发表于 2018-4-25 08: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8 编辑

亲爱的玉芳:
        你好!今天晚上我是咬着牙关,浑身酸疼爬在被窝里给你写的这封信。魔鬼般的训练让我累坏了,我真想睡觉不再给你写什么信了。可是我却非常担心,如果我现在开始耍起懒惰,时间一长我发出的一直要把信给你写下去的誓言,恐怕就难以实现。
        在新兵营训练里,不管是带我们的老兵,还是我们这些新兵蛋子,训练时一个个就像玩命似的!听老兵们说,这是历年来在新兵训练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上级首长要求我们刚入伍的新这些兵,在这三个月的训练中,训练指标的优良率要一定达到百分之九十,绝不允许一个新兵在训练中掉队!部队上还派人提前给我们讲解了各种地雷的构造与原理,以及步兵用八二五反坦克炮和四0火箭筒的使用方法及构造原理。
        听人说,这与越来越紧张的南部边疆冲突有关?虽然谁都明白这一点,但却想不到这与我们这些刚入伍的新兵还有了联系。说不定我刘若强一时冲动参了军,还真的要摊上一场大的战争!本来我想来部队上胡乱地混上他几年,回去名正言顺地找上个工作,再把你给娶到手,和你好好地一起过日子。没想到边境上这一紧张,这马革裹尸还的悲惨壮举,还真让我给赶上了!我有点害怕,真想犯上个大错误让部队上把我开除掉,那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回到家中,呆在你的身边。这样的想法也就刚刚产生,我和战友叶子江、容达贡三个人就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有点奇怪的是,没有人把我们的这个错误当真,黑脸连长在一位首长的暗示之下,都让我们归了队。
        上一次我在信中不是向你说过,我准备联合叶子江一起,来对付身高体大的容达贡吗?这天训练休息间隙中,我就把容达贡单独地叫到了树林里,对他说,我和叶子江想和你过上几招,你敢不敢应战。容达贡不以为然笑了笑说,就凭你们俩这猴样的,还想和我交手?简直蚍蜉撼大树!你先别穷得意,我和叶子江早就已经想好了对付你的方法。
        听到我的话,容达贡更是目空一切,刘若强,你吹什么牛×?你们俩就是再想好了办法,我一会就把你们两个臭小子都挂在树梢上去。说着,容达贡夸张地用手朝树上比划了一下,就好像我和叶子已经让他挂到了树枝上似的。战士们一阵哄堂大笑。
        别吹牛皮,你敢让我和刘若强一块上吗?叶子江挺起了他的小胸膛,用话来激容达贡。像你们这猴样的,来个三五个我都不怕,我还怕你们两个一块上!那我和刘若强可就要上了!叶子江冲着容达贡就拉开了架式。容达贡连忙用大手止住他说,你先别忙,我们还没有讲好,是抡拳头呢,还是下架子?我冲着叶子江使了一个眼色,当然是下架子了!就不知死活地和叶子江向容达贡冲了过去。想不到,我和叶子江很快就败下了阵来。虽然说容达贡没有把我们俩全挂到树梢上去,可是我们俩很就却让他摔了一个七零八落。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7

 楼主| 发表于 2018-4-25 08: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9 编辑

        玉芳,你肯定会问,你和叶子江不是已经商量好计策了吗,怎么还让容达贡胜了?只要一提这件事来,我就心烦,叶子江这狗小子也太胆小了,他没有按照我们说好的办法,冲上去就赶快拽住容达贡腚沟里的球蛋,所以接下来我们俩是必败无疑。
        也就在这时候,集合号响起,看热闹的战士一哄而散。可我们仨是谁也不服谁,一边争执着推搡着,一边归队,全部都到晚了。连长的脸色严峻,他命令我们仨出列。没料到一个经常在训练场上胡乱转悠的黑瘦干吧的首长,冲连长挥了挥手,就让我们仨归了队了。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的黑脸连长可是从来不好说话的。这个黑瘦干吧的首长他到底是个干什么的?他为什么老在我们这里来回的瞎转悠?我和叶子江容达贡都不知道。
        刚刚吃完了晚饭,容达贡守着全班战士就问我和叶子江服不服。我们俩都说不服,因为你还没把我们挂到树梢上。容达贡说,不服那就再来。我和叶子江是毫不示弱,再来就再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于是我们仨再次约定好了,明天上午训练的休息的时候,就继续下架子,还是二对一


                                                                                                                                                                         刘若强
                                                                                                                                                                     1977.12.15.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08: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0 编辑

亲爱的玉芳:
        您好!说起来也有点奇怪,最近训练量大增,我再也不感到以前的那种累了,一顿饭能吃上三个大馒头或是两大碗米饭,身上慢慢也感到有劲了。抽训练时的空间,我还到部队上的图书室里偷空摸空地看了不少书,这其中就有鲁迅的《两地书》。你看人家给老婆写的信多么有水平,虽然写得也是一些家中小事,但是仔仔细细地一品,全是一些大道理!
        你可别说,书看得多了,人还真的会变得越来越聪明。我再也不怵头去写什么总结,或者去写个人思想汇报什么的什么了。我还学着别人也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交了上去。你也许会笑话我,就我刘若强这副熊样,你还想加入中国共产党?见新战士们都在写,我心里痒痒也写上了一份凑凑热闹!容达贡没有写。叶子江问他,你为啥不写呢?容达贡说,我还弄不明白,为啥只有等到了共产主义了,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我和叶子江不由都笑了,觉得他挺有意思!
        一说起容达贡,我还真的很服气。这个小子太有劲了,不亏是在草原上喝牛奶吃牛羊肉一天天长大的。我和叶子江与他第二次交手,虽然我们拿出了吃奶的劲,但还是败下阵来。我不想就此认输,我和叶子江就想与容达贡有一个第三次约定。但是容达贡说什么也不和我们玩了,手下败将就是手下败将呗,根本没有第三次!我们根本不想当你的手下败将,容达贡,你要是敢和我们俩再玩他第三次,我和叶子江一定会把你摔在地下!我的话再次激起了容达贡斗志,好,我可以和你们摔第三次,那你们两个狗小子要是再输了,怎么办?没想到叶子江的嘴非常快,我们要是再输了,那就当你的孙子。看热闹的战士轰一声,全都高兴地拍起巴掌,并为叶子江的这股子狠劲叫起了好!
        我没想到叶子江也把我也逼上了绝路,就私下埋怨他,你怎么这么冲动。我们要是再干不倒容达贡,那样你和我岂不都成了他的孙子了!叶子江振振有词地对我说,这才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你放心吧,刘若强,这一次容达贡这个狗小子是必输无疑。我已经想好了,当我们再一次和容达贡较量时,你先冲上去,先引开他的注意力,我瞅准机会从他后面上去,抱起容达贡的那根大粗腿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下嘴就啃!这一次我要是不啃下他一块肉来,我就不姓叶。
        看到叶子江那副狠样,我是从心里面一直往外面高兴。心想,这一回容达贡是必败无疑了。没料到第三次与容达贡交手,虽然我们和他纠缠的时间最长,我和叶子江还是再次败下阵来。叶子江让容达贡用腿踢了出去,粗腿上的肉没有啃着,还磕破了嘴。我直接让容达贡扔了出去,手掌被蹭破。容达贡神气活现地卡着腰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我和叶子江,非逼着我们喊他爷爷不可。这弄我和叶子江非常狼狈。更让人气愤的是,很多看热闹的战士也在瞎起哄,大声喊着叫着要让我们喊容达贡的爷爷。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9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08: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21 编辑

        那个黑瘦干吧的上级首长,也高兴地拍着手走了过来,太精彩了,你们三个人摔得越来越有看头了!容达贡一听,更加得意了,这位首长,你来给我们评一评这个理,上一次他们可是说过,这次要是再输了那就喊我爷爷。让你来当个公证人,他们两个这一次又输了,该不该喊我爷爷?按理讲,他们俩是应该喊你爷爷。既然是男了汉,那就应该说话算话。我不由地大吃一惊,真没想到这个首长和容达贡竟然是穿了一条裤子!然而,这位首长马上把话锋一转,说,如果刘若强和叶子江就此认输了,他们完全可以喊你爷爷。如果他们还是不服输,很想再和你摔上一次,那就另当别论了?叶子江一听,立即就来劲了,他一下子跳到了容达贡面前,这位首长说得对,容达贡你要是有种,就和我们再来上他一次,到底是谁叫谁的爷爷,还不一定呢?容达贡不由地一愣,接着咬牙切齿地就说,行!下一次我要是不摔得你们两个狗小子心服口服,我就叫你们爷爷!在场的战士们一听,全都幸灾乐祸地拍着手叫出了好!
        立即,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和叶子江跟容达贡商定好,三天之后还是这个时候,仍旧在这里,我们之间一定要决出个雌雄来!接下来我和叶子江老老实实地就来到了训练营的保健站。我这是第一次来到新兵训练营的保健站,没有想到这里的女孩子个个长得都那么漂亮,瘦溜溜文绉绉,都穿着合体的军装,凸显出体形来不说,还都戴着雪白雪白的口罩。怪不得好多新战士,动不动就往训练营的保健站里跑,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是一个大眼睛的姑娘给我的手上上的药,她用明亮的目光来来回回地眄了我好几遍。我的心热热得很好受,有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心跳。我明白,自己个子长得较高,模样上也还行。回来后我拿出了玉芳你给我买的小圆镜,在营房里没人的时候左瞅右照,这才发现自己的模样长得确实挺板正,也很英俊。我这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在长相上的绝对优势,立即得意的不行。不错,在长相上我要是和容达贡一比,他无疑就是一个大狗熊了。如果我要是和叶子江站在一块,他肯定是一根缺乏营养和水分,没长足的豆牙菜了。我又量了量身高,已经一米七八,比参军时又长了不少。
       不过从整体上我们练营里的女兵没有一个长得比你俊,也没有一个长得比你好。只不过她们穿上军装,再穿上白大褂,看上去非常精神。就拿那个给过我药的大眼睛女孩子来说,她长得眼睛虽然说比你大,脸形也比你俊,但是她的个子却比你矮。


                                                                                                                                                                         刘若强
                                                                                                                                                                      1977.12.26.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