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王茂堂 -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泪血家书》 唐 人 著 新人帖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08: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4 编辑



      

一看到玉芳姐守着自己的儿子更加变本加厉,我也只好准备知趣地退出病房。在离开之前我就对大伟说,大伟,等一会你走的时候,请你到我那里去一趟,我还有话要对你说。芳姐一听,转过身子来就紧紧地抱住了大伟,并且情真意切地说,大伟,我的好孩子,你不能到阿达梅林那里去,你千万不要去!
玉芳姐这一连串的反常举动,让我的心里感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悲哀。但是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请你放心,玉芳姐,大伟他永远都是你的儿子,没有人把他抢走!也不可能把他抢走。本来我这次过来,还想让大伟到赤峰去继承他爸爸的那份遗产。现在看起来,由于玉芳姐你住进了医院,大伟他暂时是过不去了。没有想到大伟接着我的话茬立即就说,你说得非常的对,梅林阿姨,我准备一直留在燕春市,我要永远地陪伴在我妈妈的身边!
大伟随意说出的这番话,及时而有效地迎合了玉芳姐病态的心理,只见她那亮亮的眼里流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大伟,你说得可是直心话?是真心话,妈妈!爸爸走了,妈妈你就是我唯一的新人了,我是说什么也不能离开你。说完,大伟激动地伏在玉芳姐的怀里,就呜呜地哭了出来。玉芳姐感慨万千,也流出了晶晶的泪水,大伟,我的好孩子!妈妈要是再失去了你,那我可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一看,赶忙从病房中悄悄地退了出来。
大约过了一个来小时,大伟这才从他妈妈的病房里走了出来。从他脸上溢出的神色看得出,他们娘俩谈了不少,并且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梅林阿姨,谢谢你刚才的那句随机应变的话,让我重新又找到了我和我妈妈在感情上的契合点。你别看妈妈她又喊又叫,其实她特别可怜,在心理上非常脆弱。看起来,我妈最最担心的是在失去爸爸之后,会再次失去我。虽然说妈妈一直有着这种担心,但是在以前我却无法向她表态或者是表明。想不到在你的引导之下,刚才我说出的那几句话,总算是让妈妈彻底地安下了心。

                                                  11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08: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5 编辑

只要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大伟,请你盯住我的眼睛,我希望你老老实实地告诉你梅林阿姨,你们的家里是不是经济拮据,在资金上已经出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大伟感到奇怪,问,梅林阿姨,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笑了笑说,你先别管我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知道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赶快告诉我,是不是这样罢?在我的逼视之下,大伟终于慢慢地垂下了头,我知道了,梅林阿姨,你是不是从我拖欠医院的医疗费用上看出来的?请你放心,梅林阿姨,我已经带来了钱,我这就去把所拖欠的医疗费交上去。
我一下子把大伟抓住,非常气愤地对他说,刘大伟,你可要知道,我可是和你爸爸一块艰苦创业的梅林阿姨,就算是我有着千错万错,但我毕竟和你的父亲在一起奋斗过!你不信任我,也可以不信任你吉格尔特叔叔,难道说你已经开始不相信你的爸爸了?我现在再一次郑重地告诉你刘大伟,赤林集团的财产不仅仅是我和你吉格尔特叔叔的,它也有你爸爸刘若强的!而且你爸爸在其中还占了最大的份额和比重!你是刘若强的儿子,难道说你连你爸爸辛辛苦苦挣下来的这份产业,你都有所了怀疑了不成?我知道,你刘大伟目前还有能力来支付你母亲的医疗费用,如果你母亲的病要是一天半天好不了,而且她现在又住进了特护病房中,这所有的费用要是仅仅靠着你一个人的工资来支撑,长久以往你刘大伟还支付得起吗?


                                                                                                                  12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08: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6 编辑

        只要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大伟,请你盯住我的眼睛,我希望你老老实实地告诉你梅林阿姨,你们的家里是不是经济拮据,在资金上已经出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大伟感到奇怪,问,梅林阿姨,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笑了笑说,你先别管我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知道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赶快告诉我,是不是这样罢?在我的逼视之下,大伟终于慢慢地垂下了头,我知道了,梅林阿姨,你是不是从我拖欠医院的医疗费用上看出来的?请你放心,梅林阿姨,我已经带来了钱,我这就去把所拖欠的医疗费交上去。
        我一下子把大伟抓住,非常气愤地对他说,刘大伟,你可要知道,我可是和你爸爸一块艰苦创业的梅林阿姨,就算是我有着千错万错,但我毕竟和你的父亲在一起奋斗过!你不信任我,也可以不信任你吉格尔特叔叔,难道说你已经开始不相信你的爸爸了?我现在再一次郑重地告诉你刘大伟,赤林集团的财产不仅仅是我和你吉格尔特叔叔的,它也有你爸爸刘若强的!而且你爸爸在其中还占了最大的份额和比重!你是刘若强的儿子,难道说你连你爸爸辛辛苦苦挣下来的这份产业,你都有所了怀疑了不成?我知道,你刘大伟目前还有能力来支付你母亲的医疗费用,如果你母亲的病要是一天半天好不了,而且她现在又住进了特护病房中,这所有的费用要是仅仅靠着你一个人的工资来支撑,长久以往你刘大伟还支付得起吗?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13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08: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6 编辑

                                                                     二、被撕碎的家书·阿达梅林家书
吉格尔持:
       大伟带上那个卡,就从我这里走了。晚上我兴奋地睡不着觉,不由又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再一次考虑和担心起玉芳姐的病情来。我总觉得玉芳 姐这次病的确实突然,虽然她对玉玉的身世一直有所怀疑,要是在生活中没有一件具体的事情来狠狠地刺激她一下,她是绝对不会失常成这种样子!不由,我想起了玉芳姐和大伟从赤峰带回来的那只樟木箱子。特别是那天大伟也向我提起过,玉芳姐曾经打开过那只樟木箱,而且她还偷偷摸摸不止一次地看过里面的一些东西!
       那只樟木子里面决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现在所担心的是,那里面会不会装着一些日记什么的,若强哥会不会把他与我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都写进了那些日记的里面?从而让玉芳姐发现或者看到了,这才引发起了她在情感上的歇斯底里,甚至是在精神上的彻底崩溃?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很想在大伟的帮助之下,前去亲眼地看一看在那只樟木箱的里面,到底放置的是一些什么东西!
       吉格尔特,在你前天的来信当中,你提到你曾经过在一本医学科学杂志上看到美国有一个叫什么迈克的科学家,在芝加哥独立医院用罗伦左之油治疗儿童脑瘫,曾经获到过意想不到的临床效果。这种罗伦左之油实际上是一种工业用油,英文简称为ALD,它是和其它药物混合在一起注射到人的体内,通过肾上腺的分解,来达到治疗儿童脑瘫。当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非常高兴,如果这个方法对于脑瘫的治疗效果很好,那样我那可怜的儿子小布浩虽然说已经长大了,但经过治疗后仍很有希望解脱掉他不能自我平衡而带来的痛苦!对于我那可怜的儿子小布浩,这些年以来已经成为了我心理上的一种永远的内疚和疼痛。我对不住他,也对不住他的爸爸,死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场上的容达贡!
       当年我在怀着小布浩的时候,恰恰正是我的前夫容达贡去参加自卫反击战的关键时刻。妊娠期,我是在一种急躁不安和担惊受怕的不良心态下度过的,根本就不懂的什么是膳食营养,也没有心情和时间来考虑这些。平时,家里有什么我就吃什么,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去补充一下什么维生素或者是叶酸之类的东西。当时,我的婆婆阿吉大妈,也在为自己的儿子容达贡在战场上的安与危而担着心,也没有及时地提醒我一下,怀孕期间我应该怎么去做,怎么吃。所以这才导致了小布浩一生下来就是一个患有先天性脑瘫的畸形儿。
       记得小布浩刚生下来不久,我就突然接到了容达贡在越南战场上阵亡的消息。我悲痛欲绝,婆婆阿吉大妈也伤心至极,我们谁也没有看出或者是顾及到襁褓期的小布浩有什么反常行为。所以当后来我们发现小布浩在生理上和行为上与正常婴儿有着明显反常举止的时候,已经晚了失去了有效治疗期!从而也就铸定下了我们这个不幸家庭中的又一个不幸。

                                                                                                            14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08: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7 编辑

       尽管建奶粉厂有钱了之后,我们一直把小布浩送到赤峰市儿童康复中心去进行保健治疗,虽然小布浩现在生活得无忧无虑,但是儿子的从小残疾,永远是我阿达梅林的一块心病。想不到现在又让我再一次看到了希望,世界上终于有一种方法可以来治愈小布浩的疾病了!吉格尔特,你在信上说得是一点也不错,这一次我阿达梅林如果能够处理好了我们和玉芳姐的关系,接下来也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只要让大伟继承下他父亲在赤峰的遗产。那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抽出一点时间来,陪伴着已经长大的小布浩前去美国对其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了!苍天呀苍天,你总算是开了眼!
       趁着这种好的心情,接下来我就想和大伟到他的家里去看一看,看看若强哥在那个樟木箱里到底是盛了一些什么?所以今天头午我乘上辆出租车就去了中国人寿保险燕春市分公司,直接找到了大伟。对于我的到来,大伟感到有些意外,梅林阿姨,我正想下午过去找你呢?没想到你来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大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昨天晚上,我给玉玉打了一个电话,把我妈住进院的事情向她说了说。玉玉听到后,她很想来到燕春市,也好帮一帮你。梅林阿姨,你觉得让玉玉她来好呢,还是不让她来好?



                                                                                                             15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08: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8 编辑

       玉玉这个死妮子!她要是想过来,打个电话问一问我,那不就行了!还绕着圈子让大伟来问我。虽然我在暗暗地责备着玉玉,但是我的心里面却像抹上了蜜一样甜。因为这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终于又主动地走到了一起了。我笑了笑就问大伟,你说让玉玉过来好呢,还是不让她过来好?说真的,梅林阿姨,在这件事上我也有点拿捏不准。我就说,最好暂时先别让玉玉过来。因为你妈的病情还处在不稳定之中,她要是一旦见到了玉玉很,很有可能会在情绪上再一次失控。大伟轻轻点了点头说,既然这样,那我这就打电话,让玉玉先别过来。等大伟和玉玉通完电话后,我就对他说,大伟,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大伟这才从和玉玉通话的兴奋当中回过神来。我总觉得你妈这次病得的是有一些蹊跷,很有可能是你家里的什么东西,这才引起了你母亲的这场大病!大伟,你能不能抽上点时间,带我到你的家里去看一看?尤其是樟木箱子里的那些东西,非常关键!大伟有一些为难地说,梅林阿姨,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们的家里乱腾腾的,进不去人吗?我连忙对他说,我不是去你家喝茶,也不是到你的家里去吃饭,主要是想过去找一找你妈妈犯病的根源!难道说,你就忍心让你爸爸的骨灰继续撒扬在家里的地下到处都是,你不去管,也不去问吗?
       梅林阿姨,我求一求你就不要再说了!我这就和你一块去我家中,把我爸爸地下的骨灰收集起来。见到大伟说得有点可怜,我连忙说,去你家还不急。要不咱们就这样吧大伟,明天早上的八点半,你在家里等我?因为我这个建议提得合情且合理,大伟爽快地点了点头,就答应了下来。

                                                                                                                                                    阿达梅林
                                                                                                                                         二00一年四月二十八日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16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07: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9 编辑

吉格尔特:
        第二天早上还不到八点半,我早早地就来到了玉芳姐家住的地方。按照我和大伟约定好的时间,他应该还没有回来。于是 我就在楼下单元门前等了他一会。看到八点半已过,大伟还没有出现,我就往大伟的单位上打了个电话。大伟在电话里面有点抱歉地对我说,实在是对不起,梅林阿姨,公司有点忙,我暂时还拖不开身。再说了,梅林阿姨,放在樟木箱里的那些东西是爸爸留给妈妈的,也只有她才能看。
    我终于明白了大伟的顾虑,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大伟,放在樟木箱里的东西确实是只有你妈妈才有权力看。可现在的问题是,你妈妈因为看到这个樟木箱里存放的东西,导致成了一种非正常思维。如果你妈妈的这种非正常思维,无法恢复到正常,那她也就永远也无法再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看待这只樟木箱里的任何东西了。如果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樟木箱子里面很有可能是记载着你爸爸在赤峰那二十多年来的生活过程和工作经历,以及他在很多事情上的所思所想的一些实物性东西!你如果要想彻底弄清楚,你爸爸为什么会在赤峰市一呆就是二十多年的主要原因,现在也许只有这只樟木箱子的东西,才能够真实地告诉你!
   梅林阿姨,这只樟木箱子里的东西那可是我妈和我爸之间的隐私,我就是有着上千条上万条的理由,我这个当儿子的,也没有权力让任何人去对那只樟木箱子里的东西进行不道德地窥视!我感到无比失望,那好吧,大伟,既然这样,我在这件事上也就不强求你了。但是,我已经在你们家的楼下等了有一个多小时,就是出于正常的礼貌,你总不能让我永远地在这里等下去吧。再说,你爸爸的骨灰也总不能让它一直扬在你家的地下?更何况,我还特意地买了来一个漂亮的陶罐,准备来盛放你爸爸的骨灰……
       梅林阿姨,求求你就别说了!我现在就赶回去。在电话里,我听到了大伟抽泣的哭声,刚想劝上他几句,谁知却关机了。大伟很快就回来了,他轻轻喊了我一声梅林阿姨,就和我来到楼上,打开了家门。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17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07:2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0 编辑

       一进门我就看了到客厅中那已经烧了的半截窗帘,还有燃过腿的橱子,至到现在室内还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烧焦味道。大伟连忙打开了窗子,把窗帘拉开。随着室内光线增强,我这才看到若强哥的骨灰盒被摔裂了,正歪歪地敞着口歪倒在地下,骨灰撒了长长的一大溜。不远,若强哥那祯黑白色的遗像,相框上的玻璃已经被摔碎,里面的像片却好好的。尤其是摔在地下的那台海信牌电视机非常醒目。我忙把若强哥的遗像拿起来,蹲下身子就拣起了地了下的玻璃碎片。大伟含着眼泪水,找来了一张硬纸壳,用一个干净的小毛刷,蹲在地下慢慢地收集起了若强哥的骨灰。
       当把若强哥的骨灰全部收集完后,放进了陶罐中,再盖上一块大红布,大伟就毕恭毕敬地把他爸爸的骨灰,重新摆放到了小柜子上。接着,他冲着若强哥的骨灰就跪了下来,闭着眼念念叨叨地说,爸,梅林阿姨特意从赤峰来看我和我妈来了。她不放心我,也不放心生病的妈妈。爸,梅林阿姨她很想看一看你放在樟木箱里面的那些东西,这样做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你要是同意让梅林阿姨去看那些东西,你的在天之灵就让妈妈生病后摔在地下的这台电视机完好无损。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今天我们是谁也不去看樟木箱里的东西了。说完,大伟从地上站起来,沉思了了一下,就搬起了地下那台电视机。
       令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电视机虽然底座上有一点摔裂,但并没有被玉芳姐摔坏!大伟把电视机重新放置好后,通上电,打开了之后竟然立即就有了图像,也有了声音!我的心不由的轻轻一跳,感谢苍天,若强哥终于显灵了!大伟也非常的高兴,他就象一个孩子一样,高高兴兴地对我说,太好了,梅林阿姨,爸爸他同意你看樟木箱里的那些东西了!
       大伟激动地接着就带着我到他妈妈的房间里去。谁知推开门后,让我大吃一惊的是,这个房间比客厅里还要杂乱,梳妆台上玻璃板下所压的凡是玉芳姐和若强哥在一起照的像片,均都被人为地抽了出来,从中间剪断。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1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08: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1 编辑

       更加让人奇怪的是,床头和床上面到处散乱地扔着许多书信,有几百封甚至是上千封之多!我和大伟地慢慢走近,这才看到那张双人床下摆放着那个张着口的樟木箱,里面还有许许多多使用着相同信封的信件。我无比震惊,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樟木箱里面放置着的,全都是若强哥这些年以来写给玉芳姐的,但却没有寄出去的信!在这众多的信件中,有一封被撕碎的书信撒在深色的水泥地上显得特别醒目。大伟不由慢慢地蹲下了身子,认真而庄重地从地下拣开了那封书信的碎纸片。
       大伟,我估计你妈妈的这次患病,肯定是与这封被撕碎的信有关。大伟慢慢地点了点头,也明白了这一点。我接着又对大伟说,接下来只要我们把这封信按照原样拼凑起来,我们就能找到你妈突然犯病的具体原因了!梅林阿姨,你的意思是,让我也去偷看爸爸写给妈妈的这些书信?大伟捏着那些被撕碎的信片,有一些发呆。
       你说得对,也只有你看了这封被撕碎的信,我们才会知道你妈妈她为什么在精神上失控!我可以不看,但是大伟你必须要看这些信,尤其是让你妈妈撕碎之后扔在地上的这一封。请你不要有任何顾虑,因为你爸爸他刚才已经向你做出了明确的暗示?大伟似乎有所感悟,你说的很对,梅林阿姨!作为儿子,我当然有权力阅读爸爸的这些书信!可是让我非常担心的是,爸爸他在这些书信当中会不会再一次提到他不应该向我提到的东西?
        为了彻底打消大伟的这地顾虑,我毫不犹豫地就对他说,大伟,前几天在医院里时,你不是一直坚信,你爸的人格是高尚的!现在你怎么又对你爸爸产生了怀疑?你放心,我阿达梅林可以用我的人格来向你保证,你的父亲不仅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他还是一个情趣高雅的人!没想到大伟反而将了我一军,梅林阿姨,既然你对我爸爸一直有着这么多的正面评价,你有没有勇气和我一块来整理一下我父亲没有给妈妈发出去的这些书信?
        我的心砰然一跳,因为这正是目前我最需要的。我为什么不敢?因为你爸爸他在这一生当中确实是胸怀宽广,心底坦荡!尤其后二十多年,因为我一直呆在你爸爸的身边,所以我才敢于向你,也敢于向所有的人保证,我在你的父亲面前从来就没有做过任何亏心的事情。看起来,大伟已经跳出了他刚才的那种心理障碍,脸上带出了平和的笑容,那好吧,梅林阿姨,接下来就让我们两个人一块来整理我爸的这些信件吧。但是在我们一块整理我爸的这些书信之前,我们最好还是先来看一看被我妈妈撕碎的这封信,然后,我们再在一起有针对性地去医院里和我的妈妈好好地谈一谈。也只有这样了,我们才能够彻底地解除掉妈妈在心理上的病根。

                                                                                                                                                                   阿达梅林
                                                                                                                                                         二00一年四月三十日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19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08: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12 编辑

吉格尔特:
       很高兴又接到了你的来信!在来信中你又提到,目前我们赤林集团高级管理人才一直非常匮乏这个问题。这件事不仅一直困绕着你,而且也在困绕着我。说真的,自从若强哥死去了之后,我何尝没有这样的危机感?我这次来燕春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想让大伟赶快过去,到我们的集团去锻炼锻炼,也好让他在集团的高级管理层内顶起一个重要的角色来。然而,目前来看这件事却急不得,我和玉芳姐还有大伟的关系也就刚刚缓和了下来,如果现在我要是突然向他们谈起这个问题,弄不好会适得其反!
       吉格尔特,在你的来信当中,你还提到过,虽然玉玉已经知道了你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尽管她不会再离得你远远的了,但她还是不敢跟你有所亲近。为了这你还一个人暗暗地流过眼泪。你说得一点也不错,玉玉确实是你吉格尔特的亲生女儿,但是在这二十多年以来她却一直都在喊着刘若强爸爸,这是你一直接收不了的事实,也正是玉芳姐有所怀疑的原因所在。其实公平地说,被这个历史错误紧紧困挠和深深伤害着的,并不仅仅是你吉格尔特和玉芳姐,这里面也有我,更是有大伟,甚至还包括已经死去的若强哥!所以说吉格尔特,仅仅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在这件事上你必须还要继续耐心的等待下去,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等一切真象全都大白了之后,所有的一切就会慢慢地好起来!到了那个时候,相信我们的女儿玉玉一定会紧紧地偎到你的怀里,亲切地叫上你一声爸爸。
       最近几天,玉芳姐的病情又好了许多!经过这段时间的不断治疗,以及我和大伟与她的频繁接触,和慢声的交流,她对我也少了一些敌意。当大伟拿着那封已经粘贴好的信,让玉芳姐把后面的内容全都看完之后,一直堆积在她心里面那个疑团,马上就冰释前嫌了。玉芳姐她也承认,当时她只看了信的前半截,就气愤地再也看不下去,然后她就伤心落泪地开始发作,实在是控制不住,就非理性地摔开了家里的东西,由于随即产生出了不想再活下去的念头,她这才点燃了家里的窗帘。
        这让我的心里非常高兴,因为玉芳姐心中那个最大的疑团,终于解除掉了!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还让大伟给我捎话,让我明天再来到医院一趟,说她要把一件东西交给我。也不知是为了什么,我反而有了一些胆怯,因为我也不知道玉芳姐她到底要交给我什么。
       于是第二天我就让大伟陪着我来到了医院,而且在去见玉芳姐之前,我们还专门去住院部了解了一下玉芳姐的病情。这里大夫和护士说,他们也没想到钱玉芳的病好得这么快,进来的时候疯成了那样,才两个多月的时间竟然和好人一个样!我和大伟一听这才完全放下了心。

                                                                                  (版权唐人所有 未经签约杜绝转载)

                                                                                                                  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