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军人系列长篇小说 《泪血家书》 唐 人 著 新人帖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8-4-12 09: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9-1-19 19:43 编辑


                      不要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 让军人受到尊重
                                                        ——习近平


                                                                                                       作者简介
        唐人 姓名王茂堂,山东省淄博市人。受父辈影响,自幼酷爱文学创作,曾尝试过小说、诗歌、散文、剧本等各类文学形式的探索与写作,著有《此女竟无家》《男儿铮铮憾》等几部长篇小说。二00三年在作家出版社出版其长篇小说《孽债必偿》。

                                                                                 小说《泪血家书》的特色与风格
                                            一、小说整篇以一封封家书缀连而成,无任何过渡。
                                            二、小说内容起伏跌宕,人物鲜活,性格迥异,但通篇贯穿着泪与血这一主题。
                                            三、小说时空跨度巨大,情节变换频繁,总有一股震人心寰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穿始终。

                                                                                                       目          录

                                                                   一、精神病医院的故事·阿达梅林家书………………1页1节
                                                                  二、被撕碎的家书·阿达梅林家书……………………2页14节
                                                                  三、战友情深·刘若强家书……………………………  3页23节
                                                                  四、血与火的熔炼·刘若强家书……………………… 6页57节
                                                                  五、对过去反刍与咀嚼·阿达梅林家书………………8页80节
                                                                  六、飞来的横祸·刘若强家书……………………………9页88节
                                                                  七、徘徊的心灵·刘若强家书………………………  14页132节
                                                                  八、痛苦的回忆·阿达梅林家书…………………… 15页143节
                                                                  九、狱中血书·刘若强家书……………………………17页165节
                                                                 十、战争前的不平静·刘若强家书 ………………… 19页183节
                                                                 十一、被撕碎的心·刘若强家书 ………………………21页203节
                                                                 十二、战火中的青春·刘若强家书……………………22页219节
                                                                 十三、战争的创伤·刘若强家书……………………… 27页258节
                                                                 十四、喀喇沁的恨与爱·刘若强家书 …………………
                                                                 十五、颤抖的心灵·刘若强家书………………………
                                                                 十六、幽别的爱·刘若强家书…………………………
                                                                 十七、泪血岁月·阿达梅林家书 ………………………
                                                                 十八、爱归来 ·阿达梅林家书…………………………


           一、精神病医院的故事·阿达梅林家书

吉格尔特:
       你好!你恐怕永远也不会想到你的妻子我,此时正躺在燕春市精神病医院的病床上!我这是在身体突然受到伤害的情况之下,给你写出的这封信!尽管在我从赤峰来到这里之前,你和我都曾经预测到,我的这次燕春之行的难度和变数将会非常大,很难说不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故!但是让谁也没想到,我竟然遭受到了一次危及生命的意外袭击!
       我乘上火车,是二00一年四月九日的下午四点十分到达了燕春市。一下车我就再一次往玉芳的家中打电话,但还象以前那样没有人接。我不安地要上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就来到了玉环路上,找到了玉芳姐的家。然而我敲了半天门,里面一直静悄悄的,没有人。当我正感到心凉无奈的时候,对门悄然打开了一道狭长的门缝,门缝中出现了一个颤巍巍的老大爷,请问,你找谁?
       我连忙回答说,大爷,我是来找钱玉芳的。钱玉芳病了,住进了医院!话还没有完全说完,老人就想要把门掩死。我连忙大声问他,大爷,你能不能告诉我钱玉芳住进了哪家医院?得到的回答是,市第五人民医院。门接着就无情地关上了。没有办法我只好黯然神伤地提着两个包走下了楼,在街上打上一辆面的就去了燕春市第五人民医院。
       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燕春市第五人民医院竟然是一家精神病医院!我怀着不安和不解的心情,向这里的医生打听起了玉芳姐所住病房。一个大夫漫不经心地翻开一个大本子查了查说,这里确实有一个叫钱玉芳的病人。不过,今天已经过了探视的时你已经过了探视的时间,你最好明天再来吧。看看天色已晚,我也只好在燕春市第五医院的附近,随便地找上了一家旅馆住了来。
       当我在旅馆中疲惫地躺下来时,玉芳姐的丈夫刘若强在牺牲之前与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我们俩和他在一起度过的那些日日夜夜,就是像演电影一样,一幕幕一节节再一次鲜活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毋庸讳言,若强哥对我阿达梅林的这一生影响最大,也最深刻,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他!正是若强哥那疾恶如仇诚实无畏的性格,以及他胸襟当中那无边无疆的大爱,从而这才决定了他与我阿达梅林,也与你吉格尔特,以及我与你,我们三个人之间的这种最微妙,又最相互信赖的亲情关系。恰恰正是若强哥身上所蕴出来的这种大爱,这才促使着他在我们的女儿玉玉受到歹徒生命威胁的时候挺身而出,解救出了我们的女儿,然而他却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这次促使着我从赤峰市这么急急忙忙地来到燕春市,其中还有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的女儿玉玉对玉芳姐的儿子大伟非常的不放心。因为她最近也没有打通大伟的电话,而且已经有好长好长的时间,也没有接到过大伟打给她的电话。于是玉玉就不安地猜测着,大伟哥的家里肯定是出事了!否则,他不会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可能不给我打电话。没有想到玉玉猜测得真准,玉芳姐的家里,还真的出了事!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 转载)

                                                                                                             1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ds_list!

!ds_null!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15: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8:54 编辑

       第二天早上还不到八点,我就来到了医院精神病患者住院区。让我没有想到是,我的探望请求,医生却以钱玉芳病情非常严重,目前还不适合对她进行探望的为由,拒绝了我!我这么远路来不想放弃与玉芳姐见上一面,也不能放弃,于是便耐心地和医生解释说,我千里迢迢地从内蒙古的赤峰市来一次非常不容易,我和钱玉芳是亲姐妹的关系,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也要见她一面。再说,我见她一面和她好好交流一下,说不定对她的病情也许会有所缓解。见我如此坚定地想见到钱玉芳,那个大夫也只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在大夫的带领下,很快我就走进了后面那座灰色的四层楼上的女患者病区。一会我就感到了来自精神病人治疗区的那种森人恐惧。因为这里并不象在正常医院中,倒象一座关押重型犯人的监狱,不仅是戒备森严,还铁门铁窗。病人们一个个蓬头垢面,神色呆滞,全都拥挤在走廊上的一个铁门,辽望着外面的世界。一个长发中老年女性,正用自己的额头磕撞着铁门,她的额头上已经磕出了深深的血印,但她仍在有节奏地撞击着。我的心颤抖了起来,为了自己,也为了即将要见到的玉芳姐!
       你们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赶快回到各自病房?在医生和护士的喝斥之下,那些女精神病患者立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这才意识到,那个用铁门撞击额头的正是玉芳姐!走进铁门,大夫领着我来到一间病房前,告诉我说,这就是钱玉芳的病房,你自己走进去吧。我迟疑着走进了女病房。里面干净整齐,放置着四张病床,奇怪的是其她三个女病人都端端正正端坐在床上,唯有靠门的一张上面空空如也!
我茫然地站在了病房门内,感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三个女病人不仅在神色上不对头,从她们眼神里放射出来的眼光,均有着幸灾乐祸的狂妄!我刚想走出去,猛然发现头顶上好象有人!我慌乱地抬起头来,原来脸部变形的玉芳姐正趴在我头上方一根粗粗的暖气管道上!我刚想跑开,没有想到玉芳姐从上面跳了下来,借着巨大的冲击力将我扑倒在地,伸出两只手来就狠狠地扼住了我的咽喉。我拼命地挣扎几下,接着就昏死了过去!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二00一年四月十一日


                                                                                                            2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15:3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8:55 编辑
吉格尔特:
       实在是对不起,想不到我来到燕春市所给你写出的第一次信,就向你描叙了出这样一件悚然可怖的事件!其实我也不知道,精神失常的玉芳姐她为什么对我阿达梅林如此仇恨?竟然想把我一下子置于死地!      请你放心吧,吉格尔特。我的脖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现在除了还有一点掐痕外,已经没有多少的疼痛了。为了这,燕春第五人民医院的院长和党委书记还向我赔了情道了歉,建议我最好住在他们医院里,再观察和治疗上几天。为了能接近玉芳姐,我就在这家医院里住了下来。面对着玉芳姐见到我之后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刻骨的仇恨,我再也不想也不敢一个人去见她了。但是我却相信,只要我在这里耐心地再等上几天,肯定我就能见到玉芳姐的儿子刘大伟!
      通过这里的大夫,我逐渐了解到了玉芳姐病情上的一些情况,其实在钱玉芳的家族史中,并没有任何精神遗传的病例,她这次的患病纯属暴发性的。如果我们要是能找到钱玉姐芳发病的具体原因,医生就可以对她采取有针对性的开导和治疗了。然而遗憾的是,直到现他们也没有摸清楚玉芳姐是因何而得下的病。我不由问那里的大夫,难道说就连钱玉芳的儿子,他也不知道他母亲是怎么得的病?得到的回答是,她的儿子也不清楚。
       我只好又问大夫,你们知道不知道钱玉芳的儿子刘大伟在什么单位工作?医生们均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有个大夫却对我说,对了,我记得钱玉芳的儿子曾经和我说过,在他母亲发病之前,他和他的母亲一直在闹着别扭,好像是为了一个女孩子。我连忙问他,你在他们娘两个的争吵或者是谈话中,你是否听到过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她是不是叫玉玉?那个大夫一愣怔,然后轻轻地冲着我就点了点头。
       我这才慢慢地明白了过来,原来玉芳姐仍旧在错误地认为,我们的女儿玉玉是若强哥和我生下的孩子!她无疑会在行动上在千方百计阻止着玉玉和大伟这两个孩子走到一起。所幸的是,吉格尔特,在玉玉的身事上你还算得上是一个见证人,更是一个明白人!否则我阿达梅林在这件事上就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
       所以说吉格尔特,这样一来我就更有理由继续地呆在这里,争取早一点见到刘大伟,也好听一听他在和玉玉的关系上,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许大伟能够理解并且相信他爸爸刘若强和我阿达梅林之间是清白的,如果要是那样的话,我就能和大伟一起,很容易就会解开一直纠结于玉芳姐心中的这个疙瘩了!
       吉格尔特,今天我给你写这封信的主要目的,就是想明确地告诉你,我准备在燕春市多住上几天。我一定要想办法找到大伟,最好能和他一起来破解开让玉芳姐突然精神失常的这个谜团。并且尽上最大的努力,帮助着他们家解决掉所面临的所有实际困难。也只有这样去做了,才不会枉费我阿达梅林这次来燕春市的主要目的。

                                                                                                                                                                    阿达梅林
                                                                                                                                                          二00一年四月十三日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3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11: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8:56 编辑


吉格尔特:
       很高兴接到你从赤峰打来的电话,知道你很理解我想在燕春市多住上几天的迫切愿望。从你打来的电话中我还知道,我走后你在我们赤林集团的工作非常忙碌,你不仅要照顾我的婆婆阿吉大妈,还要经常到赤峰儿童康复中心去看一看我那可怜的儿子小布浩。尤其是当我在电话上得知,自从我离开了赤峰之后,我们的女儿玉玉对你的态度已经在慢慢改变,她再也不刻意地躲避你了,尽管她至到现在还没有清脆地叫上你一声爸爸。但我还是为你,也为我们的女儿玉玉从心里感到高兴。
       前天玉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当她得知我还没有成功地和大伟联系上时,她就有一些急眼,也想来到燕春。我没有同意,因为玉芳姐正在为她和大伟之间的事心存疑虑,玉玉她要是一过来,这势必就更会刺激到玉芳姐她那本来就已经十分脆弱的神经。
       这几天我还经常想起,我们和若强哥在一起拼搏奋斗的那些日日和夜夜。有时我还会回忆起,当我的前夫容达贡在对越自卫击战英勇牺牲了之后,面对着我阿达梅林,也面对着我那固执的婆婆阿吉大妈,更要面对着你执意要娶我吉格尔特,若强哥在心灵上和行动的抗争当中,那一次次的叹息与挣扎,就像是刚刚发生过一样。现在看起来,玉芳姐她很有可能正是因为经历过了这些痛苦万分的经历,以及不堪回首的一切,尤其是若强哥的最终壮烈牺牲,这才导致了她在精神上的彻底崩溃和心理上的严重失衡。
     吉格尔特,为了能够解开玉芳姐心中的这个疙瘩,让她彻底消除对我们玉玉的误会,我很想再一次到病房去见一见她。可是,这里的大夫生怕我再会发生上一次的那种意外,是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到病房里去见玉芳姐。当我把我们两家之间的这种复杂而亲密的关系,以及若强哥牺牲之后对玉芳姐的刺激,向他们彻彻底底地说明白之后,医生们的态度这才有所转变。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4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11: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8:57 编辑
        还是那道铁栅栏门,仍旧是那间病房,一进门我就看到玉芳姐和另外三个女病人一样,也老老实实地坐在了自己的病床上。我喊了一声玉芳姐,就紧紧地挨着她在床上坐了下来。谁知她触电般地离开了我,神经兮兮地坐到了床上的另一端。没有办法,我只好机灵一动问她,玉芳姐,最近大伟来看你了没有?没想到玉芳姐漠然地盯着墙角,没有吱声。
       我不相信儿子不会不对玉芳姐在情感上没有任何触动,就继续对她说,玉芳姐,我来到燕春这么长时间了,大伟还没过来看一看你,这简直是太不像话了。谁说大伟没有过来看我?他经常来看我,每一次来我都会对大伟说,你梅林阿姨是蒙古草原上一匹白眼狼!正是你这匹白眼狼,才把大伟的爸爸缠磨上了身,让他二十多年以来一直呆在赤峰,不肯回到燕春跟我和大伟在一起过日子。
       这简直是太好了,玉芳姐的这番表达,尽管说是有一点非理性,然而在逻辑上却是正常人的正常思维!然而,也不知为什么,接下来无论我怎么样来引诱玉芳姐,她却什么话也不说了,深深地垂着头,再也不看我一眼。我只好慢慢地靠近了玉芳姐,大起胆子用手轻轻地搬过她的肩头,玉芳姐,你心中要是有什么过不去事,你大着胆子对我说就行。请你放心,无论你对我说出什么,我阿达梅林都能承受得起。没有想到玉芳姐突然瞪起两只眼睛,下意识地伸出她的双手,试图再一次扼住我的脖子。几乎同时,我又看到了她那亮亮而可怕的眼睛。我再次被吓坏了,抬起腿来,转身就从病房里跑了出去。
       吉格尔特,面对我在燕春市遇到的这一个又一个的难题,我是多么希望你能过来帮一帮我!但这很不现实,因为赤林集团更加需要你。所以说在玉芳姐的这件事上,我只能想办法来给她改变一下治疗环境,也不知对她病情的恢复起不起到好的作用。我在燕春市等着你在这个问题上帮我拿出个主意,希望你赶快来信或者是打电话,也好帮着我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让我与玉芳姐能够进行更加深入的沟通!

                                                                                                                                                            阿达梅林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5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15: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17:48 编辑

吉格尔特:
        在你的这次来信中,你也同意我想改变一下玉芳姐治疗环境的想法,说最好让她住上个更好一些的病房。你说得非常对,目前我们完全具备这样的经济实力。目前燕春市第五人民医院也有特护病房,环境非常好,一出门就是小花园,病房里的生活设施也非常完备。这间特护病房虽然说能够住两个人,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和玉芳姐在一块住。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吉格尔特。经过久久的等待,昨天我终于在医院里面碰到了玉芳姐的儿子刘大伟!他是来看望他的母亲,一见到我他十分诧异,梅林阿姨,你怎么在这里?我连忙把来燕春的经过,对他说了说。接下来我就迫不及待地问到他,大伟,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的妈妈突然间就患上了精神病,而且还这么严重?
        大伟有些为难地对我说,梅林阿姨,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妈妈的精神不正常,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记得,自从我和妈妈从赤峰把我爸爸的骨灰盒抱回来了之后,妈妈的神志就有着一些模糊不清了。整天神经兮兮,还不让我给玉玉打电话,而且把玉玉给我写来的信,凡是能找到的,全部都撕碎了。妈妈还不让我跟你们有着任何形式的来往,只要一见到我给玉玉打电话,就把我的手机夺过去摔碎。我实在是忍受不了妈妈这种变态的行为,一气之下就跑到了公司的公寓里住了下来,连续半个月也没有回家。妈妈到公司的公寓里找到了我,就哭着叫着哀求我回家。看到母亲仅仅半个多月就瘦了那么多,我二话没说,就老老实实地跟着妈妈回到了家。
      没有料到,接下来妈妈更是变本加厉,为了不让我和你们有任何联系,她还把家里的电话线拔掉,继续背着我烧玉玉以前从赤峰给我寄过来的信。刚开始我还极力忍耐着,相信妈妈只要一过上段时间就会慢慢地好起来。没想到妈妈歇斯底里的精神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来越严重了,她不仅疑神疑鬼地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而且仍旧在一封封地烧着玉玉给我的来信,弄得家里一直是火烧火燎。                              
       这天下班,我远远地看到家里窗子里又烟火燎绕,冲上去就从妈妈的手中夺下了那封正在燃烧着的信,妈,你这是干什么?玉玉她在一些事情上做的就是再不对,你也不应该一次又一次地烧她的来信!妈妈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又把那封残缺的信件从我的手里夺了回去,在我的面前再一次用火柴点燃。我实在忍受不了母亲的变态行为,就含着悲愤的泪水又离开了她。说真的,梅林阿姨,当时我很想把心里的这些痛苦和烦恼告诉玉玉,我也很想给你写信或者是打电话,向你们好好倾诉一下我心中的这些悲伤和郁闷。可是我却怕你和玉玉一旦知道了这些情况之后,要是都过来了,那就会更加刺激到妈妈的神经。所以说,考虑再三之后我一直在犹豫着,就没有给你们拨打任何电话,也没给你和玉玉写什么信。
       后来妈妈又再次到公司的公寓里求我回家,这一次我算铁了心,是死也不回去。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妈妈竟然守着那么多人给我跪了下来,抱着我的大腿就嚎陶大哭了起来,大伟呀大伟,妈妈不是不让你爱玉玉,我是怕玉玉如果真是你爸爸和你梅林阿姨一起生下来的孩子!我们这不是在做孽吗?
       说到这里,大伟的眼里也滚动起泪水,但是却没有流出来。很快,他继续向我倾诉着说,跟着妈妈再次回到家之后,我以为这场风波这样过去之后也就算了。可是我却突然发现,不管白天还是在夜里,妈妈仍旧偷偷摸摸地在她的房间里面背着我也不知道是在干一些什么。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她背着我在扒拉着上次我们从赤峰带回来的那个樟木箱子里面的东西。我没有在意,因为这毕竟是父亲留给妈妈的,她爱怎么摆弄,那就让她怎么摆弄吧。可是我没有料到,那天早晨我刚刚到公司里去上班,邻居就往公司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非常着急地告诉我说,大伟,你赶快回家来一趟,你妈妈又在家里胡乱烧东西了!你们家里的窗子一直往外面冒的黑烟,比以前的不还要大。你妈要是一不小心点着了家里的东西,那可就了不得了!我一听,连忙从公司叫上了一个同事,要上一辆出租车就急急地赶了回来。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6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08: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8:59 编辑

       撞开门一看,我不由大吃了一惊。原来母亲在精神上已经彻底崩溃了,她不仅把父亲的骨灰盒摔在了地下,也扳倒了电视,还摔碎了父亲的遗像,有可能是又要烧刚刚找到的玉玉来信,一不小心点着了家里的窗帘,火势越来越大。妈妈吓坏了,呆呆地坐在地下,木然地看着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的窗帘,脸色苍白。我绝望痛苦,连忙和同事一起把火焰扑灭,然后我紧紧地抱着神色木然的妈妈就哭了出来。没有办法,为了母亲的安全,更为了治疗她的病,我也只好把她送到了精神病医院。
       看到大伟非常痛苦,为了安慰他我就告诉他说,大伟,前天我已经给你妈妈换了病房,并且还给她请上了一个心理医生,与她天天进行交流,这样也许会对治疗你妈妈的病情,有着很好的促进作用。谢谢你了,梅林阿姨。我连忙说,不用谢,大伟,就是为了你的爸爸刘若强那二十多年以来对我们全家的倾心付出,我和你吉格尔特叔叔也应该从良心上对得起你的母亲。
没有想大伟对我这番实心实意的吐露,也只是未置可否地笑了笑。大伟在神情上的这种轻慢和哂笑,虽然没有带出任何的敌意与不屑,但却无不透有       着一种深深的不敬与怀疑。我不由大吃了一惊,大伟,难道我刚才的话说得不对?大伟轻轻地点了点头,从主观上来讲梅林阿姨,你的话没有任何的过错。我也相信你这次来到燕春市的诚意。但是从客观事实上所发生的很多事情上,我又觉得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没想到大伟在这些问题上竟然是这样想的,而且还如此地直截了当,就回答他说,大伟,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和看法,请你就大胆地向你梅林阿姨全部都倾诉出来吧。请你放心吧,大伟。我阿达梅林并不是外人,无论你说出什么,我都能承受得了!
       大伟非常为难地想了好长时间,这才对我说,梅林阿姨,可以说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之下,我一直都在相信,你的心是善良的,你也不想去伤害任何人。但是在已经发生的诸多事情上,你确确实实地伤透了我妈妈的心,也对我们这个家庭构成了实质上的伤害。请你好好地想一想,梅林阿姨,如果要是没有你,我父亲他绝不会把他二十多年的心血和情感,全部都留在了内蒙,留给了赤峰?梅林阿姨,如果要不是因为你,我相信我的父亲他是不会不把我的母亲和我接到赤峰去,与我们生活居住在一起?如果要不是因为你,我父亲他怎能会舍生忘死地为了去救你的女儿玉玉,而献出他自己的生命?梅林阿姨,客观公正地说吧,这二十多年以来,我的父亲为了你,或者说是为你们的那个家庭,他所付出的太多太多了。为了你们,甚至最后他还把自己的生命都奉贡献了出来!而在很长很长的时间之内,我和我母亲得到我父亲的爱与你们相比,也仅仅是微乎其微的很小一部分!请你好好地想一想,梅林阿姨,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我和我的母亲来讲,难道不正是一个个深刻而彻底的伤害?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08: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8:59 编辑

       我不由就愣在了那里,真是没想到大伟对我阿达梅林竟有着这样极深的成见和看法,从某种程度上,并不亚于他那在精神上已经彻底疯掉了的母亲。我心里非常的乱,面对着大伟这一连串的反诘,真不知道该说上点什么才好。难道说就连大伟他也在认为,玉玉就是我和他爸爸生下来的孩子!意识到这一点,我不由从心里打出了一个寒战,这样说大伟,难道连你也在相信,玉玉是我和你父亲生下来的孩子?
       说真的梅林阿姨,原来我根本不相信这些,可是我现在又不得不去相信!因为母亲曾经流着泪水告诉过我,自从我父亲去了赤峰这二十年多来,无论是爸爸回到燕春市,还是我和我母亲去你们赤峰,爸爸他都没有在性上来恩幸过我的母亲。梅林阿姨,你能不能回答我,爸爸他什么要对我母亲这样?
       在大伟的逼问之下,我不由慢慢地垂下了头。吉格尔特,你也知道,不仅我阿达梅林,就是你,也能够圆满而轻松地回答出大伟提出的这个问题!当时我也很想正面地来回答一下大伟的这个疑问,但是我却不能。因为我曾经答应过若强哥,我要为他永远地保守住这个秘密,尤其是在他的儿子大伟和他的妻子钱玉芳面前。
       想到这里,我慢慢地抬起了头,这才发现,大伟他正用他那两只明亮的眼睛在紧紧地盯着我。也许我的脸色非常难看,只听大伟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口气温和地对我说,对不起,梅林阿姨,也许我不该这样逼你!
       不!大伟,你做非常的对!就是任何人站到你现在的位置上,也会毫无疑问地象你这样发出自己的疑问。大伟,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你不相信我阿达梅林不要紧,你不相信你吉格尔特叔叔也无所谓,你现在还相信不相信你的父亲刘若强?
       在我那灼灼的目光之下,大伟慢慢地垂下了头。当大伟再次把头抬起来的时候,他立即就用坚定的语气告诉我说,梅林阿姨,我一直相信我爸爸人格!但是我却不能理解,也不原谅他为什么二十多年来一直生活在赤峰,从来就没有提到过把我和的我妈妈一块接过去,去和他一块生活。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8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08: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0 编辑

       当听到大伟他还在相信着他爸爸的人格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之间还有着沟通的基础。太好了,大伟!你只要还在相信着你的爸爸的人格,这就已经足够了!
       什么是“这就已经足够了”?大伟再一次对我瞪起了眼睛,刚才那种不信任的神色,又再一次跳跃在他的脸上。我淡淡地笑了笑对他说,“这就已经足够了”的意思就是说,你相信你爸爸的人格,我阿达梅林同样也相信你爸爸的人格!所以说,我一直都坚信,随着时间的地推移你一定会弄明白,你父亲这二十多年以来为什么为了我阿达梅林,也为包括你阿吉奶奶在内的我们全家人,付出的那么多!好了,现在还不是谈论和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既然你已经来到医院,难道我们就不应该一块去看一看你的妈妈?
       大伟的情绪虽然说慢慢地稳定下来,可是在对待我的这一建议上,他却有着一些为难,梅林阿姨,你觉得我们一块去看妈妈,这合适吗?因为妈妈一直反对我和你以及玉玉有着任何形式的接触,要是一旦让妈妈看到了我们俩在一起,这会不会再一次激怒她,从而触动到她那根最敏感的神经?因为大伟说得非常对,也合乎情理,我笑了笑只好对大伟说,要不咱们就这样做,你先过去看一看你的妈妈。我待上一会之后,再去?
       大伟神色怅然地点了点头,就从我住的病房里走了出去。我从窗子上看到大伟那渐渐离去的背影,似乎看到了他的伤心,更是看到了他的无奈。约摸过了有十几分钟,我来到了玉芳姐的特护病房。果然,玉芳姐一见到我又激怒了起来,瞪着直直的眼睛大声地骂着我,阿达梅林,你是这个世界上心眼最坏的女人!你给我滚出去!大伟连忙站了起来,拉着玉芳姐手说,妈,梅林阿姨是专门从赤峰赶过来看望你的,请你最好不要这样。然而,玉芳姐还是拼命地挣扎着,一次次地要扑向我,大伟,你不用向我做任何的解释,就是不用扒了这个女人的皮,我也知道她那颗豺狼般的心是黑的!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9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08: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茂堂 于 2018-5-26 09:01 编辑

       一看到玉芳姐守着自己的儿子更加变本加厉,我也只好准备知趣地退出病房。在离开之前我就对大伟说,大伟,等一会你走的时候,请你到我那里去一趟,我还有话要对你说。芳姐一听,转过身子来就紧紧地抱住了大伟,并且情真意切地说,大伟,我的好孩子,你不能到阿达梅林那里去,你千万不要去!
       玉芳姐这一连串的反常举动,让我的心里感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悲哀。但是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请你放心,玉芳姐,大伟他永远都是你的儿子,没有人把他抢走!也不可能把他抢走。本来我这次过来,还想让大伟到赤峰去继承他爸爸的那份遗产。现在看起来,由于玉芳姐你住进了医院,大伟他暂时是过不去了。没有想到大伟接着我的话茬立即就说,你说得非常的对,梅林阿姨,我准备一直留在燕春市,我要永远地陪伴在我妈妈的身边!
       大伟随意说出的这番话,及时而有效地迎合了玉芳姐病态的心理,只见她那亮亮的眼里流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大伟,你说得可是直心话?是真心话,妈妈!爸爸走了,妈妈你就是我唯一的新人了,我是说什么也不能离开你。说完,大伟激动地伏在玉芳姐的怀里,就呜呜地哭了出来。玉芳姐感慨万千,也流出了晶晶的泪水,大伟,我的好孩子!妈妈要是再失去了你,那我可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一看,赶忙从病房中悄悄地退了出来。
       大约过了一个来小时,大伟这才从他妈妈的病房里走了出来。从他脸上溢出的神色看得出,他们娘俩谈了不少,并且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梅林阿姨,谢谢你刚才的那句随机应变的话,让我重新又找到了我和我妈妈在感情上的契合点。你别看妈妈她又喊又叫,其实她特别可怜,在心理上非常脆弱。看起来,我妈最最担心的是在失去爸爸之后,会再次失去我。虽然说妈妈一直有着这种担。

                                                                  (小说版权唐人所有  如不签约杜绝转载)



                                                                                                                 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