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无捷径,不作网络搬运工,只求原创独一味。耻于剽窃,方有荣耀。

差距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8-3-23 19: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有成的天空 于 2018-3-23 19:36 编辑

张店:侯发村

                                                                                               差距

                                                                                                    小小说
     哎!要不是昨天到酒店和朋友喝多了酒,我就不会怎么晚了起床,本想早早回老家一趟,但已经晚点了。昨天我们定了一桌子丰盛的酒宴,庆祝我们这些同学都跳出了农门,在城市扎下了根。老同学肖保青还成了公务员,在市里当上了干部。叫我们羡慕的要死。其他的也事业有成,大小也算上个小老板。都开上了车,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昨晚那桌山珍海味其实都没大动,酒是喝了不少。菜都倒入到了垃圾桶了。要是在当年,那些大虾,大鱼在桌上见都没见到。倒入垃圾桶确实很不该。但谁能厚着脸去装这些东西啊。在同学面前有失身份。我真的没有勇气去打包装走。

      不过,家还是要回的。自己离开家乡也好几年了。自从父母早早去世了,家里也没有几个知己的亲戚,因此就很少回家了。这次回家一来,想到家消散一下心情,二来看看我的一个亲大娘。坐车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淄川区最边远的一个村子:东石庄。我村是十里八外有名的穷村。要饭的当年去都挠着走。虽然改革开放了几十年了,但是,离小康生活看来还够不上边。我就是在穷困潦倒的时候离家去城市打拼了几十年,确实比过去生活的好多了。为了显出我在外面混的不错,我特意换了一身名牌衣服,特象过去的一个电影中的胡汉三,耀武扬威的回到了家乡。叫我泄气的是,没有碰上一个年轻人。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老人见我先是吃惊后,认了半天才认出了我。叫着我的小名,说些不重不轻的客套话。只是一些小孩跟在我屁股后面,好奇的瞅着我,那眼神怪怪的,好像我是一个外星人。跟在我身后的这几十个孩子我一个也不认识,他们穿的衣服也很旧。只是比我小时候强多了。我急忙从包里拿出几包瓜子和糖给了他们,他们拿到礼物去到一个地方分去了。我观察了一下村里,与城市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办法,受地域的影响,改革开放地大风还没法全吹到这里。倒叫我感到有点与世隔绝了的感觉。我沿着村里的石板路就到了大娘的家。

      大娘的家是一座小四合院,这院子是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分给我大爷住的,这家的住户是一家大地主,解放前跟着国军去了台湾。政府没收了,因为我大爷当兵在解放淄川城时,牺牲了。留下了一个孩子。大娘一直没再嫁,把我堂哥哥养大。如今在政府部门工作。我脚刚迈进门去,俺大娘就看到了我,她很高兴地把我让到里屋,看来她还没吃饭。她递给我一个煎饼,说:”饿了吧,我给你卷上根葱,先吃着”我说我吃了,她没再推让。自己卷着一块红萝卜咸菜吃起来。

      我劝到“大娘,你不做点菜就着吃吗?”

     "这个就很香“

”但没营养啊,你怎么大年纪了,得注意身体啊!

”三子啊,吃这个就挺好。”
我笑了笑没再说话。我环视了一下屋子。屋子里没一件象样的家具,唯一能称得上家具的是大娘床头边靠着的那套柜子,闪着黝黑古朴的光,这是大娘娘家陪送的大件。一台破旧的收音机在锅台边放着,一台八十年代生产的双喜牌黑白电视摆放在桌上,上面还蒙着一块花布。很明显是怕灰尘弄脏了。我想,如今城市里收的旧电视也比这个强。我问:大娘,这台电视机还能看吗?该换台新的了!”

      ”能用,还出影。这是早年你哥从张店给我买的。质量可好了。没修一回”

     ”山子”我的小名。”你说,咱这里的人这是咋了,好好的家不守了,都到城里去。你听说东头,王果的小儿子死了吗?”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他小儿子在城里找了个媳妇,人家要房子要车,这不是回家跟他爹要钱去买车,他爹没钱给他,你说,这孩子在村东头喝了农药,没救过来。这说是前两天的事了,前天才出了殡。哎,现在的女孩子是咋了,没房没车就不跟人家了,一条人命啊”我无言以对。

  “你看,咱村老老少少还剩几个人,都走了。就剩下老婆子,老头子了,到时候死了找个抬棺材的人都不好讨还。”是啊,年轻人都逃离了农村,这的确是个大问题。闲聊的空隙,已到了吃饭时间,我父母去世的早,家里也没有亲人了,大娘离我最近,就只能在她家吃了。以前来家都是在大娘家吃住。只是这几年只顾挣钱,来家少了。大娘起身说"山子,你去院里,抱些柴火来,晌午了,该做饭了。”我愣了一下,抱柴火干啥?对,这是农村,不是城市,得用柴火做饭啊!我起身到院子抱来了柴火问”大娘,咱村里还用这做饭?咋不用气啊?”大娘用干草引燃木柴,放入灶内,一股烟钻出呛得她急咳了几声。'不是你大娘愿烧柴火啊,那一罐气,突突一个月就烧没了。要几百块钱,咱烧不起啊!”我点了点头。不一回,她把汤已做好。她又叫我从桌底下拿出一颗白菜,我拿出来一看,外层已干了叶子,这要在城里,早丢到垃圾袋里去了,大娘还留着要吃?大娘接过去,顺手扒掉老叶,说要给我做粉条炖白菜。这样用了几十分钟,饭菜就做好了。我吃着冒着热气的饭菜,你别说,比在城里的大鱼大肉感觉别有一番味道。边吃边和大娘东一句西一句聊起了村子最近发生的新鲜事。大娘说,这几年我走了村里出了很多怪事,邻居的肖大爷没了,是晚上自己抽烟不小心引燃了被子,自己烧死了,两个儿子在外打短工没在眼前。等赶回来是正好赶上出殡。我没出五符的大叔的孙子,也去路子裕水池淹死了。他爸和我同龄,在外干建筑。那天他媳妇去地里干活去,叫他公公带看。我大叔心思,孩子十二三了。自己在家玩,不会出事。就上坡里刨地去了,谁想孩子嫌热去洗澡,就下水再也没上来。我堂嫂回来疼的犯了神经病。一家人象塌了天。从此他们以泪洗面,也无法外出挣钱了。日子过得就可想而知了。还有东头李军强家,他早年为了生个女孩,躲避计划生育去东北一气生了七八个女孩,直到不能生了才回来。可就是生不出男孩来。交了一笔罚款才算安下心来。带着七八个孩子,大部分到了十六七岁就辍学了到外面打工挣钱了。他的小女儿今年书也不念了到城里干饭店,才干了几天,就和饭店老板好上了,硬是逼着原配离了婚,还商量着过几年结婚呢。老板比她大十几岁,可能是看老板有钱吧。大娘把最后一块煎饼吃完,就收拾她桌下的白菜了,我问:大娘,现在咱村一天都吃啥?””吃啥,不就是去年种点白菜,储存到冬天,拿出来吃啊,就靠这个熬冬啊。”听到大娘介绍,我心有些酸楚,白菜在城市已不算主菜,而农村农民还是把它当做主菜,因为它便宜啊。想到这,我深感惭愧和不安。要不是大娘亲自聊到这事,我还认为农村已经生活的很不错了。居然还有孩子上不起学,居然还把白菜当主菜。说实话,我们每年去酒店吃剩下的菜,也能叫大娘吃几个月的。我现在已吃饱了,大娘还说:”,没啥好吃的叫你吃,等你哥过年回来,我去乡里领回抚慰金来,给你哥俩做顿好吃的,你哥俩多拉拉。你两几年没见面了吧?”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是啊,大家都忙啊,一年到头的忙活,确实没时间聚聚。

     ” 大娘,我今年五一抽时间回来看你,和我哥约好,今年一定来家。啊!”我看了看手机,时间是下午两点了。我该回城了。我起身告辞,我看见大娘眼角流下了眼泪,一边用手擦着,一边说:”那赶情好!”我走到门口,从口袋里拿出五百元钱说:”大娘,你侄儿没啥给你。你拿着买点好吃的,别舍不得吃,啊?”大娘没接,说,”我有优待金。不缺钱,你还是给我重侄买点好吃的吧。”我说孩子啥也不缺,你拿着吧。大娘”她这才接了过来。我 明显感觉到她的手微颤着。她把我一直送到等车点。直到我座上车,车开了好远,我见她还站在那里遥望那。

      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下来。心里默默的想,我的农村能好起来吗?我的村子在我眼里变得非常模糊了,我都没有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肯定。

     还是默默祝愿我那村庄的百姓快好起来吧!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8-3-25 18:34: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来心觉酸酸,老师能看到基层百姓的疾苦,善莫大也。支持,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辅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