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之行,与兰结缘【兆佳花卉】自选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8-2-12 20: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止于水 于 2018-2-16 20:05 编辑

青州之行,与兰结缘
博山  李常萍
timg.jpg
青州,呼出这两个字,总觉得无限美。想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似来自诗经,古老绵长。念及青衣,似来自戏曲,水袖一挥无限岁月而过。未去青州之前,已对它满怀好感,其为古“九州”之一,因地处东海和泰山之间,位于中国东方,“东方属木,木色为青”,故名“青州”。

第一次去青州,是在几年前的十月。一路向东,过庙子,沿着牛角岭蜿蜒而上。过青州古城,再往前到黄楼,花市就在此处。路边,盛开着高树一般的三叶梅,浅紫的花朵,聚在叶梢,繁盛茂密,一下子把人坠入花的海洋,第一次见这样高大繁茂的三叶梅,甚是震撼。

一行人去大棚下的花市,隐隐的暗香拂面而来,透明的塑料棚下,一望无际的花草,蝴蝶兰、红豆杉、紫檀、巴西木、发财树、山茶花,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草,觉得好亲切。那次买了灯笼花、紫檀、夜来香、山丹丹、铁线蕨、文竹等,载了满满一后备箱,记得我倚靠在森森的竹树下,绿叶萧逸,一路上如在在竹丛中,心情特好。到庙子岭时,买了驴肉,而今早不记得肉味如何了。下牛角岭的时候,已是暮色黄昏,灯火阑珊中,看牛角岭的公路,曲折回环,如飘飘欲飞的绸带。

回来后,见到了夜来香花,素白的花朵,在夜间开放。第二年,却不再开花,慢慢干枯而死。灯笼花是粉色和白色的,如一挂灯笼打开,后来,无意间碰下一枝花枝,就插在土里,不想居然发出新芽,活了下来。又扦插了好多,还赠予亲朋好友。却不料,第三年后,冬日里无端枯萎,慢慢死去。前年,紫檀也渐次枯萎了。只有铁线蕨依然安好,在电视柜上,洒然有姿。

腊月二十六日晚,阿农姐约我们再次去青州看花买花,欣然应允。清晨,一起用过早餐。我们追随着他们的车,一路而去。万山凋敝,苍黄一片,山石崚嶒,高大的树木极少,山顶多是松柏,下面是裸露的山体,显得贫瘠。路边的枯树,静默着,还在冬天的状态。

车过古城,在一个十字路口,竟然跟丢了他们。后来终于跟上,却一直向前,穿过一些市场才到。锋儿第一次开远途,经过密集的人海车流,是较大的考验。终于停下。我们从东面的门口进去,最北边是山茶花,各种各样的山茶花,有怒放的,有含苞的,红色、粉色和白色的山茶花,有一种是撕破美人脸,在白色的花瓣上一抹绿韵、一丝红条,特别娇美,我家也养了一盆,自第一次开花后,有结过多次花苞,只是开的花花瓣没有最初的大。想起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写到的曼陀山庄,那儿可真是太多难得的茶花,像是“十八学士”这种天下极品,不知大理是否真的有?

最多的是蝴蝶兰和大叶蕙兰,红色的、粉色的花朵,花底部是各种不同的颜色,每一朵花都开得热烈、纯真,细看似乎是一张张含笑的孩儿面,远观竟有失真的感觉,那被人工过多干扰的花径,一律朝下,俨然整齐,似乎失去了花的灵气,不像是展翅欲飞的蝴蝶。拒绝太多人工干预的花草,喜欢自然之态,一株娇美的工工整整的蝴蝶兰,真比不得一盆兰草更能打动我心。

“看,这个花多么好玩。”听阿农说,赶紧去看,底部三五片贴地而生的叶片,有些老气横秋,一枝花茎纤细而上,开着一朵淡粉花,如一个透明的小兜,真是奇妙。经询问,得知花名为:兜兰。

再者就是天堂鸟,又名望鹤兰,植株清新、高雅,一朵花,几种色彩,橙色、蓝色、白色,造型洒脱自然,不拘一格。一般是两株组合来买,两支天堂鸟高低搭配,相偎相依,似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在互诉衷肠,是室内观赏的佳品。它的植株在原产地由体重仅2克的蜂鸟传粉,是典型的鸟媒植物,它的花语是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

看完了花,我们去花市西边的一个水饺店吃午饭,点了一份花生、四份水饺,喝着水饺汤,等着水饺端上来。这儿可能是母女二人开的小店,年轻的女子打扮得很整洁,带着雪青的丝巾,在热气腾腾的锅前忙碌着,年长的带着绿围巾,负责给人端水饺,倒水饺汤,很慈善和气。因为就在花市边,生意特别好。

饭后,我们重新回到花市。幽兰之香,蝴蝶兰的气息,各种草木的散发出来的香息,混在一起,分不出是什么花香。他们买了杜鹃,三十多盆,造型奇特的杜鹃,被人工压制,伸展开来,仿佛是伸出的手臂,温暖的怀抱,绿叶如云,花团锦簇,充满喜气。他们的车里是满满一车嫣红,带着他们对朋友的祝福,会辗转在无数个家中落户,生长,此番心意,令人感动。我们也从中分得五盆,鲜艳夺目,倍感温馨。

最喜欢的是兰花,选了墨兰,卖花人把我们选的花栽种在花盆里,花和花盆各自结算。我总担心花的营养是否足够,因为栽花的土其实就是碎石子和花生皮。回去的路上,车里全满了花,我坐在副驾上,脚下是那盆墨兰,一路上看着那萧逸自若的长叶,暗绿的叶片满是岁月的痕迹,却透亮清澈,三支花茎,每一枝上都有未开的花,疏朗、秀逸。张九龄在《感遇•其十》中写到:“紫兰秀空蹊,皓露夺幽色,馨香岁欲晚,感叹情何极。白去在南山,日慕长太息”,就是吟咏的墨兰。

喜欢墨兰,不为世俗、寂寞幽香、独守高雅。这是思慕已久的花,两盆足以不负青州之行,况还得赏花之趣,和友人闲游之乐。
墨兰花.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发表于 2018-2-16 12: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回老家拜年,喜得一盆墨兰。妹妹,新春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8-2-16 19: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中一叶 发表于 2018-2-16 12:10
今天回老家拜年,喜得一盆墨兰。妹妹,新春愉快!

真香,暗香幽幽,生之乐,莫过于守一盆开花的墨兰,读书、喝茶、写字、听音乐。姐姐好幸福!
发表于 2018-2-17 03: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你第一次去青州,后来写了九蕊灯笼,至今有印象,这次得了墨兰,期待再写一篇墨兰美文。由于你养花、惜花、爱花,所以写花如数家珍,写的很生动,可谓是随文徜徉花市,感受自然植物之奇妙,特别是鹤望兰部分,写的很好,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2-17 19: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8-2-17 03:54
记得你第一次去青州,后来写了九蕊灯笼,至今有印象,这次得了墨兰,期待再写一篇墨兰美文。由于你养花、惜 ...

是呢,樵夫老师,身在幽兰之室,人生夫复何求。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墨梅不存在现实中,而墨兰存在,其姿态,其暗香,其幽幽不绝,其潇洒淡泊,其所需之少,令人流泪。樵夫老师也可以买一盆,我想一定喜欢。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呢。樵夫老师是肚子里的蛔虫了,还有好像看到了我生存的状态。感动感激感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