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纳凉笔会

搜索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夯实而行(外三则)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8-1-12 09: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辽阔之海
2018-1-12 09:22:03 1545 10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8-1-12 10:35 编辑

听一曲古琴“九溪漫步”,忽而感悟身安不如心安,屋宽不如心宽。有人说:世事茫茫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这么的淡白道理没有人不懂,可是又有几人能做到?还不是忙忙碌碌利来利往逐世俗。

安心做自己,或是最好的姿势。

在微信里读到一个故事,很是感人。一个八五后很帅的小伙子放弃留学和高薪,回家做了“秀花郎”,一针一线绣出最美中国风,让世人惊艳。江南的刺绣国内外一绝,苏绣女子轻挑慢捻,细描丝线,宅院古朴幽情,成一幅诗情画意。刺绣,也是女红,唯女孩子技能。“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食物弹箜篌,十六诵诗书”这才是仕女之姿。然而,有一个叫张雪的男孩子每天天不亮就端坐在木质绷架前一针一针刺绣,丝线渐渐在丝绸上浓密、丰满成一幅惟妙惟肖的画像。他的祖母,母亲都是最顶尖的刺绣能手,九岁的他偷着爬上母亲的绣架穿针引线,许多年后,张雪从金融大学毕业,拿到了英国利兹大学的的0ffer,当大家都以为他出国镀金拿高薪时,他去选择了回老家苏州刺绣。

很多人都说他,这个人肯定废了,都说他没有了前途,而他说“有没有前途,只有做过才知道”,他赢了,把所学知识和刺绣融合,将繁华锦绣化作极简主义,他的作品“佛”一个案几,一个小香炉,一炷香,香烟冲起,缭绕出一个草体佛字,干净而空灵。他的“四季”更是精彩绝伦,春是两只燕子一条船,夏是一条柳枝一只蝉,秋是一个莲蓬一条鱼,冬是两只麻雀落在竹枝上。干净的浅色绸片为背景,简约的绣画寓意丰盈。他的作品《星空》突破常规,几乎感觉不出是刺绣,画面遥远而充满神秘感,深色的锻布是苍茫的宇宙,轻托着八个颜色各异闪着微光的行星,星轨泛着银光,像一波波荡开的涟漪,围绕着中心红色火焰熊熊的太阳,注视着这幅绣作,犹如落进奇彩异幻的梦境里。他走出祖母、母亲传统的刺绣技艺,将他在摄影、美术、文学领域里的诸多所思所感都融入苏绣里,已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苏绣,在他的针下有了一个飞跃中的延续。在他眼中,刺绣就是作画,就是写文字,针是笔,他说,只要创作的人敢于想象,刺绣便存在许许多多的可能。

“人生像一幅刺绣作品,一针一线,踏实向前。”忽而的遇见这样一个真实的人真实的故事,被震撼。或者,没有什么领域不可以创新,没有什么旧规不可以出陈的,这样想,心里多了些安慰,对于自己天马星空的随意涂鸦不再心怀质疑,不给自己设置太多不可以,随心随意快乐着寻找另一个最好的自己,安心便好。

随手翻开汪曾祺作品集,看到了他的“随遇而安”,文章第一句便是“我当了一会右派,真是三生有幸。要不然我这一生就更加平淡了。”有多少人抱怨这是个最坏的事时代,就会有多少人盛赞这个最好的时代,又有多少人质疑中混沌而行?世间苍茫人海如织,少有几人入这样的文学、艺术大师们的境界。随遇而安中,夯实前行。

掩卷而叹古今大师们的修为。临窗而坐,阳光倾泄。混沌如梦,行走在春花盛开的季节,遍野摇曳着崭新的绿色繁花,行在路上,杨柳葳蕤,河水清澈,沁人心脾……
2018年1月10

webwxgetmsgimg (2).jpg
webwxgetmsgimg (1).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楼主|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8-1-12 09: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8-1-12 09:23:53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8-1-12 15:17 编辑

夜色温柔
2018年1月6日星期六

一位老领导,微信上发了自己写的书法给我看。是“苇圃摇曳如父子,莲花挥手似吾佛”,看罢,也不甚解其意,却只觉得字写得摇曳,就回他,摇曳啊,有点小得意,状态很好了。他回我说,已经下来了,领导照顾去了政协常委,不用等到真实退休年龄退休而去其他部门的二线直接回家里修养,可以不用上班了。话语间,还是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微微惆怅。说下周,办理交接手续。

想来,其实真不错的,即是有失落感,也是一种解脱,从参加工作开时,每天就跟打仗上战场一样,职场如战场,都是踩着前边人的肩膀爬上去的,虽不是生死之事,却也竞争的厉害,费劲心血理解领导意图,解析领到意愿,可是自己却丢失了自己。

有时间了,做自己想做让自己快乐的事,闲下来,才会看清职场政坛好多事。卖命几十年了,总要有自己好好活的时间。

劝解其实都是多余的,许多事,需要自己去悟解。偶尔,读到了一句很入心的话,说给他:“生活已经给与我们太多美好。尤其到了一定年龄,你赖以入世的行当几乎没有了上升空间,如何安放自己活蹦乱跳的心灵,成了后几十年一个重大命题,这时候,曾经不弃不离的爱好,真就是人生的一种幸运,若如房前屋后的花草,虽不能食,却满目香氛。”摘录这句话,也是对自己说的。

很喜欢这句话。是的,总要留些时间给自己,去寻找另一个和自己最喜欢让自己最快乐的另一个自己。


好久没读书了,昨晚,拿起来汪曾祺的书,恰读到他的无味和豆腐,看似散乱的文章,却都围绕着一个主题,山南海北,从横轮廓,到来的都是很有趣味的东西,大家的文字,真的很有嚼头,自己疑惑不解的或许正是自己欠缺的。

多读经典,才有可能去接近经典。

给自己所造一个比较高格的目标,自己才能抬眼看世界吧。

很久都没出去了,也不想出去,慢慢适应了家里的生活,闭门造车也未尝不可,让自己抒写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还有什么有兴趣呢?或许是日常生活里欲望过低而失去了很多乐趣。这个冬天,一直无雪,自然没有了煮雪烹茶的诗意,可是,生活不会因为没有了雪而失去生气和情趣。

许多快乐是自己找的,就想许多烦恼也是自己找的一样。

安静的夜,或者有很多秘密吧,而自己坐在电脑前,家里温暖如春,却什么想不起来,什么也不想做,总是很多遗憾,去寻一个话题,蹭一个热点,才是至关重要的。
 楼主|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8-1-12 09: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8-1-12 09:25:03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辽阔之海 于 2018-1-12 15:20 编辑

2018年1月7日星期日

夜朦胧

今天,有一点心情不好,莫名,想起母亲。

窗外一定是下着雪吧,心里这么想。安静下来,做脸,这个习惯很久了,自己做,不知道对容貌又没有改变,但是却是一份修行吧。做了,就心安了,而不做,总是会丢了什么似得。

一直在追剧风起长林,莫名喜欢,却说不出喜欢的道理来,可能说不出的正是文字里的长处吧。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心里是这样惶恐无助,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自己忽略了什么,好委屈啊,自己有那么多想做的事,而没有去做,天天为周边的人想,为周边的人去做事,而却没有一个好结果,落下好多抱怨。那么,以后的我呢?依旧还是需要低进尘埃里。或者,这才是自己正正的本分。有多少委屈都让自己在文字里化解。

窗外一定是下着雪,自己又一次这样想。

不想睡,只想把自己所有的不开心自己解开了,不饶及任何人。或者,自己真的老城了,很多的看法和其他人又略有差别,所以,自己所需要的就是谨小慎微。没有什么让自己慌乱无序,没有,没有什么让自己颓废而懈怠。伤感偶尔有,也算是常态,但是,自己内心还是植有自己的良知和修为,云淡风轻才是自己的样子,心有微澜即是正常。

窗外还下着雪吧?

想起很多小时候下雪的日子。

哎,一声长叹,再无言。日子,就是日子,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没有了,安抚好自己才是自己所需要做的,一场雪,会覆盖一切,或者明天就是一个艳阳天。

依旧做自己,夜深了,不可以这样了。睡吧,明天起来一切都将是自己最想要的样子,只要自己努力。
 楼主|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8-1-12 09: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8-1-12 09:27:08 看全部
2018年1月9日

无雪的冬日

窗外,阳光肆意。昨天,东北风呼呼刮着,打在人身上,冰冷刺骨,小寒过了,也就最冷了,很多人都期盼的雪没有来,免不了遗憾重重。在家里,只要有阳光,温暖肆意,便觉不出寒天地冻来。

小时候的冬天才是冬天,雪,很厚,早晨起来屋门很难推开,要用铁锨铲出一条锨头宽的窄路来,每家的大人在前边铲,孩子在后边跟着去上学,等到了村外大人们都聚齐了,就一起铲一条路,那是一条通往学校的唯一的也是最近的路。那时是在邻村的初中读书,那一年,母亲给自己做了一件学生蓝棉大衣,比成人的棉大衣小几号,也短不少,我刚刚撑起来,一个小大人的样子。穿着棉大衣很是自豪,很是美。得益于母亲是裁缝,总能在第一时间穿上最流行的衣服款式。那时能穿棉大衣的除了军人的棉大衣,也很少大人穿黑蓝的棉大衣。谁家的儿子要结婚,谁家的女儿要出嫁,才有机会定做这样的棉大衣,平常的人要是有一件棉大衣,那真就是富豪的感觉。

那些年,天格外冷。雪每每下很厚,还没有化完雪又来了,棉靴子经常湿透,早晨,伯母会早起来做饭,偶尔晚上把大米放进刚灌进沸水的暖瓶里,早晨先把水倒出来,最后才是粘稠的大米,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却吃得很欢欣,那时大米很精贵。起现在米饭的味道来差了几条街的距离。吃一次这样的米饭,心里便很美。

清苦的日子不再有,大雪也不再常见了。人总是一边在失去,一边又在畅想。每个时期都觉得好多不如意,过去几年后,又特别留恋那些不怎么好的日子,记起来的都是美好的片景。

昨晚,夜深,有同学聊性大起,留言许多,说一同学请客吃饭凑局,自诩混得很不错,我知道这位同学,在很早时和同学都借遍了钱,而今混好了,听同学们说也没有还。怎么能这样呢?看着这样的人心里很是不顺,在同学群里,自己身不由己而毒舌,最后他竟自行退出了同学群,又一对一请和给自己留言的同学。留言的同学混得也好,在国防单位,我便说他喜欢借势很好,最起码他知道自己怎样利用身边的资源了,也说他是骨缝里缺啥,才越是显摆啥,留言的同学又说我是毒舌。我笑,不会说话,只好沉默吧。

其实,那时在学校的冬天,真的很苦,冬天吃冰冷的冻成石头般邦邦硬的窝头,宿舍门也经常半开着关不严,同学情,想起来也还是内心潮涌。但是,倘若现在遇见或者聚会,也只不过笑笑而已吧。

世事沧桑,由不得谁矫情,也由不得谁不认眼前的时事。自古也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即便不是俊杰,明些情理还是需要。偶尔,厌倦自己特别看得透身边的人和事,眼尖,容不得污浊浮尘,忍不住说出来,得罪了同学便是,问他转托别人而去的书收到了没有,自是说收到了,也保不准说出一些不很让人满意的话来,在自己这些都是无所谓,而同学传话过来,只说这人品行不行。都说三岁看老,同学少年的他真也早见之不靠谱了。我和传话的同学说:也好,记着这个侃大山的典型,没准哪天他就落尽自己的文字里,也曾精彩……,活在世上,只要有心,精彩无处不在。 只是,这个冬天,无雪,未免稍稍多了遗憾,文字因此也单薄了许多。
张玉国 发表于 2018-1-12 13: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玉国
2018-1-12 13:59:05 看全部
文字短小,哲理不少
 楼主| 辽阔之海 发表于 2018-1-12 17: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辽阔之海
2018-1-12 17:44:10 看全部
张玉国 发表于 2018-1-12 13:59
文字短小,哲理不少

谢谢张老师,问候冬安!先吃饭去了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8-1-12 18: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樵夫
2018-1-12 18:47:46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深山樵夫 于 2018-1-12 18:49 编辑

正文回帖:非常好的文字。古琴有韵,九溪漫步;修为有志,百折不回;随遇而安,哪怕千山万壑,横也闲庭信步,纵也夯实而行。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8-1-12 18: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樵夫
2018-1-12 18:58:57 看全部
外一回帖:夜,的确很温柔,可以帮助思绪从纷乱突围出来,选定一个话题,体察一个热点,必定有意想不到的开心点、释放点、新起点。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8-1-12 19: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樵夫
2018-1-12 19:02:14 看全部
外二回复:做脸,其实就是一种执着,并未放弃。落雪,其实就是一种新的开始!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8-1-12 19: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樵夫
2018-1-12 19:09:49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深山樵夫 于 2018-1-12 20:00 编辑

外三回复:是啊,这可能是个无雪的冬天,但是曾经有繁花似锦的春天,曾经有万物生机的夏天,曾经有果实沉甸的秋天,其实这样说来,冬天依然成了四季的陪衬,雪,还来不来,也变得不太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新的春天又要来了,一个新的轮回就是要上演了。等春天来了,数一数那些盛开的鲜花,就会知道无雪的冬天依然无法阻挡春归鸟鸣万物复苏,依然璀璨无比。
  • 您可能感兴趣
  • 何以消烦夏
    何以消烦夏
    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相信友友们履痕处处的取景
    07-18
  • 碰瓷
    碰瓷
    碰瓷 夏伦稳 1 十分钟前 我下楼去健康街准备接学舞蹈的女儿 再送她去学声乐
    07-18
  • 迎暑一朵初心花
    迎暑一朵初心花
    连着阴了几天,夏日惠及的凉爽着实让人受用,毕竟是暑期,今日一早虽说天幕也
    07-11
  • 菩萨蛮·地中海俱乐部 罗茂年
    菩萨蛮·地中海俱乐部 罗茂年
    菩萨蛮·地中海俱乐部(2018-7-15) (村长:奥巴马先生) 昆仑阆苑依依
    07-18
  • 别院偶见
    别院偶见
    一方荷塘一荷花,几对鸳鸯几只鸭。 碧树倒垂水中影,燕雀徘徊入谁家。 林边就闻蝉声
    07-17

查看:1545 | 回复:10

  • 何以消烦夏

    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相信友友们履痕处处的取景

    阅读:270|2018-07-18
  • 2 碰瓷
    碰瓷

    碰瓷 夏伦稳 1 十分钟前 我下楼去健康街准备接学舞蹈的女儿 再送她去学声乐

    阅读:309|2018-07-18
  • 菩萨蛮·地中海俱乐部 罗茂年

    菩萨蛮·地中海俱乐部(2018-7-15) (村长:奥巴马先生) 昆仑阆苑依依

    阅读:211|2018-07-18
  • 别院偶见

    一方荷塘一荷花,几对鸳鸯几只鸭。 碧树倒垂水中影,燕雀徘徊入谁家。 林边就闻蝉声

    阅读:238|2018-07-17
  • 如此江山·漓江 罗茂年

    如此江山·漓江(2018-7-13) (九马画山) (朝笏山) 又临江上橹声听,连

    阅读:292|2018-07-17
  • 鹊桥仙·与家人游桂林 罗茂年

    鹊桥仙·与家人游桂林(2018-7-11) 纤纤云白,滔滔江绿,仙境如今重度

    阅读:320|2018-07-16
  • 博山地炉,温暖的记忆

    (一) 温暖不仅仅是来自阳光,也许是来自心灵或炭火。心灵的温暖可以提升

    阅读:386|2018-07-15
  • 杭电写小说的宿管阿姨火了,接到省网络作协入会邀请!

    杭电写小说的宿管阿姨火了,接到省网络作协入会邀请!浙江24小时记者 郑琳 通讯员

    阅读:202|2018-07-14
  • 专访夏烈:中国网络文学20年,愈益“市场化”并非原罪,需要的只是尺度和生态

    专访夏烈:中国网络文学20年,愈益“市场化”并非原罪,需要的只是尺度和生态 网络

    阅读:215|2018-07-14
  • 多情却被无情恼

    多情却被无情恼 博山 李常萍 与一处风景、一本书、一首乐曲、一个人的相遇,尤其

    阅读:377|2018-07-13

语文.top 中国文学现场——大、中学语文网络读本

文学新生态【文学IP】原创文学云平台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本站作品侵权违法投诉受理电话:0533-7770016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文学现场,中国文学现场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533-7770016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邮箱:副刊@互联网.中国 ICP备案号: ( 0533777001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