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光

[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7-6-2 10: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大学的两年,我们宿舍八个人处得像亲兄弟。分别之夜,哭得稀里哗啦都不像男人了。没办法,该分别时就分别,这是人之常情。
    之后的若干年里,我最想念老六少鹏。
话说老六在上大学的时候可是留下了很多故事。老六当时个子中等,挺胖,团脸,两撇希不愣登的胡子,见了谁都是傻乎乎地堆笑脸。刚进校不久,他就闹了个大笑话。早晨不是上操吗。某天,当上操时间到的时候,我们七个人都跑下去了,最后一位顺手把宿舍门带上了。谁也没想到,老六只穿着个裤衩还呆在厕所里呢。于是,令全校震惊的一幕出现了。一家人正在跑步呢,就见一个穿着裤衩的胖子满脸是泪地向着我们中文系的队伍冲来,满身的肥肉此起彼伏。我急忙迎过去,没等开口,老六就扑到我的怀里哭开了......
老六天生心善和胆小,遇到同学间争执吵闹,只要声音略高些,情绪激动些,他就会感到害怕。某次近距离碰到体育系的几人打架,把老六吓得脸色苍白,两腿哆嗦,就差一点尿到裤里。
时间长了,我们知道他这个特点,便尽力照顾。有一回还因为他,和外语系的几个学长打了一架。那几个学长看他老实,就吓唬他,把他吓得够呛。正巧被我们看到了,于是全宿舍一齐上。混战之后,老六感激地买了很多包零食给我们吃。
第二年的冬天格外冷。老六体质弱,冻得嘴唇发青,不得已之下哀求我:“二哥,我到你被窝吧?”我同意。于是兄弟两人一个被窝搂在一起,足足两个星期。有此同床共枕的经历,我俩的感情自然而然超出了其他兄弟之上。大家都开玩笑说,老六是我的“老婆”。......
分别后我之所以最想念老六,除了以上故事的因素外,还因为我担心。老六秉性太老实,太善良,太懦弱。以这样的性格在社会上混,该吃多少亏啊?
十年后,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六传来了消息:他竟然当官了!还是某局的局长。
我大惊后大喜,当即传言同宿舍兄弟去看老六。兄弟七人凑到一起,向远方进发。说来惭愧,我们七个都混得不咋样。整整十年的时间,竟然没一个出息的:五个人当教师,还都是最底层的教师。一个人是公务员,普通科员。一个干了个体,开了个衣服店,每天收入勉强糊口。老六的成就堪称奇迹,尤其是对比他在学校时候的表现,更是令我们充满了各种不切实际的猜想。不过当年的兄弟之情不是盖的,惭愧归惭愧,但没有谁嫉妒,反而都为这个我们曾经护着的老六感到高兴。大家都说:“当了局长,看看谁会欺负他?哈哈哈。”
老六局长亲自到车站迎接我们,然后在酒店盛情款待。第二天,我们便集体告辞。告辞的时候,所有人都面无表情,心情和来的时候天渊之别。
返程的路上,我们七兄弟心情沮丧,几乎失去了说话的心情。
哎,这个某局的局长还是我们的老六吗?
在车站一见面,我们就呆了。老六的变化太大了。原先是矮胖,现在是瘦高,足足一米八还要多。若不是眉眼间的熟悉痕迹,我们根本就敢认了。容貌的变化是其次,最令我们难以接受的是,老六的心性和以前迥异。那个胆小,善良,真诚的六弟呢?眼前的老六,一脸官威,甚至经常眼冒凶光。就在我们面前,他因为一个小事,就把跟来伺候的秘书训得狗血淋头。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他这是故意训给我们看的。他好像是在告诉大家,他现在不是过去了,他现在有权力,有地位了。他现在混得威风凛凛,叱咤风云。
我们就是在他训秘书的时候看到他眼里的凶光的。这凶光,我们都很熟悉,我们都曾经在一些小官员的眼里见到过。老实说,就是在那凶光一闪的时候,我们的心都凉了。
但令我们心凉的还有他的蔑视和不屑一顾。挨个听我们介绍了职业、收入和社会地位后,老六局长的眼睛里便不可掩饰地出现了这两种色彩。而在吃饭的整个过程中,这两种色彩便不断地反复地出现,直到我们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告别的时候,老六局长显得如释重负,某些话甚至都在他脸上写着: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你们不配。
我受到的打击最大。回到家,找出毕业照,我用剪刀把那个胖乎乎的,满脸善良笑容的人剪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其他六个兄弟不约而同都做了同样的事情。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发表于 2017-6-3 06: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实,环境可以改变人。岁月,可以把青春岁月里的友谊扼杀。只有经历过才会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自然子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现场论坛航母 |文学现场| 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 淄博老年网| 淄博花卉网 | 文学现场|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