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链接]
appqy_set_size: appqy_n appqy_big
发表于 2017-2-22 21: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飞仙向刘奉山说完事情的经过,早已泣不成声。刘奉山听了牙咬的吱吱响,胸中象有一股复仇的烈火在燃烧着,“那你咋不叫我进去杀了那个狗杂种,为咱们的师傅报仇啊!”“哎!”黄飞仙重重的叹了口气说:“他们现在用的是枪,枪比刀快,你进去不是白白送死吗?”刘奉山一挺胸说:“我不怕,师傅曾教我念咒语,他能叫人刀枪不入!”“那你师傅为啥被王麻会害死了呢?”刘奉山被问的哑口无言。沉默了一回,他焦急地问:“你说咱咋办?”“天无绝人之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抬头看了看天说到:“反正我也无家可归了,要不我现跟你回三教堂,先按顿下咱再从长计议你看行吧?”刘奉山看着黄飞仙,沉思了一会,心想,目前我也只能如此了,她家已被王麻会霸占,看眼前的人也是和我一样的遭遇,谈话举止也很正派,去三教堂看看再说吧,他点头答应了。他们估摸着天已到了下半夜了,明月已经到了偏西了,月光照的东边的山上一片明亮,星星闪着微弱的光,远处不时传来野狼的嚎叫,使人在这深更半夜听了浑身起鸡皮疙瘩。他俩有武功在身是不惧怕狼的。刘奉山从石头上站起来,扛起大刀。“那咱走吧?”“好,走”一路上黄飞仙想了很多心事她想起了过去,自己从小失去了母亲,是父亲带她来到云门山入了教,由于她爹年轻时练过武功,大家都推举他任教主,从此他父亲为了叫女儿在社会上能有立足之地,把平生的武艺都教给了她。飞仙又很聪明,也非常吃苦,经过几十年的苦练,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她还练就了双手投飞刀的绝技,百米只中刀断细绳百发百中。可女大了难免有心事,做父亲的也明白。教中能配上女儿的也没有几个,他知道,女大了早晚得出嫁,在这里也不养人,时局又不稳定,外面不时传着坏消息。不是这派打败了那派,就是这军消灭了那军。说不定那天就打到这里,他思考再三,就把女儿送到北京一家亲戚家,让她上学避避风险,谁知这一去就成了阴阳两隔。到如今我已落的无家可归。她看了看走在自己前面的刘奉山,眼前的人忠厚老实,身材魁梧,又有武功,比我大不了多少,他要是和我…………。一想到这里,她感到脸上发烧,心砰砰乱跳。自己恨自己,我怎么想这些丢人的事。父亲刚被害。我……我真该死。她嘀咕了一句。“怎么了,姑娘?”“刘奉山回头关切地问。飞仙慌乱的回了一句:“没什么。”“那咱们快走吧。两人加快了步伐,踏着崎岖的山路,经过招家岭,翻过一道道山梁,走了大概两个时辰才到当时隶属博山县峨庄区西石村北边的三教堂,这座三教堂修建于清朝初期,是佛光大法师化了十年的缘,才带人看了风水,选了此处修建起来的。当时这里佛教盛行,香火不断。各路武林豪杰,在每年八月十五都在这里举行武林盛会,还要唱大戏,方圆几百里的人都要来看热闹。但随着清朝的灭亡,时局更加混乱,军阀混战,道会门派争斗从不间断,由于三教堂吴能大师武艺高超,徒弟众多,几经争战三教堂仍然被佛教控制,但最后还是叫王麻会带领手下用枪打下了三教堂,要不是刘奉山回家奔丧,恐怕三教堂早就灭门了。刘奉山从小跟师傅学武,练就了一身好武艺,他能头碰断石碑,赤脚踩碎高粱尖,手提八十多斤的鬼头大刀倒立石碑上,几个小时,下来时,心不慌,气不喘。他舞起大刀来几个人不敢近身。他对穷人尽力相帮,对那些富家子弟欺负穷人他遇到了就惩恶杨善,他们都很惧怕他。因此他在十里八乡的名望很高,刘奉山看到如今的三教堂已面目全非,想到师傅还有道友们死的那么残。心一阵难过,眼泪在眼眶打转,看了看飞仙,强忍着悲痛,硬是没叫眼泪掉落下来。飞仙走了一夜,的确有些累了,问:这就是三教堂啊?”“是”刘奉山伤感的回了一句。“先安顿下休息一下再商量,你也困了吧”刘奉山看到一脸疲倦的飞仙,心里动了隐恻之心,哎,一个女子受着这份罪,真不容易啊。“走吧,我给你找个地方,先歇歇再商量吧”黄飞仙跟着刘奉山来到三教堂的下院,这里有几十间房子,原先是尼姑住的地方,王麻会没来前,他们得到消息早躲避去了别的寺院,这里成了空房。黄飞仙找了间有被褥的房子就上炕要休息了。刘奉山嘱咐了几句关死门退了出来。他没敢走远,就在对面的一块石头半躺了下来,他怕王麻会这时候来占领三教堂,到时黄飞仙就会有危险,于是他那里也没去,就在对面给飞仙当起了保镖。他走了一天也太困了,迷迷糊糊睡着了,他还做起了梦,梦见他师傅被王麻会绑在一棵大树上,全身都是血,刘奉山看到挥舞着大刀向王麻会砍去,但刀不听使唤,怎么也砍不着王麻会。急的他大喊大叫。一会儿又看到刚认识的这位叫黄飞仙的姑娘也被捆绑着,披头散发,衣服上沾满了血,那样子很是恐怖。他师傅叫他快跑,不听挥舞着鬼头大刀乱砍着。就是伤不了人。他住下,王麻会就叫人抓他,他就又挥刀砍杀。心中一个劲的反问自己,这是咋回事?”正在这时,他感到有人用力摇晃他,他这才睁开眼,霍得站起来,伸手去拿刀,他定了定神才明白刚才是做了个恶梦。他看到时黄飞仙站在他面前,黄飞仙问“刚才你咋回事,手舞足蹈的样子看吓人了。”“我是做了个梦。”刘奉山把梦中的情景说了。黄飞仙伤感的叹了口气,又看了看三教堂这一片破败的景象,问到:“刘大哥,你准备以后咋办?”他沉思了好长时间说,飞仙姑娘,我看王麻会抢占了云门山,他立足为稳,他一时半刻顾不到这里,我想趁此机会咱联络人,组建人马,你看如何?”“好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还有一些钱,够几百人吃半月没问题,等组建好了人马,咱就有半法了。”她看着他说。“行,我也有点积蓄,藏在我家地洞里,这是我们三教堂的活动经费,师傅叫我藏着,不到万不得已不经师傅同意是不动的,如今师傅没了,现在正好用的着,我想利用这几天的功夫,走乡串户,联系我的好友们,顺便上家取出钱来。你在这里看动静,千万别出去,如果王麻会来了,别硬拼。偷偷下山去对面西庄村找我,到时再想法子。啊!”黄飞仙答应这着,目送着他下山而去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ds_list!

!ds_nul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